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章 显灵台上鉴仙眼
    少年们纷纷爬上床,在寒风中只能无奈的接受了又脏又硬的大通铺,和潮湿霉臭的薄被子。笔趣里biquli.都想好好休息一晚,消解昼夜赶路的疲累,准备迎接明天的最终测试,谱写人生新的篇章。

    徐羽紧挨着秦浩轩躺着,在薄薄的被子中冻得嘴唇青紫,不止是徐羽,包括身强体健的秦浩轩在内的其他新弟子,都感觉到刺骨的寒意。

    昏黄的烛光中,一只黑手伸向徐羽,将紧紧裹着她的被子抽走。

    徐羽吓得大叫一声,是他身旁一个身强体健的少年,抢走徐羽被子后,他怒目一横,骂道:“叫什么叫!有本事你就抢回去!”

    被他一吼,徐羽眼眶中含着委屈的泪水,瘦弱的他却不敢据理力争,在这个时候说道理是没用的,谁的拳头硬谁就有理。

    徐羽旁边的秦浩轩将一切都看在眼里,那抢被子的人如此理直气壮,让他怒发冲冠,若不是考虑初来乍到不要太出风头,他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来,我们共睡一床吧,这样还能暖和些呢!”秦浩轩拉着在寒冷中蜷缩成一团的徐羽,将自己的被子分一半给他盖着,但被子实在太小,他不得不将徐羽抱在怀里。

    徐羽冻得发白的脸蛋登时红得烫手,被秦浩轩搂在怀里一动都不敢动。

    抱着徐羽的秦浩轩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两个男人睡一个被窝也没啥大不了的,徐羽身上的一缕香味传到他鼻子里,倒冲淡了被子难闻的霉臭气味。

    抢被子的先例一开,冻得瑟瑟发抖的少年们豁然开朗,有几个自忖强壮的少年开始明目张胆抢劫起来,而被抢者则拼死捍卫自己的被子,有几个地方顿时打得热火朝天。

    离秦浩轩不远的李靖也蠢蠢欲动,在他的眼神示意下,他身边那几名权贵子弟也大摇大摆出去抢被子。

    这些权贵子弟自幼学习拳脚,身体素质远比其他少年要强,他们一出来便抢了好几床,不服者都被狠揍一顿,打得鼻青脸肿,接下来便再没人敢反抗。

    抢被子变成收被子,很快就收到秦浩轩这了。

    那个叫慕容超的权贵少年,抓住秦浩轩的被子一抽,刚刚睡暖和点的秦浩轩身子一冷,徐羽一哆嗦,又冷又怕的他眼泪哗哗流下。

    秦浩轩二话不说,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喉咙里发出胸腔的放劲闷鸣之音。

    “啪”!

    一拳打在慕容超的脸上。

    慕容超身子横甩出去,就如风中落叶,摔在一两米外的地上,好半天爬不起来。

    直到慕容超哎哟惨叫出声,其他几个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为秦浩轩的拳脚震惊得目瞪口呆。

    慕容超出身将门,自幼习武,学的都是军中搏杀术,反应速度在他们几人中是最快的。

    最强的慕容超被秦浩轩一拳放到,其他几名权贵子弟正要硬着头皮一拥而上,一直保持沉默的李靖出声:“放肆,谁让你们打扰秦兄弟休息的?”

    那几名权贵子弟立马收手,虽然有惧怕李靖的成分,但更多是害怕野兽般凶悍的秦浩轩。

    然而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慕容超却不顾这么多,只见他怪叫一声,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刺向秦浩轩,因为距离不远且速度极快,匕首发出嗤嗤的破空声。

    像是侧面都长了眼睛的秦浩轩明显不是吃素的,反手一抓慕容超手腕,扣住他动脉,慕容超手中匕首应当是个削铁如泥的好玩意,落地时深深插入地面,只露出刀柄。

    扣住慕容超的秦浩轩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将他踢开,怒目冷视幕后黑手李靖。

    秦浩轩狠辣的身手着实把李靖震住了,心道这人有些本事,若能把他拉入自己阵营,也是一个不错的助力。

    他走过来狐假虎威训斥了慕容超几人一顿,然后捡起秦浩轩掉落在地上的被子,塞给秦浩轩,示好道:“明天一早就要最终测试,秦兄弟早些休息。”

    秦浩轩继续搂着徐羽睡了,虽然还有些零星的抢被风波,但再也没人敢抢到秦浩轩头上。

    对秦浩轩一来就得罪了三皇子李靖,张狂有些幸灾乐祸,三皇子是他能得罪的么?

    考虑到明天是最终测试,秦浩轩强行按捺住前去绝仙毒谷寻宝的冲动,毕竟明天的最终测试十分重要,若昏昏欲睡没精神,耽误了可不好。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在三声清脆的钟声中,这两百多名少年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整理了下衣装后。赶往平房前的空地集合。

    在昨夜那名引路道人的带领下,他们吃过早膳,穿过一片片精致的建筑,去往最终测试的场地。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引路道人将他们带到一个露天的广场,此时太初教负责最终测试的前辈高人已经恭候多时了,一个仙风道骨道人打扮的老头被他们簇拥其中,他就是太初教掌教黄龙真人。

    新弟子入门最终测试,在各大宗派都称得上一等一的大事,太初教也不例外,今年这一届就连闭关许久的黄龙真人都亲临现场。

    焚香祭天,在仙乐飘渺中,黄龙真人亲自宣布开始,一名长老走上前台,宣布最终测试的内容。

    “这一次测验是检测你们的天赋程度,资质好坏!”

