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控身控魂难控心【第十二更】
    “这是血祭阵,不好,他是准备抽取我们的生命精元轰开禁法!”

    这名修仙者的话音刚落,他们二十四人中就有一个人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灵力灌入,身体被狂暴的灵力撑爆,顿时血肉纷飞,溅在那一脸狰狞笑容的武义身上,一头一脸全是血渍。

    “呵呵,居然有人认得出这个阵法,真的很不错,可惜……晚了!血祭阵开始了!”武义舔了舔嘴唇,鲜血的滋味让他很是享受,他伸出右手虚虚一抓,一道红色光芒从那死去的弟子身上被提炼出来,这是那弟子尚未散去的本命精元。

    这团本命精元被武义投入血祭阵中,很快,接二连三的又有修仙者承受不了这么剧烈的灵力冲击,纷纷爆体身亡,而他们的本命精元无一例外的被武义提取出来,投入血祭阵中。

    不多时,站在阵眼中央的武义浑身都是血肉碎屑,但他十分开心的舔着嘴唇,一脸兴奋激动,望着禁法光幕中的钟乳灵液,眼神中满是贪婪。

    由于灵力消耗过多的缘故,秦浩轩非但没有被灵力撑倒,反而还没吸取满,但叶一鸣却不同了,此时他丹田气海中灵力已经吸取得满满当当,灵力撑得他额头青筋暴起,一张脸胀得彷彿要滴出鲜血来,眼珠凸起,这是即将要爆体的徵兆。

    秦浩轩心里一急,但此刻他和其他人一样,也完全不能动弹,于是忙凝聚神识,将神识揉成一团金棒后,悍然射向位在阵眼的武义。

    此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秦浩轩的神识攻向武义,却像打在虚影上一样,神识直接透体而过,压根就没伤到武义。

    这是什么情况?秦浩轩愣住了,他完全无法理解眼前出现的一幕,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神识攻击失手!他震惊过后,迅速回忆起自己曾看过的极少关于神识的书籍,寻求答案。

    “难道他的脑海中没有神识,换而言之,他被人用移魂术控制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傀儡,他的灵魂在实际操控者的手上!”

    秦浩轩正思考时,站在阵眼的武义舔了舔嘴唇,将附近爆体死亡的太初教弟子本命精元一一提取过来丢在血祭阵中,此时二十四名布阵的弟子,只剩下秦浩轩和叶一鸣两人还活着。

    武义狰狞的眼神落在血祭阵中强横的本命精元上,满意的自言自语:“这些弟子的修为不错,看来这禁法肯定能破了!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武义没有再等秦浩轩和叶一鸣爆体,便迫不及待的控制着血祭阵中的那些本命精元,他十指若蝴蝶般翻飞,浑身透出一股阴邪鬼魅的气息,顿时四周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地上细碎的黄沙尘土被一道道旋风卷了起来,在武义身旁呼啸狂舞!他的十指每翻飞一次,身边沙尘飞舞得更狂暴几分。

    就连秦浩轩这种巫修被这肆虐的黄沙打在脸上,都感觉隐隐作痛。

    此时的武义衣襟飘飘,束髮的簪子不知何时掉落,一头散落的长髮随风飘动,一道道血红色的灵力缠绕在他身上,昂着头向着幽暗的苍穹,犹如嗜血的邪魅妖魔,看起来惊心动魄。

    血祭阵中一团团本命精元炸开,每炸开一团本命精元,这血祭阵散发的血红光芒便深上几分,随着二十二团本命精元完全炸开,这血祭阵的颜色比人体的新鲜血液还要深红几分,触目惊心,令人心悸不已。

    武义十指张开,猛然缩紧!只见这团血红色阵法光芒渐渐缩小,在武义的意识下,它逐渐凝成一柄剑刃,这剑刃透出森森剑意,恍若一柄初出鞘的神兵利器!

    “开!”武义猛然爆喝一声,双臂猛然张开,浑身灵力剧烈一扬,那柄血红的剑携着势不可挡的气势,猛然刺向那团禁法!

    那层赤色禁法光幕一闪,在这柄血红色剑刃攻击下轰然碎裂。

    禁法破开,阵法散去,一切恢复原貌,云淡风轻,那二十二名太初教弟子身体炸成血肉碎屑,被卷起的风沙掩埋,除了被溅了一身血浆的秦浩轩、叶一鸣和武义三人,现场再看不到一丝血腥。

    阵法散去后,叶一鸣狠狠摔倒在地,刚才只要再慢一点,他的身体就会被巨量灵力撑爆,饶是如此,他体内的灵力已经超出了最高负荷量,气海丹田隐隐有裂开的趋势,他盘腿坐在地上后迅速运气,他那张胀成血红色的脸才渐渐褪色,额头青筋缓缓平复。

    刚才浑身散发出邪魅诡异气息的武义正躺在地上,一身血浆的他捧着脑袋,眼神时而迷惘时而清醒。

    “赤炼师叔,你怎可以用移魂术控制我,又用血祭阵残害同门!”在地上捧着头,疼得打滚的武义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跟谁说话,面色由狰狞又变回之前正常模样,他看着露在沙土外面同门弟子的碎骨残肉,语气悲痛道:“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做,罪孽深重么?”

    在武义说完这句话后,他原本正常的神情又变得狰狞起来,彷彿一瞬间便被邪魔附体,阴阴说道:“罪孽深重?有什么可深重的,只要我得到这些钟乳灵液,我能再获得寿元,我就有希望突破到仙树一轮境!”

