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到伤心形如木【第一更】
    两个时辰后,秦浩轩睁开眼睛,他发现师兄还在打坐,心中暗暗有些奇怪,平时都是师兄比自己先睁开眼睛,怎么今天自己打坐这么久,师兄还在打坐。

    他悄悄起身,从蒲汉忠身旁爬过去,准备下床走走,但他忽然感觉,不对劲!

    蒲汉忠虽然是呈现打坐的姿势,但是秦浩轩没有感觉到他呼吸,更没感觉到他身上的热度!

    按理说,这么近的距离,以自己修为的敏锐感觉,怎么可能无法察觉蒲汉忠的呼吸呢?修仙者在修练时虽然呼吸平缓,上百息时间才换一口气,但也不至于一点动静没有吧?而且身上总会有温度呀!

    秦浩轩想起在打坐修练前,蒲汉忠说的那番话,心头布满了不祥的阴云。

    他颤抖着将手放在蒲汉忠鼻下……没有气息,然后按在蒲汉忠手腕动脉处,血液也不再流动……

    蒲师兄……坐化了……

    秦浩轩如石雕般动也不动的望着蒲汉忠,他的手臂不知何时又开始颤抖起来,随着手臂的颤抖全身都开始颤抖。

    死人,秦浩轩并非没见过……就在不久前,他还亲手打死了严冬!可……这是蒲师兄……自己的入道师兄!

    那个总是对自己露出慈爱笑容,任何危险事情都会挺身而出,用他那并不高大的身躯将自己挡在身后的入道师兄。

    “怎么会?怎么可能?”秦浩轩望着蒲汉忠喃喃自语,因为身体的颤抖导致唇齿之间吐出的话都连不成串。

    自从来到太初,秦浩轩真正感觉到来自长辈温暖的地方,便是从蒲师兄开始。

    这些日子,秦浩轩的内心早已经将这位师兄当成了亲人,他也多次幻想过日后修炼有成,同师兄一起游走天下,也曾想过等自己修为提升之后,可以反帮助师兄提升修为。

    可……如今……师兄……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修仙人不会这么容易死。”

    秦浩轩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更加靠近蒲汉忠的尸体,探手去按他的脉门,那本应该缓慢而有力的脉门,如今冰凉的如同石块。

    蒲师兄……真的坐化了……

    秦浩轩回想起蒲汉忠会经常咳嗽,而且坚决不服用自己给他炼制的行气散,原来……他早知道寿元将尽,不肯浪费自己的资源。

    修仙者拒绝修仙资源的诱惑,比色鬼拒绝裸体美女的诱惑要难千倍,蒲师兄却做到了。

    蒲师兄……

    秦浩轩呆呆的坐在蒲汉忠尸体旁,怔怔出神。原以为,踏上修仙之路便能与天地同寿,本以为踏上修仙之路,便不再会面对死亡的威胁……本以为……

    秦浩轩就那么呆呆的坐着,望着蒲汉忠……整个认如同木雕一般的呆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

    敲门的声音如同照进黑暗中的阳光,将感觉自己调入黑暗的秦浩轩拉了出来。

    秦浩轩听得出,那是徐羽的敲门声,他移动着行尸走肉样的躯体将门打开,整个人很是涣散的看着对方。

    “浩轩哥哥,我手上那几包行气散卖完了,你还有再炼吗?”徐羽一边走进来,一边兴奋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秦浩轩的状态:“越来越多的人想买咱们的行气散,价格现在抬到三百两下三品灵石一包了!”

    徐羽开心地说完,才注意到秦浩轩神情呆滞,脸上还残留着未乾的泪痕,更奇怪的是蒲师兄还在旁若无人的打坐,平时自己来时他都会一脸和善地微笑和自己打招呼。

    “浩轩哥哥,你今天怎么了?”

    秦浩轩好半晌才用悲切的声音回答道:“蒲师兄……坐化了。”

    “啊!”徐羽一惊之后,怔怔的望着坐化的蒲汉忠,她很想问秦浩轩是不是弄错了,可她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错的。

    “蒲师兄身体一直不太好,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离去,定是斗法小会,被严冬重伤所致。”秦浩轩情绪低落的自责道:“都怪我,如果没有我,蒲师兄也不会离开得这么早。”

    后悔!秦浩轩后悔自己平日里为何没有多注意一下师兄的身体,后悔为何那日不阻止师兄去打擂台。

    徐羽嘴唇蠕动,想安慰秦浩轩,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一阵欲言又止后走到秦浩轩身边,用自己的纤纤细手拉着他的手道:“浩轩哥哥,人死不能复生,如果蒲师兄知道你这么自责,他九泉之下都不得心安。”

