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章 山中绝毒谷
    张狂心里更是打着小九九,如果我混到掌教位置,岂不是翔龙国护国仙师,这可是比皇帝都威风的名号啊!

    这时徐吞虎接过话头:“哼,若我太初能走入绝仙毒谷,取仙魔大战时遗落的法宝灵法,又岂止是区区翔龙国的第一宗教!”他顿了顿,自豪的说道:“我们太初教有一个其他宗门没有的优势,那就是最接近数十万年前仙魔大战之一的战场——绝仙毒谷!”

    “那场仙魔大战陨落了无数强者,而他们耗费一生心血收集的各种宝贝都散落在绝仙毒谷,有失传已久的上古灵法、魔术、还有许多能令整个修真界掀起血雨腥风的法宝!”

    “那……那还不快去拿?”一直装老实的张狂竖着耳朵听赵嘉龙和徐吞虎的话,生怕漏了一个字,当听到散落了无数宝贝的绝仙毒谷就在太初教附近,而且那还是一块未曾开发的处女地时,顿时急了:“若是被别的宗门偷走宝贝,那不糟了!”

    徐吞虎鄙视的瞪了听到宝贝智商瞬间为零的张狂一眼,冷笑道:“若能随意予取予求,还用你来提醒?再说其他宗门若胆敢侵入我太初教势力范围内,当我太初教无人?”

    被呵斥的张狂心底狂骂徐吞虎,表面却露出憨厚的笑容,连连称是。

    “当年仙魔大战到最紧要关头,魔道露出败象,魔道老祖之一的万毒魔尊一怒之下自爆,毒死仙魔两道强者无数,除了极少数和他境界修为差不多的强者侥幸逃脱外,无一幸免!万毒魔尊乃是绝顶强者,至今修仙者进入绝仙毒谷还会被毒死,即便知道里面有宝,又哪敢闯进去寻宝!”

    “万毒魔尊自爆后,毒气蔓延了大半个大屿山,形成绝仙毒谷!现在的大屿山只是当初大屿山的三分之一,即便是境界极高的修仙者也不敢轻易闯入,也一样难入毒谷,难挡毒气。偌大的绝仙毒谷从来只有进没有出。”

    秦浩轩听得暗暗咋舌,他附在小蛇身上,也曾探索过小屿山深处,那里都危险无比,极易迷路,更何况是比翔龙国第一山大屿山还要大上三倍,是当年仙魔战场的绝仙毒谷!

    徐吞虎低声叹息了一声:“天地间至阴、至毒或至阳的地方,都很容易生出变异灵药,经过这么多年的孕育,绝仙毒谷肯定孕育了许多变异灵药,若能将这些变异灵药弄出来,说不定咱们宗门寿元将尽的老祖宗就能突破到第五层仙婴道果境,再获得几百年寿元,那样我太初教实力又能得到一次腾飞了!”

    听着徐吞虎的话,秦浩轩渐渐总结出来,这些所谓神仙原来都是修仙者,虽然能飞天遁地,但还不是真正的神仙,这个世界上仍旧有他们不敢去的地方,也有纷争和势力范围,而且不像传说中那般长生不老,想要长命就必须突破新境界,逆天夺命增添寿元。

    “两位师兄这么厉害,想必也是第三层第四层的高手吧!”张狂憨笑着拍马屁。

    “哪有这么简单!”徐吞虎说起修行也是叹气:“修仙第一层种植仙根境,只有引导天地灵气进入体内,浇灌仙种,让仙种发芽长叶才算突破到第二层仙苗境,仙苗能生长出四十九叶,仙叶越多实力越强,生齐四十九叶后方有机会拔苗成树!”

    “我入门三十年,只突破仙苗境,长出十一片仙叶!赵师兄是我们这一辈中翘楚,花了三十多年时间开了二十二片仙叶,如果无法拔苗成树,突破第三层仙树境,一百五十年寿元耗尽后,又没有灵丹妙药延长寿元,就只有死之一途!修仙路上的第三层第四层岂是嘴上说得那般简单!”

    “如果有灵丹妙药辅助修炼,会不会事半功倍?”

    “废话,如果辅助修炼的灵丹妙药唾手可得用之不尽,就算是黄长老那名废柴儿子都有仙苗境境第十七叶的修为,如果赵师兄的爹也是教中长老,以赵师兄的天资资质……”

    见徐吞虎越说越离谱,赵嘉龙假咳几声,冷声道:“徐师弟!慎言!”

