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七十章 生来自有自骄傲【二连更】
    秦浩轩的心在这一刻几乎沉到了谷底,师兄最大的底牌这次不但没有任何收获,反而弄得其受了重伤,如何翻盘?

    砰!

    秦浩轩的分神,换来的代价便是张狂的一击狗抓拍中他的胸口,几条深可见骨的血痕出现在了他的胸膛!

    “秦浩轩!你放心的去吧!秦大伯秦大娘!我会帮你赡养!”

    张狂强提一口灵气操纵符狗再次冲击,秦浩轩就地翻滚的同时大脑还在高速转动,底牌!底牌!底牌!绝仙毒谷无形剑!使用无形剑可能会伤害到仙苗的根,断送未来的修仙之路,可现在若不使用,和蒲师兄一起死在这里,往后就没机会再用无形剑了!

    秦浩轩想到立刻做,不过这无形剑需要的灵力太过巨大,以自己目前的灵力水准,要想对付耶律齐这种仙苗境二十叶的高手,势必要倾尽全力才可能有机会!

    秦浩轩一咬牙,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总比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蒲汉忠被耶律齐杀死强!

    施展无形剑还需要一定施术时间,为了麻痹他们两人,秦浩轩故意将手伸进怀里假装在掏什么东西,这个东西看在张狂和耶律齐眼里,但他们压根没有放在心上,因为秦浩轩家底再丰厚,也不可能拥有比仙苗境三十叶更强的灵符,而且耶律齐另一只手里还扣着一张仙苗境三十五叶的灵符,随时蓄势待发。

    看着秦浩轩摸了一通,却没摸出什么东西来,耶律齐和张狂齐刷刷的一愣,然后笑了起来……这么紧张的时间他居然还想要骗人。

    耶律齐冷笑着嘲讽:“我还以为他能拿出什么力挽狂澜的宝贝呢,原来人家故弄玄虚。”

    张狂一边指挥着符狗扑秦浩轩,也冷冷的嘲讽道:“他若有什么好东西,还用得着被我的符狗追得鸡飞狗跳么?”

    两人冷嘲热讽的那一刻!秦浩轩动手了!

    他们两个人嘲讽秦浩轩的时候,秦浩轩已经在准备绝杀一击了!

    他的右掌中扣着无形剑,猛然调动自己体内所有灵力,因为现在是决定生死成败的关键时刻,容不得失败。

    秦浩轩体内所有灵力如大江之水,滔滔涌入这柄小小的无形剑中后,原本安静的无形剑震动起来,与此同时,秦浩轩体内原本生长得郁郁葱葱的仙苗也在这一瞬间萎靡下去,接近枯萎的边缘。

    在张狂和耶律齐眼里,只看到秦浩轩身上灵气忽然暴增,然后忽然又萎靡下去,而后,秦浩轩食指和中指并成剑指朝耶律齐心口一挥,手中无形剑如离弦的箭一般射出,无声无息,无影无形。

    耶律齐看到秦浩轩的手势,心头一惊,但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但转眼间他忽然感觉心口一凉,一阵巨疼传来。

    紧接着耶律齐的胸口开了一个腕大的血洞,喷出一股血箭,耶律齐身后的一颗大树也噼啪一声炸开,树干处也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手腕粗细的洞。

    耶律齐的身子在地上几番抽搐,然后停止了呼吸……

    死亡……有时候来的就是这么突然!耶律齐到死的最后一刻,还是无法理解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这么的死了!

    “这是怎么……”张狂惊恐的看着忽然死去的耶律齐,再看看还捏着灵诀,但已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的秦浩轩,张狂的一张脸变得苍白,也忘记指挥符狗再攻击秦浩轩了,秦浩轩捏一个灵诀,耶律齐便诡异的死了,这个场景太出乎他的意料,秦浩轩身上到底有什么重宝?竟然可以杀死耶律齐?那可是二十叶的修仙修士了!竟然瞬间就死掉了?这怎么可能?

    耶律齐真的就这么死了?蒲汉忠朝耶律齐了无生机的尸体上瞧了一眼,抬手擦掉额头的冷汗,心中升腾起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刚才好险啊!秦浩轩是怎么做到的?

