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十七章 山中修行各成长
    走出宿舍后,秦浩轩感觉看了一下午笔记没有修炼,导致身体又开始火烧火燎,全身血肉仿佛马上就要自燃了,只想快点找个地方打坐入定,疯狂汲取灵力中和体内燥热的药力,换取一时舒坦。

    一叶金莲的药力太强了,不是一天两天的持续,同时也让他重新认识到了绝仙毒谷的价值,也懂得了为何太初要选择在这里开宗立派,有朝一日若真的太初可以进入绝仙毒谷,那太初将会提升到何等地步?

    只是……如今看来,按照长辈的说法,没有个几千上万载的日子,谁也别想进入绝仙毒谷了。

    时近初冬季节,山中夜晚寒气逼人,太阳刚刚下山便起了一地寒霜,寻常人来这里只会觉得冷,而秦浩轩光着膀子,借着冬夜的寒气,还是觉得燥热不堪。

    运起道心种魔大法,大量灵力汲入体内,灵田谷的灵气虽然不如岩浆地窖中含着热毒,但也十分浓郁,现在他已经十分熟练的将灵力和体内躁动的药力中和,然后如臂指使的将这些含着一叶金莲药力的灵力注入丹田仙种中,灌输着已经生出一些小须,却离真正扎根还有些距离的仙苗。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超高负荷超长时间的修炼,身体早就垮了,但有着一叶金莲打底的秦浩轩完全不必在乎这些,在寒气逼人的灌木丛中,他一直修炼到第二天天明,一宿未眠,却又精神奕奕,不显疲惫。

    半夜时分,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又悄悄的来了一次,见秦浩轩还在孜孜不倦的修炼,他身边灵气甚至没什么波动,完全不像紫种弟子修炼时灵气沸腾,欣赏的同时也暗叹一口气:此子勤则勤矣,可惜资质太差,一晚上汲取的灵力还不如紫种弟子一息汲取的多,但是若能长久这般坚持下去,再加一些机遇,或许也能有些成就。

    和秦浩轩一样一宿未眠的还有张狂。

    白天他被秦浩轩无可匹敌的气势恐吓了一番的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掌教黄龙真人耳里。

    任何一枚紫种弟子,都是太初教明日之星,未来修仙界的天才人物,黄龙真人当然不愿意他被秦浩轩恐吓一番后,在心里留下阴影,这将对往后修炼造成巨大困扰,便遣人将他带到自己修炼的处所,潜龙观。

    潜龙观是历代太初教掌教修炼的地方,它坐落在一个灵眼之上,所谓灵眼,就是灵力最浓郁的地方,夺天地之造化而生,对修仙者益处极大,堪比某些灵气较弱的洞天福地,而且灵眼十分罕见,往往十个八个大山脉中,都未必能有一个灵眼,偌大的翔龙国只有在黄帝峰有一个灵眼。

    这也是李靖和张狂觊觎掌教宝座的一个原因,能有其他人没有的待遇,包括这个灵眼,他们三个紫种弟子不论谁占据灵眼,修炼个三年五载,都能将其他两人远远甩掉!

    作为掌教潜修的居所,潜龙观可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走到一片紫竹林附近,接引道人便停下脚步,用羡慕的目光望着张狂,道:“走过这片紫竹林,就是潜龙观了。”

    张狂弯腰鞠躬道谢,丝毫没有在杂役弟子面前嚣张的气焰,他知道能在这等宗门重地出没的人,哪怕是一个指引道人都可能是极强的人物,这种人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顺着指引,走过这块幽深的紫竹林后,果然看到一座用黑白砖瓦建筑的六角宝塔,仅四层高,塔顶上空隐现紫光,这是灵气浓郁到极点,气化成云的表现。

    看到这幅景象,不禁想道若能在潜龙观修炼十天半月,绝对比在外面修炼三个月还要管用!野心忍不住膨胀起来,暗暗发誓一定要夺得掌教宝座,只为往后也能日夜呆在潜龙观中修炼!但他知道等下要见的人是谁,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坎坷,换上一脸更加谦逊的笑容,走进每个太初教弟子心中的圣地——潜龙观。

    走进潜龙观的第一感觉是灵气浓郁,十分浓郁,浓郁得都喘不过气!