    徐吞虎面色一寒,意识到自己说多了,闭上嘴巴不敢再做声。

    秦浩轩三人则各有思量,各自盘算着小九九。

    看来修仙一途光有绝顶资质也不行,必须要有无数灵丹妙药奇珍异宝作为辅助,这样进展才能更快!自己资质虽然不如张狂,但胜在有百毒不侵的小蛇,或许可以附身进那绝仙毒谷,如果能获得一两个宝贝,自己定能在太初教大放异彩!

    尽管十分危险,但秦浩轩绝仙毒谷寻宝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在太初教资质比自己好的人多不胜数,还有许多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仙二代,资质一般又没有特殊背景的自己,如果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放手一搏,根本没希望在上万门人弟子的太初教混出头。

    一路无话,不眠不休的驱马狂奔了三天三夜后,他们终于来到大屿山山脚。

    大屿山,翔龙国第一宗门所在地,山势巍峨,连绵起伏。

    在重峦叠嶂中,主峰黄帝峰直插云霄,一条蜿蜒崎岖却气势磅礴的通天梯从峰顶直通山脚,通天梯的起点是一块巨大青石镂空雕刻的山门,简单大气,漂亮却不花俏。

    山门上书两个血红隶书——“太初”。

    通天梯的尽头是太初宝殿,整个翔龙国人心驰神往的仙家重地,如果不是太初教弟子,凡夫俗子即便是人中之龙的皇帝,一辈子中也只有在受册封时能进一次。

    四处充盈着仙家灵气的大屿山和小屿山的穷山恶水截然不同,一路踏着鸟语花香来到黄帝峰脚下,尤其是黄帝峰,云雾飘渺仙音萦绕,恍若仙境。

    即便是心性沉稳的秦浩轩也不禁愣住了,原以为临近绝仙毒谷的大屿山是如何一片荒凉凄惨,太初教必定在大屿山深处,原想大屿山深处必定比小屿山深处还要危险,都已经豁出性命,做好披金斩刺上山学艺的准备了,却没想到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大屿山乃是翔龙国风水灵气最好的地方,又有我宗几千年的仙气浸润,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也是正常。”徐吞虎并没有嘲笑他们,因为三十年前刚入师门的他们也这般震惊过。

    “匆忙赶了三天三夜的路,总算在明天最终测试前赶到了!”赵嘉龙吁了一口气,翻身下马,对还沉浸在美景中的秦浩轩三人道:“黄帝峰禁止骑马上山,你们顺着通天梯走到半山亭,会有专人安排接应,你们今晚好好休息一宿,明天最终测试非常重要,切记!”

    指引秦浩轩三人在山门下登记处登记后,他与徐吞虎上山,速度奇快无比,很快就看不到人影了。

    山门前除了秦浩轩三人,不断有太初教弟子引来通过考核的新人,同样交代了在半山亭有人接待后消失不见,急匆匆的估计是赶去打坐修炼,补回这几天外出的损失。

    秦浩轩用最快的速度,也足足花了三个小时才走到半山亭,此时天色将暮,夕阳挥洒在大屿山中,黄昏美景勾勒无遗。

    站在半山腰,触目所及是一片精致的楼房瓦宇,红砖绿瓦,高大挺拔的大树,还有五颜六色散发着幽香的花圃,楼宇花树布置得恰到好处。

    半山亭其实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更是太初教的对外宣传栏,走廊半人高的矮墙上雕刻着各式图案,有奇珍异兽,名山大川,更有许多造型古怪的神仙,还有太初教的部分历史。

    这条长廊上挤满了人,约摸有一两百,都是今年被选来的新弟子。

    有着几千年底蕴的太初教让这些毛头小伙惊奇不已,一个个聚精会神的看着壁画和文字,心中无不生出一股我为成为太初教弟子而自豪的情绪。

    等零零落落的新人来齐后,太阳已经下山,一名四十来岁的太初教弟子才施施然赶来,神情倨傲,道:“跟我来!”

    他带着两百多名新人在食堂用过膳后,在精致的楼房中穿梭,去往住所。一名衣着华贵,腰挂玉坠的贵族少年忍不住感叹道:“我哩个乖乖,这比皇宫御花园还要漂亮啊!”