    他们两人就这样拉着手,四目相视,沉默不语,四周弥漫着悲伤的气氛。

    徐羽在秦浩轩房间逗留许久,没有及时回去修练,让罗金花有些恼火。

    她带着不高兴神情的走向秦浩轩的房间,准备好好和秦浩轩的入道师兄蒲汉忠说说,马上就是入仙道的最后关卡入水府了,得抓紧时间修练才行。

    罗金花敲开秦浩轩的房门,看到他们两个都是满脸泪痕,不禁愣了愣。

    罗金花毕竟是仙苗境二十叶的修仙者,她很快感觉到房内的蒲汉忠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瞬间明白了什么,心也一下子沉下去。

    因为徐羽的关系,她和原本没有交集的蒲汉忠也开始比较熟稔,认识了蒲汉忠后,对自然堂的印象改观了不少,尤其是他约战严冬,为秦浩轩出头,更让罗金花敬佩不已。

    同秦浩轩不一样的是,罗金花早经过观察,早已经知道蒲汉忠来日无多了,本以为他总能坚持的自己入道师弟闯水府才会泄了那口气,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修仙者向天争命,天道无情,生死无常,修仙只有不断攀登更高层次,才能逃脱生死轮迴之苦,秦师弟,徐师妹,不要太伤怀。”

    罗金花长叹一声,作为太初弟子,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仙路断绝的情况,只是这次……却令她那早已经有些冰冷的心,又有了些许松动。

    这时,徐羽忽然想起一句话“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她询问罗金花道:“师姐,蒲师兄已经仙去,后事当如何料理?”

    罗金花道:“自然是葬入太初的【英灵山】之中,那里是尽是埋葬着我太初无法突破境界获得寿元的先辈。眼下只有三天便要入水府了,咱们先将蒲师兄入土为安了,然后等入仙道完毕之后,再为蒲师兄补办入土仪式吧。”

    秦浩轩饶有深意的望了罗金花一眼,从罗金花充满顾虑的眼神中,他很快想明白罗金花提出入仙道之后,再为蒲师兄补办丧礼的原因;若因为自己的关系,为蒲师兄举行入土仪式,徐羽肯定会抛下修练来参加的,现在是入仙道最后三天,这种关键时刻她当然不希望徐羽有任何耽误。

    “不必补办了。”秦浩轩轻轻的摇着头:“蒲师兄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我会禀告堂主,关于师兄的事情。不劳师姐费心了……”

    罗金花有些许的意外,意外秦浩轩的成熟,心中同时还带着几分窃喜,若举办入土仪式之类,便是不邀请徐羽,这师妹也定然会去参加,耽误你秦浩轩自然没问题,但徐羽是紫种,耽误不得……

    “浩轩哥哥,蒲师兄在世时待我十分和善,对你也很好,我很尊敬他,他入土为安时我一定要送他一程。”徐羽的一句话令罗金花头疼的想要去扶额头,这位紫种师妹还真的认为时间有很多吗?修仙之路,半点不得浪费啊!便是紫种也一样要懂得珍惜时间。

    秦浩轩望了徐羽一眼,道:“蒲师兄是我的师兄,与你没什么关系,三天后便是入水府了,你抓紧时间去修练吧,不要耽误了。”

    罗金花忽然觉得秦浩轩看起来还是很顺眼的嘛。

    徐羽看了看罗金花,又看了看秦浩轩,咬着下唇,坚定的摇摇头道:“不!”

    秦浩轩知道徐羽看上去虽然柔柔弱弱,脾气却十分倔强,她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也不再多浪费口舌。

    “蒲师兄坐化,师父他老人家还不知道,我现在去自然堂一趟,将这个噩耗告知他们。”

    秦浩轩正准备出门,这时房门被推开,一身浅灰色道袍的璇玑子,带着几名自然堂的弟子走了进来。

    从璇玑子脸上的皱纹,以及他的精神状态可以看出,他比两个月前老了很多。

    璇玑子的脸上带着哀伤,皱纹彷彿都纠缠到一起,看到秦浩轩嘴唇动了动,知道是想告诉他蒲汉忠的死讯。

    璇玑子长叹一声,看向蒲汉忠坐化的背影的眼神里充满哀伤,他道:“汉忠寿元将尽,为师这些日子早已看出来了,只是他说不想影响你的心境,很快便入水府,他要尽自己最后一份力……”

    秦浩轩这才知道,原来璇玑子早就知道蒲汉忠寿元将尽,而蒲汉忠也知道自己即将死去,却不肯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惟恐耽误自己的修练,秦浩轩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潸然滑落。

    “汉忠让我告诉你,先为他入土安葬,待你自水府出来之后,再为他举行入土仪式。为师也为你物色了新的入道师兄,这三天时间你当认真修练,别耽误了入仙道。”

    璇玑子看着秦浩轩悲切的神情,也忍不住老泪盈眶,这么多年和蒲汉忠相处下来,名为师徒情同父子,眼下白髮人送黑髮人,即便璇玑子已然看破生死,但还是抛却不了这份师徒父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