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气焰凶狂神仙画【第三更】
    文案记录长老手一颤,毛笔差点没将纸给戳穿,两千点水府贡献值啊!普通弟子进一次水府,往往一点贡献值都捞不到,许多人捞到一两点水府贡献值已经是值得庆贺的事情了,但这张狂一次性却得到两千点水府贡献值!何止是可怕,简直是可怕啊!

    但是大家都知道,如果按照门派去年兑换水府贡献值的价格,一点水府贡献值换十两下三品灵石,张狂的两千点贡献值能换到两万两下三品灵石,这个恐怖天价对寻常弟子来说已经很了不得,但是若将这小半碗钟乳灵液拿到黑市去卖,至少能卖五万两下三品灵石!而且有价无市。

    不管怎么算,都是门派赚大了,而且若是今年新弟子赚取的水府贡献值太多,门派调整兑换比例,一点水府贡献值只能换八八甚至五两下三品灵石,那将赚得更多。

    一名弟子扳着手指开始算,越算越心惊,说道:“一百五十滴灵液啊!我的天,两千水府贡献值,两万两下三品灵石,我一年赚八十两下三品灵石,算起来我两百年都赚不到他七天赚的灵石……”

    旁边听到他算数的弟子哀叹一声:“张狂是三名无上紫种中最出色的一位,你拍马都比不上了!”

    “人比人气死人!这些特殊仙种弟子真是天之骄子,我们弱种哪有和他们攀比的余地呀!”

    “老老实实的耕地种地,多赚点灵石吧,说不定还有机会多长几片仙叶,人家的资质和运气,我们是羡慕不来的!”

    “他入门六个月就修炼到仙苗境十叶,在水府呆了七天又长出五片仙叶,就说这种修炼速度,我肯定是羡慕不来了,不然也不至于入门十多年,才长了八片仙叶。”

    ……

    李靖望向张狂的眼神虽然羡慕,但是却不焦急,有了【霸道真龙诀】的他又有这枚灵丹辅助,一旦开始修炼,进度必然一日千里,届时很有机会追上张狂!想到这里他前所未有的轻松,好运总算轮到自己头上了,不用再当三个紫种弟子垫底的角色了!张狂获得一百五十滴钟乳灵液,不知道徐羽有什么收获?

    张扬看着张狂的目光嫉恨若狂,自己的这个堂兄不但资质比自己出色,就连在水府中的收获也是自己的百倍以上,七天竟然能长出五片仙叶!以他现在的修炼速度,自己肯定是追不上了,不过他想起师父古云子跟自己说过,以后会有一个很大的惊喜给自己,说不定凭借它能追上这几名紫种,他对古云子所说的这份惊喜又好奇几分,到底是什么样的惊喜能追上这些个个惊采绝艳的无上紫种?

    慕容超凝望了张狂一眼后,默默叹息一声,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徐羽身上。

    至于徐羽则一脸淡定淡然,张狂获得两千点水府贡献值虽然吓人,但她在水府中得到的法宝,并不输给张狂多少,想必也能得到不菲的水府贡献值,唯一让她担忧的是张狂现在已经是仙苗境十五叶的实力,张狂曾放出狠话,在水府出来之日,就是秦浩轩的死期。

    秦浩轩表情淡漠,他想起张狂体内还有的另外一个神识,杀戮时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凶气,以及他在七天内忽然长出了五片仙叶,更加确定他是被强大的妖魔附体了,否则修为怎可能进展这么快?

    他不禁运起神识,想要再探测张狂。

    他的神识还没进入张狂身体,张狂仿佛有感应一般,朝人群中的秦浩轩瞪了一眼,他的眼神如一柄利刃,仿佛要直插秦浩轩的心脏。

    虽然张狂说过在出水府之后要秦浩轩的命,但有九长老在这里坐镇,他即便当场行凶也不可能得逞,所以他还强忍着等待时机,他瞪秦浩轩这一眼,就像分明在告诉他:“秦浩轩,你等着,离开这里,我就会要你的命!”

    被张狂瞪了一眼,秦浩轩倒是没有什么,但也收回了神识探测,因为他感觉到九长老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目光有意无意的朝他所在的方向扫来,在九长老这种神通通天的修仙高手面前,还是谨慎些好。

    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一名弟子忽然捧着头,被张狂眼神余光扫中的他大喊:“啊……救命啊!张狂要杀人啦,张狂他杀了好多同门啊……救命啊……”

    这名弟子和秦浩轩站在一起,张狂那双阴冷的眼神瞪秦浩轩时,他无意间看到张狂的眼神,顿时勾起在水府中的回忆,在水府中张狂指挥符龙,大肆屠杀同门的身影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当时若不是他屏气凝神,躲在草丛里大气都不敢喘,说不定也会被张狂抓出来灭口。

    但符龙的惶惶之威,张狂杀人时身上散发出的逼人煞气,还是深深震颤到他的灵魂。

    出来之后他一直不敢提起此事,生怕张狂杀人灭口,但张狂刚才阴冷的眼神扫过来时,他终于崩溃了。

    在他喊出这句话后,顿时响起一片嘈杂声,张狂在水府可不止一次杀人,也有在他手下逃脱的太初教弟子,本来都准备将张狂被妖魔附体的消息当做秘密烂在心里,毕竟紫种弟子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存在,但从这弟子喊破之后,都露出骇然之色。

    “九长老要为我们做主啊!张狂仗着自己是紫种弟子,在水府中大肆杀戮同宗师兄弟,我的一个师兄和师弟就死在他的手上!”说话的是一个仙苗境十九叶的修仙者,在张狂看到他后,他不禁露出恐惧的神色,再次大声吼道:“若不是我的跑得快,肯定也死在他的符龙之下!”

