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十九章 从来人狠话不多【失误所以,加更】
    这是秦浩轩进了太初教后,遇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这也让秦浩轩感觉到十分温暖,修仙界的人大多薄情寡义,为了自身利益不顾他人死活,古云子就是典型,但也还是有那么几个好人的,若是真如蒲汉忠说的那样,那么他的师父也算是修仙界为数不多的一个好人了。

    “我看蒲师兄忠厚得很,又本着与人为善的信念,那怎么会被关禁闭呢?”

    蒲汉忠苦笑一声,道:“我自然堂在太初教五个堂中最弱,因为一些特殊缘故,我师尊的修为也不是很强,所以其他堂的人看不起我们自然堂,上一次有一个古云堂的仙苗境三十叶高手出言侮辱的师尊,被我打成重伤,就判到这里关禁闭了,到今天已经关了半年,再过几天就刑满释放,又能看到师尊他老人家了!”

    “仙苗境三十叶?”秦浩轩愣了愣,这个蒲汉忠怎么看也不过仙苗境十叶的水准,怎么可能将一个仙苗境三十叶的高手打伤呢?

    看到秦浩轩眼里的疑问,蒲汉忠笑了笑,道:“当然不是我赤手空拳打伤的,以前师尊耗费灵力给我炼制了一道威力巨大的灵符,我是用他把那人打成重伤的!”

    “原来如此,蒲师兄尊师重道,浩轩佩服。”秦浩轩温和的笑着,蒲汉忠在他心里的形象又拔高几分,为了维护师尊名誉,以仙苗境十叶的修为和仙苗境三十叶的人火拼,这得多尊重爱戴他的师父,才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而且为了维护师尊的声誉,竟然不惜将一枚威力巨大到足以重伤仙苗境三十叶强者的灵符用掉,在灵田谷那些杂役弟子眼里,一枚相当于仙苗境六七叶高手全力一击的灵符,在太初的新进弟子中也要卖上天价,更何况是一枚至少相当三十叶威力的灵符,在太初恐怕都不是便宜货了。

    想到这里,秦浩轩对自然堂和璇玑子的兴趣又浓了几分,有机会倒是一定要看看被蒲汉忠如此推崇和捍卫的师尊是什么样的人。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中,又有一共四波仙苗境六叶的弟子进九阴冰窟刺杀秦浩轩,但无一例外在蒲汉忠的帮助下挡了下来,有蒲汉忠庇护的秦浩轩将他们几人的饭全部抢来自己吃了,晚上睡觉也能高枕无忧,有一个仙苗境十叶“强者”护佑,根本不用担心自身安危。

    倒是那几个进来刺杀秦浩轩的人纷纷傻了眼,有仙苗境十叶的蒲汉忠庇护,他们完全没有机会接近秦浩轩,在接下来的十几天中,他们的日子过得悲惨无比,不但吃不饱还睡不香,每天晚上都要提心吊胆留一个心眼,其中有几次秦浩轩就趁半夜,突然暴起偷袭了好几次,将他们六个中的四人打成重伤。

    秦浩轩在灵田谷被称之为人狠话不多?很多弟子以前只是听过却没有看过,如今……这几位六叶弟子亲身体会了什么叫做人狠话不多,当然……是以身受重伤作为代价。

    同时也知道了秦浩轩的记仇问题,秦浩轩没事就会暴起偷袭,哪怕你已经身受重伤,他只要觉得你有威胁,便来折腾你一顿,运气好的,断一根骨头,运气差的……嗯……

    几人满腔憋屈的怒火,想要联手偷袭一下秦浩轩?但又奈何不得秦浩轩身前那位蒲汉忠。

    当然!如今他们便是想奈何秦浩轩都做不到了,只烧香乞求这位小怪物,别没事就过来晃荡一圈!那个是……真的吓人啊!

    时间过得飞快,在九阴冰窟这么恶劣的环境中,秦浩轩如鱼得水,而且又蒲汉忠的庇护,又不用担心被人偷袭暗算,一心一意扑在修炼上,仙种随着他体内灵力的积累变得愈发的大了,却始终没有出苗的迹象,这让秦浩轩很不解,但也不敢出声询问,就算询问了蒲汉忠也肯定无法解答他的疑惑。

    在这些没日没夜的修炼中,蒲汉忠对秦浩轩也佩服不已,一天最多休息一两个时辰,其余时间只要不是吃饭上厕所就全部扑在修炼上,如此高强度的修炼对身体的损伤是极大的,更何况他只是一个刚刚扎根的弱种,在九阴冰窟这种鬼地方应该过得极其痛苦才对,但这半个月相处下来,他不但没垮掉,反而比进来时更加强大了。

    其实最让蒲汉忠佩服秦浩轩的是,他这个刚刚入门一个月的新弟子,十几天就被刺杀四五次,而他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被刺杀的生活,镇定自若,连一点慌张都没有,还表现出非比寻常的杀伐果断,寻找一切机会报复刺杀他的人,大概也知道自己会比他早出去四天,所以在早早的做准备了。

    蒲汉忠吃过晚饭后,看着还在大口大口扒饭的秦浩轩说:“秦师弟,明天我就要刑满释放了,接下来的这几天,你自己多加留心!”

