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十九章 仙家枝叶生七脉
    秦浩轩等人种出了一级玉米,被楚湘子强买后,楚湘子还亲自来灵田谷补足差额,还有百花堂的罗金花亲自来灵田谷找他们订购玉米的事情很快传开了,张狂、李靖和张扬三人的表现也各不相同。

    对于秦浩轩这几日大出风头的事迹,张狂并不很在乎,出苗后的他心境提高许多,自认为是一个货真价实修仙者的他谨记黄龙真人的教诲,也懒得和秦浩轩计较,在他眼里,秦浩轩哪怕闹出再大的动静,都只是一个凡夫俗子而已,不值得自己耽误宝贵的修炼时间去关注。

    李靖则在努力闭关修炼,三个紫种已经出苗了两个,让他没空顾及其他人的长短是非,他的目标也十分明确,他的竞争对手是张狂和徐羽,秦浩轩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弱种,上不得台面。

    而灰种的张扬却不同了,在秦浩轩气走楚湘子后,他立刻将自己的小弟们召集起来,开始商量如何对付秦浩轩。

    “诸位,我师父古云子的侄子古小云被他害他那么惨,如今又欺我师兄楚湘子,这等于是一次次打师尊他老人家的脸!这事情,我觉得不能这般算完。”

    张扬怒气冲冲的说完,听到老大又要去找秦浩轩的麻烦,张扬的小弟们面面相觑。

    秦浩轩是弱种没错,可是他这个弱种连古小云那种仙苗境七叶的修仙者都能给收拾了,连仙苗境二十叶的楚湘子都要跑来给他补差价,百花堂的罗金花师姐都要跑来拉拢他们,现在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秦浩轩那祖宗呀!更何况据说在九阴冰窟,有人暗算秦浩轩,进去了七个仙苗境六叶的强者,结果全被秦浩轩打成重伤,出来时半人半鬼奄奄一息,再听到秦浩轩的名字就像见了鬼一般避之不及。

    “怎么,没人愿意为我办事了?”张扬声音提高了几度,他的眼神渐渐变得阴冷起来,一一扫过那几名投诚过来的六叶师兄。

    在张扬煞气逼人的目光下,一名仙苗境六叶修仙者哭丧着脸,道:“张师弟,你不是不知道这个秦浩轩有多古怪,就连古小云都栽在他手里,我们几个上去,哪能讨到好处呢?更何况最近徐羽帐下也招收了几个仙苗境六七叶的师兄弟,我们就更没有把握了!”

    听到这些推脱,张扬虽然心生不爽,但也知道他们说的是事实,烦躁的挥了挥手道:“那这段时间,麻烦几位就守在我的房间外,我要闭关出苗!不想被打扰到。”

    在张扬也死了找秦浩轩麻烦的心思后,秦浩轩终于得以安宁了。

    第二天,李靖的房间传出浓郁的灵气波动,一道淡淡紫气冲上云霄,仿佛接天地之气,片刻后紫光收回,李靖出苗了!

    走出房门的李靖满面春风,被徐羽和张狂甩在后面,让他十分抑郁,好在现在也及时出苗了。这时他的一个小弟将秦浩轩这几天的种种表现汇报了一次,李靖听在耳里只是淡淡一笑,道:“不必计较,继续拉拢。”

    出苗后的李靖心境和张狂一样,已经不屑与凡夫俗子的秦浩轩计较,自己已经是沟通九天灵气的修仙者,而秦浩轩还是一个肉体凡胎,距离出苗还有很大一段的距离,就像一只蝼蚁,让李靖提不起踩踏的心思,现在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怎么赶超张狂和徐羽上面。

    在李靖出苗之后的第二天,闭关修炼的张扬也出苗了!又过了十来天,慕容超也出苗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秦浩轩每天在学堂和田地之间奔波,收了一茬玉米又种上一茬玉米,忙着挑水浇水,忙着在学堂上打坐修炼。

    即便是楚长老,也对秦浩轩佩服不已,一两次在上课时间修炼和瞌睡不难,难能可贵的是这两个多月,秦浩轩没听过一次完整的课,每天坚持来学堂修炼和打瞌睡,这种坚持不懈,令楚长老又好气又好笑,若不是看在徐羽的面子上,他早就将秦浩轩赶出学堂了,要瞌睡和打坐哪里去不得,非要来学堂,这是在挑衅我的底线和耐性么?

    其实秦浩轩还真不是挑衅楚长老的耐性,他体内一叶金莲药力每天都在折腾着他,不打坐修炼会直接爆体身亡的,而且白天灵田谷里出入的弟子众多,很难找一个隐蔽处安安静静的修炼,万一被人暗算了那岂不是死不瞑目么?在课堂里修炼虽然被楚长老记恨,但至少安全不是?

