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八十五章 自然灵散胜神丹
    “怪……物啊!”此时的蒲汉忠除了这两个字外,已经找不到任何词语形容秦浩轩,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发呆的看着这神奇的景象,别人的行气散最多在丹田处形成一个小气旋,这包行气散却在脑袋上方来个面盆大的漩涡!就算是弱种,服用这种行气散,也会有不错的修为发展吧?

    看到秦浩轩炼制的行气散甚至比行气丹还要好使,蒲汉忠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悔意,早知道只让秦浩轩将这些行气散分成一钱一份,这秦师弟毕竟是弱种,而且本身实力也不强,汲取不完这么多灵气,这一包行气散吃下去会浪费很多。

    使用行气散汲取灵气的时间一般是一个时辰,但秦浩轩从下午开始一直到半夜,头上那个灵气漩涡才消失,蒲汉忠算了算时间,秦浩轩头顶那个脸盆大小的灵气漩涡竟然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之久,他暗暗咋舌,这得汲取了多少灵气啊!

    灵气漩涡消失之后,秦浩轩深呼吸了一口气,在紧张疯狂的汲取了三个时辰的灵气后,他感觉不但仙苗变粗壮了不少,而且六百条细小的侧根都足足变粗了一倍,如果说这些侧根以前是细若游丝,现在已经也有小铁丝粗细了。

    秦浩轩还惊喜的发现,在自己仙苗的顶端隐约有一股灵气似乎要冒出来,这是要出叶的徵兆。

    这行气散真是好东西啊!最重要的是并不像一叶金莲或者七星菌撑得他浑身燥热难受,只在身体里积存着少量药力,但这些药力最多在明天早上就会消耗干淨,也就是说行气散虽然一天只能吃一包,但是体内积馀余的灵气却足以支撑自己到吃下一包行气散,在两包行气散中间并无空档,自己还是能保持较快的修炼修练速度。

    秦浩轩暗暗感受一番体内变化后,这才睁开眼睛。

    在秦浩轩眼帘开阖间,蒲汉忠在他眼中捕捉到一道一闪即逝的气势,浑然天成,心中暗暗惊讶。

    “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明天再早起修炼修练,要注意劳逸结合!好好努力吧,记住只有晋升境界才能增长寿元!”蒲汉忠咳嗽着说罢,正要抬步离开,这时秦浩轩拿起一包自己炼制的行气散塞到蒲汉忠手中。

    蒲汉忠脸顿时红了,一般只有入道师兄赠物给师弟,哪有师弟赠东西给师兄的,他刚想推辞,秦浩轩却用一脸正经的神色说道:“师兄请别推辞,咱们师兄弟本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虽然这行气散不算值钱,但也是我亲手炼出来的!”

    蒲汉忠眼眶微微湿润,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话,秦浩轩不懂这行气散的价值,自己他还不懂么?这行气散比行气丹的效果都要强太多了!不过看秦浩轩那一本正经的神情,虽然想拒绝,但最终还是将这包行气散揣进怀中,用感激的眼神望着秦浩轩,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声:“谢了,师弟。”

    秦浩轩满意的看着蒲汉忠将这包行气散揣入怀中,心头洋溢着满足,从入门到现在,整个太初教让他感觉到家一般温情的就只有徐羽和蒲汉忠,他已经将他们两人当成亲人一般看待,这从绝仙毒谷里寻出来的高级残丹提纯后制作的行气散虽然珍贵,但只要对他们有帮助,秦浩轩都会毫不犹豫的赠出。

    桌上还有八包行气散,秦浩轩琢磨着明天再给徐羽和慕容超每人一包。

    疯狂的汲取了三个时辰灵气的秦浩轩感觉身体有些累了,于是便躺下休息。

    第二天清晨,秦浩轩修炼修练完【天河道法】,刚刚收功,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打开门时看到徐羽和慕容超站在门外。

    徐羽和慕容超每人都顶着一个浓浓的黑眼圈,看来昨晚一定是熬夜了。

    他们两人走进来后,徐羽迫不及待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玉瓶,从中倒出一枚蚕豆大小的棕色丹药,递给秦浩轩道:“这几天罗金花师姐教我炼丹,终于制作出一颗行气丹了!”

    徐羽见秦浩轩并不伸手接丹药,顿时急眼了,半带撒娇半带命令的口气道:“快点接下,这颗行气丹可是昨晚我和慕容超守了一晚上才练成的,吃一包行气散,身上只会出现一个灵气漩涡,但是吃了这枚行气丹,可以在身上出现五个灵气漩涡,汲取灵气的速度比行气散快五倍……你,你说什么也要接下!”

    秦浩轩无奈一笑,只得接过这枚行气丹,这枚轻轻的行气丹在他手里却感觉沉甸甸的重,心中洋溢过一阵温情和感动,徐羽才刚炼制出一枚行气丹就给自己送来了,那慕容超呢?于是将目光转到慕容超的身上。

    此时慕容超正用夹杂着羡慕和嫉妒的眼神看着秦浩轩手里这枚行气丹,这枚行气丹是他昨晚和徐羽整整守了一宿,才终于在今天早上炼制成功,炼丹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即便是无上紫种的徐羽,毕竟是第一次尝试炼丹,为了炼制这枚行气丹她也足足失败了七八次才成功。

    他原本以为徐羽会自己吃了这枚行气丹,却没想到丹药刚成,她便赶来送给秦浩轩了,心中顿时翻腾起强烈的醋意。

    秦浩轩察觉出慕容超眼神的不愉快,正想说要将这枚行气丹送给他,慕容超抢先一步说话了:“徐师妹,我先回房修炼修练了,我感觉到自己快要出叶了。”说罢,就急匆匆离去。

    在慕容超走远后,秦浩轩才想起自己给为他准备了一包行气散还没给呢,不过既然他赶回去修炼修练,那就下次再给吧!

