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十七章 机关算尽仙魔种
    虽说很多人认为修魔者在同境界要比修仙者战斗更凶猛,但后期修魔者每进一步都极为困难,这时,那些魔道强者就开始琢磨,是不是可以抢夺一个修仙者的仙种,融合在自己魔种之中,实现仙魔通体,融合出一颗仙魔种。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几乎每个尝试仙魔种的魔道强者都失败了,久而久之仙魔种成为魔道强者可望不可即的传说,据说拥有仙魔种的魔道高手根基极稳,未来成就的上限更是难以用常理推断。

    “天不灭本座啊!将道心种魔大法和投胎转世大法融合在一起,不但让他发觉不出异样,还为我锤炼身体,为我夺舍打好了基础!还融合出无数魔道高手梦寐以求的仙魔种!厚积薄发的仙魔种,虽然初期进展速度不快,但上限却天然高。”

    不死巫魔得意的自言自语,但说到仙魔种在未来修炼上也会有很多麻烦,他不禁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又舒展开来。

    想那么多麻烦干嘛?现在都还没夺舍呢!车到山前必有路,自己在绝仙毒谷不见天日,若是都能跑出去,还能被怎么修炼难倒么?

    快快成长吧,你出苗之时,就是我夺舍重生之日!

    满心疑惑的秦浩轩,又检查了一遍仙种,发现仙种在变大之后毫无异象,一颗悬起的心稍稍放下一些,回到宿舍,准备修炼神识。

    根据楚长老所说,修为达到老祖宗那级别的修仙者,都极为重视神识的修炼,不但可以用来对敌,还可以炼丹、制符、布阵等等,这些在其他弟子眼里根本无法理解,他们连神识是什么东西都想象不到,但吃过神识甜头的秦浩轩却格外上心,尤其是昨夜去绝仙毒谷走了一百多步后难得寸进,他就更在意神识修炼了。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此时夜深人静,其他弟子都睡着了,秦浩轩也放心的将灵魂附在小蛇身上,虽然不准备去绝仙毒谷,但他发现将灵魂附在小蛇身上就是修炼神识后,他决定每天都修炼一阵,这样下次去绝仙毒谷,就能将去灵气跳动那,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了。

    打坐练气到半夜,又附身在小蛇身上修炼神识到五更天的秦浩轩才停止修炼,刚合上眼没睡多久,就被一阵鸡啼给唤醒了。

    秦浩轩勉强睁开眼睛,要不是昨天在灵地里种植了玉米,又很好奇地下有灵泉究竟会比别人快多少,他还真舍不得起床。

    在食堂草草吃过早饭后,由楚长老组织起全部新弟子,浩浩荡荡开往农田。

    远远的可以看到,昨天还是一片荒芜的农田,此时郁郁葱葱生了一地的绿芽,迎着朝阳,生机勃勃,一眼看过去赏心悦目。

    “哈哈,我的玉米苗长芽了!”一个弱种弟子远远的嚷了一声,立刻赢得诸多白眼和鄙视,整片农田除了秦浩轩三人的在最角落,被半人高的杂草挡住了看不到外,触目所及一片绿芽,所有人的田里都长出一寸深的小苗了,尤其是张狂、李靖还有张扬三人的田里更是长了一寸半,而楚长老悄悄为徐羽和慕容超种的那两块灵地,更是长了接近两寸深的绿芽。

    羡慕了张狂等人一番后,有人玩起了竞猜。

    一人神秘兮兮问道:“你说秦浩轩他们三个的玉米苗长出多少了?”

    另外一个歪着脖子想了很久,想起昨天秦浩轩三个也担了不少灵泉灌溉,就算那土再贫瘠,有灵泉灌溉应该还是会长出一些的,于是一边说一边比划道:“这么高。”

    他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指甲高的高度。

    登时惹起哄堂大笑,其他人也纷纷比划起来,但包括楚长老在内的大多数人坚定的认为,他们地里肯定还是一片空白,就算有灵泉灌溉,但没有灵气滋润,不过杯水车薪。

    “乱猜啥,跟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在一个弟子的提议下,就连楚长老也心动了,带头跟在秦浩轩三人身后,而李靖张狂等人又跟在楚长老身后,其他弟子见他们都去看热闹了,也纷纷跟了上来。

    昨天被徐羽和慕容超拒绝后,楚长老耿耿于怀,这两个特殊仙种弟子不听自己的,反而盲目听信一个上课睡觉的弱种弟子的鬼话,这让他很不爽。

    以楚长老的经验,这么贫瘠的土地,就算每块地里浇一百担灵泉水也是白搭,没有灵气的滋润,那种比普通土地还差的地,要想长出农作物,谈何容易。

    想到这里,他脸上不禁露出狭隘的笑容,想像着秦浩轩三人在其他弟子的嘲讽声中无地自容的模样,就像吃了人参果一样畅快!