    “恭喜蒲师兄……”秦浩轩含着一口饭,含糊不清的说道,这幅饿死鬼投胎的模样,惹起蒲汉忠又好气又好笑,躲在那个角落里,近十天没有吃饭的那几个刺杀者饿得奄奄一息。

    蒲汉忠略有些担忧的望了秦浩轩一眼,道:“他们一天三餐的口粮都落入你肚子里了,每天才给他们吃小半碗饭,就算在外面都熬不住,更何况在禁闭山这种恶劣的环境里,要不多给他们吃点吧。”

    “若不是师兄你宅心仁厚,这种想要我命的人,我恨不得将他们生生饿死,给他们小半碗饭,已经是留他们一条生路了,若不是有你在,他们来刺杀我时可曾想留我一条生路么?”

    蒲汉忠听得暗暗点头,这半个月来他故意从各个方面了解秦浩轩,而秦浩轩也表现出真性情的一面,两人惺惺相惜,为此蒲汉忠甚至想过有机会一定将他引荐给师尊,如果能被师尊收录门下则是再好不过了,一来自然堂也可以庇护秦浩轩,二来自然堂也需要秦浩轩这种杀伐果断的人才,从这半个月对他的观察来看,蒲汉忠有一种预感,这个秦浩轩日后一定不是池中之物!

    第二天,铁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身穿紫色道袍,留着一缕山羊胡子的老道士,这老道士发须皆白,面上也生着许多细密的皱纹,一副元寿将尽的模样。

    蒲汉忠看到这个老道士走进来,登时老泪纵横,快步走到那老道士身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匍匐在地上:“不肖弟子蒲汉忠,拜见师尊!”

    这老道士赫然就是自然堂的堂主璇玑子,他一把扶住蒲汉忠,声音慈祥,道:“起来,快快起来。”

    “弟子不肖,在九阴冰窟关了半年,不能在师尊马前鞍后效劳,不能侍奉师尊,师尊还记挂着我这个不肖弟子,屈尊纡贵亲自来禁闭山接弟子,弟子……弟子铭感五内,弟子愧疚……”

    说着,五十多岁的蒲汉忠竟然像小孩子一般放声哭出来了。

    “汉忠你受苦了,消瘦了这么多,不过半年不见,还是这么勤修苦练,修为没有落下来,实在是难能可贵!”璇玑子一脸慈祥笑容,将蒲汉忠硬生生从地上拉起来,上下打量一番后,发觉蒲汉忠在九阴冰窟这半年并没有落下修为,很是欣慰。

    被璇玑子称赞,还一脸泪水的蒲汉忠倒是扭捏着不好意思起来,对璇玑子说道:“要说起勤修苦练,弟子远远不如这位叫秦浩轩的师弟,他被关进来半个月,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的一个多时辰,其他时间全部花在修炼上,而且在九阴冰窟这种环境中,这么痴狂的修炼,身体还这么健壮,弟子十分钦佩。”

    抱着要将秦浩轩引荐给师尊的蒲汉忠,抓住话头就将秦浩轩给抛出来了,听到蒲汉忠在见到师尊后,竟然先夸起自己,秦浩轩连忙走了几步走过来,对璇玑子恭恭敬敬行了一个晚辈之礼,道:“弟子秦浩轩,见过璇玑前辈。”

    璇玑子一双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睛在秦浩轩身上扫过,然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道:“不必多礼,汉忠很少这么夸人,你一定很出色了。”

    “弟子不敢,蒲师兄廖赞了。”秦浩轩再行一礼,微微一笑。

    蒲汉忠忽然又跪在地上,对璇玑子说道:“师尊在上,弟子有一事想求您,秦师弟为人虚怀若谷,待人和睦,道心坚固,可惜只是弱种,因为表现出众,受尽和他同年的紫种弟子嫉恨,三番五次派人来九阴冰窟刺杀他,要不是弟子庇护,秦师弟恐怕性命不保。弟子想恳请师尊收录秦师弟,一来能借师尊之名庇护他,二来秦师弟本人也极为出色,日后定能光大我自然堂门楣,望师尊成全。”

    秦浩轩听蒲汉忠竟然是为自己求情,心中感激之余,也五体投地跪了下去,从他对璇玑子的观察来看,璇玑子确实如蒲汉忠所说宅心仁厚,是修仙界少有的好人,虽然自然堂在四大堂的夹缝中苟延残喘,存活得十分艰难,但他只要璇玑子首肯,就冲着自然堂在璇玑子倡导下实行的与人为善的宗旨,那几百人团结一心和睦共处的美好氛围,他都愿意毫不犹豫的拜入自然堂门下。

    活了一百多岁的璇玑子修为虽然比不上其他四大堂主,但一双看人的眼睛还是不错,再综合从来不对他说谎的蒲汉忠的高度评价,璇玑子对秦浩轩也十分满意,如果能收下这么一个弟子,说不定以后自然堂的门楣能在他手上发扬光大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