    秦浩轩拿出一包行气散,递给徐羽道:“这是我炼制的行气散,也送你一包。”

    徐羽微微一笑,接过行气散甜甜的说了一句谢谢,此时已经能炼制行气丹的她并不将这包行气散放在眼里,毕竟吃了行气散就不能吃行气丹了,行气丹的效果可要比行气散强五倍!

    不过因为这包行气散是秦浩轩给她的,哪怕是再差自己也要接下,她不想让浩轩哥哥觉得没面子。

    在徐羽接过行气散后,秦浩轩用正色一脸正经的表情说道:“这包行气散你千万不能在别人面前吃,一定要在夜深人静没有人的时候,把门窗都关好再服用!”

    徐羽微微一楞,吃一包行气散而已,用得着这么郑重么?不过秦浩轩说的话她是不会反驳的,当下甜甜的应下,与秦浩轩告辞。

    徐羽回去之后认真修炼修练了一天,她按照秦浩轩的嘱咐,关好门窗,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打开这包行气散,她很好奇浩轩哥哥这么郑重其事交代的行气散究竟是什么模样。,结果印入眼帘的是金黄色一片,分份量还很少,徐羽微微感觉奇怪,行气散分成很多种,五颜六色也十分正常,但一般行气散都是五钱一份,可为什么秦浩轩炼制的行气散却只有两钱一份?

    徐羽又仔细瞧了瞧,发现这包行气散的灵气十分浓郁,但不管怎么样,行气散总是比不得灵气丹的,究竟是吃罗金花师姐留给自己的行气丹,还是吃秦浩轩送的行气散呢?

    她犹豫了一番后,最终决定今天就吃秦浩轩炼制的行气散,毕竟是浩轩哥哥的一番好意,如果自己不吃的话,心里总觉得对不起他,就算效果不如行气丹,不也就耽误一天么?没什么大碍。

    徐羽将这包行气散倒入嘴中,行气散化作一道热流涌入自己丹田,徐羽惊异的发现,行气散进入丹田之后,自己浑身灵气剧烈一扬,吃了行气丹都不会这样么激荡呀!

    但让她更惊异的还在后面,她敏锐的感觉到四面八方的灵气朝自己头顶迅速凝聚,片刻之后,自己头顶骤然出现一个足有脸盆大小的灵气漩涡,这个灵气漩涡刚刚出现,四面八方的灵气就如滔滔洪水一般,疯狂的通过灵气漩涡涌入自己的丹田仙苗中!

    罗金花师姐送给自己的行气丹,也只会在体内形成五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漩涡,但秦浩轩行气散却在体外形成脸盆大小的黑洞,汲取灵气的量已经是行气丹的三倍以上!

    忽如其来巨量的灵气没有给徐羽多少思考的时间,现在她唯一要应对的是如洪水般汹涌而来的灵气,震惊的同时暗叫侥倖,还好自己已经是仙苗境一叶,经脉丹田比出叶前要拓宽许多,而且仙苗也能容纳更多的灵气,若是其他人,可能会被这滔滔灵气撑到受伤。

    行气散的药效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徐羽吞食行气散时是半夜,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行气散的药效即将散去,徐羽身上灵气波动加速,忽而气势一扬,体内仙苗又长出一片仙叶。!

    竟然突破到仙苗境二叶了!徐羽不敢置信的睁开眼睛,体内仙苗确实长出第二片仙叶了,虽然在吃行气散前她就隐约感觉到自己即将突破,罗金花师姐也说连续吃七天行气丹,有可能突破到仙苗境二叶,但是吃了浩轩哥哥送的行气散,只花了三个时辰就突破了!

    虽然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行气散竟比行气丹的效果还要好,可自己突破却是不争的事实,她暗暗想道:浩轩哥哥炼制行气散的材料得有多高级!

    想起自己今天班门弄斧的送行气丹,徐羽脸蛋略微羞红,但很快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心中更加坚信:时不时能给自己惊喜的浩轩哥哥,肯定不会被张狂和李靖落下!

    徐羽服用行气散的出第二片叶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将所有人震惊了一把,张狂快速窜到第三叶可以说是奇遇,可是徐羽怎么也这么快就长出第二片仙叶了呢?

    同样是紫种,但还只是仙苗境一叶的李靖焦急起来,他还只感觉自己快要出第二片仙叶,但距离真正出第二片仙叶至少还要七天,这还是每天吞食行气丹的情况下,这徐羽是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导致修为窜得这么快?按理说她的进度和自己差不多,资质也和自己一样都是紫种,没可能比自己快呀!

    李靖沉不住气了,他找来几个机灵的小弟,吩咐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几个多注意徐羽的举动,把这段时间她接触了哪些人,去了哪些地方都告诉我!如果你们能找出徐羽这么快晋陞仙苗境二叶的原因,我赏你们每人一颗行气丹。”

    这几名小弟眼中闪过贪婪的光芒,行气丹对他们来说可是好东西啊!他们现在是扎根境,如果能得到一颗行气丹,或许能藉此出苗,最差也能接近出苗!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秦浩轩却毫不知情,他正专心致志的看蒲汉忠拿来的几本修仙基础书籍,琢磨着如何制作出更好的行气散。

    蒲汉忠则坐在一旁,正皱眉思考去哪里弄更多的资源,接下来两个多月还要教秦浩轩制符、炼丹等修仙知识,可这些教学的道具对他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出身自然堂的他可不像其他四大堂弟子那么富裕,忽然他灵机一动,道:“这些行气散功用比行气丹还要好,应该可以换好几块下三品灵石了!”

    这时,服用了行气散,晋陞到仙苗境二叶的徐羽一脸激动的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