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十八章 自然结良缘
    两名仙苗境六叶太初弟子同时使出自己最强杀招攻击秦浩轩,这一击若是打实了,秦浩轩就算不死也重伤。

    这种下狠手终于惊动了关在九阴冰窟里其他人。

    只见独自坐在一方的中年汉子忽然跃起,在那两名刺杀秦浩轩的仙苗境六叶强者捏动灵诀后,他也迅速捏出一个灵诀,但是他灵诀的准备时间远比那两人要短很多,几乎是灵诀捏动的瞬间,一道无可匹敌的灵法横扫而来,不但为秦浩轩挡住即将打到身上的致命攻击,还将那两个仙苗境六叶强者扫飞。

    那两名仙苗境六叶强者被打飞,但却没有受伤,从地上爬起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那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不过五十岁上下的年纪,仙苗境十叶的修为,按照他的年龄和实力比,资质很是一般,看起来不像四大堂出身的。

    秦浩轩弓起的身子慢慢收了回去,刚刚便是没人出手,他也早已经准备好了躲避,只是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想要在一旁看清楚,这三人是在演戏,还是真的有人出手帮忙。

    刺杀秦浩轩的其中一个仙苗境六叶弟子质问道:“你可知道,我们是紫种的人?”

    “弟子之间的恩怨无法避免,但派人行凶杀人就太过分了,而且他看起来只是一个入门没几天的新弟子,刚刚扎根,你们两个仙苗境六叶同时下杀手,传出去不怕人家笑话么?至于紫种弟子,那又如何?依然还是太初弟子!”

    “老子连杀人后的重罚都不怕,还怕人家笑话不成?我们的恩恩怨怨与你无关,我劝你少管一点!”

    “这位师兄,我再说一次,我们跟的人是无上紫种张狂。你如今这般多管闲事,绝对不是什么聪明的表现。修仙之路很长,做任何事情之前,最好想好再做。”

    那中年汉子笑了笑,道:“我蒲汉忠只知太初教规,便是掌教也会遵从。还真不知,紫种可以凌驾教规之上这件事情,便是掌教真人在此,我也依然如此。”

    “蒲汉忠?你这名字我们没听过,你说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他老人家的名讳岂是随便能跟你们提起的?我来自自然堂,我师父他老人家是自然堂堂主!”

    蒲汉忠话一出口,那两名仙苗境六叶的弟子面面相觑,随后脸上露出玩味的嘲讽笑容:“太初传说中第五堂?自然堂?呵呵,那还真是名师高徒了。速速滚到一旁,免得来日张师弟成就掌教之位,真的将你们自然堂移出五大堂。”

    “自然堂也敢高调?何时敢出头管闲事了?先回去将自己堂内弟子修为提高一些再说吧!呵呵”

    秦浩轩听得几人对话,心中生出不少的疑惑。

    从来只听说过太初教有四大堂,从来没听说过还有第五堂自然堂的。

    不过这个自然堂的人看起来要比其他四个堂正气许多,就凭这位蒲汉忠挺身而出搭救自己,其他关在这里的犯事弟子只是冷眼旁观就可瞧出一二。

    在蒲汉忠自报家门,说出自己是自然堂的人时,不仅那两个刺杀自己的人发出不屑的大笑,就算其他不敢接近蒲汉忠的人,嘴角边上也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嗤笑,仿佛对蒲汉忠的出身极为鄙夷。

    其实太初教除了四大堂之外,确实还有一个第五堂,只是第五堂的堂主修为实在是太弱了!弱到个人修为甚至比不上四大堂主的道传弟子强大。

    所以这一系,在整个太初虽然不属于透明状态,却也差不了太多。

    也因为自然堂的整体太弱,所以在分配资源之时,自然堂能够得到的分配额度也是最少最差的,如此恶性循环多年,自然堂越发的贫弱,久而久之便让很多人都开始遗忘他了。

    在其他人眼里,自然堂的堂主璇玑子只是因为辈分大,但在太初教里,说话的分量还不如其他四大堂主的道传弟子重,当年他入门没几天,自然堂的老堂主戌道子寿元即将到头了,无奈外出寻找续命或者突破的机缘,匆匆将堂主之位传给璇玑子,时间一晃就过了百年之久,老堂主戌道子再也没回来,估计是寿元耗尽死了。

    自然堂虽然弱,但自然堂的弟子都很团结,仙苗境十叶以上的也就那么几位,其他几百人都是弱种,只是刚刚出苗,蒲汉忠就是自然堂最强的两名弟子之一,修炼到了十叶,比较出名的,还有一个七十岁名叫华山轩的大师兄修炼到了仙苗境十五叶,至于堂主璇玑子的修为也还没突破仙树境。

    待那两个刺杀秦浩轩的仙苗境六叶笑完了,他们敛起笑容板起脸,直视蒲汉忠的脸庞,满脸的轻视,道:“蒲师兄,识相的话还是让到一边的好。紫种张狂可不是你跟你的自然堂可以得罪的起的。若是惹恼了张狂,就凭你们自然堂的实力……呵呵……等些年月张狂修炼大成,你们自然堂一定会被他连根拔起!哪怕你那堂主师父也挡不住!”

