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九十章 世人皆往高处看
    “都说古云堂的许师兄财大气粗,豪爽大方,果然名不虚传啊!”常继子幽幽讚了一句,脸上的笑容已有些勉强,心中迅速盘算目前可以调动的资金,虽然一千二百五十两下三品灵石是绝对能拿出来的,但是三十两下三品灵石,也是辛辛苦苦炼半个月丹的纯利润,他想了想,见许灿准备掏灵石付款了,急忙喊道:”我再加十两下三品灵石!”

    相比起许灿,常继子就显得小气很多了,许灿常继子一次二十三十颗的加,常继子一次加十颗还要考虑良久,他的表现立刻惹起围观人群小声的嗤笑,这些围观者虽然自己拿不出十颗灵石,但是他们唯恐天下不乱啊!

    常继子感觉到别人的嗤笑,眼神一冷扫视一番,感觉到他杀人一般的眼神,所有人都立刻绷起脸,生怕露出一丝半点轻鬆的表情,让常继子以为自己在嘲讽他,那就完蛋了!常继子再小家子气,那也是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再加五十两下三品灵石!”许灿眼神带着几分不屑的瞥了一眼常继子,心中暗道,碧竹堂的人就是小气,这种肚量也敢跟自己抢东西?简直不自量力。

    许灿轻飘飘一句话,将价格抬到一千三百两下三品灵石,再次让围观者们惊歎叹,这几包行气散可真是宝贝疙瘩啊!

    秦浩轩和徐羽两人面色从容淡定,仿彿一千三百两下三品灵石的价格都无法让他们动心,站在他们身后的罗金花很想走过去提醒徐羽一句,让她见好就收,但看常继子似乎还想加价,她也就闭上嘴了,能多卖点不卖,不是傻是什么?

    常继子在许灿报价后,蹲下去拿起一包行气散闻了闻,见过太多灵药的他闻到这包行气散的药香,顿时脸色一震,凭他这么多年辩药、识药、炼药的经验,竟然不知道这包行气散里究竟加了什么灵药,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加一百两下三品灵石!”

    “常师兄好魄气!”许灿在常继子再次加价后,腿肚子都不禁哆嗦了一下,一千四百两下三品灵石啊,常继子这是疯了么?就算你们碧竹堂是炼丹的,但是也不用败家到这地步吧?不过现在的许灿也是骑虎难下,因为他一旦退缩了不加价,别人在背后还指不定怎么嘲讽他呢!要是传到师尊古云子耳中,让他知道自己在这节骨眼上怂了,觉得丢了古云堂的脸,往后不照顾不待见自己怎么办?

    就在他犹豫是不是该再加价的时候,一直跟在他身旁的一个小弟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点子,眼眸神一亮,换上谄媚讨好的笑容对许灿和常继子说道:”许师兄,常师兄,你们两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为了这么几包行气散抬价伤了和气,何必呢?而且你们两人抬价抬得两败俱伤,最终都便宜了他们这几个小瘪三,何苦来哉?”

    许灿和常继子一听也有道理,虽然他们两人都很注重风度,但是再讲究风度也不能不顾实际利益啊,他们两人都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再这样下去也肯定是继续抬价,到时候伤了钱包不讨好,往后还将彼此恨上了,最终好处都是这两个刚入门的新人弟子得了。

    “那你有什么好方法?”常继子也想通了其中关节,想起被自己抬高的两百颗灵石价格,不禁肉疼起来,真是买也不是不买也不是。

    许灿那名叫严冬的小弟笑了笑,道:”现在就你们两位师兄买这些行气散,不如你们商量一下,将现在虚高的价格压回原来的两百两下三品灵石一包,然后再凑钱买了,每人三包分了不就完事了?”

    常继子和许灿一听也对,这几包行气散虽然好,但对方都是势在必得的,想一个人独吞明显是不行了,彼此抬价还会伤了师兄弟的和气,往后还怎么见面?更何况在太初教这个尔虞我诈的地方,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要四处树竖敌嘛!而且把价格压回去,自己也省了灵石,毕竟两百颗灵石对谁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他们的对话并没有藏着掖着,所以不但围观者们听到了,秦浩轩和徐羽也听到了,他们两交换了一个眼神后,都从对方眼神里读出不满,好不容易价格才提到一千四百两下三品灵石,被这家伙跳出来一搅和,就要少没了两百两下三品灵石的利润,他们当然不乐意了。

    严冬见许灿和常继子都没有异议,于是狐假虎威的走到秦浩轩摊位前,道:“这位师弟,做生意讲究一个公平公道,一线天是咱太初教先祖为了方便后辈弟子各取所需而开设的一个地方,他的本意是希望咱们师兄弟们公平交易,各取所需,藉此提升咱们太初教的整体实力!我看你的模样应该是今年入门的新弟子吧?想做一个公平公道的生意人,面对顾客主动提价也不能心动,我念你不懂规矩,所以也不上报宗门长辈追究你的责任,现在许灿师兄和常继子师兄各出六百个下三品灵石,将你这六包行气散买走,你应该没有异议吧?念你是新来的弟子,我告诉你,一千二百两下三品灵石是很巨大的一笔财富了,不要贪多,贪多嚼不烂啊!”