    已有太初教弟子认出,站在高台上发须皆白,身穿青色道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长老竟然是落叶真人,这落叶真人还是掌教黄龙真人的师叔,在太初教辈分极高,常年闭关,很少抛头露面。

    他和掌教黄龙真人齐齐现身,还有看台上的众多长老,可见他们对这次最终测试的重视。

    落叶真人道:“仙种依据强弱分为有色仙种和无色仙种,无色仙种又有饱满和不饱满之分,有色仙种则分为灰、褐、青、橙、赤、金、紫七种颜色。”

    将仙种等级说完的落叶真人顿了顿,道:“测试完毕后,不论仙种强弱,希望你们都不要骄傲或泄气,修仙者的最终成就并不能以资质好坏盖棺定论,后天努力也能弥补先天不足!”

    测试开始,随着落叶真人的点名,一连测试了几十个新弟子,然而全都是无色且不饱满的弱种。

    仙门高层们神色如常,即便所有新弟子都是弱种也是很正常的,有色强种可遇不可求,只要这两百个弟子里面有一两个饱满的无色仙种就不错了。

    “下一个,大田镇张扬!”

    张扬走上测试台,将手放在【明鉴仙眼】上。

    随着落叶真人打入一道仙灵之气,【明鉴仙眼】顿时闪起灰色光芒。

    “灰种!”

    黄龙真人猛地站了起来,双眼绽放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威严的脸上藏不住心底的狂喜,灰种啊!这可是灰种啊!一个仙门传承百年时间,所招收的弟子之中,不见得会有一个是灰色仙种这种优秀仙种!

    只要有这么一颗灰种,太初教在未来两百年,甚至更久都不会有任何问题,只要他可以成长起来,甚至可以成为太初教的新一任掌教啊!当今掌教,曾经测试仙种时,也是灰种!

    或许个人的仙缘,在未来有着很大的不同,但这个灰种在未来,一定可以成为太初教的栋梁!

    看台上的一干长老,更是兴奋的站起了起来,彼此脸上挂着喜悦兴奋跟震惊的同时,也彼此露出了几分敌意。

    这么优秀的灰种,谁不想收他做徒弟?未来自己这一脉,很可能就是太初教的执掌者。

    “黄龙师叔啊,我们古云堂这一脉一直没有收徒,这次我看下面那个叫做张扬的孩子,跟我们古云堂一脉有师徒缘,不如黄龙师叔做主,等到仙苗期之后,令他投入到我们古云堂一脉如何?”

    其他几名长老,一齐把视线都投放在了开口说话的胖仙师身上,这胖仙师个头不算高,身体胖胖,脸上带着的笑容很是慈祥,一把山羊胡子随着他说话时的下巴连连抖动,颇有一派仙风道骨的味道。

    胖仙师感觉到其他人投来的视线微微一笑,冲着其他人抱拳拱手:“各位师兄,师弟还有师妹,你们都这么看着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那古云子在这里感谢了……”

    “古云子,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懂相面,推卦之术。怎么就知道此子与你有缘?在我观来,此子同我夏云堂倒是有些师徒缘分,在咱们太初教,我们夏云堂的六爻卦,那可是无人能及的。”

    古云子胖眼一翻,顺着声音看向说话的干瘦道人身上,这身穿着紫色道袍,看起来像是一个红包,多过像是一个修仙道人的老道:“夏云子师兄,你们夏云堂这十年来,每次有人入门都被你抢,五年前那颗饱满仙种的赤明也被你抢走了,不能所有的好苗子,都进入你夏云堂吧?”

    “古云子这话我同意……你夏云堂已经有不少好苗子了,再给你天理难容!”

    一身书生打扮,颇有几分超凡脱俗味道的碧竹子忙不迭出声道:“掌教师叔,落叶师祖,我碧竹堂一向与世无争,弟子更是心无杂念,一心一意为宗门培养优秀子弟,发扬光大我太初教,张扬这弟子颇有灵根,若能进我碧竹堂,势必能爆发出璀璨光彩!”

    古云子和夏云子白眼连翻,他们这才知道碧竹子这厮平日里一副与世无争,清高无比的模样,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在灰色仙种的诱惑下,终于露出狐狸尾巴。

    “咳咳。”一个清脆如出谷黄鹂的女声响起:“几位师兄,我百花堂一贯只收女弟子,阴气过重,缺了点阳刚之气,想必以几位师兄的宽宏胸怀,一定会将这张扬让给我百花堂吧?”

    苏百花的百花堂在太初教独树一帜,门下清一色女弟子,常被其他堂弟子牵挂,收女不收男乃是百花堂不成文的规矩,没想到苏百花竟然想破例。

    “不妥不妥!”古云子摇头晃脑,一面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瓶。

    这白玉瓶刚拿出来,整个台上顿时弥漫着一股浓郁的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