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十九章 道不同何以为谋
    不少人对秦浩轩一个区区弱种指导紫种弟子徐羽的行为,都表示出不屑甚至嗤笑,而偏偏徐羽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浩轩哥哥,你放心,我不会像他们这样的,你说的很对!”

    张狂的一个小弟更是毫无顾忌的嘲讽道:“弱种弟子也来教训紫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只有徐师姐这么天真善良才会相信他的鬼话。”

    秦浩轩懒得搭理对方叫嚣,李靖听得只是心中暗笑秦浩轩目光短浅,不愧只是从小地方出来的猎户,身为皇帝王爷已经可以从民间拿到百姓想象不到的资源肆意享用,作为太初掌教!

    那能够得到的资源,恐怕是在场所有人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丰富吧?仅仅只是潜龙观的灵气,便不是太初其他地方可以仰望企及的。

    只有真正站的更高才能看的更远!没有那样的高度,怎知那高度所见之处的资源是多么惊人。

    李靖越想越是觉得自己之前有些过度重视这秦浩轩了,站在井底的蛤蟆,终究只是站在井底的蛤蟆。如果秦浩轩去过潜龙观,如果他能感受过潜龙观里的灵气比外界浓郁十倍百倍,想来他也不敢这样口出厥词,哼,不过秦浩轩一个区区弱种,一辈子杂役弟子的命,哪有机会去潜龙观那种地方?

    张狂眉头紧锁,少有的没有立刻暴脾气去反驳秦浩轩,经过黄龙的教诲,他现在冷静下来听秦浩轩的话,反而觉得颇有几分道理,只是……这些道理虽对,却不足够全面。

    “浩轩,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只是可惜……”张狂笑道:“修仙,还是需要资源的。若没有资源,也休想有多大成就。唯有成为掌教,方能享有太初最好最优的修仙资源,只可惜你乃区区,永远也不会懂得成为掌教的好处。这样乱放厥词影响徐羽师妹紫种的前途,小心被教中长老听去,给你安一个引紫种入歧途的罪名,将你化为痴傻。

    秦浩轩面对张狂居高临下态度的教育讥讽,笑了笑,并不说话,人跟人之间若是话不相投的话,说半句都太多了。

    张扬一旁暗暗点头,虽然和张狂撕破脸皮,但对于张狂说的成为掌教就能获得更优门派资源,对未来成就好处更大这一点,他还是深有体会,有了古云子的指导和提供的丹药,以及帮他洗髓伐骨,灰种的他也仅仅比张狂晚了几个时辰,甚至还在李靖和徐羽两个紫种弟子之前扎根成功!

    这一切,就是资源的好处!

    可惜秦浩轩这番话传不到掌教黄龙真人的耳里,做了几十年掌教的他一定会对秦浩轩刮目相看!作为太初教掌教,虽然享有太初教的最优资源,但太初教资源有限,他修炼到仙婴道果境以来便不得寸进,又因为掌教身份的牵绊无法离开,到了黄龙真人这个境界,更明白心境和眼界的重要,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被牵绊在小小的黄帝峰,就等于禁锢了思想和眼界,错过了可能有的种种际遇!

    相比起际遇的顿悟和许多天材地宝灵丹妙药,当太初教掌教能享有的这点最优资源,实在是不足一提。

    当然,黄龙若是在此,也不会看轻张狂等人,这些刚刚入仙道的弟子年纪还小,不过是十六岁罢了,未来无论是修为还是心境上都有很大的成长,紫种天资奇高,难免生出骄傲之心,日后随着修行日渐深入,自然也会心性有很大的成长,不必急在一时。

    修仙不是短跑,而是漫漫长跑!

    “日后,你修为无法做寸进时,自然是知道我今日之话是对的。”张狂知道既然秦浩轩毫不在乎他们的言论,那再讽刺也没意义,便转身回房了。

    秦浩轩仍旧是淡然的微笑,说起修仙资源,难道绝仙毒谷会比区区一个太初教掌教能用的资源会少么?凭着绝仙毒谷的资源,都还要个人的刻苦和豁达的心境才能有大成就,光凭资源就能成为多强大的高手,这不是一句屁话么?一叶金莲就是活鲜鲜的例子。

    一叶金莲这种老祖宗级别都梦寐以求的天材地宝还不够好?若不是自己修炼了道心种魔大法,吃了之后直接就会撑死了!

    眼下只是种植仙根境,只需要汲取许多灵力灌输仙种,早日出苗就行,但随着境界高深,不但需要灵力的堆积,更需要阔达的心境。

    道心种魔大法上所说,一时顿悟,抵得十年苦修!

    这些天饱受一叶金莲药力折磨的秦浩轩想了许多,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修仙者的对手永远不是人,而是天!