    武义脸色又恢复正常,他道:“你已经是仙树境的强者了,何必用这种残忍手段满足私欲!”

    “哈哈哈哈……你懂个屁!仙树算什么?我定要进入仙轮,仙婴道果!举霞飞升为仙!”武义脸色又狰狞起来,眼中闪烁着凶光。

    他的话让秦浩轩心中一惊,他之前还以为控制武义的是修魔的修士,却没料到这人竟是太初教本门长老,虽然不是长老院的长老,却也有仙树境的实力,在门中应该颇有地位!正在打坐却也仔细听着附近动态的叶一鸣更是眉心一跳。

    武义眼中一阵迷离后,大声咆哮:“离开我的身体,赤炼恶魔,你离开我的身体!”

    “离开你的身体?我好不容易用移魂术控制了你,还没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会放了你么?”武义舔了舔嘴唇,面部再现狰狞。

    “你不是人,这么多同门弟子的性命却被你视若草芥,你就算被五雷轰顶,轰杀成渣都无法赎罪!”

    “以他们的资质修仙也无希望,让他们为我而死,是他们的福分!”赤炼又占据武义的身体,眼中闪烁着炙热的欲望,道:“只要我得到这些钟乳灵液,练成丹药增加寿元后,我就有资格冲击仙树一轮境,甚至仙婴道果境,太初教中谁敢欺我?日后又有谁敢欺我太初?五雷轰顶?谁敢轰我!”

    这时,武义从地上爬起来,他眼中的迷惘之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是一脸狰狞的神色,看来赤炼子又彻底控制了他。

    “哟,还有两个没死!很不错嘛!”武义舔了舔嘴唇,眼中杀意隐现,走向秦浩轩和叶一鸣:“不过你们两个知道的太多,必须得死!”

    武义的话阴森恐怖,将叶一鸣从打坐中惊醒过来,此时他体内的灵力虽然还紊乱狂暴,不过已不再有爆体的危险,如果还不立即停止打坐想办法逃脱,就会死在赤炼子手下了!

    虽然在盘腿打坐,但武义刚才的话还是传到了叶一鸣的耳里,他很快猜出用移魂术控制武义身体的人是谁:“控制武义的是古云堂堂主,古云子的师弟赤炼子,此人乃是仙树境修为!”

    听到叶一鸣的介绍,秦浩轩的心顿时凉了大半,又是古云堂的人!

    赤炼子用移魂术控制着武义的身体,虽然不能使用出本身仙树境的恐怖实力,但以他在修仙道上浸淫了一百多年的经验,哪怕只能发挥出仙苗境二十叶的实力,也比寻常仙苗境二十叶修仙者要厉害!

    就在控制了武义要杀秦浩轩二人的赤炼子走向他们两时,变相徒生,武义那张狰狞的脸忽然扭曲起来,他再次摔倒在地。

    “你不能再用我的身体作恶了,因为你,我的双手已经沾满鲜血!”在赤炼子要杀秦浩轩和叶一鸣时,武义再度争夺身体控制权,但是很快他就失败了,狰狞的表情重新出现在他的脸上,赤炼子重新控制了身体。

    “原本我还只是时不时用用你的身体,既然你这么反抗,我只能将你碎魂了!”赤炼子阴冷的说道:“这两个人我务必要除掉,而这些钟乳灵液我更是必须得到,谁也不能阻止!”

    “赤炼子,门派对钟乳灵液查得极严,这么多钟乳灵液,你也带不出去的!你出去时,九长老会检查你的玉瓶!”

    “哦,你倒是提醒我了!”赤炼子占据了武义的身体后,露出了几分沉思的神色,每个弟子进水府前,门派对每人都发了一个特制玉瓶,这个特制玉瓶是用来装钟乳灵液的,可以确保钟乳灵液的药效不会丢失;这些钟乳灵液对太初教是极其重要的资源,只有掌教和长老院那几名长老有资格享用,其他人私藏钟乳灵液都是重罪,如果用武义的特制玉瓶装钟乳灵液,肯定会被发现。

    想了想,赤炼子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在秦浩轩和叶一鸣身上,忽然笑道:“这些钟乳灵液我用他们两个的玉瓶装取就是,就算没有他们的玉瓶,这水府中这么多人,我随便杀几个取玉瓶不就是了?至于你,敢违背我的意愿!你将被……碎魂!”

    “不……”

    他的声音刚落,武义的脸上现出几分挣扎畏惧的神色,很快神情就凝固了,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整个人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息……

    两息……

    三息……

    这三息时间中,武义整个呆滞了,眼神中透出极端恐怖痛苦的神色,之后从他头顶冒出一股青烟,眼中灵光一闪,随即仅剩死灰一片。

    这一幕落在叶一鸣眼里,他语气震惊的说道:“碎魂!好残忍的手段!”

    很快,武义那张呆滞的脸上再次流露出凶残和狰狞的神色,很显然,真正的武义已经被碎魂了,眼前这个人已不再是被中低层弟子敬仰的武义,而是为了私利不择手段的赤炼子。

    赤炼子那双闪烁着血色光芒的眼睛,玩味的盯着秦浩轩和叶一鸣,嘴角牵起一丝笑意:“真令人奇怪,一个是自然堂的废物,一个是刚入门的新弟子,竟然能侥倖活下来。可惜,你们还是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