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水府引发血妖劫【四更】
    秦浩轩守着温养阵,虽然刑拍着胸脯保证说他布的温养阵肯定不会有问题,灵石布置得十分均匀,不会出现某一颗灵石提前被吸干灵石,最终导致整个温养阵灵力不均匀而毁坏法宝的情况,但是秦浩轩对刑这家伙十分戒备,如果全信他的话,被他卖了都说不定。

    于是一夜守着温养阵,也没有去绝仙毒谷了,甚至连眼睛都不敢闭,毕竟温养阵温养的千里镜关乎自己未来在绝仙毒谷的收获,可大意不得。

    好在这温养阵真如刑拍胸脯保证的,一直到温养完毕,都没有出问题!

    在天色微微露出鱼白时,组成温养阵的灵石基本耗尽灵力,而阵中的铭文一散,消失无踪,千里镜散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后也渐渐暗淡下去,镜面光滑,再也看不到半丝裂纹,这标志着温养阵温养灌灵成功了。

    秦浩轩满意的将千里镜收好,再将灵力被吸干,已经和普通石子没有区别的灵石收拾了下,盘膝打坐修炼【天河诀】。

    等秦浩轩再次睁开眼睛,感觉外面有些嘈杂,他走出门,正巧看到一队神情严肃的执法堂弟子在巡逻,这队执法队弟子每个人脸色都非常难看。

    外面有不少弟子一脸噤若寒蝉的望着这些执法队弟子,他们的脸上露出几分惊恐和质疑,和身边关系较好的人低声议论着。

    秦浩轩正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时,徐羽和叶一鸣来了。

    徐羽和叶一鸣也一脸凝重,看样子他们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是怎么了?”秦浩轩用嘴努了努那队面色铁青的执法队弟子,以及周围人们脸上的惊疑。

    “浩轩哥哥,进去说吧。”徐羽率先走进秦浩轩的房间,叶一鸣紧接着走了进来,将门关好。

    秦浩轩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道:“怎么回事?”

    叶一鸣皱了皱眉,说道:“昨晚死人了。”

    “死的是什么人?是怎么死的?”

    “跟我们一起入门的弟子中有一个弱种弟子,刚刚扎根,昨天晚上被人杀了。”

    “难道是得罪什么人了?但是也不会啊,太初教宗规教义很严,同门相残可是重罪,谁敢顶风作案?”

    徐羽也皱着眉头,面色古怪的说道:“而且那人死得还很古怪,他是全身血液被人吸干而死的,今天早上在他的房间里发现时,他已经成了一具人干。”

    徐羽的话让秦浩轩头皮一阵发麻,原本听说门派死人时,他的心就悬了起来,现在听到这种稀奇古怪,明显不像正常人的作案手法,更是一阵心惊肉跳,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刑,该不是刑那家伙昨晚回去时,忍不住嘴馋,跑去人家房间,将人吸干血了吧?如果是这样,一旦门派追查起来,自己可逃脱不了干系。

    秦浩轩和叶一鸣对视了一眼,叶一鸣也一脸担忧,显然是和秦浩轩想到一块了。

    虽然秦浩轩威胁刑,严禁他在太初教里杀人,但是对于幽泉冥族来说,修仙者的血肉是再好不过的食物和补品,生活在一群修仙者中,难免抵不住美食的诱惑偷吃了呢!

    就在秦浩轩和叶一鸣猜测是不是刑干的,想去找他问个明白时,刑却主动跑来了,他敲开门走了进来后,一脸兴奋的对秦浩轩说道:“你听说了没,昨晚死人了,全身精血都被吸干了!”

    关于刑的身份,徐羽也有耳闻,但她没想到刑会听说死人了还如此兴奋,一脸嫌恶的说道:“昨晚那人不是你杀的吧?”