    想到要住在比皇宫御花园还美的仙境中,大多出身贫寒的寒门弟子忍不住心绪激动,满怀期待。

    然而那名引路师兄七拐八折,将他们带到一片低矮破旧的平房附近。

    “明天清晨,你们在这里集合,会有人带你们参加最终测试,半山腰之上乃宗门重地,你们现在没有资格进入,切记不要乱跑动,否则将逐出门墙永不收录!”他指着那片低矮破旧的平房,道:“那就是你们今晚的住处。”

    一群希望破灭的少年,虽然都在心头咒骂太初教小气,可谁也不敢把自己的不满表示出来,眼睁睁看着引路师兄转身离去。

    “慢着!这是狗窝吗?这是给人住的吗?”一名器宇轩昂的少年皱着眉头,毫无顾忌的质问。

    他一身黄衫,胸口绣着两条戏珠的金龙,一条白玉簪子盘着头发,腰间挂了一枚雕工精致的龙形玉佩,手上还套了一枚琥珀色翡翠扳指,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子弟。

    那名引路道人顿住脚步,转过一脸阴霾的脸,若不是看到这少年的装扮,猜出他的身份,一个新人弟子还没混出头就这么大架子,他早发飙了,但也语气不善的回复道:“新入门弟子只有这待遇,不服找长老理论去!”

    “大胆,你知道他是谁么!他是翔龙国当今皇帝最疼爱的三皇子李靖!”三皇子李靖旁边一位跟班大声说道,这跟班也一身锦衣华服器宇轩昂,应当也是权贵子弟。

    这引路道人脸上浮现的笑容满是看不起的味道,大袖一甩的说道:“便是你们的皇帝老小子亲临,在大屿山也要守太初教的规矩,三皇子?区区凡人的身份,少在太初摆谱。”

    说罢,他施施然离去。

    吃了瘪的李靖和身边几名权贵子弟阴沉着脸,李靖哈哈一笑,道:“父皇不是常教导我们,要深入民间,了解民间疾苦,这不就是个体验的好机会?”

    不愧是皇家子弟,这番自我解围成功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还博得不少寒门子弟的好感。

    李靖一马当先走进平房,一股霉味扑鼻而来,这个狭长的平房里阴暗潮湿,一脚踩在地上还踩出水来,发出滋滋的响声。

    李靖的皇子身份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不少人已经主动凑上去和他攀交情了。

    张狂和张扬二人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已经笼络了好几个少年,聊得热火朝天。

    在所有人都在结交好友,为自己未来拉帮结伙时,也有少数人坐在床沿一声不吭,这些人要么自卑,要么生性内向不善交流。

    秦浩轩没有去凑热闹,对于主动和他搭讪的少年敷衍几声,选定一床被子,开始鼓捣起卫生。

    在秦浩轩身边,一个只有秦浩轩肩膀高的瘦小男孩畏畏缩缩的站着,长得十分秀气的他无所适从,似乎是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和这么多人同处一室,因为瘦瘦小小很不起眼,也没人主动和他打招呼。

    “嘿,帮我一起扯下被子吧?”看他那孤苦无依的模样,秦浩轩恻隐之心大动,主动和他打着招呼:“小屿山秦浩轩,你呢?”

    男孩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麻利的接过被子,和秦浩轩一起抖去上面的灰尘后,怯生生的说道:“徐……徐羽……”

    当大多数人都在交际时,整理床铺的秦浩轩和徐羽引起了李靖的注意。

    瘦瘦小小的徐羽不说,秦浩轩却十分磊落阳光,一身古铜色肌肉和健壮的身板,昭示着他的身体素质不错,资质应当也很不错。

    李靖走到秦浩轩身前,拱手道:“李靖,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秦浩轩。”秦浩轩同样抱拳回礼。

    “秦兄弟,往后咱们都是太初教的弟子,又是同年的师兄弟。太初教强者如云,咱们刚入门的弟子不受重视,往后大家互相提携,共同进退!”

    李靖热情洋溢的笑容,勾着秦浩轩肩膀,十分亲密的模样。

    毕竟李靖是翔龙国的三皇子,主动跑来跟自己搭话,自己若是敷衍就显得太摆谱,秦浩轩微笑着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然而瘦小的徐羽就站在秦浩轩身旁,但李靖却看都不看一眼,仿佛压根没这个人似的,完全不搭理他。

    很快,秦浩轩心里就有一个评价,李靖这人表面热情心底十分势力,只结交他认为有价值有潜力的。

    这群少年聊了一会儿,天彻底黑下来,冰冷的山风呼呼从墙缝中吹进来。

    早秋时节白天气温不低,但昼夜温差极大,尤其还在这间阴冷潮湿的平房里,一些体质弱的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了。

    虽然这两个大通铺睡两百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也摆了两百多床被子,但这些被子又湿又薄,用力一捏能捏出水来,还散发出刺鼻的霉味。

    高楼大厦说

    这是我心中轮廓最清晰的,这里是太初,欢迎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