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七十四章 从来真心换真情
    古云子盘膝而坐,一脸亲和力的虚影出现在了四名长老面前,顿时令四名长老开始明白为何秦浩轩会如此迅猛,只是又都很是疑惑,如今三名紫种你不去抢夺,却偏偏看好这弱种,古堂主到底在想什么呢?

    短暂的疑惑,许长老瞬间明白过来,古云子这是走秦浩轩路线来拉拢徐羽!那可是一颗无上紫种,而徐羽最大的命门便是秦浩轩本人!听说秦浩轩的话在她那里堪称说一不二的有效。

    想明白了其中关键,许长老立刻回了一只纸鹤,然后对其他三人做了下解释,为何古云子会看中秦浩轩。

    其他三人也是明白了,只是多少有些失望,若是当日检测错误,这次由大家来弥补错误的话,在掌教那里也是功劳一件!

    只是……如今这功劳……没了……

    许长老离开房间对着秦浩轩叹了口气说道:“上次测试没错,你确实只是弱种,能取得今日成就实属不易,好好努力吧!”

    在秦浩轩身上没有什么特殊发现,大家的兴趣顿时减弱了很多,挥了挥手便让秦浩轩离去,秦浩轩依旧是不慌不忙的鞠躬行礼,然后离开。

    秦浩轩走下黄帝峰,靠在刻着太初教三个大字的山门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这才发现自己后背完全被冷汗浸湿了,还好提前将物件转移给了徐羽,不然这次定然会被发现问题,那么接下来会有什么遭遇便难说了。

    黄帝峰距离灵田谷极远,秦浩轩叹着气走到半山腰,对他们来说带自己来很容易,而自己走回去却不知道要花几天时间,这简单是耽误我的修炼时间啊,这些长老简直是不将别人的时间当时间,秦浩轩正准备下山时,一架仙云车飞来,而后蒲汉忠从上面下来,正对秦浩轩招手。

    秦浩轩心中满是感动,自然堂没有仙云车,这台仙云车肯定是蒲汉忠租来接自己的,要知道租一台仙云车可不便宜啊!

    “秦师弟,快来吧,师父考虑到你走路回去得好几天,他老人家说耽误了修炼时间可不好,于是便让我租台仙云车来接你了!”蒲汉忠一脸温厚笑容,关切的问道:“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秦浩轩露出一脸的笑容,把头轻轻点动。

    蒲汉忠脸上露出放心神色说道:“师傅他来人家让我来看看,若是你一天时间还未出现,他便要去找掌教真人了。”

    秦浩轩听得又是一阵暖心,自己不过是个小小弱种弟子,堂主却能如此对自己,甚至前去找掌教……自然堂如此对自己,自己未来定不负自然堂。

    秦浩轩坐在仙云车上,又回答了蒲汉忠几个问题后,闭上眼睛开始沉思起来。

    现在自己体内没有灵药药力,光凭道心种魔大法,修炼的速度肯定会慢下来十倍不止,原料想一个月出叶的计划也泡汤了。

    接下来的时候,自己究竟还去不去绝仙毒谷寻些灵药奇宝呢?

    “如果寻了灵药吃了,体内又积余了许多药力,一时半会消耗不完,万一哪个长老心血来潮,又抓着自己检查一番,那自己肯定没这么侥幸了。”秦浩轩心里暗暗想道:“可是不寻些灵药,自己修炼速度就会慢下来,渐渐的泯然众人矣!虽然张狂死了,但是张扬和李靖在强大了以后,也必定不会放过自己。”

    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思绪中,秦浩轩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修仙本是逆天夺命的过程,修仙者连天都不怕,还会怕区区几个修仙者么?到时若真有事情,便再想其他办法来解决就好。”

    想着,秦浩轩下定决心今晚就去绝仙毒谷寻些灵药奇珍,一定不能让自己的修炼速度慢下来!在往后的日子里,自己也要更加低调才行,只希望不要被人发现才好!

    蒲汉忠看着秦浩轩时而皱眉苦思,时而暗下决心,以为他是惊吓过度的缘故,微笑着关切的说道:“秦师弟,回去之后我先教你驭兽吧,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修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戒骄戒躁,切不可急功近利!”

    秦浩轩点了点头,道:“谢谢蒲师兄教导,浩轩牢记。”

    到达灵田谷后,蒲汉忠带着秦浩轩直奔宿舍,来回折腾了一上午,现在得抓紧时间教秦浩轩一些东西了,可不能让自己这个宝贝师弟输在起跑线上。

    他们二人回宿舍的路上碰到了一脸笑容,正在和自己几个小弟吹嘘什么的张扬,张扬在看到一脸云淡风轻,貌似安然无恙的秦浩轩后,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待秦浩轩二人走远后,张扬才用不敢置信的语气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呀,我明明向几位长老举报秦浩轩身上有重宝,许长老也去自然堂将秦浩轩带走了!难道秦浩轩身上没有重宝?那他区区一个弱种,怎么可能在三个月就出苗呢?如果秦浩轩身上有重宝,许长老几个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让他走了?”

