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十章 误入歧途叹可惜
    没有人敢扬言自己参透了炼丹之术,也没有人敢说自己通晓阵法奥秘,但即便如此,已经很了不得了!

    修仙,最愚蠢的便是只知打坐练气,汲取灵力!

    楚长老不是那个满脸络腮胡子,一脸阴冷的仙师,他对秦浩轩昨天和今天的表现及言论并不知情,看了几眼秦浩轩后,便不再关注他,对他来说,只要将四名已经扎根的弟子教好就够了,太初教的未来都在他们的肩上。

    在课堂上打坐,有启蒙仙师坐镇,在众目睽睽之下秦浩轩这次打坐前所未有的放松,不必像以前那样,还要担心张狂或者李靖派人暗算他。

    运起道心种魔大法,巨量灵力涌入秦浩轩的体内,在他熟练的操作中,迅速中和体内燥热的药力,再度灌入仙种之中,一点一点的看着仙种内的仙苗根须长长,张狂对自己的迫害愈发明显,必须抓紧时间扎根,消耗完体内一叶金莲积蓄的药力,然后再去绝仙毒谷走一趟,如果能寻些灵丹妙药固然是好,但如果能寻些护体的法宝更妙。

    正在滔滔不绝讲课的楚长老偶尔望了正在打坐的秦浩轩一眼,弱种就是弱种,汲取灵力的时候,就连半点灵力波动都没有,这种汲取灵力的速度,就算全天候打坐修炼,连灰种弟子都赶不上,更别提紫种了!

    看来他被关了几天禁闭,不但没有变聪明,反而在死胡同越走越深了。

    回想起秦浩轩第一天便破种给他带来的讶异,楚长老在心头暗叹一句:“一颗好好的道心,却误入歧途,可惜,可惜了!”

    随着楚长老关于八卦术数的越发深入,越来越多的弟子如坠迷雾,根本听不懂讲些什么,一个弱种弟子心想自己反正听不懂,不如也像秦浩轩那样打坐修炼,至少还能提升些许实力呢!

    他刚刚盘腿,正要入定,忽然被一个风刃打飞,只见讲台上的楚长老怒目斜视,喉咙里吼了一句:“滚出去!”

    那名被风刃打得晕头转向的可怜弟子刚指着秦浩轩,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楚长老又一个风刃将他打出学堂!

    亲眼看着那名被打飞的弱种弟子,其他人望着能自由打坐修炼的秦浩轩艳羡不已,一些风言风语也就由此而生了。

    “不愧是有紫种弟子做靠山,上课打坐,楚长老都不敢管他。”

    “那是,可惜紫种女弟子只有一个,要不哥们也找一个抱着睡个晚上,然后在太初教横行无忌了。”

    后面这个是慕容超的声音,他们距离秦浩轩很远,以为他听不到自己说话,却万万没有想到修炼了道心种魔大法的秦浩轩,不但身体极为强壮,而且五官也极为敏锐,他们的这些窃窃私语一字不落的落在他耳里,并且轻而易举的分辨出是谁说的。

    秦浩轩在心中冷笑,当初你们要立威做坏人,抢夺同门弟子的被子,若不是自己强势,那晚他和徐羽两人就只能冻一晚上了,现在人家一鸣惊人,成了受宗门重视的紫种弟子,和自己关系极好!你们又开始嫉妒了,想方设法拉拢不说,拉拢不成还说这些风言风语,当面一套背着一套!这种心态怎么可能修仙?荣辱不惊都做不到,来日若是侥幸修炼到渡劫那一关,定然也会被心魔废掉,轻则成为废人,重则成为死人!

    不过可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炼到渡劫那一关的,就以他们的心性,秦浩轩可以打包票绝对没戏!

    楚长老一直讲到中午时分才下课,在他说下课时,修炼的秦浩轩也感觉饥肠辘辘,恰逢其会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秦浩轩在下课收功,楚长老给他投过去一脸不屑的表情,叹了一口气道:“朽木不可雕也!”

    对他来说,秦浩轩上课修炼就是不尊重自己的表现,就算他有紫种弟子做靠山,自己碍于紫种弟子的面子,不好将他赶出学堂,但也不必要给他好脸色看。

    秦浩轩知道楚长老那句朽木不可雕也是指的自己,他朝楚长老投去一个歉疚的眼神,万般无奈,并不是自己不想听课,相反楚长老讲的这些课程都是修仙的基础常识,十分有用,但自己听课的代价就是被一叶金莲剩余的药力撑爆身体。

    虽然有苦衷,但却不能说,让秦浩轩十分憋屈,在其他弟子鄙夷的眼神中,和徐羽离开学堂。

    因为上午讲的八卦术数太过深奥,对这些初涉修仙的弟子来说很难理解,贪多嚼不烂,所以下午楚长老便让弟子们自行学习或修炼。

    吃过午饭后,秦浩轩依旧来到徐羽的房间,一边看着笔记,一边由徐羽讲解八卦术数,不得不说徐羽的悟性极佳,别人听得如同天书的八卦术数在她这里完全不成问题,不但将楚长老讲课的内容完全复述出来,还加入了自己不少理解和观点,秦浩轩虽然也听得一知半解,但却比自己单独看如同天书的笔记要强得多。

