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九十四章 寿元终有耗尽时
    秦浩轩很是知道师兄对自己好,想起昨天把行气散都卖完了,现在自己连修练的行气散都没了,于是嘿嘿笑道:“蒲师兄,能借几根行气草给我么?”

    蒲汉忠当然知道秦浩轩要干嘛,他毫不犹豫的掏出几根行气草,塞到秦浩轩手中,道:“往后咱自家师兄弟,就不要说借不借这么见外的话,这些行气草你拿去用,不够再找我!”

    将行气草散送给秦浩轩后,蒲汉忠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道:“秦师弟,你炼散的同时,还是要多兼顾修练,不能因为炼药而荒废了自己的修练,本末倒置可不好!你要记住,炼药是辅助修练的,只有境界提升才能增长寿元!”

    秦浩轩再次郑重的点头,笑道:“孰轻孰重我晓得知道,蒲师兄放心。”

    在蒲汉忠出门时,秦浩轩每次都会送他离开,这次也不例外。

    这种不经意流露出的尊重,让蒲汉忠心中很温暖,他能感觉到秦浩轩对自己是真心敬重,而并非有求于他的谄媚讨好。

    送蒲汉忠离去,正要回屋的秦浩轩迎头便碰到了正来找自己的徐羽,徐羽的神情很奇怪,一半忧愁一半欢喜。

    “浩轩哥哥,我正要去找你呢!”远远看到秦浩轩,徐羽便开始打招呼,像看到亲人一般雀跃地小跑步过来。

    “外面冷,进屋说话吧!”秦浩轩看到徐羽微皱的眉头,心知她一定是有事,在他们走进房间,关好门后,秦浩轩问道:“羽妹妹,你今天好像不太高兴?。”

    “今天掌教黄龙真人接见了我。”徐羽组织了下语言,用纤纤芊芊玉手托着自己下巴,说道:“他询问我是怎么炼制出那些行气散的!”

    “那你怎么回答?”秦浩轩神情也紧张了起来。

    “我就说我正常炼制的,至于为什么药效这么好,我也不清楚啦!”徐羽俏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宽慰秦浩轩道:”掌教虽然不太相信,但也没有再逼问我自己,只是说让我闲暇时有空再多炼点,但还是要专心修练,然后还说,希望我下次炼散的时候,写出配方!”

    秦浩轩这才放下心中大石,徐羽毕竟是无上紫种,掌教也默许她有自己的秘祕密,如果换成自己,他一定会用各种办法,逼自己当场写下药散配方,那样自己的秘祕密就保不住了。

    “如果以后再有人问,你就告诉他,你是正常炼制出来的就好,其实炼制这些药散也没有什么秘祕诀,不过是加进去入的辅助药力较好罢了!”秦浩轩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对徐羽这个无上紫种来说,拥有一些不错的药液精华也很正常。

    徐羽微笑着点点头,她看着秦浩轩的眼神流露出几分迷恋,她最喜欢看浩轩哥哥这种天塌于眼前而不色变的模样,任何时候都是宠辱不惊的淡然。

    “对了,浩轩哥哥,掌教还送了我几株行气草!”

    秦浩轩接过这几株行气草,微笑着道:“掌教送你行气草,就是希望你再炼一些行气散,我今晚就帮你炼制一些,日后若掌教再问起,你也能拿行气散给他瞧瞧。”

    徐羽点点头,露出一个俏皮的表情,小女儿姿态显露无疑:“那就麻烦浩轩哥哥啦,你的辛勤劳动成果都算在我头上,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秦浩轩宠溺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看这小妮子的模样,哪有半分不好意思啊!

    送徐羽走后,秦浩轩开始提炼那枚高级残丹的药力精华,他将这枚高级残丹放入丹炉,点燃灵火阵,注入神识,没花多少时间就与残丹取得共鸣,随后轻车熟路的引出药力精华,只是这一次的药力精华却不再是纯正的金黄色,而是金色中略带赤黄,但是药力却比之前的金黄色药力精华更加纯醇正。

    秦浩轩知道,这是当初炼制这枚丹药的另外一种灵药的精华,他又装取了足足二十瓶这种药力精华后,仔细观察了这枚残丹的内部结构,这残丹中内部结构异常複杂,那些原本流淌着药力精华,现在已经干涸的迷宫纵横交错,心中学习炼丹的念头又浓郁了几分,暗暗想道:如果我也能炼出这种丹药,未来修练将得有多顺利!