    蒲汉忠和秦浩轩将这十多只大力猿猴带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开始教导秦浩轩驭兽术。

    驭兽术是【御】中一门重要的学问,除了紫种那种逆天非人的资质外,资质悟性较好的修仙者,也要一定时间才能初步掌握。

    蒲汉忠从怀中掏出一枚三寸长的银针,扎入一只大力猿猴的太阳穴中,而后又给这只大力猿猴吃了一枚指甲大的黑色丹药。

    “这黑色丹药叫驭兽丹,给它吃了之后能保留它野兽的本性,但又能控制它的心神。插在它太阳穴的叫驭兽针,这是防止有些厉害的野兽对你的命令生出抵制情绪,甚至出现反主的情况,驭兽针有加强驭兽丹的作用!”

    “当然,如果精通驭兽之术,有十足的把握,光靠驭兽丹和驭兽诀能驾驭野兽,就可以不用这驭兽针,这驭兽针是我这些驭兽术不算精通的人一个加强手段而已。”蒲汉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继续对秦浩轩道:“不过驭兽可不是喂食驭兽丹和插驭兽针这么简单,还要用自身灵力配合法诀和灵诀才能真正驭兽,你看好我的手势,听好我念的法诀!”

    蒲汉忠将双手合十,再将中指和无名指互扣,抽动身上灵力,随着他每一次捏动灵诀,他身上的灵力都在跳动,嘴里大声念动法诀。

    蒲汉忠念动法诀时,插在大力猿猴太阳穴的那枚银针缓缓没入,在驭兽针没入后,那头大力猿猴神情略显呆滞,随着蒲汉忠的灵诀手势加快,它也做出各种动作出来,但时常会表现出不安的神情,看着蒲汉忠的眼神十分惊恐畏惧,偶尔还会做出一些违背蒲汉忠意念的动作。

    “有了驭兽丹和驭兽针的配合,驯兽过程就万无一失了,但是还需调动灵力配合灵诀手势和法诀,这三者都做得完美了,才能真正的驭兽。”蒲汉忠解释道:“越是智力高,实力强的兽,对驭兽术熟练度和灵力的要求也越高。”

    蒲汉忠说话的同时,双手灵诀也不断变化,他灵诀每变化一下,那头大力猿猴就随着他的手势作着相应的动作,一旦它不按照蒲汉忠的手势行动,插在它脑中的驭兽针就开始发挥作用,加强驭兽术的效力,让它的神情更加呆滞几分,也更听从蒲汉忠的驱使。

    但秦浩轩看到,大力猿猴眼中的那份兽性始终如一的存在,并没有被泯灭,只是心神被蒲汉忠控制了一些,大概这就是驭兽丹的作用吧。

    从它眼神中不时还闪烁着几分不甘来看,它显然还没有被完全驯服。这时,蒲汉忠从一旁的包裹中再拿出一些涂抹了蜂蜜的无花果干丢过去,当然,这些无花果干是没有涂抹迷魂药的。

    一天没吃东西的大力猿猴饥肠辘辘,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抵不住肚子的抗议,将那几块果干捡起来吃了。

    吃了果干的大力猿猴对蒲汉忠的眼神不再那么戒备和恐惧,这时蒲汉忠又拿了几块无花果干丢在自己身前,吃了几块美味的无花果干,还是饥肠辘辘的大力猿猴又想了想,看蒲汉忠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于是壮着胆子走过来将这几块无花果干吃了。

    在它吃无花果干时,蒲汉忠将这头大力猿猴太阳穴上的银针拔掉,又伸手到大力猿猴的头上轻轻的摸了摸,又开始捏起驭兽灵诀。

    尽管没有驭兽针这个加强驭兽术效果的工具,这头大力猿猴再没有抗拒的情绪,依据蒲汉忠的灵诀变化,翻跟斗打滚爬树都做得十分完美。

    演练了一番驭兽后,蒲汉忠强调道:“在接下来的半年中,每个月喂一颗驭兽丹给它吃,等它习惯听你的驭使后,再往后不喂驭兽丹也没事了。”

    看完整套驭兽方法,秦浩轩若所有思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后问道:“驯服更厉害的野兽或者灵兽呢?也是用这个方法么?”

    他提问的同时,心里也在暗暗想:这种驯兽方法看起来并不高明,对付大力猿猴这种智力不高的野兽还好说,若是碰到身体强悍,攻击力强又智力十分高的野兽,甚至灵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