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六十五章 夏云自然初交手
    秦浩轩的举动,引来的更多是其他人的不解,虽然是一个弱种,但毕竟也是出苗的弟子,不论是李靖还是徐羽以及慕容超,都是可以帮他说话的,这三人的话语权还是不小的,为了拉拢他们三人,也一样会面子带他一起的,何必选择自然堂?

    面对这些非议,秦浩轩毫不理会,而蒲汉忠也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用异样眼光审视自然堂。

    在秦浩轩想来,自己只是一个弱种,而自然堂的弟子也都是弱种,相比起强者云集的四大堂,自然堂的更加了解弱者该如何努力去提升修为,而那些饱满种子的四大堂师兄却不知道弱者该怎么修炼才能提升最快。

    反而是最弱的自然堂是最了解弱者怎么修炼,毕竟他们有这么多年经验积累。

    只有弱者才能更了解弱者。

    秦浩轩选择了自然堂的蒲汉忠,遭到所有人的不解,即便是徐羽阵营的小弟也觉得很没面子,秦浩轩好歹也是出了苗的人物,如果他能放下面子,让徐羽帮忙说几句话,屈就一下,进一个四大堂入道师兄的队伍也不难。

    在他们心里,四大堂的入道师兄即便是一对多的辅导,也要比自然堂一对一要强啊!

    张狂眼中更多的只是轻笑,秦浩轩本来就是弱种,现在更是挑选了一个垃圾堂的入道师兄,往后想不废都难!

    唯一对秦浩轩抱有信心的是徐羽,在她心里秦浩轩的每个决定都有他的道理,而他的每个决定都不会错!

    分好组后,楚长老将所有人带到灵田谷一大片荒地前。

    看着这片杂草丛生的荒郊,有的地方还有一层厚厚的碎石,说是荒地都有些抬举了。

    楚长老指着道:“这里的地都是未经开垦的,同样也是良莠不齐,你们都由各自的入道师兄带着选地划地去吧,未扎根弟子没有地,扎根弟子每人五亩,出苗弟子每人十亩,出叶弟子每人二十亩地!划好地后找我通报,这块地就属于你了。”

    楚长老话音刚落,经验丰富的入道师兄们便带着各自的人马走进这片荒地,对于入门多年的他们来说,选地可不简单,而想选一块好地更是难上加难!

    在所有人争先恐后的走进荒地,开始竭精殚力的选地工作时,秦浩轩却不慌不忙的走向楚长老。

    看到秦浩轩走来,楚长老正了正神色,以为他有什么疑难问题,准备在为他答疑解惑的同时,好好教育这个主次不分,但道心坚固的弟子,也算尽一份启蒙仙师的本份。

    只见秦浩轩恭敬的行了一个礼,道:“楚长老,弟子昨天侥幸出苗,能否请楚长老将我家里的年俸提到出苗阶段,六百两一年的标准?”

    正准备为秦浩轩答疑解惑的楚长老愣住了,半天后才铁青着脸嗯了一声,心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别人都去抢好地了他还有心思计较这些,难道挑十亩好地不比那六百两银子重要?

    在楚长老点头后,秦浩轩这才和同样目瞪口呆的蒲汉忠一起走向荒地。

    在荒地中,蒲汉忠开始就选地言传身教起来:“想要知道一块地是不是好地,我们可以从四周风水地势推算,接下来你认真看我怎么做。”

    蒲汉忠从怀中掏出一个罗盘,正准备用风水地势结合八卦术数的知识推算一番。

    这一幕正落在不远处手中同样拿着罗盘的夏云堂耶律齐眼里,他嗤噗一声嗤笑起来,对他的辅导学员张狂道:“论起八卦术数,夏云堂当之无愧的第一,其他三大堂都不得不服,你看他那个榆木疙瘩做的破罗盘,准确度一看就知道极低,再看他拿罗盘的姿势要多外行有多外行,张狂师弟你仔细看我的姿势动作。”

