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宝藏暗处藏宝藏 【第十三更】(月票)
    赤炼子捏了一个手诀,巨大的灵气迅速聚集在他的身上,灵力剧烈的波动,卷得地上沙尘漫天飞舞,被卷起的沙尘凝聚在他身前,在灵力的灌输下剧烈膨胀,变成一个巨大的石块!

    体内灵力紊乱的叶一鸣见状,也神情紧张的捏了一个手诀,嘴里快速的唸唸有词,随着他念动法诀,调动灵力,一面对秦浩轩道:“快走!”

    秦浩轩却不为所动,他已经死了一个师兄,不能再让叶一鸣为自己死!既然神识攻击对他无用,那就只能再次动用无形剑了!好在刚才血祭阵中,自己已经迅速的补满了体内的灵力。

    他右手紧扣无形剑,熟练的催动体内灵力,疯狂而磅礡的涌入这小小的无形剑中,无形剑轻颤之后,在赤炼子即将扬起那巨大石块将他们砸成肉饼之前,无形剑激射而出,赤炼子感觉到一阵锐利的杀气奔腾而来,却已经躲避不及,被秦浩轩射穿眉心,倒地而死。

    再次使出无形剑的秦浩轩和前一次一样,体内仙苗陡然接近枯萎的边缘,原本灵力充足的丹田气海再次捐滴不剩,他一瞬间变得萎靡不振,再也站不起来。

    在太初教古云堂一个阔气院落的某个房间,一个颚骨微凸,面型消瘦微尖,肤色略黄的中年男子盘腿坐在一个阵前,他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阵阴鬱逼人的气息,他一脸细密的皱纹,犹如又乾又皱的橘皮,此时这张如风乾橘子皮的脸上,正怒火熊熊。

    他阴沉而愤怒的目光落在身前那个插满了符旗的小阵上,此时这个小阵被毁,符旗撒了一地,阵中一个用黄色符纸折叠的小人正在熊熊燃烧,如果被见多识广的人看到,定会惊讶的认出,这是邪道修士才会的移魂阵,而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移魂阵竟然被人破了!

    这人便是古云堂古云子的师弟,赤炼子。

    “混蛋!一个自然堂的废物,一个新人弟子,竟然破掉老子的移魂阵,抢了老子的钟乳灵液!日后定将你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不可!”他身上怒气再度高涨,浑身灵力激荡,眼睛朝身前那移魂阵一瞪,一道青烟顿时从小阵上冒起,转眼间便将它烧得一干二净。

    烧燬了移魂阵等邪恶证据后,赤炼子也稍微平静了一些,自言自语道:“居然藏有能杀死仙苗境二十叶武义的宝贝,等你从水府中出来,得找个理由将你抓了,逼问出你的宝贝不可,还有我的钟乳灵液,一定要得到!”

    刚才他控制着武义的身体,正要将秦浩轩和叶一鸣杀死,却反倒莫名奇妙就被秦浩轩杀死了,移魂阵被毁掉的那一霎那,他彻底傻了,一个仙苗境一叶的新人弟子,竟然有能力破掉自己的阵法?

    这个秦浩轩只是仙苗境一叶的修为,不但在血祭阵中侥倖不死,竟然还能杀死仙苗境二十叶的武义,看来身上一定有重宝!

    赤炼子在心里暗暗盘算,还好他们也有没有自己夺魂的证据,便是知道事情真相也没什么用处,只要他们活着离开了水府,那重宝放在其身上太可惜了,对太初也没有过多帮助,还是收过来的好,至于钟乳灵液也必须拿到手,如今寿元无多,天人五衰将至,必须在天人五衰到达之前取到灵液才好。

    杀死被赤炼子控制的武义后,天色已经露出鱼白,昏暗的晨光洒落在水府中。

    叶一鸣激动的望着那团漂浮在半空的钟乳灵液,眼中露出炙热的光芒,此时就剩下他和秦浩轩两人,只要他们想出合理的办法,将这些灵液带出去,便可以给师父璇玑子炼丹延寿了!

    因为仙苗境二十叶以上的修仙者无法进水府,水府每年只出现很短的时间,这些钟乳灵液又极为稀少,所以它们极为珍贵,即便是谁能获得,也必须卖给宗门,私藏钟乳灵液相当于欺师灭祖的大罪!

    将这些钟乳灵液收上去后,有资格享用的也只有掌教、老祖宗及长老院的几名长老,就连四大堂堂主之尊,也没有这个资格。

    宗门对弟子的盘查做得极为严格,而且把关的人是修为通天的九长老,想要瞒过他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叶一鸣自武义怀中,将他的玉瓶取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将这些钟乳灵液装了进去,然后又发起愁了,因为将灵液全想带出去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旦被查出来夹带私货,璇玑子也保不住他。

    “这些钟乳灵液,该如何带出水府呢?如果光明正大拿出去,肯定会被门派收缴,这么多灵液确实能换来一笔数目不菲的灵石,但师尊却用不到了!只有将它们悄悄带出水府,才能给师父延寿!”叶一鸣望着秦浩轩,似在询问,又似在自言自语:“修仙界实力就是一切,没有实力,就算得到好东西也愁保不住。”

    就在叶一鸣无比纠结时,虚弱的秦浩轩将怀中的小蛇取了出来,对叶一鸣道:“师兄,我有办法,你将玉瓶放在地上。”

    秦浩轩平躺在地上,将灵魂附入小蛇体内。

    叶一鸣看到原本一动不动的小蛇忽然动弹了,而秦浩轩却像死去一般没有呼吸,大为惊讶。

    这小蛇来到玉瓶前,张大嘴巴,原本小小的蛇嘴一瞬间变得比玉瓶还大,一口将这玉瓶吞入口中,随后又恢复成原来大小。

    小蛇的身体还是如之前一般大小,丝毫看不出异常,更无法想像它刚才还吞了一个腕口粗细的玉瓶。

    它走到秦浩轩身边,随后秦浩轩便睁开眼睛,将小蛇放入怀中后坐了起来,笑意盈盈道:“叶师兄,这是我的秘密,希望你能帮我保守!”