    刑冷冷瞥了徐羽一眼,并不搭理她,继续兴奋的说道:“啧啧,热乎乎的人血啊,喝起来得多带劲……”

    秦浩轩冷哼一声,目光深沉如水,死死凝视着刑。

    刑被秦浩轩盯得浑身不自在,尤其是感觉到他眼神中的怀疑,顿时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跳起来说道:“你看老子作甚?以为是老子杀的吗?我杀人的话,会杀的这么不干净?那个混蛋真浪费,要是我来吃这个人,一定会从头吃起,连半点骨头渣子都不会留下,你不知道,修仙者的骨头嚼起来嘎吱嘎吱脆,好吃极了,那家伙竟然只吸干了血,真是浪费啊!”

    刑感觉到秦浩轩还是一脸怀疑,又说道:“就算是老子干的,会喝了血后,直接把尸体丢在房间里,等待你们宗门长辈查么?连藏都不藏,败露以后你们宗门有了戒备,想再吸血就难了,那家伙还能更蠢一点么?”

    秦浩轩点点头,感觉有道理,刑这家伙虽然没几句真话,但也不至于那么蠢。

    “可是不是你干的,还能有谁?”

    刑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反正不是老子,我会连骨头一起吃了。”

    排除了刑的可能,秦浩轩心里大石稍稍放下一些,但很快又开始烦起来,因为出了这么一件事,门派肯定会对灵田谷进行排查,不但自己行动不便,而且千万别查出刑的身份才好,否则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一直在冥思的叶一鸣忽然说道:“长老们怀疑可能是血妖干的。”

    “血妖?”秦浩轩和徐羽异口同声问道:“血妖是什么妖魔?”

    “这种血妖是专门吸人血,尤其最喜欢吸修仙者精血的妖,理论上来说,血妖并不是纯种的妖魔,它是由修仙者蜕变的,修仙者通过一种特殊修炼方式后,可以将自己变为血妖,现在这种修炼方式早就失传了!还有一种就是使用血珠,也可以把自己变成血妖。”叶一鸣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根据修仙典籍记载,曾有一个天资惊才绝艳的修仙者,自从他修仙之后,修炼境界一日千里,但可惜的是,他修炼的时间很晚,虽然很天才,但是逃不过生死轮回,他为了增加寿元,独辟蹊径,创造出【血妖大法】。后来他又创建了一个血妖神教,自称血妖老祖,他的手下有许多血妖,只是这些血妖并不是修炼【血妖大法】的,血妖老祖以自身鲜血,凝练出一枚血珠,吞食了这枚血珠之后就能变成血妖。血妖神教曾肆虐过修仙界一段时间,因为变成血妖之后寿元可以增加一两百年,所以许多寿元将尽的修仙者趋之若鹭,但是前提是每天都要吸取修仙者的精血,才可以延长寿命,如果不吸取修仙者的精血,他也没有这么长的寿命。”

    “因为血妖的寿命比修仙者要长上许多,所以不少贪图寿元的修仙者拜入血妖老祖门下变成了血妖,随着血妖神教教众增多,大肆捕杀和吸取修仙者精血,激起了修仙界的公愤,经过上百年时间的对抗和战斗,最终杀死血妖老祖,将所有血妖都消灭了,并且毁掉了血珠。现在的修仙界里已经很久没出现过血妖了,却没想到在我们太初教再次出现。”

    叶一鸣说着,右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血妖是修仙者的死对头,凡是发现血妖出现,务必击杀之!咱们太初教有护山大阵,进不来出不去,按理说不可能有血妖混进来,除非是咱们门内有人获得了血妖的修炼功法,或者是获得了血珠!所以极有可能,这血妖是从水府里出来的。”

    很快,他又自我推翻道:“那也不可能,咱们太初教的护山大阵对妖魔是很敏感的,除非他在水府中得到过什么了不得的法宝,可以掩藏身上的气息,否则太初教的护山大阵不可能没有反应!这只血妖不但瞒过了护山大阵,而且还在水府出来后上缴水府收获时也蒙混过关了。”

    秦浩轩和徐羽面面相觑,在那天长老院九长老坐镇,又有那么多实力卓绝的长老在场,那血妖都能蒙混过关。

    秦浩轩道:“师兄,血妖虽然邪恶,但是它的寿元比修仙者长一两百年,为何许多寿元即将耗尽的修仙者宁可眼睁睁的死去,也不愿意转化为血妖呢?”

