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谁是绵羊谁是狼【二更】
    李靖修炼过【霸道真龙诀】,身上隐隐透出一股惶惶之威,他本就身形挺拔,气度非凡,现在更是丰神俊朗,隐约有股君临天下的味道。

    碧竹子看得满意不已,在李靖向他行过礼后,亲自说道:“李靖,皇室与碧竹堂渊源已久,我与你父皇关系也不错,这次入仙道,你也选择了时俊杰。只有一个月便是入红尘,灵田谷却开始闹血妖了,我思虑良久,不论于公于私,为了不耽误你的修炼进度,决定将你带去碧竹堂暂住几日,以免灵田谷的血妖影响你修为。”

    李靖从水府出来之后就在修炼【霸道真龙诀】,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忽然冒出血妖之事,导致他也有所顾忌,一来担心自己在修炼时被血妖偷袭,二来有仙树境长老坐镇,他担心自己修炼的功法透露出去。现在碧竹子亲自来接自己,李靖想都不想,大喜拜倒:“弟子谢谢堂主厚爱。”

    碧竹子满意的点点头,李靖是个聪明人,道:“收拾下跟我去碧竹堂吧,等血妖之事一了,再回灵田谷。”

    “是。”李靖回屋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在众多灵田谷弟子的注视下,跟随碧竹子离去。

    又一个无上紫种被接走。

    如此一来,灵田谷里三个无上紫种,李靖和徐羽被接走,张狂则在接受调查,都不在灵田谷了。

    灵田谷的弟子们纷纷猜测:“我猜张扬和慕容超肯定会被接走。”

    “我看未必!他们两又不是无上紫种。”

    “如果没有三个无上紫种,他们两个灰种绝对是最耀眼的存在,虽然他们比不上无上紫种的资质,但是也是四大堂争抢的对象,哪像我们,倒贴上门人家还未必肯要,所以我猜一定会有人接走他们。”

    在这些弟子的议论中,古云子果然派人将慕容超和张扬接走。

    原本拥有五个特殊仙种的灵田谷,此时只剩下一群爹不亲娘不爱的弱种弟子。

    第四章、斩杀血妖

    送走徐羽后,秦浩轩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打坐练气,那两头血妖虽然胆大妄为,但也不敢白天出现。

    他刚刚盘腿还没入定,师兄叶一鸣来了。

    “秦师弟,灵田谷连续两天死人,师父让我来接你去自然堂,暂住几日。”

    秦浩轩点点头,既然徐羽都走了,灵田谷还有什么好留念的,而且自己在灵田谷里,都不敢附身小蛇去绝仙毒谷,无法去绝仙毒谷寻宝,在很大程度影响了他的修炼进度。

    秦浩轩简单的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要和叶一鸣离开灵田谷时,在路上就被执法队弟子拦住了。

    一名执法队弟子问道:“你去哪里?”

    “这位师兄,我是他的入道师兄,得师父谕令,将秦师弟接去自然堂小住几天,等灵田谷血妖之事一了再回来。”叶一鸣走了一步,说道。

    这几名执法弟子露出紧张的神情,看了秦浩轩一眼后,道:“现在灵田谷严禁仙苗境及仙苗境一叶的弟子出入,他是仙苗境一叶,所以不能离开灵田谷!现在只有仙苗境三叶以上的弟子,才能离开灵田谷!你们立刻回自己房间,否则我们将你当血妖捉拿了!”

    秦浩轩和叶一鸣面面相觑,他们当然不会不理智到和这些仙苗境二十叶的执法弟子起冲突,只好打道回府。

    第二天,秦浩轩一早起来,又听到外面更加大的嘈杂声——又一个扎根境的弟子死了,同样是被血妖吸干了血。

    一连三天死人,让拍胸脯保证一天缉拿血妖归案的孙长老大为光火,将执法队弟子臭骂一顿后,决定今晚亲自出来巡逻。

    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灵田谷弟子人心惶惶更是加剧,谁也不知道今晚会不会轮到自己,看向彼此的眼神都充满了戒备,生怕跟自己说话的人就是血妖,忽然扑向自己,将自己精血吸干。

    但是却有一个例外。

    秦浩轩远远看到,在刑的周围积聚了不少人,他们跟刑说话都很放得开,有说有笑,毫无惧意和防备之心,在这个没有信任的特殊时期,他们似乎将刑当成了至交好友。

    每一个从刑身边走过去的灵田谷弟子,都会十分亲热的和他打招呼,这让秦浩轩大为不解,难道刑这家伙使了什么妖术?为什么每个人看到他都表现得如此热情,这不符合逻辑啊。

    这些人在秦浩轩身边经过却没这么热情,就算打招呼也是例行公事一般,根本谈不上热情。

    为此秦浩轩大感奇怪,什么时候一个幽泉冥族反而比人更受欢迎了。

    只见刑在一个地方聊完之后,又走到另一个小人堆里,起初那些人对他的到来表示极为警戒,但刑却不知说了几句什么话,那伙子人开怀大笑,然后很快变得熟络起来。

    秦浩轩回到房间后不久,刑也嬉皮笑脸的凑了上来,跟秦浩轩说话。

    “嘿,嘿……你知道么,和我们同年入门的张大和李显前几天打起来了,结果张大前天晚上被吸血鬼吸了血死了,李显还哭起来了呢!”

