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六章 深意
    长安的太上皇玩了一次游泳池y,然后全京城都知道了。

    洛阳的皇帝寻思着也可以这么玩一把,但他毕竟还在台上,终究作罢。然后怎么想怎么觉得羡慕嫉妒恨,忧思成疾,居然又得病躺在了榻上。

    罢朝是不会罢朝的,毕竟公司辣么大,每天几百万贯上下,亏一天都是血亏。老板娘亲自上阵,尽管还是各种小心各种忐忑,深怕把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给玩坏玩崩溃,可略作历练,老板娘发现总管一切的感觉……真鸡儿爽!

    权力让人年轻,权力让人美丽,权力让人精力充沛!

    “阁老。”

    弘文阁行走的年轻后辈们怀揣着小心,到了马周跟前,有些犹豫地开口问他,“宫中又传来了消息,外朝都是有些忐忑,阁老可要前往探望?”

    “是你们的意思,还是外朝的意思?”

    “都有,都有……”

    能进弘文阁的小年轻,都是天生的人精。如果不是天生的,那就是世家大族中耳濡目染出来的。

    孔颖达和褚遂良听说李世民又病倒,内心又是兴奋又是忧愁。老板真要是嗝屁了,这贞观朝的一页,那就算是翻了过去,新皇上台或者说上什么样的新皇,那都是可以好好运作运作的。

    可惜事情没那么简单,凑着脸给李承乾呵卵的文武大臣并不少,但这么些年真正混出头的,也就一个马周。

    而中枢巨头们很清楚,马周并非是在太子那里刷的金身。

    “那老夫就去探望陛下。”

    马周面带微笑,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将手中的书卷一抛,起身就朝皇宫去了。

    “……”

    一脸懵逼的诸多青年才俊都没反应过来?

    啥玩意儿?这就答应了?这就完事儿了?

    原本想着马周是不是有什么说辞,偏偏半点屁话都没有。弘文阁大学士就是这么潇洒啊。

    此时,刚从皇帝那里离开的长孙皇后问左右:“今年宫中毕业的奴婢,都还合用?”

    “回陛下,总算都未出岔子,诸监消息都是妥帖的。旧年宫中老人也多有配合,不曾拖后腿摆资历。”

    “嗯,很好。”

    很是满意的长孙皇后于是又道,“史大忠年事已高,但毕竟是陛下旧人,传召他前来东都,陪陛下说说话也是好的。”

    “是。”

    “史大忠这一脉,可有族人?”

    “还是有的,不过大多不知道自己跟脚,素来鄙夷阿史那氏……”

    听到回报,长孙皇后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更是满意了,史大忠这个奴婢,从来都是省心的。

    “酌情嘉奖史大忠,予本想授爵……只是如今不甚便利。”

    听到长孙皇后这话,左右内官都是纷纷侧目,一脸的震惊。只这一句话,连皇帝用了十多年的老人,都是对她更加谦卑恭敬。

    不过长孙皇后话尽于此,没有在这上面继续,只是等到长孙皇后离开之后,一群年纪小的小黄门都是嘀咕起来:“皇后陛下竟然要授爵于史公?”

    “康大监训过话,说是史公乃是秦王府旧人,非同一般。”

    “放屁!再如何是旧人,那可是授爵!如今坐镇一方的张江汉,当年也是因遍赏功臣,邹国公作保,才下来一个男爵!”

    “这……”

    这些小黄门是有些不同的,他们不仅仅读过书,还读过很多书。李婉顺在城外筹办的学堂,除了寻常教书先生之外。

    诸宗亲子弟,比如吴王、晋王、魏王的子嗣,都是集中在京城统一教育。这些教授宗亲子弟的先生,同样会教授这些小“太监”。

    而且教授宗亲子弟的先生非同一般,多是弘文阁学士,甚至是马周,也会抽空教授算学,虽说主要应用课程,都是算土方量。

    若非这些小黄门是内官,换作任何一个外朝跑腿的,能够拜在诸学士门下,可以说能够在京城横着走。

    官禄亨通只是等闲,平步青云轻轻松松。

    天底下能够凑到马周面前喊一声“老先生”的,那真是少之又少。

    于是外朝内廷就出现了相当奇葩的一幕,外朝的人羡慕内廷的阉人,毕竟,这些小阉奴跑马周跟前喊一声“老先生”,马周还真会“嗯”一声;而内廷的小黄门,又特别羡慕外朝的瘪三,毕竟,这群瘪三是真能升官发财啊。

    不但能升官发财,各种差遣一加,转头要是混个大功,直接就是爵位传家,在地方上,那真心算是立柱五百年。

    五百年开枝散叶冒个人才出来,那说不定就开始了“百年世家”的戏码。

    而阉人……哪有这样的机会。

    借着皇帝又一次病倒的机会,外朝内廷的年轻后辈们凑在了一起闲聊。南里的酒肆热闹了不少,有些亲王府上出来的弘文阁小吏,就专门找了宫内同学吃酒。

    作为亲王或者亲王子嗣的伴当,他们照样能够在“老先生”底下听讲,当然了,他们是没资格去喊“老先生”的。

    不过私底下跟着阉人攀交情,那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哥儿,这光景,内中到底是个甚么动静?”

    弘文阁现在书办极多,大多数时候,充当的是秘书的秘书的秘书,但还别说,这样的岗位,没有国公级介绍,还真进不去受苦。

    从书办历练出来,然后跑去郊县做主薄的不在少数,而且流程上还是走的科举。

    因为行卷实在是太方便了,和地方土鳖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上回长安的消息传过来……便发了火,生了气。”

    年轻的内侍倒也没有忌讳什么,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但现在的行市,只要不是说的太直白,不说干什么?透露出去赚得多,不透露出去……别人难道不会抢着透露?

    一听这么个说法,请客吃饭的年轻书办一愣:“这都能气着?”

    “这几年多出来多少亲王公主……你不知道?将来尚这一批公主的人,总不能是糟老头子吧。这将来的驸马,大多还在吃奶呢。”

    言罢,内侍又道,“这些吃奶的驸马,将来辈分怎么算?”

    这些都是小节,不算什么。关键是养育嫡亲公主和亲王的成本,那是相当的高。如果说是自己生的,倒也罢了,掏钱就掏钱,李董当年还寻思过封建呢。

    现在嘛……你说他一个当皇帝的,怎么就开始养一群还在襁褓中的弟弟妹妹呢?甚至有的弟弟妹妹,现在还就是一颗受精卵!

    这笔支出,最少要持续三到五代人,皇家内帑再怎么丰富,岂能这么糟践?

    偏偏这是皇帝的“义务”,问朝廷要钱,可以啊,但是要钱就得有说道。有道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到时候皇亲国戚的江湖地位一落千丈,也怪不得别人。

    至于掏钱部门的威权水涨船高,那都算是细枝末节。

    “也是……”

    书办愣神之余,也是将心比心。别说皇帝家了,就是乡野农户,壮年长子帮着养襁褓小弟的,也是少数中的少数。但凡能出这么一个,那都是地方美谈,是要被州级衙门大肆宣扬的。

    真因为稀少稀罕,才显珍贵。

    “对了,我这里也有一桩事体,想要老哥帮忙参谋。”

    “甚地事体?”

    “圣人说是要召史公来京,还说本想要授爵奖赏来着,此间可有深意?”

    “嗯?”

    有些讶异的书办沉吟了一会儿,对小黄门道,“怕是女圣陛下要重用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