    严冬的这番话说得语重心长,那一脸痛心疾首谆谆淳淳教诲的模样,仿彿就是不存私心的为秦浩轩等人着想,他说罢,又往蒲汉忠身上瞧了瞧,看到蒲汉忠的胸口绣着自然堂这三个字,不禁冷笑一声,一脸吃定秦浩轩的模样。

    跟自然堂混在一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他原以为秦浩轩会识趣的答应下来,谁知秦浩轩却摇了摇头,道:“价格是他们喊上来的,并不是我逼他们喊的,他们可以不买,但是喊了价又后悔,我宁可不卖!”

    严冬皱着眉,脸上闪过一丝愠怒之色,说道:“许灿师兄和常继子师兄分别是古云堂和碧竹堂的高足,只要你现在识趣,愿意把价格调回去,他们两位师兄往后随便照顾你一下,都够你享用一世了!”

    他的话虽然说得好听,但却是用威胁的口气说的,哪里听得出什么照顾?

    秦浩轩冷笑一声,默不作声,这时,一直坐在摊位前不吭声的徐羽站起来道:“第一,这行气散是我炼制出来的,第二,你们定了价格出尔反尔。那么我现在不开心了,所以我不卖给你们了。”

    徐羽说罢,严冬脸色一滞,而任由严冬和他们谈价,没有表态的许灿和常继子被徐羽的话一刺,就算修养再好也沉不住气了,他们两人正要发飙发怒,忽然看到秦浩轩的眼神朝罗金花望去。

    许灿和常继子顺着秦浩轩的眼神看去,发现百花堂的罗金花站在那里,罗金花见他们两人望向自己,也回以礼貌一笑,顺势朝徐羽走近几步,示意她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他们两人能修练到仙苗境三十叶的地步,就证明他俩两并不是蠢人,在看到罗金花后,立刻想起她不是被派到灵田谷当新弟子入仙道的入道师姐么?而且据说她运气好,被一个叫徐羽的紫种选中。

    莫非,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就是那无上紫种徐羽不成?许灿和常继子的心同时一颤。

    许灿朝与罗金花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罗金花自然知道他想问什么,于是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确定了徐羽身份身分,许灿和常继子两人面面相觑,心道好险,差点得罪了一个无上紫种!虽然以他们两人的修为,没必要怕一个还没成长起来的紫种,但是不管怎么样,和一个紫种弟子交好总归是没错的,就算不结交也千万不要得罪,否则别说等徐羽成长起来,没自己好果子吃!便是她没成长起来的情况下,去黄龙真人掌门大人那里抹两把眼泪……那高高在上平日里和蔼可亲的掌门大人,恐怕就看起来不那么慈祥了,会被发配到哪里去都很难说了。

    而且刨除徐羽这个紫种的因素,罗金花也是很得百花堂堂主器重的,光就算得罪罗金花也是一件很不智的事情。

    若不是有秦浩轩的眼神,许灿和常继子差点就发飙,得罪了徐羽,他们两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纷纷朝秦浩轩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要若不是刚才他秦浩轩有意无意的提醒,他们就为了一千多两下三品灵石得罪无上紫种徐羽了,一千多颗灵石虽然不少,但是为了灵石得罪一个紫种弟子?还能更愚蠢一点吗?

    这一刻,两人有一种转身将严冬砍死的冲动,这个蠢货!差点害的自己的罪无上紫种!本来是一个交好的机会,差点被这蠢货给搅黄了!如今紫种生气了……

    回头整死严冬这个蠢货!两人对视了一眼,连忙对徐羽说道:“这位师妹,是师兄刚刚孟浪了,也是师兄管教不严,让自己的狗腿子瞎了眼。是我们的错,这行气散还是卖给我们吧,我们出一千五百两下三品灵石,你看如何?”

    “师兄……”严冬张口结舌的想要说话,他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两位师兄还加价?

    “闭嘴!滚!”两人同时发飙,严冬缩了缩脖子,眼睛打量着罗金花,心中暗道何必怕这个娘们?她们百花堂,有什么了不起?再说这摆明是自然堂在卖东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