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十三章 狗仗人势心机狠
    古小云也顾不上张狂这个反应是真是假,便是假的……这事情传出去了,日后张狂碍于面皮也不好不认这个异性兄弟的事情,自己在太初教怎样都能过的很舒服了。

    “古哥知道张扬吧?本来是我一个堂弟,从小到大对我言听计从,可自从他扎根之后就反了水,现在自立门户和我过不去……”

    张狂的话还没说话,古小云便打断道:“师弟你放心,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也是我最痛恨的,回头我帮你去求求我叔叔,让他将你收录门下,就凭你紫种的资质,叔叔他老人家肯定更喜欢你,届时咱兄弟再想办法让他和张扬疏远,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张狂做出一副大喜的神情,目标达成后也懒得再跟夜郎自大的古小云虚与委蛇,恭恭敬敬道了个别后,扬长而去。

    古小云自觉跟张狂这种紫种攀上关系,信心立时扬起不少,找了几名狗腿子说道:“今天晚上,我们就去把秦浩轩地里的庄稼全给拔了!”

    想了一下,古小云自言自语道:“这几天秦小子刚刚扎根,他一个弱种扎根肯定被宗门高层多方关注,这个风口浪尖的还是先缓缓,等过几天别人不那么关注他了,我们再去把他的庄稼给拔了!”

    “古哥睿智英明!一定要给那小子点颜色看看!”

    “可不是,咱古哥刚同紫种张狂攀上了关系,往后的太初教都是咱古哥说了算!”

    “对,对,古哥想得面面俱到,英明神武,古哥万岁……”

    ……

    除了李靖、张狂和张扬三人各自打着自己的小心思,该如何对付秦浩轩,不死巫魔也在绝仙毒谷中不断打着小算盘,他那双浑浊的眼睛中不时闪过精光,几千年来从没这么激动过!

    在秦浩轩开始扎根之时,不死巫魔就已经有感应了,他原本还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秦浩轩能多扎几条完美契合的仙根,但当他发觉秦浩轩诡异的出根顺序和一百条仙根同时出现时,不死巫魔整个人都萎靡下去了,暗叹自己苦心积虑培养出来的仙魔种可能要砸在扎根上了。

    但是当秦浩轩用神识捋顺一条条仙根的最佳契合地,并且将一百条侧根完美扎根时,不死巫魔震住了,随着后面五百条侧根也在秦浩轩的指引下完美的扎入丹田,这一共六百条侧根的契合度为十成,不死巫魔终于忍不住,几千年未曾笑过的他,那苍凉凄厉的桀桀怪笑声不停的回荡在绝仙毒谷,直到他没有力气再笑为止。

    不论是修仙还是修魔,还没听说过有任何一个人能将所有侧根完美的与丹田契合,秦浩轩不但做到了,而且还是六百条侧根与丹田契合,仙种一百条侧根加上魔种五百条侧根,一条仙根主根和还在魔种中未曾出现的魔种主根,一阴一阳,这么完美组合和远超常人的契合数量,注定自己在夺舍之后将大放光彩,甚至能藉此飞升证道!

    就等他出苗了!

    不死巫魔笑累了,缓缓闭上眼睛,内心深处的激动久久不能平息。

    二十天扎根一鸣惊人的秦浩轩不知不死巫魔正在心怀鬼胎算计他,每天被一叶金莲药力折腾的他忽发奇想,又想去禁闭山关几天禁闭了。

    一来自己这几天风头太盛,对心境和修为提升都造成了影响,肯定也遭到了不少人嫉恨。二来也好将一叶金莲残余的药力多消化一些,时间一天天流逝,体内一叶金莲的药力也慢慢流失,这种宗门老祖宗级别都可遇不可求的灵药,尽量少糟蹋点好。

    想干就干,但为了自己农田里的玉米的收成,秦浩轩决定在接下来几天中先蓄几大缸子水。

    每一亩田都配备了三个大铁缸子,每个缸子足够储蓄两百担水,这种铁缸的存在是因为灵泉每年都会有一个月的枯水期,为了保证在枯水期农田里的作物能正常生长,宗门特意给每块地里都配备了这么三个大水缸。

    接下来的几天中,别人都是挑着当天浇灌的水为自己农田浇水,但秦浩轩除了给田里浇水外,每天还额外挑一百多担储蓄在他们三人的大铁缸中,他的这些举动让所有人都看不明白了,甚至背后还有人嘲笑他是不是扎根扎傻了,现在又不是枯水期,储蓄灵泉干嘛?难道不知道大铁缸不锁灵气,储蓄的灵泉会发生灵气走失,浇灌的效果不如现挑现浇的好吗?

    “你看那傻子,肯定是扎根扎傻了,难道不知道这种铁缸蓄水不存灵气么?”

    “不对啊,我看那些入门好几年的师兄们都没有挑水蓄水,他没事蓄什么水啊?这又不是枯水期。”

    “也许是没事练力气吧?你说他不傻么,先去弄几个玉缸来多好,据说玉缸可以锁住灵泉水的灵气不流失。”

    “我看你才傻吧?玉缸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么?我算了下,就我们辛辛苦苦种点农作物,风调雨顺的情况下,一年攒下的门派贡献度最多买一个玉缸,入门不到一个月,都还没赚门派贡献,拿什么买玉缸!”