    在新弟子三个月初训期的最后一个月,这批新弟子中的两个饱满仙种和不是很饱满的仙种也相继出苗,秦浩轩还是每天坚持不懈的在课堂修炼,楚长老对他能在初训期内出苗已经彻底绝望了,虽然秦浩轩是第六个扎根的人,但毕竟是弱种,而且完全不听课,不注重基础的修仙知识,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为,哪怕他日夜修炼也是白搭,注定无法在修仙路上长久平稳的走下去,只可惜了他如此坚固的道心,却偏偏走了歪路。

    “不对劲啊!”秦浩轩在心里自言自语,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三个月,再有不到十天就是初训期满,要举行入仙道仪式的第一步了,可是他的仙种在汲取了灵力后变得愈发的大了,足足是当初扎根时仙种的三倍大,这在任何一个修仙者眼里都是不敢想象的大小,可是不论仙种怎么变大,它就是不出苗。

    此时虽然过了深冬,但大屿山初春的寒意比起深冬时节要过之而无不及,更是在入夜时飘起了鹅毛大雪,不到半个时辰便将整个大屿山披上一层素裹银装。

    包括已经出苗的几位新弟子,身上都还穿着棉袄,秦浩轩还是那一身单薄的单衣,在料峭春寒中无比自如,依旧去那个灌木丛打坐修炼,等候古云子送来腐蚀丹。

    这一个多月,古云子每天都风雨无阻的送来了腐蚀丹,这些腐蚀丹炼制不易,但为了张扬,他已经豁出去了,眼看着秦浩轩的身体愈发的强壮,修为也日渐精深,可是神智还没有被腐蚀丹所腐蚀,这让他又是高兴又是憋闷。

    高兴的是秦浩轩身体素质好,控制他需要的腐蚀丹越多时间越久,往后的发展潜力也越大。郁闷的是秦浩轩这种吃法,简直要将他的家底给掏空了!

    服用了这么多腐蚀丹,丹药的毒性一半成为神识的食物,壮大了神识,一半又变成仙种的食物,秦浩轩发现,在仙种底端又有一根粗大的黑色根须冒出头。

    “难道是扎根没扎完?还有一根仙根没长出来扎根?”秦浩轩十分不解。

    秦浩轩虽然不解,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死巫魔却笑得十分开心,魔种吸收了腐蚀丹的毒性,主根也慢慢长出来了,魔种主根冒头就昭示着秦浩轩的仙魔种会很快出苗,届时自己就能夺取他的身躯,成为这颗仙魔种的主人。

    天亮后,在灌木丛修炼了一个晚上的秦浩轩走到徐羽的房门口,原想叫她一起去吃饭上学,在门口的他忽然感觉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附近的灵力以极快的速度从四面八方涌向徐羽的房间,这种异状将不少人吸引了过来,也有一些仙苗境的杂役师兄目瞪口呆的望着徐羽的屋子,喃喃自语道:“天呐,这就是无上紫种的资质么?入门不到三个月就要出第一片仙叶了!”

    徐羽屋外的人越来越多,徐羽的小弟们也纷纷赶来维持秩序,防止有人惊扰到正在全心全意冲击仙苗境第一叶的徐羽。

    时间缓缓流过,猜测越来越多。

    “出叶出了这么久,莫非出的是最极品的七脉仙叶么?”

    “有可能,徐师妹可是无上紫种,七脉仙叶对我们来说遥不可及,可对她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啧啧,第一片叶出就是七脉仙叶,如果四十九片仙叶有一半是七脉,那可就了不得了!”

    “换你当然不可能,可人家是无上紫种,没什么不可能的!”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时,徐羽房间的灵力波动渐渐消失,很快一切重归平静。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脸淡定从容的徐羽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走了出来,一群人瞬间围上去讨好,各种马屁纷拥而至。

    看到徐羽第一个成功出叶,秦浩轩也是微微笑着,为她的成就感到骄傲,因为围在徐羽身边的人实在太多,用人山人海来形容都不为过,若不是慕容超及时组织徐羽阵营的小弟死死挡在她身边,徐羽只怕能被这些人给抬起来。

    也难怪他们这么激动,以前都是张狂最快扎根和出苗,这一次却成了徐羽,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徐羽,修炼进展速度竟然比张狂还要快许多。

    徐羽出叶的消息很快传遍灵田谷,早早得知消息的张狂、张扬和李靖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闭关,这一天上课,从未旷课过的他们三人不约而同的旷课了。

    看到徐羽出叶后散发出来的淡雅气质,举手投足之间仿佛都有一股淡淡灵气,楚长老面露惊喜,无上紫种就是不同,三个月初训期内能出苗已经是一顶一的资质了,以往能有几个弟子能出苗都够惊喜的,没想到徐羽竟然带头出叶,而且不甘落后的张狂和李靖肯定也会在三个月初训期结束时出叶成功。

    不过楚长老看到张狂、张扬和李靖空缺的座位后,暗暗叹息一声:“有竞争意识是好的,可是没必要啊,不过刚开始起步修仙而已,一时的得失快慢有这么重要么?修仙的基础知识是很重要的,他们两个紫种弟子可别主次不分,学秦浩轩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楚长老狠狠瞪了一眼已经在打坐修炼的秦浩轩,在他眼里秦浩轩已经是资质愚笨主次不分的代表,之后开始讲课。

    下课时已经是傍晚了,刚走出学堂,距离宿舍区还有一段距离时,就感觉到在张狂和李靖的房间相继扬起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

    张狂和李靖的小弟纷纷围着他们的房门外,感觉他们即将出叶的一些杂役师兄也带着各自的礼物在此等候了。

    不多久,张狂抢先一步出叶,而后李靖也出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