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零二章 生死相约各天命
    “浩轩哥哥让你解释,你却随口敷衍,你有理么?你害得小金差点丧命,你有理么?”看到刘欢竟然吼秦浩轩,在一旁的徐羽终于忍不住了,她踏上前一步,横在秦浩轩和刘欢中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此时喷着怒火,一步步逼近刘欢,声声质问。

    而徐羽身后的罗金花见到这一幕,则直接凝聚灵力,掐着灵诀,如果刘欢按捺不住出手,她就会直接出招攻击刘欢。

    弱种秦浩轩不算什么,但刘欢却认出眼前这个小女孩是无上紫种,虽然眼下还不是自己对手,可得罪一个无上紫种和自掘坟墓有什么区别?抛开徐羽不说,就连徐羽身后蓄势待发的罗金花,也不是他能打得过的。

    虽然他们两人都是仙苗境二十叶,都是褐色宗袍,但人与人是不同的呀!罗金花是百花堂堂主的爱徒,学的灵法道术远比他这个不怎么受宠的普通弟子高级,动起手来他绝对占不到便宜。

    如果说在徐羽和罗金花的双重威胁下,刘欢还只是慌张,但秦浩轩紧接着说的这句话却如平地一声雷,将他精神彻底击垮!

    “再问你一次,我的小金为什么会中毒!”

    秦浩轩语气十分平缓,但实质上他已经到了暴怒边缘,这句话是缓缓咬字逐句吐出来的,他脑中渐渐凝聚的神识更是快速旋转,甚至有一些从他愤怒的眼神中透出,虽然没有攻击刘欢,但神识强大的威压,哪里是没修练过神识的刘欢能受得了的。

    暴怒的秦浩轩在说话时,语气中不自觉的夹杂了几分神识攻击,于是这句话落在刘欢耳中,让他如遭重击,深深震颤他的灵魂,此刻的刘欢脑海彻底空白一片,身子不禁哆嗦起来。

    在秦浩轩说话时,徐羽也正用愤怒的眼神瞪了刘欢几眼,全部精力都放在徐羽身上的刘欢还道是徐羽身上的气势,慌忙说道:“我……我昨天真的不在,严冬师弟找我……他说他在百兽山看到一只小金一样的猴子,并告诉我具体位置,于是我去抓猴子了……今天早上才回来,得知小金中毒我马上就赶回来了……我没有说谎……”

    刘欢连声音都是颤抖的,但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受秦浩轩神识威压,还以为这威势是徐羽身上传来的,说完之后,用畏惧的眼神望了徐羽一眼,心中暗道:无上紫种连气势都这么强大么?

    “严冬……严冬……”秦浩轩喃喃念了这个名字几次,直觉告诉他小金中毒一定是这个人下的手,只是这个人和自己无冤无仇,难道只是受李靖指使?

    蒲汉忠也将这名字咀嚼了几次,他忽然恍然大悟道:“你忘了么?前几天我们去一线天卖行气散,那个挑唆常继子和许灿压价买行气散,又想半路抢劫我们的人,不就叫严冬么?而且他也是古云堂的人!”

    说到这里,大家心里基本有数了,秦浩轩一声不吭,拍了拍肩膀上的小金,道:“小金,我们去给你报仇!”

    说罢,秦浩轩一马当先,朝仙云车场走去,徐羽也狠狠瞪了刘欢一眼,紧随秦浩轩的脚步走去。

    被徐羽瞪了一眼的刘欢差点没悔青肠子,又不是自己惹的祸,而且自己分明也是个受害者,却偏偏死鸭子嘴硬,现在好了,得罪一个无上紫种,往后修仙路灰暗无比了!他狠狠搧了自己几个耳光,望着秦浩轩和徐羽离去的背影,暗暗想道:“不对啊,这个紫种身上彷彿也没什么气势,刚才瞪我一眼并没有之前那种近乎崩溃的感觉,倒是旁边那个弱种气场很强……不对,不可能,弱种怎么可能比紫种的气场强!肯定是我的错觉!”

    秦浩轩等人坐上仙云车,直奔黄帝峰而去。

    下了仙云车,在罗金花的带领下,走上一条通幽小径,时不时能碰到古云堂的弟子,这些古云堂弟子有些奇怪的看着罗金花,不知道她带着两个新弟子以及一个自然堂的废物来古云堂干嘛。

    走完这段通幽小径,眼前豁然开朗,古云堂堂址在黄帝峰背阴之处,这里环境极好,山水如画,蓝天碧云,一个两丈来高的紫金巨石上,刻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古云堂】,威风气派,比自然堂那个小破道观不知强了多少倍,而这里的灵气也不是自然堂的无名峰能比的。

    “站住!”