    秦浩轩摇了摇头,驱逐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现在他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出叶,因为必须到达仙苗境一叶才能正式炼丹。

    花了些时间又炼制了十包药散后,秦浩轩发现这些行气散色泽也是金色中略带赤黄,但灵气还是十分浓郁,他取了一包吞食,开始修练。

    蒲汉忠几乎每次傍晚离去时,都会嘱咐自己努力修练,只有突破境界才能增长寿元,寿元是修仙者的根本!秦浩轩本身就是一个勤奋的人,在蒲汉忠的鞭策下,自然更加勤奋,巫修的他身子比一般修仙者要强壮太多,而且神识强大,就如同一头不知疲倦的修仙怪兽,孜孜不倦的努力,他头顶上那个犹如面盆大小的灵气漩涡疯狂汲取灵气,然后浇灌他的仙苗,强壮他的仙根。

    行气散三个时辰的药效过后,秦浩轩见现在还是半夜时分,想起有两天没去绝仙毒谷了,于是躺在床上,附身小蛇窜向绝仙毒谷。

    秦浩轩愈发的感觉到神识的重要,不但取元术用得上,而且可以攻击敌人,在关键时刻救命,所以他来绝仙毒谷并不仅仅是寻宝这个目的,还有修练神识的意思。

    他发现每当自己神识消耗得差不多了,休息一天后,第二天神识总能有所增长,虽然增长的幅度很小很微弱,但是能感觉得出来。

    来到绝仙毒谷后,秦浩轩直奔巨猿尸骸处,在绝仙毒谷和巨猿尸骸散发出的双重压力下,他一面细细的寻起宝来,虽然已经连续很久没有寻到想要的天材地宝或者法器法宝之类的东西,但是他始终坚信绝仙毒谷里还有许多宝物,如果目前没碰到,那肯定是自己现在的修为太低,无法进入绝仙毒谷的更深处。

    待到神识消耗得差不多,估算时间也快天亮了,虽然还是一无所获,但是秦浩轩还是心满意足的迅速从绝仙毒谷退出,回到自己的房间。

    虽然没有寻到宝贝,但是修练了神识,神识的作用在修仙界是非常巨大的,炼丹制符布阵,乃至于打斗杀敌都可以用上,更重要的是自己神识变强后,能在绝仙毒谷中走得更远。

    秦浩轩坚信,偌大的绝仙毒谷,一定还有许多宝贝等待着自己去发掘。

    月落日升,又是新的一天。

    秦浩轩推开门,便看到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师兄蒲汉忠,脸上的气色比起昨日又差了三分。

    “师兄,你今天脸色不大好,没事吧?”秦浩轩关切的对一脸郁郁神情的蒲汉忠发出询问。

    蒲汉忠咳嗽了几声,又长长叹息一声,才说道:“我没事,可是师父有事!”

    “师父怎么了?”秦浩轩心一紧,璇玑子慈祥和睦的面容浮现在他眼前。

    “咳咳……师尊的寿元不多了,大师兄说,如果再不能找到增加寿元的灵药,最多两三年,师父便要坐化了!”说话过急的蒲汉忠剧烈地咳嗽起来,原本蜡黄的脸色也胀得通红,神情寂寥的说:“师父他老人家待我们这么好,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坐化,自然堂的师兄弟们都在想办法寻找增加寿元的灵药。”

    “什么!师傅寿元将尽?”

    秦浩轩手脚一阵冰凉,他来到太初教后只见过璇玑子两次,却已留下很深的印象。而且这些天和蒲汉忠的相处,这位师兄也不时会提起师尊如何如何;从他每次提起璇玑子眼中就会流露出敬仰的光芒来看,蒲汉忠是发自内心深处敬重璇玑子。

    秦浩轩也知道,自然堂如此弱还能在四大堂的夹缝中生存,多半是璇玑子的功劳,他像一只护犊的鹰,默默展开自己的翅膀为自然堂的弟子们遮风挡雨,虽然他的修为甚至还比不上四大堂堂主的道传弟子,但他却是自然堂的主心骨,有他在,自然堂弟子少遭受很多压迫和欺负,若是没有他,自然堂还能不能存在都是问题。

    想到师尊寿元将尽,蒲汉忠这个五十来岁的老头也压抑不住心中的苦涩,神情黯然,眼眶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泫然欲滴。

    本想忍住不流泪的蒲汉忠最终还是没有做到,泪花从他眼角溢出,填满了他脸上沟壑般的皱纹。

    男儿流血不流泪,看着蒲汉忠老泪纵横,秦浩轩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拍了拍蒲汉忠的肩膀表态:“师兄,我也是自然堂的一份子,有我能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出声!”

    蒲汉忠勉强扯出笑脸,秦浩轩的话让他觉得很温暖,但是刚入门三个多月的秦浩轩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蒲汉忠站起来,长吁了一口气,看到秦浩轩桌上的丹炉,这个丹炉提炼过几次残丹,又炼制了两次药散后,炉底已然积馀了不少糟粕。

    他默默取出一个新的丹炉为秦浩轩换上,声音中略带着几分苦涩:“秦师弟,本来入仙道期间,你的开销应当由我这个辅导师兄提供,但因师尊寿元将近的关系,我和一些师兄弟想凑灵石为师尊购买增加寿元的灵药,往后在这方面无法资助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