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七十三章 做贼心虚多出力
    “你便是秦浩轩?”许长老走到秦浩轩身前,居高临下的态度不再然的从体内散发了出来。

    秦浩轩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为何这位长老会前来找自己,但还是尽量让自己面色平静,站起身,恭敬的行了一个礼道:“弟子正是秦浩轩。”

    “跟我走一趟!”许长老声音清冷,说罢便准备带走秦浩轩。

    这时,璇玑子急忙插嘴道:“请问许长老,你要带着我的弟子秦浩轩,能告知是什么事么?”

    许长老脸上闪过一丝不爽,自己堂堂黄帝峰的长老,来你这个自然堂带走一个人,还需要跟你左右请示么?但璇玑子的地位在名义上要比自己高,所以他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当初入门时,测试秦浩轩只是弱种,但一个弱种不可能这么快扎根出苗,这速度都能赶上灰种了,所以我们几位长老商量之后,决定重新为秦浩轩进行一次仙种测试。”

    既然不是张狂的事发,璇玑子也放心了,对一旁的蒲汉忠道:“原来如此,汉忠,那你就陪秦浩轩一同去吧。”

    “璇玑子堂主,您的无名峰又没有仙云车,我的仙云车也只能再乘坐一个人。”许长老生硬的拒绝了璇玑子的要求,然后对秦浩轩道:“走吧!”

    秦浩轩苦笑一声,修仙者大多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道貌岸然的古云堂堂主古云子就是例子,就连古云子都如此阴险狡诈,他可不相信这些长老真这么好心,只是单纯的为了重新测试自己的仙种,暗暗怀疑对方是不是因为自己修炼过快,怀疑自己身上有何重宝,想要进行谋夺吧?

    在太初虽然也遇到了璇玑子跟蒲汉忠这样暖心的长辈,可也同样遇到了古云子那种心狠手辣之辈,秦浩轩第一个想法,本能的便是朝着威胁到自己的方向去想。

    不止秦浩轩,入门几十年的蒲汉忠也瞧出了猫腻,什么时候黄帝峰那些深居简出无利不起早的长老们这么好心肠了?竟然为一个弱种弟子劳心劳力,只怕是别有所图吧?想到秦浩轩击杀耶律齐的那一手,他顿时也着急起来,虽然太初有规矩,长辈不可夺弟子之奇遇,但……这年头不是所有人都遵守规矩,很多人在利益面前还是想要冒险一把。

    怎么办?蒲汉忠凝眉思考,小心的密语传到秦浩轩耳中:“徐羽……”

    这名长老将秦浩轩带出内院,在院中祭出仙剑,那柄二指宽的仙剑迎风见长,而后他又丢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仙云车模型,吹了一口仙气,捏动灵诀念动咒语,这仙云车模型渐渐变大,这是一个小型仙云车,只能够容纳一个人。

    在太初教,长老拥有一个私人仙云车也是很正常的,只要你能拿出适量的资源就能换到一辆。

    秦浩轩听到蒲汉忠的提示,顿时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许长老明显感觉到蒲汉忠用了密语传音,却因为没有事先集中精神,错过了听到话音内容的机会,当下的脸便冷了下去,看向蒲汉忠的眼神里有着质问跟不满。

    “长老……”秦浩轩抱拳毕恭毕敬说道:“徐羽师妹托我从师父他老人家这里要了点丹药,可否先去一趟灵田谷,再去……”

    徐羽?许长老沉默了,若是换个人直接拒绝掉便是了,可这徐羽乃是无上紫种,整个太初教都极为看重,若是回头那小丫头片子去掌教真人那里告状,说自己耽误她修行,那便不好了!再说,得罪徐羽也是得罪整个百花堂,这有点犯不上了。

    “那便去趟灵田谷便是。”许长老催动仙云车,两人一同坐车升上高空。

    在仙云车的窗户看下去,无名峰在自己脚下渐渐变小,山山水水迅速朝后退去,仿佛一伸手便能摸到天上的云朵,在半空中也能看得更远,大半个大屿山尽收眼底,他甚至还能看到远处绝仙毒谷方向那一抹隐晦的阴暗。

    两人转眼来到灵田谷,众弟子看到秦浩轩从仙云车上走下,也是好奇的很,这一刻秦浩轩可顾不上跟众人解释什么,迈步便走向了徐羽的住处。

    许长老的到来,令楚长老也出来迎接,两人在仙云车旁边攀谈,也在这交谈时间,许长老从楚长老的口中越发的了解秦浩轩跟徐羽的关系,暗暗庆幸自己还好之前的决断。

    秦浩轩进入徐羽房间,不等对方说话,从怀中快速摸出小蛇同无形剑,一齐放在了徐羽的手中说道:“帮我保管好这些物件,能让我相信,同时能保证它们不被人拿走的人,在太初也只有你一个人了。”