    此时的叶一鸣已经震惊得目瞪口呆,在秦浩轩对他说话后,他连连点头,道:“秦师弟,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你有什么秘密吗?那不要告诉师兄,师兄不想知道。”

    看着收起小蛇的秦浩轩,强忍着好奇没有询问的叶一鸣,不禁在心中暗暗想道:秦师弟这小蛇是从哪里来的,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用?也不知道他还有其他什么宝贝,看来自己这个师弟当真是福缘深厚的人,显然在进水府之前已经有过仙缘奇遇,否则普通人家出身的小孩,哪有这种神奇的东西!不论是这条小蛇还是击杀楚湘子和武义的那未知宝贝,都十分奇特,别说一般的修仙者,就连太初教掌教、老祖宗这种级别的强者,都不一定能获得。

    秦浩轩摸着怀中的小蛇,忽然长叹一声:“哎,仙道无情,不过三天时间,如果蒲师兄能多活三天,这些钟乳灵液练成丹后,也可以给他延寿,他也不至于这样……”

    提起蒲汉忠,叶一鸣心中也沉重起来,微微叹息:“天道无情,命运无常,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我们能做的唯有抓住现在,才能把握未来!就像汉忠经常嘱咐你的,寿元是修仙者的根本,只有努力提升境界,才能获得寿元。”

    秦浩轩郑重的点了点头,一扫脸上的颓废,道:“得到这些钟乳灵液,师父延寿有望,蒲师兄在天之灵也当欣慰了。叶师兄,我刚才灵力消耗过度,先打坐盘膝了!”

    叶一鸣点点头,他望着秦浩轩时有些出神,和秦浩轩相处的这几天来,他已经被秦浩轩的各种独特表现都震惊得麻木了,这个师弟总能冒出各种层出不穷的惊喜,不但屡屡绝处逢生,还能化腐朽为神奇,偷运钟乳灵液这么棘手的事,都被他轻松解决了!

    “师傅他老人家……终于有希望了。”叶一鸣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脸上洋溢着无法掩饰的兴奋,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蒲汉忠特地找他谈了一下午,让他好好帮助秦浩轩。他和秦浩轩接触后,发现他不但重情重义,还如此神奇,屡屡给他出其不意的惊喜!

    秦浩轩将无形剑捡回后,从怀中再次取出一包行气散,吞入嘴里开始迅速补充灵力,而叶一鸣在四周检查一番,发现没有异常后,也盘腿打坐调整体内紊乱的灵力。

    叶一鸣调息体内紊乱的灵气不用多久,不过秦浩轩吞食灵气散却耗费了足足三个时辰,在这三个时辰里虽然出现了一些零星的冥魂,都被叶一鸣解决了,这个院落偏僻得很,三个时辰也没有其他人找过来。

    待秦浩轩恢复灵力,从打坐修练中睁开眼睛,叶一鸣正在看一面镜子,它是叶一鸣刚才在钟乳灵液的下方找到的。

    “师兄,这面镜子是什么?”秦浩轩拿过这面周身透出灵力波动的青铜镜子,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总感觉它很不一般。

    “这不是普通的镜子,它叫千里镜,是一件法宝。”叶一鸣顿了顿后,目露精光道:“法宝、丹药、飞剑这三样东西,都是极其珍贵的修仙资源,传闻炼制法宝的消耗特别大,动辄就是上万,甚至几十、上百万颗灵石。”叶一鸣说到最后,连自己都暗暗咋舌。

    秦浩轩听得一脸心惊肉跳,拿着这面千里镜翻来覆去又看了许久,道:“这面镜子可以载人?可以飞千里?”

    叶一鸣笑着摇摇头道:“我曾看过一些法宝类的书籍,有过关于千里镜的介绍,这千里镜虽然只是辅助性的低等法宝,但制作方法在几千年前的仙魔大战中失传,现在已经极少有人有了!千里镜不能用来作战,一般用在监视、探查等方面,比如你在一个未知区域,可以用它来探知哪里有危险,哪里有什么天材地宝。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秦浩轩点了点头,拿着这枚千里镜陷入沉思,半晌后说道:“这些钟乳灵液外有人工禁法,又有这么一个法宝,看来早有人发现了这些灵液,只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并没有取走。”

    叶一鸣也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最后坦然一笑道:“不要太过杞人忧天!修仙者向天夺命,连天都不怕,还怕人么?”

    “对了师兄,这面千里镜如何使用,你可知道?”

    “你输入一道灵力,然后就可以看到附近的情况,想要看得更远,输入的灵力也就需要越多。”

    秦浩轩尝试着输入一道灵力,毫无反应,他不得不加大灵力投入。

    在灵力足够后,这千里镜镜面爆出一阵白色毫光,之后又恢复正常,而原本和普通镜子没什么区别的镜面中缓缓出现一个画面,竟然是他们和武义相遇的那个庭院,秦浩轩继续输入灵力,变幻画面,竟然看到了一群人正在打斗,他好奇的停下来,发现竟然是十几个人在围攻一个人。

    被围攻的那个人,赫然是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