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零九章 斗法底牌战擂台
    “一把最低端、最差的符剑,也要一两千颗下三品灵石。”罗金花微微算了算,报出这个让秦浩轩继续咋舌的数字。

    释怨坪再有冲天剑气涌起,秦浩轩再看过去的眼神不再是羡慕,而是心疼。

    一柄只能用三到五次的符剑就要花一两千颗下三品灵石制作,修仙界的恩怨不便宜啊!

    因为秦浩轩他们的实力较弱,所以擂台被编排在比较偏僻的地方,而这些编排在释怨坪中央区域擂台的,都是实力较为强悍的弟子们,对战间时不时冲出的冲天剑气将擂台都打出一道道裂缝,更有甚者在一剑斩下时,直接将擂台斩成两半。

    但秦浩轩可以感觉到,擂台在受损后,一股奇妙而神祕的灵气便会开始涌动,在这灵气的作用下,擂台彷彿受伤的伤口,竟然缓缓痊癒……

    从灵气震盪,光影交织,剑气纵横的擂台间走过,秦浩轩可谓大开眼界了,如果排除光影剑气中透出的逼人杀气,修仙者之间打斗还是很漂亮的,五颜六色,七彩缤纷,令人目不暇接感叹不已。

    大约走了十分钟,从热闹的人群中穿插而过,才走到他们的擂台旁。

    此时严冬正一脸傲然的站立于擂台之上,有了古云子赐予的两道符,他便知道今天是必胜的局面,他的目的是打死蒲汉忠,教训秦浩轩,让别人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让秦浩轩惊讶的是,原以为不会有几个人观看的擂台下,竟然已站了不少人,其中有张狂、张扬、李靖这几个熟悉的嘴脸,也有和秦浩轩有业务往来的一些四大堂弟子。

    这些和自己有业务往来的弟子看着秦浩轩和蒲汉忠的眼神无比热切,他们送了大量保命符籙、丹药给秦浩轩,就是希望他能在严冬这个仙苗境十二叶的修仙者手下捡回一条小命,没人看好秦浩轩这方会赢,蒲汉忠比严冬足足低两叶,而秦浩轩则更没希望了,出苗期可能打赢仙苗境十二叶的修仙者么?

    张狂、李靖和张扬来观战的目的则更简单,他们想看看秦浩轩敢找严冬下战书,这么强大的自信源自于哪里!

    看到严冬后,秦浩轩本想抢先一步迈上擂台,却被看守这个擂台的师兄拦住了,他斜眼望着秦浩轩,道:“你叫蒲汉忠?”

    “不是!”

    “不是就等着,按照先后顺序来。”说罢,他将目光转移到蒲汉忠身上,道:“上去吧!”

    秦浩轩不得已,只能把罗金花以及和自己有业务往来的四大堂弟子赠送的丹药和灵符一股脑塞给蒲汉忠,蒲汉忠也不推辞,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仙苗境十二叶的弟子,而且不止是自己有灵符之类的底牌,他肯定也有自己的底牌,如果自己被他打下来,秦浩轩就危险了。

    “如果师兄没能下来,你一定要记住,努力修练,只有突破境界才能获取寿元,寿元是修仙者最重要的资源!”蒲汉忠说罢,剧烈咳嗽了一阵,而后望着秦浩轩,道:“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活下去,想办法帮助师尊获得延长寿元的灵药,撑起自然堂!”

    秦浩轩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他从蒲汉忠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期冀和托付之意,于是再次郑重的点头。

    只要秦浩轩答应的事,就肯定会做到,蒲汉忠十分安心的走上擂台。

    蒲汉忠走上擂台后,一头花白头髮的他立刻招来几个围观者的议论。

    “自然堂的人这是来玩闹的吗?五十来岁了还停在仙苗境十叶的修为,这样也好意思挑战一个比他小十多岁,却有仙苗境十二叶的人?真不知道他若输了,这张脸面往哪里搁!”

    “看他那副病恹恹的模样,都这幅德行了,还要什么脸啊,我看他很难活着走下来咯。据说严冬收了不少好东西,对付自然堂这帮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的弟子,肯定是绰绰有馀了。”

    “闹不好,他就会是这一届斗法小会死的第一个人。”一个围观者用怜悯中带着鄙夷的目光盯着蒲汉忠,对他的背影上去四个字:“不自量力。”

    蒲汉忠在擂台上站定,面对严冬时,严冬嘴角牵起一丝轻蔑的笑容,冷笑道:“蒲汉忠,你们乌龟堂的规矩很好,缩着脑袋躲在龟壳里,虽然没法突破获得寿元,但至少能平平安安长命百岁,你却要标新立异,当冤死鬼。”

    蒲汉忠回之以清冷的眼神,并不说话。

    见蒲汉忠不说话,严冬更嚣张了:“是你自己找死,不自量力的废物!就你那两把式,就你这痨病样,跟你动手平白无故葬了老子的手,你现在后悔认输还来得及,只要你当众在我胯下钻过去,三跪九叩认错道歉,我就放了你!”