    徐羽望着秦浩轩给的东西,很快便明白了这是秦浩轩的最大秘密,一股热流涌上心头,能够帮忙保守这样的秘密,代表浩轩哥哥对自己的信任。

    秦浩轩不做任何停留,转身便走,他知道蒲汉忠师兄也值得信任,可……蒲汉忠师兄的地位太低,远不如徐羽,虽然她的修为如今还是很低,但紫种天然地位极高。

    便是放在师兄说的霄云阁,那也一样是极高地位的存在,不是太初教没见过什么世面,而是紫种的珍贵程度外人难以想象。

    许长老看到秦浩轩走出房间,停止了同楚长老的寒暄,带着秦浩轩上了仙云车直奔黄帝峰。

    仙云车在黄帝峰的半山腰停下来,许长老将仙云车收好后,便要带他一起登通天梯上黄帝峰,因为除了掌教、太上长老和老祖宗有御剑或乘车直上黄帝峰的特权外,就算几大堂主也没这个资格,一旦强行御剑或乘车登顶,就会被护山大阵当成入侵外敌击杀。

    这时正巧碰到一个长老,那长老和许长老打招呼道:“许师兄,今天这么有兴致带着弟子坐仙云车呢?御剑不是方便多了么?”

    许长老望了秦浩轩一眼,冷哼一声,语气带着几分得意的高傲:“仙剑这么尊贵的东西,岂能随意给新入门的弟子见识?”

    秦浩轩诧异的望着许长老,本以为对方只是个普通的长老,没想到是一名有飞剑的长老!听说师兄说,整个太初都没多少飞剑!符剑到是有不少,但真正的飞剑极其难得,楚长老也只是一把符剑在手而已。

    那长老嘿嘿一笑,也朝秦浩轩投去一个藐视的眼神,不过这个藐视眼神秦浩轩没有看到,此时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四周的山水花草上,这是他第一次来到黄帝峰半山腰之上的区域,入目所及一片山水如画,仿若人间仙境,楼宇阁楼,小溪流水,虽然是深冬时节,但这里却如春天一般温暖,那些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花花草草争奇斗艳,一片鸟语花香之声。

    秦浩轩还发现,越往峰顶走,灵气就越浓郁,可惜这许长老在太初教的地位也不算太高,才离开半山腰往峰顶走了一里左右,便将秦浩轩带进一座小院里。

    走进小院,秦浩轩看到在院中还正襟危坐的坐着三个长老,他们看到许长老将人带来,一个个都睁开了眼,那一双双如刀子般锋锐的眼神在秦浩轩身上扫过,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

    秦浩轩能感觉到他们的眼神仿佛有透视的能力,在他们眼神的注视下,自己身上没有半点秘密可言。

    他们三个看了一会儿,其中一个还诧异的“咦”了一声,和另外两个交换了眼神后,彼此从对方眼神里看到了失望。

    很明显,他们在秦浩轩身上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秦浩轩身上虽然有点灵气,但这灵气就是出苗期弟子身上正常的灵气波动,并没有其他诡异的地方。

    “你坐。”其中一个长老指着自己身前一张石凳,秦浩轩也不怯场,这种时候越是表现得畏畏缩缩,说不定还真被他们瞧出点什么来。

    他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朝这三名长老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然后坐在石登上。

    待秦浩轩坐定,这名长老伸出右手搭在秦浩轩的脑门上,一道雄浑的灵力从他手掌透出,涌入秦浩轩的体内开始探测。

    这道灵力四处乱窜,将秦浩轩身体每个角落都检查一遍,也没有发觉任何异常,秦浩轩体内只有微弱的灵气,仙种虽然出苗,但这苗也和一般弱种一样孱弱,可以说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出奇的地方。

    没有查出什么异常的地方,这名长老收回了手,转过身去失望的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道:“确实是弱种!”

    这时另外一名长老还是一脸质疑,一个弱种怎么可能在三个月出苗呢?他身上既然没有重宝,那说不定是吃了什么仙丹灵药吧?他一边想着,也将手放在秦浩轩的脑门上,注入一道灵力查勘。

    但是他还是失望了,秦浩轩身上既没有重宝,也没有吃过什么仙丹灵药,他的经脉中灵力弱得可怜!

    看到这个长老失望的眼神,秦浩轩心里暗道侥幸,这还要多谢耶律齐,若不是他昨天暗算自己,逼得自己不得不拼尽全力用无形剑击杀他,而将体内七星菌的药力消耗完毕,今天肯定也逃不脱这几名长老的查勘,那时可就没办法解释体内如此浓郁的灵力了。

    很多事情真的是福祸难说啊!

    四名长老沉默的时间,一只纸鹤飞入四人其中,这四人立刻认出是古云子发来的纸鹤传音,连忙带着纸鹤到另外一个房间展开来听。

    “诸位,浩轩这孩子道心坚固,本座很是欣赏喜欢,暗中给过不少资源帮助,还请不要太过为难这孩子,对他有何疑问都可以前来找本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