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十章 书中自有黄金屋
    转眼夜幕将至,灵田谷中的杂役弟子已经为新弟子们安排好食宿,楚长老道:“修炼之道不可闭门造车,灵田谷中也有不少师兄,你们可多向他们请教,明天我将为你们讲解一些修仙的基础常识,带你们辨认一些药材。看小说搜索笔趣里biquli.”

    他又讲了几个运气引气的要点后离开了,让他们自行修炼。

    灵田谷除了是新弟子入门初训的地方外,还有许多入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杂役弟子,他们大多停留在第一层种植仙根或第二层仙苗境初期不得寸进,安排他们在灵田谷种植灵药供宗门其他人使用,如果没有很大的际遇突破境界,那这一辈子也就混吃等死,出头无望了。

    对这些没甚希望的杂役弟子来说,每年一度的新弟子入门初训就是一个机会。

    曾有杂役弟子曲意讨好在此受初训的强种弟子,在那名强种弟子飞黄腾达后,也帮他脱离了杂役弟子的身份,更何况这一届还有三个紫色仙种,两个灰色仙种,可以说是太初教开山立派以来新弟子资质最好的一届,哪怕只巴结上一个灰种弟子,都将受益无穷。

    来到宿舍,已经有不少杂役弟子等候多时了,殷勤的为那些强种弟子接行礼,找宿舍,各项事宜安排得妥妥当当。

    灵田谷中种植灵药的杂役弟子有数百人之多,但有色仙种弟子不过区区五人,自然是僧多粥少,而且修仙不能光以仙种强弱定成就高低,不少慢了一步的杂役弟子开始寻思在弱种弟子中找上一个顺眼的,或许也能瞎猫碰上死耗子,毕竟每年都有弱种弟子一鸣惊人。

    弱种弟子中,自然以秦浩轩的气质气势最令人动容,而且他坚持到最后破种成功的事迹也广为流传,一名杂役弟子观察了一圈后,决定和秦浩轩拉近关系。

    他刚走上去,那边张狂带着几个讨好的杂役弟子走过来,指着秦浩轩道:“这位是我同乡好友秦浩轩,在大田镇时秦兄常指点我功夫,去年和他切磋时我不小心断了几根肋骨,在床上躺了三四个月,可惜啊,秦浩轩这么好的身手,竟然是无色弱种,恐怕出苗无望了,还请几位师兄看在我的薄面上,往后多多照拂他!”

    张狂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些个杂役弟子都是老成精的人物,哪里听不出言外之意,当即望着秦浩轩一阵邪笑,纷纷应允张狂一定好好照料秦浩轩。而那名本想靠近秦浩轩的杂役弟子吓得冷汗直冒,立马掉头就走,真要接近这秦浩轩,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张狂的紫种资质潜力无限,未来成就无可限量,这些杂役弟子们正愁不知怎么巴结这个天才人物呢,张狂现在主动开口,他们一个个摩拳擦掌,要不是门规严禁弟子内斗,恨不得立马斩下秦浩轩的脑袋邀功。

    灵田谷这些老油子虽说资质差出苗晚,但不少都是仙苗境的高手,修行十年八年甚至数十年的,秦浩轩自忖不是对手,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油然而生,当即决定今晚就去探探绝仙毒谷,寻些灵丹妙药或旁的宝物,尽快提升实力,否则很可能性命不保。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油然而生,不好!这些人为了巴结张狂,对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的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必须想办法尽快的提升修为,以求自保!看来,今夜不得不去一下绝仙毒谷赌一赌运气了!看看那里是不是真的如同师兄所说的那样,有灵药在其中,若是寻得几支天材地宝的灵药,想来可以对我提升修为有很大帮助吧?

    秦浩轩在不死巫魔凶恶的眼神注视下,顶着绝仙毒谷的压力,一百米出头的距离,秦浩轩足足花了十来分钟才走到金色植物旁,若不是小蛇身体彪悍,且不说那些毒气毒瘴,就每走一步的压力累积下来,都够旁人粉身碎骨了。

    看到还没修炼的小蛇如此厉害,不远处的不死巫魔眼中精芒连闪,似乎对自己挑选的这个传人十分满意,秦浩轩不知他打什么算盘,但既然他无法伤害到自己,也懒得理会他。

    这株金色植物仅有三四寸高,通体金色,有些像莲花,在笔直的叶茎之上也只有一片金色的叶子,仿佛一阵风就能刮倒,虽然透出极强的灵气,但秦浩轩根本不敢下口,万一这要是什么绝毒的毒物将自己毒死了可怎么得了。

    想着白天还要上课,拿不准主意的秦浩轩暂且先退出绝仙毒谷。

    第二天,秦浩轩拖着疲惫的身子,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走到学堂,因为是初训正式上课的第一天,早上半个时辰依旧是吐纳灵气,又有几名新弟子引灵入体,破开仙种,而秦浩轩作为少数几个已经破开仙种的弟子,理应修习引气术浇灌仙根,迫使其早日出苗。

    然而在半个时辰的吐纳中,秦浩轩继续修习引气术,可进展也较为缓慢,张狂等人吸纳天地灵气犹若鲸吞水,而秦浩轩的引气术却断断续续,吸入量不及张狂等人百分之一,更因为昨夜附身小蛇的后遗症,他闭目打坐时竟然睡着了。