    蒲汉忠扭头看向秦浩轩,一击无形剑过度消耗了大量的灵气,他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完全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机会!”张狂看到秦浩轩的反应猛然警醒,双手拿捏驭兽诀,符狗的两条后腿猛力蹬地,张开嘴巴直扑秦浩轩。

    杀了他!只要杀了他!我才能有机会活下来!张狂双眼骤然间变得凌厉起来。

    蒲汉忠忙挣扎着站起来,用虚弱的声音喊“秦师弟,小心”,一面自己挡在秦浩轩身前,凝聚起自己体内残余的灵力,捏起手诀,指使着自己的符狗从侧面撞向那符狗的侧腹部,那符狗顿时重心失衡,被蒲汉忠的符狗撞飞。

    张狂发现蒲汉忠竟然还能站起来指挥符狗,心中大惊,看来他虽然受了伤,但体内仍然积余了灵力,收拾自己还是没有问题!

    现在耶律齐已死,自己唯一的仰仗就是这头符狗了,好在自己的这头符狗比蒲汉忠的符狗要强悍许多,在这一点上自己还是占便宜的!不过自己能操纵的时间不多了,得抓紧将蒲汉忠和秦浩轩解决了才是。

    张狂的符狗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沾了一些泥土,在主子的操控下,又立马站了起来,低声呜咽一声,再度扑向蒲汉忠的符狗,他知道自己必须将主动权掌握在手中,否则一旦被蒲汉忠牵制,自己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在张狂指挥符狗扑来时,蒲汉忠指挥自己的符狗耍了一个漂亮的懒驴打滚,他知道自己的驭兽技巧虽然远在张狂之上,但自己的符狗却架不住张狂符狗凶猛啊!他一个懒驴打滚之后,正准备从后面攻击来不及回头的张狂符狗时!

    蒲汉忠忽然感觉自己体内灵力不济,符狗在原地一顿。

    张狂的驭兽功底虽然不强,但极为机灵,在蒲汉忠符狗摆出要从后面偷袭自己符狗时,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但已经回天无力。

    就在他懊悔的时候,骤然捕捉到蒲汉忠符狗停顿的一霎,立刻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指挥自己符狗回头转身,将蒲汉忠的符狗拍飞,接近悬崖边缘!

    如果张狂刚才再重一点,蒲汉忠的符狗就要掉下悬崖了,但饶是如此,蒲汉忠的符狗身上又多了一条裂缝,将蒲汉忠的符狗拍飞后,张狂不依不饶的指挥符狗继续扑上去,摆出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秦浩轩焦急的看着蒲汉忠,他知道蒲汉忠在刚才受伤不轻,导致操控符狗时难免出现灵力不济的现象,蒲汉忠的符狗如果再被张狂符狗拍中,只怕就要掉落悬崖了。

    秦浩轩正准备用神识攻击张狂,为蒲汉忠换来喘息的机会,但见蒲汉忠十指一掐,他那沾满泥土的符狗再度爬起来,以一个刁钻诡异的角度佯装要正面撞张狂的符狗!

    张狂大喜,这蒲汉忠是脑子烧糊涂了,以为他那头废物符狗能和自己的符狗比?他毫不犹豫的指挥符狗气势汹汹的扑上去迎战,想要一举将蒲汉忠符狗撞成碎屑!

    但就在这时,蒲汉忠精神的驭兽功力显示出来了,只见他指挥符狗身子一偏,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猛然一低头,身子九十度折转,躲开张狂符狗的撞击,张狂那符狗猛然失去目标,又收力不及,倏的一下直接冲下悬崖了!

    没了符狗,又面对蒲汉忠这个必杀自己的仙苗境十叶的强者,士气全无的张狂吓得脸色苍白,他已经没有战斗下去的底牌,脑子迅速转动,思考该如何脱身。

    这时秦浩轩睁开眼睛,眼中杀意闪烁,对蒲汉忠道:“蒲师兄,请务必击杀张狂,否则他日后一定卷土重来,不会放过我们两个!”

    蒲汉忠看了看那边耶律齐的尸体,心知秦浩轩说得在理,如果不将张狂斩草除根,以他紫种的资质,不用多久就会成长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依他的睚眦必报的个性,待他日后成长后,势必会将整个自然堂都斩尽杀绝!绝对不能留下这个后患!

