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五章 老汉
    野生的“犎牛王”到底还是下了肚,宫中御厨伺候皇帝的时候可能小心翼翼,但伺候一帮勋贵军将,倒是敞开了处理。

    牛头肉牛尾巴乃至牛下水牛蹄都做了花样,牛肚汆过之后,做了辣口脆爽的凉菜,配合热酒,滋味更是上佳。

    处理牛肚是武汉传出来的手艺,其实就是土狗版本的“夫妻肺片”,只是某条土狗嘴有点刁,有些杂项不爱吃,专门祸害寻短见的老黄牛去了。

    “俺在漠北倒也不是少了一口牛肉,只是这‘犎牛’啊,那是不同的。”

    尉迟恭左顾右盼抹了一把油光锃亮的嘴,胡须沾染了肉渣油水,看上去更加粗犷。

    对面坐着的秦琼慢条斯理地吃着牛里脊,他吃法有点不同,酷爱胡椒腌渍过后油炸,小片刻就捞起来,牛里脊仍旧嫩滑,口感带嚼劲却又不老柴,加上里脊肉扎实,吃起来满足感非常强。

    那些用淀粉上浆然后做的又滑又嫩的吃法,反而不讨他的喜欢。

    咂了一口温热黄酒,酒里可能放了枸杞和生姜,稍微润了一下嘴唇,就觉得滋味极好,从上到下由里到外暖洋洋的。

    “老夫看你在漠北没守好,这手上本事,着实不如叔宝啊。”

    回京的张叔叔捋了一下美髯,案几前同样码放着一堆牛肉,还有切下来的蹄筋,这是张叔叔最喜欢的。

    “湖北佬闭嘴!”

    老魔头瞪了一眼张公谨,之前格杀牛王,他反应慢了一拍,表现远不如“病夫”秦琼,可以说很伤人了。

    在老魔头看来,这不科学啊,老子在漠北风吹日晒勤修苦练,时不时还要出去打仗,怎么看都是自己手艺劲道技术娴熟啊。

    秦琼这么些年就是养病了,最剧烈的运动,了不起就是骑个马,说不定骑马还会咳嗽。可偏偏秦琼反应最快不说,牛王实际上也是他杀的。

    宫中宿卫一个个自认“大内高手”,羽林军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在那一刹,说是摆设有点过分,但应对失态,却不过分。

    往常训练,习惯了对付人,猛地来了一头暴怒凶兽,居然就反应不及甚至有点手足无措……

    要不是皇帝心大,而且也是年纪大了,这种“小事”,也就没有抓着不放,只是轮值宿卫想要从羽林军内部升上去,基本上没有了希望。

    “哈……”

    张公谨见尉迟恭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抄着筷子远远地指了指他,然后夹起一片牛肉,在酱料中略微涮了一下,入口咀嚼,片刻吞咽,随后扭头看着秦琼:“叔宝,要不是你,老夫怕是连牛肉都吃不上哩。”

    “牛肉堵不住湖北佬的嘴?”

    老魔头一双眼珠子鼓在那里,牛眼也似地瞪着张叔叔。

    哈哈一笑的张公谨也不理他,对秦琼说道:“你这阵前搏杀的本领,当真是当世无双。”

    听到张公谨的称赞,秦琼无所谓地摇摇头,面带微笑回道:“这有甚地值当说的,不过是拼命罢了。”

    “你倒是说得轻巧。”

    张公谨同样笑着摇头,心中却也感慨:往后这阵前搏杀,怕是跟军将无甚干系啦。

    江西上贡来的“九鼎”,一炮干死十几二十头肥猪不成问题。头再铁,迎面莽上去,怎么看都像是“鼎决”。

    也不知道是不是死起来不同,所以可能死的爽一些?

    张叔叔脑子里胡乱想着,他也久不见沙场,这样那样的妄想,也就是过过干瘾。

    一众国公胡吃海喝,主席的皇帝很是满意,今天秦琼、尉迟恭护驾的事情传扬出去,脸上增光啊。

    美谈这种事情,李董从来不嫌少的。

    再者也确实年纪大了起来,五十多岁的人,就算不是皇帝,这年头五十多的老汉还能存几个过命交情的朋友?

    人下意识的反应是很纯粹的,当时“犎牛王”暴起,几乎是同时,秦琼就动手护驾。这要不是忠心,什么是忠心?

    虽说换做以前,李世民可能反手还会搞秦琼一把。毕竟,御前抢夺兵器,这是什么性质!

    好在现在不是以前,他也不是二十多的青年,而是五十多的老汉……

    “敬德、叔宝……共饮。”

    “敬陛下。”

    尉迟恭和秦琼都放下了牛肉,拿起陶爵,冲皇帝举杯。

    一饮而尽,个中滋味……着实一言难尽。

    吃饱喝足之后散伙,微醉的张公谨搀扶着微醉的秦琼,前头引路的尉迟恭敞怀哼着朔州老家的小曲儿,不时地回头咧嘴傻笑:“俺如今得空,你这老小子横竖返转湖北也早得很,定要喝个痛快。”

    “公主不让宿醉在外。”

    “呸!一个婆娘都收拾不得,你还有个甚用?”

    骂骂咧咧的老魔头可不管什么公主不公主的,骂了又怎样?别说骂了,他动手打过的王爷都有,怕这个混个鸟的贞观毛会。

    “老杀才也就嘴上厉害,你待尚个公主,再来分说。”

    “放屁!俺年纪大了,尚甚么公主?如今还有甚么公主适合俺的?”

    摆着两条大粗臂膀,露着胸毛的尉迟日天摇头晃脑地在那里自鸣得意。

    “洛阳是没有,长安多得是……”张叔叔嘴巴也是贱,忽地说道,“妻父膝下多有童女,你若是合意,满月的也不是没有……”

    “……”

    “……”

    一言既出,周围一群老汉当时就酒醒了。

    “哈哈哈哈——”

    “敬德,你待怎么说?”

    “不错不错,敬德,公主有得是,快回转休妻,尚公主的当口,老夫不少了你的礼金。银元飞票金条只管开口!”

    老魔头一张脸当时就垮了下来,拉长的宛若驴脸,抬手指着张公谨:“你这老东西坏得很!”

    “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大笑,尉迟日天好不狼狈,连裹着熊皮大氅的秦琼也是笑的直咳嗽。

    “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回转日自家婆娘去!”

    “呃!”猛地打了个酒嗝,尉迟恭上了马车之后,还掀开帘子冲外头喊道,“明日俺请客,烤骆驼,莫要忘了钟点!”

    当——

    话音刚落,宫墙外的钟塔,刚刚好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