    直到正式上课,楚长老站在学舍讲台上,开始讲解许多修仙基础常识,秦浩轩强撑着脑袋听着,但眼皮仿佛有千斤重,哈欠连连,惹得旁人侧目不已,也让楚长老心生不快,对秦浩轩的观感顿时打了折扣。

    令楚长老为之气结的是,秦浩轩起初还只是打打哈欠,不一会儿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很快传来连绵不绝的鼾声。

    若说昨天楚长老对秦浩轩还心存好感,认为他资质虽差但道心坚固,可堪造就,秦浩轩今天的表现就亲手颠覆了他在楚长老心中的印象。

    这还是他这几十年启蒙仙师生涯中,碰到的第一个第一天初训就开始打呼睡觉的人,如果是李靖张狂徐羽那种紫种天才还说得过去,可你一个无色弱种凭什么上课睡觉?

    楚长老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希望能警醒秦浩轩发现没有什么效果,语带几分不满的说道:“今天我给尔等说说修仙六艺,“修仙六艺便是【法丹器符阵御】,法便是灵法道术,丹便是炼丹之术,炼制灵丹妙药,器便是炼器之术,制作各种法器,符便是制符之术,制作出各种灵符,阵便是布阵之术,御则分为两种,一为驾御法器的方式方法,二为驭兽驯兽。”

    学舍中两百名新弟子都在聚精会神听讲,唰唰唰的做笔记,除了楚长老的讲课声外可以说鸦雀无声,秦浩轩并不大的鼾声显得那么刺耳,立即惹来一阵诧异和鄙视的眼光。

    “废物。”张狂脑海里飘过这两个字,若说秦浩轩努力上进,他还有几分担忧,现在的秦浩轩他就完全不值得他担心了,只待自己灵法小成,找个角落就能让他在人间消失。

    朽木不可雕也,李靖的目光同样在秦浩轩身上扫过,但没有过多停留,最终定格在张狂身上,秦浩轩不值得他浪费时间去关注,但却必须去关注张狂,太初教未来掌教势必由他们三名无上紫种其中一个接任,除去徐羽这个女子外,张狂就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

    张狂也注意到李靖,这两名无上紫种弟子目光一触即分,彼此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一股狠劲,互不示弱。

    徐羽用手肘撞了撞秦浩轩,沉睡中的秦浩轩丝毫未觉,鼾声依旧,惹得满堂大笑。

    只见胆小内心的徐羽胀得满脸通红,一脸怒容,斥道:“笑什么笑,笑什么笑!”

    登时满堂寂静。

    毕竟是无上紫种弟子,其余人在徐羽怒斥后纷纷闭上嘴巴,他们难以想象以徐羽柔弱的性子,竟然会为秦浩轩如此出头,吃惊的同时还有些羡慕嫉妒。

    被柔柔弱弱的徐羽训斥后虽然心里不快,但谁也不敢表现出来,开玩笑,得罪一个潜力无限的紫种弟子,这可不是好玩的。

    若是其他人为维护上课打瞌睡的人而咆哮课堂,早被楚长老一同赶出去了,但这个人是无上紫种就不同了,楚长老面色数变,最终平静下来,也不再理会秦浩轩。毕竟紫种弟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同时心头为秦浩轩叹息,如果他不这么自暴自弃,以他的道心,若能有什么奇遇,未来成就也不会低,但眼下看来,注定当一辈子杂役弟子。

    秦浩轩从太阳初升睡到夕阳西下,这才懒懒睁开眼睛,看到讲课的楚长老,一拍脑袋暗道坏事了,今天可是初训的第一天呀!

    就在秦浩轩为一天没听课而懊恼时,旁边的徐羽递来了她的笔记本。

    翻开徐羽的笔记本,飘出一股幽香,娟秀工整的毛笔字清晰的记录着讲义重点,在后面几页还画着一些花花草草。

    秦浩轩一笑,女孩子家都喜欢写写画画,徐羽也不例外,当即不以为意,继续看讲义。

    一条讲义将秦浩轩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这里记载了一个他没听说过的新名词——神识冲击。

    神识攻击是实力到达一定境界后,开始对修炼灵魂衍生的攻击法,可以令对手瞬间失去行动力,也可以用神识布置幻境,甚至可以令对手魂飞魄散,神魂越强大,实力越精深,神识冲击越强。

    还有这种神奇的攻击方法,只看简单的介绍便知道很是不凡,秦浩轩登时激动了,不过接下来的介绍像泼了他一盆冷水,神识攻击最低也要仙婴道果境的强者才能修炼。

    仙婴道果境,那是宗门老祖宗的级别,看来往后还是要多听讲,要不是徐羽记录的讲义如此详细,自己岂不是就不知道。想着,他向徐羽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待他看累了讲义,无意间又瞥到那几株花花草草,心登时咯噔了下,激动得瞪圆了眼,死死盯着其中一株。

    徐羽在那幅图下标注道:一叶金莲,通体金色,生于至阴至毒之地,每一百年生一片叶子,最多可生九片叶子,所以又名九叶金莲,九叶时为成熟期,这时候药效最足最全,乃炼丹极品材料。不过即便是一株一叶金莲,也足以炼出虚还丹、化生丹之类的高阶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