    叶一鸣苦笑一声,道:“且不说血妖修炼方式现在已经失传,或者鲜有人知,就说变为血妖之后就得跟老鼠一般东躲西藏,而且血妖每天都要经过一次蚀骨噬心的痛楚,血妖的神经比人类要敏感许多,他被攻击之后,痛楚感是人类的数倍!而且血妖天生没有性能力,连双修都不可能。”

    叶一鸣后面一句,让秦浩轩和徐羽脸皮同时一红,而刑却桀桀怪笑着。

    “血妖的寿元虽然比修仙者要长,但是他每天都必须吸取血液,他们的血液天性寒凉,如果不能吸取修仙者含有灵力的精血抵消体内寒凉,那痛楚简直难以言喻,比死还要难受万倍!就算吸取了精血,也还是躲不过每天一次的蚀骨噬心痛苦,他们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受罪!”

    秦浩轩暗暗咋舌,看来想要获得寿元,除了努力突破境界外,没有别的捷径可走,血妖虽然可以比修仙者多活一两百年,但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还不如死了干脆。

    他们说话间,忽然一个浩荡如洪钟的声音,犹如滚滚惊雷传来。

    “灵田谷的弟子听好了,从今天开始实行宵禁,一到晚上,严禁任何人踏出房门半步,执法堂会加强执法队巡逻,一旦发现有违者,严惩不贷!”

    这道声音说完,叶一鸣脸色一沉,道:“看来为了追查此事,门派花了大手笔,竟然派来一个仙树境的长老亲自坐镇灵田谷!秦师弟,徐师妹,你们两晚上千万不要出门,以免被执法堂当做血妖给抓了。”

    叶一鸣尤其瞪了刑一眼,告诫道:“尤其是你,这段时间一定要夹紧尾巴做人,千万别露出半点蛛丝马迹,别血妖没找出来,倒把你的真实身份揪出来了。”

    刑十分认真的点点头,道:“你放心,我吞食了固形丹,只要我不故意释放出魔气,就连你们的护山大阵都发现不了我,别人肯定难以发现。”

    刑自信满满的样子让秦浩轩稍稍安心,但是还是严正警告道:“记住叶师兄说的话,一旦行迹败露,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知道,知道!”刑有些不耐烦说道:“我堂堂幽泉冥族的天才,岂是这么容易就被揪出来的。”

    他们还在为血妖的事情烦忧时,执法队来敲门排查了。

    “开门,执法队排查血妖!”

    这队执法队一共有十人,修为最低都是仙苗境二十叶,清一色褐色宗袍彰显他们的身份和实力,这十人中有八人将秦浩轩的屋子包围,防止查出血妖后被血妖逃逸。

    两名执法弟子走进来,冷冷扫视了屋里四人一眼,二话不说,用气息锁定排查每一个人。

    没有发觉他们四人有异常,两人直接转身离去,开始排查下一家。

    只是这一天的排查显然没有奏效,等他们将灵田谷所有人都排查一次之后,也没有传出抓到血妖的消息,晚上在仙树境长老亲自坐镇下,一共五队、足足五十名仙苗境二十叶以上的执法弟子开始在灵田谷中巡逻。

    在徐羽、叶一鸣和刑走后,秦浩轩将自己的千里镜取了出来,他也将灵田谷查了一次,灵田谷除了气氛紧张,四处可见实力强横的执法弟子外,并无异常。

    秦浩轩暗叹一声,在血妖没有抓出来之前,自己去绝仙毒谷寻宝的念头也只能暂时打消了,谁知道那个躲在某个不知名角落的血妖,会在哪里窜出来,若是在自己神识去了绝仙毒谷,他偷袭自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