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章 面善心恶毒难比
    秦浩轩听了罗金花的话后,那双有些绝望的眼神猛然迸发出希望的光芒,碧竹堂以炼丹制药闻名,接触的药草较多,说不定就能分析出小金中的是什么毒,只要能知道小金中了什么毒,马上对症下药配出解药,小金就得救了。

    这个常继子是碧竹堂中有名的丹痴,最喜欢研究草药,说不定他还真能救小金!

    “多谢罗师姐!”秦浩轩一脸激动的从床头站起来,因为刚才屋子里来的人太多,原本摆在屋子中央的桌子被搬到了床边,没有注意的秦浩轩撞到了桌子,身形一个趔趄,虽然没有摔倒,但是揣在怀中的一枚绝仙毒谷的高级残丹滚出来,几个轣辘后滚到了小金身边,碰到了小金的身子。

    “时间紧迫,那我先走了!”罗金花面色变得凝重而认真,帮这只小猴子间接上就是帮徐羽,她虽然对帮秦浩轩没什么兴趣,但能间接帮到徐羽她还是很高兴的。

    在罗金花走后,秦浩轩重新坐回床头,一双眼睛落在滚到小金身边的那枚残丹身上。

    这枚残丹从秦浩轩身上滚出来时,包括蒲汉忠也没有注意,就算它是出自绝仙毒谷的高级残丹,但是失去灵气和光泽的残丹都同样是黑不溜丢的模样,光凭外表,别人并不知道这枚残丹曾是一枚多好的丹药。

    秦浩轩之所以注意这枚残丹,那是因为这枚残丹在接触到小金身体时,隐约发出一道微弱的亮光,这道亮光除了自己外,并没有其他任何人注意到。

    “这是怎么回事?残丹不是早就没有灵气、没有光泽么?怎么可能还会忽然闪烁亮光?以前怎么没见过它闪烁出亮光?”秦浩轩不动声色的在心中暗暗思量着,虽然他很惊讶,但这些关系到自己的祕密,所以也不能提出来询问。

    看了一会儿,这枚残丹再也没有闪烁亮光,秦浩轩甚至怀疑自己那一瞬间是眼花了,他想将这枚残丹重新揣回怀里时,忽然注意到,小金身上的毒气似乎轻了一点了,至少身子没有继续浮肿,身上的乌紫之色也略微淡去一些,但如果不仔细瞧是看不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秦浩轩心头暗暗震惊,目光再度落到那枚残丹身上,原本想将它收回的念头也打消了,暗暗想道:“不如我用神识观察一番,看能不能瞧出什么?”

    秦浩轩排除杂念,将脑中如一蓬金雾状的神识凝聚起来,附在小金和那枚残丹身上。

    用神识可以看到,此时小金身体中到处瀰漫着黑色的毒气,这些原本该是逐步占据小金身体的毒气竟然朝一个方向流去,秦浩轩好奇的跟着毒气流向看去,发现那枚与小金身体接壤的残丹正在吸取它身上的毒气!

    虽然吸取的速度很慢,但是只要它持续以这个速度汲取下去,小金身上的毒气很快就会被吸完。

    “这是什么丹,竟然还能主动吸取毒气?”疑惑和惊喜交杂在秦浩轩的心中,他惊喜的是小金总算得救了,疑惑的是这枚出自绝仙毒谷的不知名丹药究竟是什么丹,竟然这么厉害。

    他尝试着将自己的神识附入这枚残丹中,但是迷雾濛濛一片,残丹内部脉络半点也看不到,光就这片遮挡残丹内部脉络的迷雾来说,绝对是秦浩轩接触的残丹最厉害一颗。

    “等它吸完毒,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研究一番!”秦浩轩收回神识,发现残丹自动吸取小金身上毒气后,他眼中的绝望渐渐褪去,现在只等残丹将小金身上的毒吸乾淨就好了,不管怎么样,小金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

    秦浩轩刚刚收回神识,屋外响起一片骚动。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秦浩轩屋子里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松油味瀰漫在这个不大的小屋,这个时候又是谁来了呢?

    “秦师弟,徐师妹,我听人说你们的小金被人下毒了,便赶来看看,没打扰到你们吧?”

    脸上挂着几分焦急的李靖还在门口,便远远的打起招呼,看到床上躺着不动的小金时,更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来,一脸痛心疾首的说道:“可怜的小猴子,又聪明又乖巧还这么能干,真不知谁会狠下这个心暗害你!”