    这名仙苗境十九叶的弟子控诉完后,立刻引起一阵非议:“就算张狂是无上紫种,修炼速度奇快,现在已经是仙苗境十五叶的修仙者,但是你是仙苗境十九叶啊,单打独斗打不赢,难道群殴都打不过么?”

    “就是,太假了吧,他是看张狂大出风头,于是想报复?”

    “你们不知道,张狂有一条极其凶悍的符龙,这条符龙……”一名见识过张狂指挥符龙杀人的弟子说出这句话后,被张狂一瞪,立刻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提起张狂的符龙之后,凡是见过的弟子纷纷加入控诉的行列,忽然有一人喊道:“张狂进水府时是仙苗境十叶,现在仙苗境十五叶的修为,除非是妖魔附体,不然七天,怎么可能修为大涨如此之多?”

    “张狂肯定被妖魔附体了,他杀人时眼睛变成可怕的血色……”

    “还有那条符龙,太凶煞了……”

    “九长老,请您一定要查张狂,他肯定被妖魔附体了!”

    九长老的面色很是难看,根据太初的规矩,同门残杀是绝对禁止的,只是在水府之中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屡禁不止,自己当年也曾经遇到过厮杀,已经是入水府的潜规则了,从来没有人提出来过来,今天突然被这么多人提出,而且还是控告紫种,这事情……

    “呵呵……”张狂冷笑着打断了所有人的控告:“诸位在水府之中,为夺我宝物,设下陷阱群起动手的事情,难道这么快便忘了?哪个是我真正主动打死的?我想杀的只有秦浩轩!你们?也配?还请九长老明察……”

    九长老面色顿时缓和不少,张狂这个紫种弟子,自己内心本就是想要保一下,如今张狂说完话之后,告状的人居然集体的短暂沉默后才再次出声反击,想来张狂的话更为可信一些,随即说道:“这件事情,交由执法堂仔细审查,若有人伺机害人,那执法堂不必客气!”

    人群之中,数名弟子偷偷缩了缩脖子,张狂则只是冷冷的盯着秦浩轩。

    秦浩轩感受到张狂的注视,很是不在乎的吐了吐舌头,又伸手摸了摸脖子,示意自己的脑袋貌似还好好的呢,你之前的牛逼白吹了,作为挑衅的回应。

    “可是长老……张狂妖邪异常,不该查一下吗?”

    “对啊!我们都怀疑他妖邪附体!便是紫种,这等进境也太逆天了!”

    人群中再次响起不平之声,有人脑子反应快,发现只要将张狂认定是妖邪,那么事后便是被查出来自己主动攻击对方,也不会被判罪。

    九长老注视着张狂,对于这名紫种弟子他也是很关注的,如今的张狂气息内敛,霸道之威却环绕体外,理论上却是不像正常状态,思考半响他才说道:“执法队,将张狂带去监妖处,好生招待着,在掌教与长老院未提审之前,严禁任何人私自检查张狂。”

    这几名长老领命,走到张狂面前,将他带走。

    张狂在被带走时,眼神冷冷扫过刚才站出来指控他们的人,仿佛要记住他们的模样,以便出来的时候报复!

    在张狂被带走后,九长老眉头紧锁,这个张狂是无上紫种,而且是三个无上紫种中目前最优秀的一个,短短六个月便修炼到仙苗境十五叶,这种资质和修炼进度别说太初教没有过,放眼整个修仙界也极为罕见,如果他真被妖魔附体了,也要想办法将他体内的妖魔除掉,不能毁掉一个无上紫种,这可是太初教通向无上大教的契机。

    在张狂被带走后,九长老阴沉着脸,气势不经意外放,将半个日月湖笼罩其中,在九长老气势压迫下,实力弱的甚至感觉呼吸困难,几近窒息,两千三百名太初教弟子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发出一丝半点声音。

    这种死一般寂静维持到徐羽走上去上缴水府所得。

    徐羽将装着二十二滴钟乳灵液的玉瓶呈上,接过的那名估价长老平静的眼神中再度露出惊喜之色,将它转呈给九长老,九长老铁青的脸色稍稍缓和,但有张狂的一百五十滴不可逾越的恐怖数字在,徐羽这二十二滴钟乳灵液也不会让他更惊喜。

    可是当徐羽将一卷画般的东西拿出来时,精纯而强烈的灵气波动出去,九长老眼皮猛然一跳,露出惊喜惊讶之色。

    估价长老身子猛然一颤,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将这卷画接了过来,小心翼翼打开。

    “噗……”

    这名估价长老看到这幅画中的高山和湖泊后,顿时着迷了,身上灵气略显紊乱,片刻后仿佛被人狠狠当胸打了一拳,猛然喷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