    ……

    背后的那些奚落虽然很小声,但巫修的秦浩轩耳朵极为灵敏,很多背后的议论都听得一清二楚,但他只是一笑置之。

    别说其他人不理解秦浩轩在想什么,就算徐羽和慕容超也是一脸疑惑,听了那些背后传言的徐羽甚至担心秦浩轩是不是真如传言所说,扎根出了问题导致神经兮兮的。

    “浩轩哥哥,你挑这么多灵泉储蓄着干嘛?”在一天日落西山之际,看着秦浩轩默默为他们三人挑水,满心感动的徐羽终于忍不住了,和慕容超一起将挑水挑得精疲力尽的秦浩轩叫到自己房间,开始询问起来:“你没受什么刺激吧?扎根没扎完美也很正常,你二十天扎根,已经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了呢!”

    “是啊秦师兄,修仙路漫漫,虽然说扎根不完美对以后会有影响,纠正也比较困难,但并不代表往后无法纠正。”

    面对徐羽和慕容超好心的询问和劝慰,秦浩轩苦笑一声,感情他们两个也和其他人一样,以为自己扎根没扎好,反而扎成神经病了呢!不屑于向其他人解释的秦浩轩,并不代表不愿意向他们说明缘由,秦浩轩深呼吸一口气,组织好语言,以免自己的理由把他们吓到。

    “这一段时间,尤其是扎根之后,我一直处于众人话里的风口浪尖,这对心性的修炼很不好,所以想将我们几个的蓄水缸子挑满水后,将我的田地拜托给你们照看一段时间,回头我想故意闹事,去禁闭山求个清静,好好理一理修炼的头绪,将碰到的一些问题解决了。”

    饶是秦浩轩言辞恳切,徐羽和慕容超还是被吓到了,整个太初教哪个人不是提到关禁闭就谈虎色变,可秦浩轩却想主动闹事,去禁闭山找虐求清静,不知道每天忍受一叶金莲残余药力折腾的徐羽和慕容超,永远也无法理解秦浩轩究竟是怎么想的。

    徐羽望着秦浩轩一脸恳切的神情,欲言又止,最终轻声叹一口气道:“你的玉米地我和慕容师兄会照顾好的,你放心吧。”

    原以为徐羽会劝秦浩轩几句,现在连徐羽也没有劝说,慕容超也就没有多说了,这些天的接触下来,他深知秦浩轩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他做的这个决定肯定有他的道理,或许对于这个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灵田谷,环境艰苦的禁闭山更自在一些吧。

    徐羽和慕容超两人望着秦浩轩那张刚毅的脸,心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情。

    秦浩轩为了自己被关禁闭后,浇灌他田地的事情不给徐羽和慕容超增添负担,提前给自己挑满了水,还担心他们两人挑水不够耽误了田地里庄稼的生长,甚至还在为他们两个挑水。

    如此高强度的挑了好几天的水,疲惫的秦浩轩靠在徐羽床上睡着了,直到徐羽的房门被李靖敲开。

    见到李靖,慕容超面色一紧,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回自己房间了,徐羽看了看李靖,又看了看床上睡觉的秦浩轩,道:“李师兄是来找浩轩哥哥的吧?”

    “是的!”李靖一脸笑容,甚至在慕容超起身离开时还朝他颔首示意,一副修养很好的样子,仿佛慕容超的反水他不但不在乎,还很乐见其成,他对徐羽道:“其实也没别的,就是好久没和秦师弟聊聊天了,今天特地来找他说说话。”

    “浩轩哥哥太累了睡着了。”这段时间以来,徐羽对李靖谈不上讨厌,甚至还帮过自己和秦浩轩的忙,但她也不愿意和李靖虚与委蛇说些没实际意义的话,于是客气的说道:“如果李师兄没别的事那就先请回吧!等浩轩哥哥醒了,我们再去拜会你。”

    刚刚进门就被主人下逐客令,李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灿烂,微微颔首躬身,道:“有劳师妹上心了,秦师弟醒来后麻烦师妹叫人通报一声,谢谢!我先告辞了。”

    李靖那一脸自信的笑容将他眉眼间的傲气掩藏得完美无比,和刚入门时的傲慢判若两人,尽管是被徐羽下了逐客令,但他还是恭恭敬敬告辞,说话礼仪面面俱到,在他转身正要离去时,刚才还发出微微鼾声的秦浩轩醒了过来,叫住李靖:“李师兄找我?有何事?”

    “不好意思,打扰秦师弟的美梦了。”李靖拱了拱手,一脸和气笑容,道:“其实也没别的事,前几天师弟顺利扎根,愚兄正值修炼的紧要关头,匆匆道贺一声就走了,今天是特意来向师弟你道歉的,这一份区区薄礼,还望师弟笑纳。”

    秦浩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下,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看李靖这么拐弯抹角的说话,又笑得那么谦和,还给自己带来礼物,心知肯定没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