    说罢,耶律齐拿着那块虎骨木制作的精致罗盘,对着天上太阳比划几下,找准八卦方位,然后推演,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俨然一个得道高人,相较蒲汉忠生疏的动作,确实要漂亮许多。

    张狂看着耶律齐熟稔漂亮的动作心中除了佩服之外,同时也有几分担忧,这耶律齐虽然是夏云子的道传弟子,而且夏云子也放言耶律齐在三十年后,在六爻卦上的成就绝不会低于自己,精研六爻卦可比选一块好地困难无数倍。

    只是……秦浩轩上次的灵泉之地……张狂至今记忆清晰,那可是让长老都丢过面子的事情。

    “师弟,这块地并非良地。”耶律齐转身张狂说道:“此地倒是很适合自然堂弱种配弱地。我们去其他地方再找找看?”

    张狂身后的几个小弟,脸上的表情各是不相同,有人坚信夏云子的道传弟子有过人之处,也有人一样在担心,秦浩轩……有什么古怪手段。

    “自然堂的人能推算出个什么好歹来,耶律师兄提点你一下,当你推算一年了!”

    张狂身边的小弟尝试的发出挑衅,想要看看秦浩轩的反应,只是一上来就侮辱到了自然堂的边缘,饶是蒲汉忠修养极好,也濒临暴怒边缘。

    耶律齐平时也不是一个尖酸刻薄的人,今天这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既然有机会和张狂一起,那就要想尽办法和他拉好关系,从而与张狂结缘。

    在修仙上,结缘可不是打好关系这么简单,更多的是两个人相识相处的时间长了,生出一些莫名的心灵联系,这样在未来的修炼才能彼此帮忙互相提携。

    如果能和张狂结缘,对耶律齐也绝对是一个莫大的机缘,毕竟张狂可是无上紫种啊!

    若是能藉此将他拉入夏云堂,师父夏云子指不定怎么感激自己呢!

    耶律齐正要和张狂去其他地方寻找好地时,忍无可忍的秦浩轩冷笑一声,道:“这便是夏云堂的本事么?推算来推算去,最终只推算出这不是块好地,你看这地里连草都不如旁的地肥,这不就知道了么?”

    张狂听到秦浩轩的话,心中咯噔一下子,隐隐有一种要被打脸的感觉。

    秦浩轩讽刺完,也不顾一脸阴沉的耶律齐,阔步走了一百米左右,神识散开,深入地下十米,开始查勘地下灵气。

    一般八卦术数推算,最多只能算到地下三米有没有灵气,秦浩轩如今在增加了不死巫魔之后的神识不但轻易直接深入地下十米,还细化深入到每一颗土壤,一边走一边对比附近土壤的灵气浓郁度,便是二十米的距离也一样能做的到。

    他在之前就将神识发散在附近地域,感觉这些地下灵气都不浓郁,但有的土壤颗粒中蕴含着十分浓郁的灵气,他将这些田地对比一番后,最终选定了一块地下灵气还算浓郁,然后土壤含灵气也是最多的十亩田地,然后站在其上,朗声道:“你夏云堂的花拳绣腿再漂亮又怎么样?别看蒲师兄推算的动作不好看,但架不住他实在啊!蒲师兄算出这块地就是上好的灵地!”

    他说罢,开始划地,只见他划了一块并不规则的十亩田地出来,而后一眼鄙夷的望着耶律齐。

    秦浩轩嘲讽耶律齐,自作主张开始划地时,蒲汉忠额头上直冒冷汗,这地哪里是他推算出来的,而且这地表面是一层足有一寸厚的碎石,碎石下面又是两寸深的沙土,沙土下面的泥土虽说不算很差,但绝对算不得好啊!如果选这块地,光把表面一层碎石和一层沙土刨掉,都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不过秦浩轩既然选了,蒲汉忠也不好当众驳回去。