    站在秦浩轩和徐羽身后的慕容超正在思考,到底是谁下毒暗算小金;当他看到脸上挂着焦虑的李靖走进来时,面色大变,落在李靖那一脸真诚的目光也变得玩味起来。

    “秦师弟,你别着急,我的辅导师兄时师兄是碧竹堂的人,精通炼丹术,我特意将时师兄请来,为小金看看。”李靖说着,与他一同来的时俊杰走上来,翻开小金因为浮肿而闭不拢的眼皮,看到的是一片布满血丝,透着黑色毒气的白眼球。

    时俊杰又装模作样的检查了小金身上其他部位,最后又用右手托着下巴想了良久,才在徐羽和李靖期待的眼神中说道:“小金身上没有别的伤口,肯定是食物里中毒。”

    徐羽眼中闪过失望,大家早就猜出小金是因为食物被人下毒,还用你这个碧竹堂的高足来下这个结论么?

    “时师兄,小金怎么样了?”李靖一脸希冀的看着时俊杰,道:“你有没有办法救救这只小猴子?”

    李靖装出来的焦急表情足以以假乱真,时俊杰心中暗暗震惊,不愧是出身皇家,演戏演得这么好!但是时俊杰知道,自己演戏的水准比起李靖要差太多了,于是他低着脑袋,尽量不让别人看出他的心虚,装作正在思考的表情,道:“它的症状很古怪,我一时半会也瞧不出原因。”

    李靖叹了一口气,那一脸失望的表情无比逼真,彷彿小金不是秦浩轩的猴子,而是他的一般;实际上他的心里无比欢乐,那个严冬实力不强,但是办事能力不错嘛,下的毒这么厉害,虽然这只小猴子一时半会没毒死,但看这模样,过不了多久就要嚥气了。

    李靖原本还想再假惺惺的安慰秦浩轩几句,博取他和徐羽的好感,但看到慕容超那双玩味的眼神正落在自己身上,他心中一颤,这个慕容超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对自己也有一些瞭解,如果自己再表演下去,说不定就会被他瞧出什么了。

    “秦师弟,我来的时候已经派人去请碧竹堂的常继子师兄了,常继子师兄是有名的丹痴,他说不定能看出小金到底中的是什么毒!我现在再帮你去其他地方问问,求一下解药!”李靖说罢,在慕容超愈发锐利的眼神中匆匆离去。

    秦浩轩看着李靖离去的背影,对他无事献慇勤也有些奇怪,但并没有多想,因为李靖一直在拉拢自己和徐羽,今天虽好像过于热情了,却也还说得过去。

    看了看小金,身上浮肿乌紫较之前明显减轻不少,秦浩轩那颗悬起的心放下来一些,取而代之的是愤怒,无比的愤怒!

    李靖走后,小屋中一度死一般的寂静,空气也彷彿凝滞了。

    “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暗算我的小金!”秦浩轩打破了沉默,声音愤怒语气暴躁,一张还算平静的脸上杀机浮动。

    蒲汉忠和徐羽面面相觑,秦浩轩很少露出这么可怕的神色,让他们两人不知该说什么。

    看屋里没有外人,一直沉默的慕容超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李靖很奇怪?我觉得这件事和李靖脱不了干系。”

    秦浩轩、徐羽、蒲汉忠三人的眼神一下子全落在慕容超身上,慕容超沉吟片刻后,道:“我从小跟他一起长大,他将皇家的权谋之术学得十分透彻,我是深有体会的。”

    徐羽想了想,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这段时间李靖和我和浩轩哥哥的关系都还不错,而且他要对付也是对付浩轩哥哥,下毒暗算小金干什么?”

    秦浩轩也点了点头,道:“这一个多月我们还卖了五包行气散给他,让他从仙苗境三叶一举跳到仙苗境四叶,如此帮助他,他有什么理由害我们呢?”

    慕容超笑了笑,徐羽和秦浩轩毕竟出身平凡家庭,没有见过皇室家族的尔虞我诈,对这些没有概念也是很正常的,于是他说道;“不管张狂还是张扬,对付秦浩轩都是明刀明枪。以前张狂虽然也想置秦浩轩于死地,但是他们的手段太过直白,甚至连阴损都算不上,如果真害了秦浩轩,他们还要背负恶名和惩罚。但李靖和他们不一样,皇家做事要么不动手,一旦动手必定深谋远虑,每一着棋子都有用意,最可怕的是他们从来不亲自动手,即便你们抓到动手的人,知道是谁干的,也很难揪出幕后指使,拿不到他们指使的把柄。”

    “李靖出身皇家,有皇室习气那是必然的,可你是怎么看出李靖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