    掌教黄龙真人穿着一身绸缎道袍,盘膝坐在塔内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正中央,正在汲取灵力的他的周围,灵气浓郁得有若实质,走近一些,铺面的灵气仿佛光滑的绸缎一般,轻轻摩擦着张狂的皮肤。

    感觉到张狂走进来,黄龙真人深深吐纳一口气,收功,刚才黏稠如绸缎的灵气随着他收功瞬间淡去,紧接着他睁开眼睛,看了张狂一眼,轻轻说了一句:“坐。”

    正欲行礼的张狂在黄龙真人的这个“坐”字中,脸上现出几分挣扎之色,但还是心神隐隐失守,最终草草行了个礼,就地坐下。

    张狂的表现让黄龙真人很是满意,一般人在他的神识诱惑中直接失守,这张狂不愧是紫种弟子,连心性都比普通人要坚定。

    “弟子鲁莽,还望掌教真人赎罪。”

    坐下来片刻,张狂才想起刚才的失态,连忙道罪。

    “勿须介怀,这是本座对你的一点小小考验。”黄龙真人微微一笑,这次没在使出神识的手段,道:“据说你今天和李靖闹了些不快?然后又同一个叫……秦浩轩的弱种弟子发生冲突?”

    果然是这个,张狂心中一紧,忙变坐为跪,匍匐在黄龙真人面前,道:“弟子的几个朋友,是和李靖师兄的朋友发生了几句口角,但在弟子的制止下,已经化去干戈了。至于和秦浩轩发生冲突,是因为弟子与秦浩轩出身在一个地方,从前就有些嫌隙。”

    黄龙真人依旧是淡淡一笑,右手一抬,一股大力将匍匐在地上的张狂举起,让他重新坐了起来。

    “本座今日叫你来,并不是兴师问罪的,只是想告诉你,你贵为紫种,责任重大使命深远,整天和一个弱种弟子置气,只能影响你的心性,阻碍了你的修炼!你的竞争对手都不应该是同门的李靖和徐羽,眼界应该放得更高,超脱太初教,放眼到整个修仙界!这是我对你们三个紫种弟子的一个期许。”

    黄龙真人一番话,说得张狂心花怒放,也恍然大悟!

    对啊,我贵为紫种弟子,老和秦浩轩这个未来境界有限的弱种较什么劲,等我修为高深了,想弄死他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么?

    一直困扰着张狂的这个问题,顿时迎刃而解,原本如山一般压在他心里的秦浩轩,此时也消失了!

    “谢谢掌教真人赐教,弟子一定不负所望。”

    感觉到张狂的顿悟,黄龙真人也露出满意的笑容,这三个紫种弟子,是太初教崛起的希望,他可不希望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耽误了他们的美好前程,耽误了太初教兴盛崛起的绝妙契机!

    黄龙真人又留张狂谈了一会儿后,又让接引道人将张狂送回灵田谷。

    此时已是半夜,张狂回到自己屋子前时,感觉张扬的房间有些不对劲。

    已经扎根成功的他,对周围物事感觉更加敏锐,张扬的房间离他很近,不过百十来米远,按理说就算他不打鼾,也能听到他房间里传来的呼吸声,但张扬的房间内死寂一片,仿佛没人的样子。

    为了证实这一点,他走到张扬的房间,推开门,床上被铺整整齐齐,果然不在房间中。

    联想到这些天张扬经常莫名其妙的消失,除了上课时间外,平常很少能看到他。

    他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不成?还是找了个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张狂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但也没有深究,张扬虽然与自己貌合神离,但不过是一个灰种而已,不足为惧!正如掌教黄龙真人所说,要将眼界放高才能走得更远。

    张狂不知道的是,张扬确实找了一个地方修炼,但这个地方并不在灵田谷中,而是在古云堂。

    古云子贿赂黄龙真人,得到黄龙真人首肯将张扬收录门下后,想起还有三名紫种弟子,越想越难心安,于是等不及三个月初训期过,便悄悄将张扬带到古云堂来修炼。

    每日将各种丹药当饭,给张扬服下,并亲自指导他修炼,偶尔还用自己的真气为他洗髓伐骨,有这种际遇的张扬在这七天下来,虽然还没扎根,但也是除却张狂的第一人。

    这天晚上,古云子又悄悄将他带走,因为张扬的境界距离扎根境十分接近,他想帮张扬在今夜扎根,这样也不至于输给张狂太多。

    “抱元守一,摒弃杂念,我已经帮你做了最后一次洗髓伐骨,现在你可以开始扎根!”

    古云子的声音响起,十分严肃,隐约露出一丝紧张,仿佛要扎根的不是张扬而是他一般。

    张扬睁开眼,将摆在他面前的一颗龙眼大的丹药吞下,然后打坐入定,开始汲取灵力,准备扎根!

    在张扬吞下这颗丹药时,古云子胖胖的嘴角不自禁的抽动一下,这颗丹药名叫万灵丹,是他花了血本才从夏云子那抠门鬼手中换来的,万灵丹中蕴含着海量的灵力,并且药效十分温和,种植仙根境的弟子服用也不会被药力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