    除了徐羽认同秦浩轩的观点,不少人认为秦浩轩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但在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站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面色阴冷,他站在那棵大树的树荫之下,整个人仿佛就融入了自然,如果不是很认真的去看,粗粗扫过一眼是根本发现不了他的。

    他将这件事的始末看在眼里,尤其是秦浩轩对徐羽说的那番话,更是频频点头,心中暗叹:道心很强,悟性很好,可惜资质太差!可惜啊可惜,若是这种道心悟性放在其他三个紫种弟子任何一人身上,他们未来的成就都不可限量。

    这场闹剧不欢而散,吃过早餐后,他们匆匆赶往学堂。

    楚长老走进学堂,感觉到四道微弱的元力跳动,赫然是扎根成功的表现,惊讶的望着三名紫种弟子和灰种的张扬,一双眼睛尤其在张扬身上停顿许久。

    三名紫种弟子八天扎根成功,这倒能说得过去,无上紫种嘛,各个方面都比其他人优秀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张扬只是一个灰种弟子啊,记得当年同为灰种的掌教黄龙真人也花了足足二十天才扎根成功,这还是刷新了太初教最快扎根的记录了。

    再看另外一个灰种慕容超时,发现他还没扎根。

    莫非张扬有什么奇遇不成?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扎根成功呢?

    一个灰种弟子扎根最快也要修炼二十天,而无色饱满仙种需要二十五天以上,无色弱种可能一两个月都扎不了根!

    震惊归震惊,但他还是没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我为大家讲的是八卦术数,如果你们没有学好,往后就学不会布阵法,因为这是阵法布置的基础知识!”

    “阵法也是修仙者一门高深的学问,用处很大,比如说在外探险寻宝,遇到了危险,可以通过布阵来化险为夷。”

    “阵法又分为幻象阵和攻防阵两类,幻象阵会让敌人产生各种幻觉,比如天崩地裂,比如刀山火海,抑或是悬崖绝壁,一些修为高深的强者布下幻象阵,再配合神识攻击,深陷阵法中的敌人被吓破胆而死的可能性很大。”

    “而攻防阵就顾名思义,是攻击和防御的阵法,如果阵法中的人行差踏错一步,该阵就会借助天地之威,攻击阵法中的人,也有一些高深的阵法能对布阵者加持,抗击打能力更强。”

    楚长老将阵法的妙处介绍之后,听讲的弟子眼里已经冒出精光,显然是很感兴趣,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为免这些弟子急功近利,他又加上一句:“阵法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对布阵者要求极高,一个不好甚至可能反噬自己,布阵者基本功不过关很难成功布出阵法,或者侥幸成功,但因基本功不过关,最终导致走不出自己所布的阵法,被困死在自己的阵法中,这类似的笑话也有很多。”

    楚长老的一番话,顿时将那群跃跃欲试的人的想法打消了,见目的达到,楚长老微微一笑,道:“不过阵法也没这么难,只要你们将基础打好,布置几个幻象阵十分简单。”

    “好了,我们先来讲讲八卦术数吧,八卦由乾、坤、震、艮、离、坎、兑、巽这八卦组成,而术数即是因这八卦不同摆列而生出的各种算法,迥然不同的推法会生出各种结果,比如阵法的生门、死门、伤门等便是由此而生……”

    楚长老说得津津有味,台下的新弟子们也听得入了迷,八卦术数虽说是布阵的基础知识,但却深奥莫名,一些悟性好的弟子还能听得一知半解,一些悟性差的听得云里雾里,但为避免以后不要发生自己布阵困死自己的这种笑话,也尖着耳朵努力的听着。

    这两百名新弟子中,唯独有一个人例外。

    坐在课堂里的秦浩轩感觉体内积余的药力又开始躁动起来,浑身血肉又仿佛要自燃一般,在这种燥热下,他哪里还能静下心来听讲呢?若不是这些天的折腾让他的忍耐提高许多,换成其他人,早就脱了衣服光着膀子了,但秦浩轩又强忍了一会儿,实在扛不住时,才悄悄对徐羽说道:“你帮我做笔记,我打会儿坐。”

    在徐羽诧异的眼神中,秦浩轩自顾自的摆出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开始汲取灵力,中和体内愈发躁热的药力,生怕再晚片刻,那些药力就会将自己身体撑爆。

    秦浩轩的这个举动看在楚长老眼里,他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又看了看旁边记录笔记的徐羽,念及徐羽的面子,才没有打断秦浩轩,否则以他的脾性,早就暴跳着将秦浩轩赶出学堂了!

    他在心里暗叹一声这弟子太过执着,完全本末倒置。

    修仙不是单单打坐练气,汲取灵力就能成就无上大道的,这是一门庞大的学问,它里面包含了炼丹、符箓、布阵等等许多学科,即便是这些学科,又有哪一门是简单易懂的?许多天资极佳,悟性过人的天才,终其一生也不过将修仙这门庞大学问中某个学科参悟到登堂入室,即便是这样,都能成为修仙界举足轻重的泰山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