    被秦浩轩嘲讽了的耶律齐很快肃清脸色,他在秦浩轩选中的地上踢了几脚,全是碎石,这种地在风水上来说怎么也算不得好地,心中想道:“蒲汉忠这种自然堂出来的弱者,见识浅薄,怎么可能推算出好地?这秦浩轩跟传闻中的也不同,很是孟浪。既然如此,那我便仔细推算一把,令张狂知道我夏云堂在太初的能力……”

    耶律齐朝蒲汉忠轻笑着摇了摇头,拿起手中的罗盘,熟稔而快速的推算起来,姿势更是华丽中带着几分仙气。

    张狂的小弟想要开口助威,却被张狂一个冰冷的眼神给阻止了,三个月的仙道初修,让他越发的感觉到仙道的浩大,同时心性也早不是最初那样浮躁,当然……对秦浩轩的讨厌不但没有说好减弱,还又有所增加。

    所以,如今张狂对秦浩轩做任何事情,对待起来,都变得比以前更加谨慎,以免让自己这紫种身份面上无光。

    楚长老看到张狂的态度,心中暗暗点头欣赏,双腿却不自觉的走到了秦浩轩的附近,同时拿出罗盘开始迅速推演,有过上次秦浩轩的神奇表现选地之后,他也有些怀疑耶律齐的推算,虽然这是夏云子的道传弟子,按说不会出问题。

    可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秦浩轩选的这块地都算不上好地,但有了在秦浩轩手里折戟沉沙的前车之鉴,楚长老还是认认真真的推演着。

    这两人推演之初脸上都挂着一丝淡定的笑意,随着他们两人推算的手法越来越快,手中罗盘在他们手中就如陀螺一般快速转动,复杂的手势更是看得有心学习的其他人眼花缭乱。

    他们两人越是推演越是心惊,嘴角挂着的那一丝不屑笑意早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和惊骇的表情。

    “好地!好地!”楚长老最先完成了推算,长长呼了一口气,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楚长老的赞叹让刚才嘲讽蒲汉忠和秦浩轩的人们一个个张大了嘴,仿佛能塞得进鸡蛋。

    紧接着,但听“啪”的一声,耶律齐手中罗盘掉在地上,他一脸苍白的望着秦浩轩,眼中充斥着种种不可思议,仿佛看到了鬼一般。

    在楚长老完成了推算之后,他也完成了推算,看着推算出来的结果,再加上楚长老的确定,一直不敢置信的耶律齐也不得不相信,秦浩轩确实选了一块好地。

    至于秦浩轩说这块地是蒲汉忠挑出来的话,完全就是放屁了,秦浩轩开始选地划地时,蒲汉忠还在辛苦推算,而且就凭他传承自自然堂的三脚猫推算手段,给他三五天都找不出这块地,即便是楚长老和自己,也足足花了一炷香的功夫才验证了这是一块好地。

    要知道找一块地比验证一块地,难度又要大上很多倍了。

    这地里的灵气掩藏得极深,而且土壤颗粒中饱含灵气,完全有悖于一般的风水常识,要用反八卦的手段才能推算出来,但谁会因为找一块地而用上反八卦这种极为复杂,一般只有在布置阵法时才用得上的推算手段?所以如果不是秦浩轩找出这块地,他们也辩不出这是一块好地。

    楚长老和耶律齐两人疑惑的望着蒲汉忠,这自然堂难道又研究出了什么新的寻找灵地的方式不成?整个太初教,这堂最弱,也因为他们最弱,所以最能够研究各种奇怪的方法,来想法提升他们的修为,难道这又是一种方式?

    张狂看到两人的反应,顿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自己阻止了跟班的那些乱放厥词,不然这次又被狠狠打脸了,少不得要被李靖等人看了笑话,传导长辈耳中,只能坏自己的名声。

    高楼大厦说

    今天更新有一点点晚,所以字数分量上还是很足很足的呀。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