    这一下午,就在徐羽的讲解和打坐修炼中度过,徐羽也习惯了在讲解的过程中,秦浩轩忽然焦躁的打坐入定,修炼一会儿后又恢复如常,继续听自己讲课。

    这些新弟子中,除了有人给秦浩轩开小灶外,张扬也享受着小灶待遇。

    刚刚吃过午饭,他便悄悄离开灵田谷,在约定好接头的地方,看到早已等候他多时的师父古云子。

    古云子胖胖的身躯背负双手,站在一块巨石上遥望大屿山深处,那里云雾飘渺,正是绝仙毒谷的方向。

    张扬来到此处,恭恭敬敬的行礼,然后将自己今天在八卦术数上的疑惑告诉古云子,古云子冷笑一声,道:“八卦术数,这种玩意是夏云子最擅长的,乖徒儿,师父告诉你,修仙道上万千途径,完全没必要走那些所谓捷径,咱们古云堂的宗旨就是,自身实力压倒一切!”

    他顿了顿,又略有些骄傲的说道:“你看夏云堂精通阵法八卦,炼丹制药,夏云子整天算那些八卦术数,研究丹经药义,头发都掉光了,可还不是跟为师难分上下平起平坐,你现在努力修炼就行,这些基础的知识虽然要懂,但不必太过纠结,以免耽误自身进展。”

    听到师父这些话,张扬心中虽然有些不认同,但想起在师父的扶持下,七天扎根成功,和紫种弟子平起平坐,风光无比,当下不在怀疑,点头称是。

    在古云子的指导下,张扬又练了一会儿功,但脸上却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一丝愁绪,古云子人老成精,岂会看不出来,当下正色询问张扬道:“徒儿,你是否有什么心事?心中若是有事,久而久之成了心疾,对你未来极有害处。”

    “师父,徒儿却有心事。”张扬深深一躬,道:“弟子有一同乡,现在也在太初教门下,名为秦浩轩,虽然只是一个弱种弟子,但实力凭地强悍无比,甚至还跟一个仙苗境五叶高手两败俱伤,他就像一座大山一样,一直压在弟子心头。”

    “哦,你的同乡,那也应该是张狂的同乡,我记得你和张狂走得极近吧?”

    “张狂在别人面前嚣张跋扈,但在秦浩轩面前却像老鼠见了猫,昨天还被他骑在头上欺辱。”

    古云子嗤笑一声,心中一道灵光闪过,道:“张狂这紫种虽好道心却差了太多,你放心便是,这件事包在为师身上了。”

    有了师父古云子的保证,张扬兴高采烈的继续练功,古云子陷入沉思,他也听过堂内弟子传过这个新入门的弱种弟子的传闻,但他以为这是以讹传讹的,一个刚入门几天的凡夫俗子,被仙苗境三叶强者用灵法击打,竟然像没事人一样?而且还在岩浆地窖跟一个仙苗境五叶强者拼得两败俱伤?岩浆地窖那地方,一个凡夫俗子进去,能否活着走出来都是问题,还怎么跟一个仙苗境五叶强者打?再说了,仙苗境五叶的境界虽然是个渣,但也不至于这么不堪吧?

    这些听起来怎么这么天荒夜谈呢?身上或许有什么就连这秦浩轩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奇遇?

    古云子原本对秦浩轩并未太上心,小小凡人便是有奇遇,也不过是小奇遇罢了,大奇遇通常都伴随着大风险。

    太初弟子也有人曾经有过奇遇,只是修仙界的规律通常都是大奇遇伴随大风险,一般情况下的小奇遇,太初的长辈们也不会去夺取。

    就如同对于小孩子走在路上捡到三个铜钱是天大的收入,对于成年人来说,那不过是三个铜钱罢了。

    只是如今……古云子因为张扬的话,反而让他想出了秦浩轩来完成的一计!这一计还能完美的避过黄龙掌教事后的探查。

    修仙,修为提升固然重要,最重要是一点是修心,若是有心疾的修仙者,就算天资再好未来成就也肯定有限,从刚才弟子的口述中,秦浩轩一定是张狂和张扬二人共同的心疾,古云子准备为张扬完成压倒秦浩轩的心愿,彻底去除他的心疾,同时也为张狂未来战胜紫种弟子增加一个底牌。

    早年古云子曾有一个奇遇,得到了天尸宗部分灵法。

    这个天尸宗修炼的灵法极其邪毒,将修炼者炼制成自己的尸兵,这种尸兵不但可以继承被炼制者的全部修为,还没有自我意识,完全听命于炼制者,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尸兵也会随着主人的修为提升而提升,炼制材料越好,尸兵未来的成长空间越大。

    如果真如张扬所说,那这个秦浩轩完全是炼制尸兵的绝佳材料,身体强壮,不出苗可以与仙苗境五叶弟子两败俱伤,即便是古云子都有些心动,不过为了成就张扬,过一把未来无上掌教师尊的威风,他还是决定把这么好的炼制材料让给张扬了。

    只是这般去害一个本教弟子,古云子心中实是不忍,考虑再三才劝告自己,这秦浩轩不过是一弱种弟子,未来进境定是有限,不如化为尸兵祝张扬一臂之力,也是为太初出一份力,来日下山时多给秦浩轩父母一些银两,让其过个好的晚年,这样一来秦浩轩化为尸兵也算是尽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