    蒲汉忠神态安详淡定的一笑,只是笑容里多了很多的轻蔑。

    “老家伙,老子三番五次想饶你一条狗命,你这条老狗却不识趣……”严冬说了一堆,可蒲汉忠却毫无表示,不禁恼羞成怒,捏动手诀,念动法诀,准备动手。

    蒲汉忠却不像他这边捏动术法,他知道自己比严冬低两叶,如果和他拼灵法,岂不是自讨苦吃?

    他催动灵力,再给自己身上拍了一道符籙护甲,右手扣了一张仙苗境十三叶境的灵符,注入灵力,直接引动灵符,朝严冬甩去。

    灵力从灵符中爆开,化作一把巨大的浅青色宽背大刀,足有一丈来长,直接斩向严冬。

    正在捏动灵诀的严冬被吓了一跳,这种一开始就用灵符,完全违背常识的打法让他立刻处于被动,不得不匆匆从怀中掏出一个防御灵符,拍在自己身前,一道黄色光芒忽然在他的身前亮起,灵力汇聚成一堵高牆。

    但听匡噹一声巨响,浅青色宽背大刀将这道黄色防御强击碎,残馀的刀势继续斩向严冬。

    勉强挡住蒲汉忠的那道浅青色宽背大刀,残馀的刀势倒伤不了严冬,但也将他逼退数步,弄得他衣衫不整头发凌乱。

    一开始就被自然堂的废物弄得狼狈不堪,严冬怒火中烧,然而蒲汉忠却没有停,他将秦浩轩塞给他的灵符一道道引动后砸向严冬,彷彿不要钱一般,看得台下围观的人张大嘴巴瞪大眼。

    各色灵力凝聚成的种种虚影,刀光剑气,杀意凝结。

    这真是自然堂出来的人吗?家底竟然如此丰厚!一道灵符的价值可不菲,看他砸出来的灵符之多,阶别也都还不低,顿时让围观者们傻掉了。就算换成他们,一次性丢这么多灵符也是丢不起的。

    擂台上顿时五光十色,灵气激盪,各式各样凶猛的攻击顿时向严冬袭去。

    严冬一惊,他原本想将蒲汉忠慢慢虐杀的,却没想到蒲汉忠一上来就这种要命不要钱的打法,若不是昨天晚上古云子赠送他一道灵符,措不及防之下还真会扛不住。

    顾不上形象的严冬在地上几个懒驴打滚,险险躲过两道灵符的攻击,一边掏出白玉灵符,催动体内灵气引动灵符。

    三息后,严冬手上爆出一阵剧烈而强大的灵气,这威势比那边符剑散发出的威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紧接着,这道强大的灵气化作无数柄锋锐的小剑,如满天繁星,在阳光下闪烁着炫目刺眼的剑光,强大的剑意让秦浩轩几乎窒息。

    这白玉灵符虽然不是剑符,却有如此强大的剑意,绝不简单!围观者们眼馋得差点没流出口水,拿这一枚灵符对付蒲汉忠,真是浪费啊!

    即便是严冬在催动这白玉灵符后也呆住了,心疼不已,这灵符至少有仙苗境二十五叶的威力!如果自己一上来就小心防备,也不至于立刻动用这么一枚珍贵的灵符啊。

    诸多小剑带着嗤嗤的破空声,一举破开蒲汉忠的攻势,然后再携着馀威射向蒲汉忠。

    在严冬催动白玉灵符时,蒲汉忠大惊失色,心知不妙,他立刻将几道防御灵符全部拍在自己身前,却并没有挡住小剑的攻势,只见挡在他身前的防御阵势一道道被这些小剑破开,然后打入蒲汉忠的身体上。

    蒲汉忠被小剑剑势冲落擂台,口吐血沫,浑身衣衫上是细密的剑伤,伤口流血不止,如残风卷起的落叶,直直摔下擂台。

    在蒲汉忠被打落擂台的第一时间,秦浩轩身形如箭冲了过去,将那几枚治疗伤势的丹药塞入蒲汉忠嘴中,而罗金花也急忙赶来,运起灵力迅速封住蒲汉忠周身大穴,为蒲汉忠止住流血。

    “你不要上去……咳咳……咳咳……你不是他对手……”蒲汉忠脸色苍白如纸,嘴里不住吐出血沫,用仅馀的气力说出这些话:“你还没出叶……大丈夫能屈能伸……认输也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