    听到那些乱七八糟的议论声,秦浩轩面色如常,昨夜附身了小蛇的他现在疲倦的走向自己的灵地,跟在他身后的徐羽和慕容超心里可不像秦浩轩那样胸有成竹,他们心中敲起了小鼓,想象着要是待会没长出庄稼来,怎么面对其他人,尤其是楚长老奚落的眼神。

    他们贵为特殊仙种弟子,要是被那些弱种弟子当面奚落,那滋味可够他们受的。

    走到那片长满杂草的土地时,走在最前面的秦浩轩忽然停了下来,一路走来魂游天外的他,忽然想起还没看别人的庄稼长成什么样呢,尤其重点看了看楚长老种的那两块灵地,他笑了笑又一声不吭的转身开路。

    这楚长老果然和自己较上劲了,他种的那两块地,明显就是为徐羽和慕容超种的嘛,他昨天用了灵雨术,相当于每亩地浇灌一百担灵泉水,地里的玉米苗长了两寸深,自己的地下有灵泉滋润了一夜,怎么也要强过他的灵雨术吧?

    在楚长老等人眼里,秦浩轩这个表现就是虚心了,一个个面带玩味的笑容,紧紧跟在徐羽和慕容超后面,准备看他们三个人的笑话。

    昨天被秦浩轩赶跑的那几个李靖小弟远远跟在他们后面,已经准备好嘲讽的言辞,就等他们出丑了。

    走过杂草地,入目是一眼娇艳欲滴的绿,每一株玉米苗都仿佛是最上等的玉翡翠精雕细琢出来的,光这成色就比张狂李靖甚至楚长老的要好很多,而且每一株玉米苗都有三寸高,远比他们几人种的玉米苗要高多了,就算是楚长老,也被这一幕震惊得目瞪口呆。

    昨天被秦浩轩赶跑的那几名李靖的小弟,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徐羽、慕容超,还有张狂李靖和楚长老等人都呆滞了,还以为他们这表情是因为秦浩轩三人地里什么都没有,在他们想来,那种硬得跟石板有一拼的土地,能长出庄稼才叫见鬼了。

    顿时忍不住嘲讽全开:“我就说这种破烂地里能长出什么东西,别说楚长老和殿下他们地里,最少都是一寸半甚至两寸深的苗,就连咱地里都长了一寸来深,可怜徐羽和慕容超白忙活一天了吧?叫你们不听楚长老劝!”

    他们的话顿时惹得后面同样不知情的弟子大笑,有弟子开始拍楚长老、张狂、李靖甚至张扬的马屁,大赞他们地里庄稼长的好。

    他们马屁越是拍得震天响,越是相当于打楚长老等人的脸……

    “住嘴!”眼见他们没完没了,羞愧得无地自容的楚长老喉咙发出一声怒吼,手里捏出一个法诀,将灵力化作无数道火球,精准的打在每个拍马屁弟子的嘴上,烫得他们哭爹喊娘。

    这时,那些马屁王们感觉不对劲,再围上来看时,看到秦浩轩等人地里长出的三寸高,犹如翡翠玉雕般精致漂亮的玉米苗,一个个呆滞得说不出话来。

    就算去除足足比楚长老地里的玉米苗高一寸的个头不说,就这成色也远不是他地里那些苗能比的呀!

    如果秦浩轩三人地里的玉米苗成色只算一般的话,那楚长老地里玉米苗连歪瓜裂枣都算不上,至于张狂李靖他们几个地里的那些……只能当杂草了。

    这……这怎么可能!包括楚长老,所有人心头都闪过这个疑问。

    看着翡翠玉雕一般的玉米苗下那些又干又黑又硬的泥土,就这些看上去连劣等都比不上的土地,却长出了最好的灵地都比不上的玉米苗。

    秦浩轩地里的庄稼长得比楚长老的还好,博来一片羡慕的同时,更多的还是嫉恨。

    如果李靖、张狂这种紫种弟子的田里庄稼长得好,在别人眼里就是理所应当的,谁让他们是紫种弟子呢?但秦浩轩只是区区一个弱种,他的庄稼怎么能长得比别人好,甚至还强过楚长老呢?

    不止这些弟子们想不通,就连满脸羞愧的楚长老自己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是他的地里有蹊跷?

    楚长老都用看待怪物的眼神,望着一脸宠辱不惊的秦浩轩,心里在想他究竟是怎么找出这三块地的?难不成是上课睡觉神仙托梦不成?

    面对楚长老如利刃般直刺人心的眼神,秦浩轩脸色平静如常,仿佛自己地里的庄稼比他的庄稼长得好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不足为奇,附身小蛇的后遗症发作,睡意一波波袭来,也顾不上别人望着他的诧异眼神,趴在田埂上睡着了。

    心中积郁的楚长老悄悄离开现场,将灵田谷另外几名长老找来共同研究这三块地的奥秘,期间他们几人甚至争得面红耳赤,花了整整一个时辰,将附近山势龙脉研究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地下竟然有残留的灵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