    张狂见秦浩轩要求蒲汉忠杀掉自己,立刻大声说道:“蒲师兄,蒲师兄,你听我说,我可是无上紫种,你想想杀了我这个无上紫种,一旦被掌教知道,掌教他老人家一定会震怒,如果你不杀我,待我日后修为大成,在门中有极高的地位,或者成为太初教的无上掌教,我一定给你许多仙丹妙药,让你修炼你接触不到的灵法道术,甚至让你当自然堂的堂主,让你们自然堂享受和其他四大堂一样的地位……”

    张狂搬出自己无上紫种的身份,软硬兼施的稳住蒲汉忠,脑筋急速转动,心头暗道:“对啊,我最大的底牌就是我的紫种身份,就算我现在不是蒲汉忠的对手,但杀紫种可是百死莫赎的大罪!”

    这是张狂最后的底牌!他知道,蒲汉忠同秦浩轩不同,刚刚进入太初没多久的秦浩轩对太初不会有太强烈的归属感,但是蒲汉忠不同!太初便是他的家!太初的教规,已经深入到他的骨子里去了!

    紫种!蒲汉忠眼露犹,一个无上紫种对宗门的重要性自己再清楚不过,一万个自己都未必比得上一个张狂,如果真的杀了张狂,自己百死莫赎不说,还会给师尊惹来不小的麻烦,但是放走张狂,以他的秉性,以后肯定也不会放过自己和秦浩轩。

    不止这些!太初这些年示弱,被万载大教的盟主教一直压制着,这紫种代表着太初的未来!

    太初的弟子,可以死!但太初的未来,不能断!

    蒲汉忠犹豫了,哪怕明知道张狂心性不良,可太初……却有很大机会在他的手中崛起!

    见蒲汉忠犹豫了,张狂继续说道:“蒲师兄,你也是太初教的老弟子,只要你放过我,我日后必定不会亏待你的!”

    蒲汉忠脸上的杀意褪去一些,秦浩轩见他有些松动,忙说道:“蒲师兄,莫要心软了!”

    秦浩轩的话刚刚落音,张狂便紧接过话头对蒲汉忠说道:“蒲师兄,休要听秦浩轩胡说,只要你帮我杀了秦浩轩,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回去我也会想一个合适的理由遮掩耶律齐的死,日后保准你荣华富贵,在门中地位尊崇!”

    原本蒲汉忠脑海里还闪过一丝放了张狂的念头,但听他到了眼下这境况,还念念不忘要秦浩轩的命,登时就怒了,秦浩轩可是自己的师弟,就算许无上大道成仙捷径给自己,也不能伤他半根汗毛啊!看来这张狂确实丧心病狂到一定境界了,这种人万万不能留!

    “太初的列祖列宗,汉忠对不起你们了!”蒲汉忠转身看向太初的英灵山方向弯腰鞠躬说道:“汉忠魂归英灵山之日,便是请罪之时!到时,无论如何处罚,弟子甘愿受罚!只是今日,这紫种……汉忠必须要杀!”

    张狂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说道:“汉忠师兄想清楚,我可是无上紫种,杀了我你们整个自然堂都要殉葬!”

    张狂警告的同时,身子也往后退去,但他忘了自己在刚才打斗时,他已经走到悬崖边上,他的身后正是深不可见底的悬崖。

    他退后一步后,右脚往后一踏,准备转身逃离,就在他要转身的刹那,忽然感觉右脚踩空,他心里一凉:“糟糕,我后面是悬崖?”

    张狂转过头时,果然看到身后深不可见底的悬崖,悬崖下云雾飘渺!

    蒲汉忠冷着一张脸继续迈步前行,张狂左右四看,却也知道无地可逃,无人可以救下自己,当下满脸不甘仰天长叹:“想不到我未曾真正登上仙路,仙路便已经断了!今日之死,怨不得别人!秦浩轩,我死之后……我的父母还请你多加照顾!”

    秦浩轩沉默的点头,在不久之前……张狂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语,双方虽然不知不觉间结下了死仇,可是对待对方的父辈,却并没有株连的意思。

    “好!”张狂得到秦浩轩的保证,双腿跪下朝着黄龙真人的方向磕头说道:“弟子生为紫种,本该为太初尽力,奈弟子自己走了错路,得此下场!辜负掌教照拂。若有来生,张狂愿再入太初,为太初尽力!”

    秦浩轩听得心头微震,他听得出张狂这话句句发自肺腑,更是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张狂内心深处对太初已经有了这般情感,若非双方到了这个地步,或许真的可以放对方离开。

    张狂拜完黄龙真人方向,起身转向悬崖方向豪迈吼道:“我张狂天生紫种!岂可死于他人之手!秦浩轩!我们来生再做纠缠!”

    张狂话音落下,纵身跃入万丈深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