    蒲汉忠自始至终面色都很是平静,他的修为不高,脸上的气度却并不差:“自然堂自由自然堂的命数,太初也有太初的规矩。张狂如今还小,并未见过天地之大!当他领略长生奥妙,你以为他还有心情管你现在认为重要的事情?井底的蛤蟆!”

    两名六叶弟子心中有些发虚,端坐在高山之上的教中长者到底在想些什么,自己并不知道!但如今自己的想法,早已经跟进入山门前的凡俗百姓完全不同了,若张狂真的随着修为增长……

    “你们两人为巴结紫种,坏紫种心性!掌教若是知道,你们认为是会惩罚紫种?还是会惩罚尔等?你们忘了自己也是弱种?你们忘了太初教规,大家本事同源太初子弟,不分里外?如此以命相杀,紫种保的住你们?”

    两名六叶弟子听得头皮阵阵发麻,心中连连发慌,之前的自信之气早已消散的无影无踪,只是如今势成骑虎!真的就这么认了?那出去怎么跟李靖交代?这李靖表面上礼贤下士,但看他这嫁祸计策便知道,他比张狂还要狠毒百倍!

    “蒲师兄……我们也有难处……”

    两名六叶修为弟子异口同声的用上软语,抱拳拱手,弯腰……把姿态放的很低,想要找出解决办法,最差也要让蒲汉忠放松警惕,再去偷袭秦浩轩!至于以后的事情……李靖若是不帮忙的话,自己将他捅出去便是了!看谁日后还会给他卖命!他为了保住还有人给其卖命,也要保下自己才可以。

    两人心中想法很是相似,精神都放在了蒲汉忠的身上,放松了对秦浩轩的注意,始终沉默的秦浩轩却在这一刻突然暴起。

    秦浩轩的速度极快,他蓄力已经很久很久,等的便是两人的警惕放松,可这两人自从进入这里边一直从未对自己放松过警惕,直到……现在!

    没有防备的两人,蓄势待发已久的秦浩轩暴力冲击!令秦浩轩变成了房间中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豹子,一个纵扑狠狠的撞在其中一人的小腹之上,强大的冲击力将人撞得倒飞出去,胸腔附近的骨头咔嚓咔嚓响动个不停,一口热血从他的喉咙中喷涌而出。

    秦浩轩一个冲击撞飞一人,同时那拉高到身后的拳头,狠狠的甩在了另一人的脸上!

    “嚓!”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听得众人头发都有些发麻,而中拳的哥们,鼻梁断裂鲜血长流不止,痛得他几欲晕厥。

    骨折?打骨折?这种事情,秦浩轩早在大田镇便已经在张狂的身上轻车熟路,来到太初也经过多位师兄的“帮忙”锻炼,现在可以说是炉火纯青,这位师兄瞬间享受到了众人帮忙锻炼出的打架成果。

    下一刻!就像古小云挨揍一般,秦浩轩一通乱拳狠揍,专挑那人的要害部位打,对于师兄们的抗击打能力,秦浩轩更是了如指掌,虽然他们是修仙者,但眼下修为还不强,灵力无法将全身炼得如铜皮铁骨,只要不给他们灵力护体的机会,他们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

    另外一人倒在地上一边吐血,一边看着同胞被揍,硬是被秦浩轩的霸气所摄,好半响没回过神来,等他回过神来时,秦浩轩已经将他伙计给收拾利索,拍拍手板躲到蒲汉忠身后去了,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别说对付秦浩轩,就算翻身都不能自理。

    这两人虽然对蒲汉忠的出身真的看不上,但毕竟是仙苗境十叶的弟子,真的贸然上去捉拿秦浩轩,肯定过不了他那一关,而且最重要的……如今两人受伤,秦浩轩不上来找麻烦就已经算是运气了!

    两人一面防备秦浩轩再度偷袭,一面输入灵力到他伙计体内,以免身受重伤的他被九阴冰窟的寒气冻死。

    蒲汉忠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浩轩,这个刚刚扎根的家伙,竟然悍不畏死的冲上去,把一个仙苗境六叶的修仙者打伤,这还是人吗?

    刚才若是其中任何一人反应及时,一个灵法便可以把他重伤或杀死。

    倘若换成其他人,面对比自己强大如此之多的两名仙苗境六叶修仙者,早就哆哆嗦嗦的坐以待毙了,如果有人出头庇护,一定是躲在庇护者身后屁都不敢放一个,但这家伙完全不要命啊,竟然主动冲上去打人,下手又狠又准,还真打残了一个。

    “年轻人,你就坐到我旁边,不要再这么冲动了!”蒲汉忠好心的将秦浩轩叫到他身边,虽然是自卫,但真的动手过激把人打死的话,也是麻烦事情。秦浩轩也乐得找个大靠山,在这个九阴冰窟里,蒲汉忠的仙苗境十叶保护他是绰绰有余了。

    “蒲师兄,我是刚刚拜入咱太初的秦浩轩,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看着蒲汉忠善良的脸庞,秦浩轩抱起双拳,深深躬身行礼致谢。

    蒲汉忠憨厚一笑,语气淡然的说道:“没什么,师父他老人家常教我们要与人为善,今天适逢其会伸出援手,也算你我有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