    刚走到古云堂的山门前,秦浩轩一行四人就被几个站岗的古云堂弟子拦住。

    如果光是罗金花一人,他们肯定不会阻拦,但罗金花身后还跟着两个新弟子,以及一个自然堂的人,看他们几人面色不善,找茬的可能性多于串门。

    “干什么的?”一名又矮又胖的古云堂弟子出声询问,他是仙苗境十五叶的修为,但看起来和菜市场的屠夫差不多,肥得流油的肚子将一身灰色宗袍撑得鼓鼓的,彷彿再吸一口气就会把衣衫撑破。

    “找人!”秦浩轩走上一步,直视那名胖弟子说道:“还请师兄通融。”

    “不行。”那名胖弟子摇了摇头,一脸肥肉乱颤,他鄙夷的望了秦浩轩和蒲汉忠一眼,尤其看到蒲汉忠胸口自然堂的标识后,眼神中鄙夷之色更重,他咕噜吞了一口口水,道:“古云堂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便能进的地方,除非你们有资格成为古云堂弟子还差不多。”

    秦浩轩望了罗金花一眼,罗金花也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毕竟古云堂的人家的地盘,人家不让你进你总不能硬闯吧。在古云堂的地盘上撒野?他们四人中实力最强的罗金花也不敢。

    “没事就走吧,省得在这里堵门!”那胖弟子甩了甩白花花的肥猪手,准备将秦浩轩几人驱逐。

    眼看古云堂是进不去了,罗金花对秦浩轩和徐羽道:“不然我们先回去,我再找别的办法找出这个严冬。”

    罗金花说话间,蒲汉忠向前走了几步,对那胖弟子道:“十天后是半年一度的斗法小会,我要向你们古云堂的严冬下战帖,还请叫严冬出来接战贴!”

    蒲汉忠说罢,那几名古云堂弟子面面相觑,很明显的呆住了,又不可思议的望了蒲汉忠一眼后,随后爆出刺耳尖锐的笑容,那胖弟子对其中一个阴阳怪气的道:“哎哟,难得自然堂的软蛋硬气一回,你快去将严冬叫出来接战帖了……哎,等等,约战可都是有缘由的,你约战严冬的缘由是什么?”

    “严冬在我师弟养的小猴子食物里下毒,差点将它毒死!”

    “哈哈,严冬这小子真厉害,毒了只猴子都可以逼得自然堂的废物来下战帖,往常就算给自然堂的人下毒,他们都不敢上门来下战书的!现在竟然毒了只猴子他们就急眼了,真是天大的奇闻啊!”那被指使的人笑了几句,而后一路小跑朝古云堂内走去。

    秦浩轩和徐羽虽然不知斗法小会是什么,但从蒲汉忠说的战帖可以听出,蒲汉忠这是要约战严冬!

    罗金花用担忧的眼神看着蒲汉忠,道:“蒲师兄,你……考虑清楚。”

    秦浩轩也望着蒲汉忠,想要让蒲汉忠改变主意。

    蒲汉忠笑望着秦浩轩,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他想说的话,道:“严冬肯定做贼心虚,我猜他肯定躲在古云堂不敢露面,唯有用这个方法可以将他激出来!”

    罗金花点头认可,她道:“不然,我来约战吧!”

    蒲汉忠摇了摇头,轻声道:“我秦师弟这么有骨气,敢想敢做又敢当!我这个辅导师兄若是怂了,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说话间,蒲汉忠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秦浩轩想起蒲汉忠昨天说的“做你想做的事吧”!

    无言的温情和感动从他心中淌过,蒲汉忠虽然没有说动听的言语,但他用最直接了当的方式支持着自己。

    “师兄,谢谢你!”秦浩轩声音平静,但任谁都能听得出他声音里蕴含的浓浓感情。

    不一会儿,严冬和那名传讯弟子一起走了出来。

    如果秦浩轩等人以别的名义来找他,严冬是坚决不会出来的,但是太初教规定斗法小会的约战帖是必须接的,别说蒲汉忠向他下约战书,只要蒲汉忠好意思,哪怕他向门派老祖宗下约战书,老祖宗也得出来接。

    即便是强者向弱者发约战书,被约战的弱者明知不敌也必须接战,哪怕接了之后在斗法小会的擂台上认输都行。

    “你要向我约战?”严冬看到秦浩轩等人后,做贼心虚的他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又想起秦浩轩怂恿罗金花,将自己打成重伤,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还吃了不少丹药,可谓损失惨重。

    蒲汉忠郑重走上前,将刚才临时写的一张约战书递给严冬,道:“我,自然堂蒲汉忠,约战古云堂严冬!”

    严冬轻蔑的接过蒲汉忠的约战书,冷笑一声:“这是你自己要找死,擂台上被打死了可别怨我。”

    “各安天命!”递出约战书后,蒲汉忠冷冷的对严冬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上次抢劫不成,你怀恨在心,居然来毒害我师弟的猴子。”

    “瞎说,我什么时候抢劫过你们……什么时候毒害过你师弟的猴子!”蒲汉忠的话让严冬脸一下子红起来,但还是强行狡辩道:“你再血口喷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人在做天在看,昧着良心说话,当心遭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