    “还有这两天闹血妖,一些胆小的女弟子吓得哭了,有些聪明的男弟子凑过去,就那个李显,勾搭上了一个女弟子,这两天形影不离的,照他们这样下去,很有可能成为双修道侣。”

    “对了,昨天我在一个小路上经过,看到李靖的两个小弟决斗……”

    秦浩轩翻了翻白眼,哭笑不得的说道:“刚才你跟那些人就是说这些?”

    “对呀!”刑一脸满足,道:“不但是我跟他们说,他们也跟我分享了很多小道消息,原来你们人类修仙者这么有趣啊!”

    秦浩轩看着一脸兴奋激动的刑,想起他受欢迎的程度,这两天下来,他倒是变得人见人爱,对门派的排查也不放在心上,看来八卦果然是拉近关系的万能搭讪语,不分种族,不分人魔。

    看着还在喋喋不休说八卦的秦浩轩,秦浩轩有些无语,又无奈的笑着。

    当天晚上,有仙树境级别的孙长老亲自出来巡逻,所有弟子都放心的睡觉了,血妖再强再厉害,料想也躲不过仙树境强者的法眼吧!

    然而第二天,还是出了人命,又一个扎根境弟子死在自己的屋子里,全身精血被吸干,这是第四个死在血妖手下的人,他的死亡狠狠扇了孙长老一个耳光,将他打得晕头转向,气急败坏。

    “从今天晚上开始,将所有新弟子编排成四人一个房间,将房间严密锁死,门窗封死!严禁串门,这样一旦出了人命,就可以知道是谁干的了!”

    孙长老想了很久,终于想出这个他觉得很妙的招。

    自从入仙道之后,弟子们都不再住以前那样的大通铺,而是每人一个房间,以至于血妖有机可乘,现在将四个人四个人一个房间的编排起来,只要哪个房间再死人,幸存者中必然有血妖。

    血妖虽然身手矫捷,但绝对不是来无影去无踪,也不会穿墙术。

    按照孙长老的部署,执法队很快将所有扎根境到仙苗境一叶的人编排安置,按照四人一个房间的规格分好,秦浩轩和刑以及另外两个弱种弟子分在一个房间,这两个弱种弟子一个叫毛灿,一个叫曹东。

    毛灿和曹东一看到自己和秦浩轩分在一起,面色并不好看,这些日子人心惶惶的,大多数弟子的面色也都并不好看。而且,因为秦浩轩除了徐羽等少数几个人外,很少与其他人说话,大家和他也没什么深交,秦浩轩更是以前很多表现都很不一般,所以许多人甚至在暗地里怀疑,秦浩轩是不是血妖。

    不过好在除了秦浩轩外,还有刑这个家伙,这几天刑在灵田谷混得风生水起,别人见了他,都十分喜欢的称呼一声“花哥”,这让刑十分受用,他们四人被安排到一起,秦浩轩便坐在自己的床上,而刑和那两人便搅和在一起,尤其是刑,十分自来熟的跟他们谈天说地,顿时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秦浩轩虽然不加入他们聊天的行列,但是对刑能和这些人很快打成一片还是很欣慰的,如果刑整天一脸阴沉的,他还真怕刑一时忍不住,哪天抓几个灵田谷弟子吃了可就麻烦了。

    被分房监视起来后,就连晚饭都是由执法队弟子统一配送,吃过晚饭,秦浩轩准备行功练气,而刑也说累了,准备躺下来睡觉。

    就在这时,秦浩轩和刑注意到,刚才还十分正常的毛灿和曹东面色忽然变得苍白,眼中透出深红色的血色光芒,平整的人类牙齿变成了一嘴尖锐的犬牙,身上气势也从扎根境,一下子跃升为仙苗境两叶境。

    他们的变化让秦浩轩和刑目瞪口呆,刑自言自语道:“我靠,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就是血妖,我还跟他们聊了一下午,他们竟然还会压制实力,原来血妖是仙苗境二叶,还不止一只,是两只血妖。”

    既然露出原形,这两只血妖也不准备再掩藏什么,发出桀桀怪笑,眼馋的盯着秦浩轩,毛灿道:“曹东,我们为了迷惑门派,一直都吃扎根境的弟子,现在这里有一个仙苗境一叶,我实在忍不住了,他的鲜血肯定比扎根境的人好喝多了。”

    曹东也流出了口水,道:“说的对,仙苗境一叶修仙者体内血液的灵气,岂是那些扎根境的能比的?这两天吃扎根境的人,我体内血液寒毒攻心,可真够痛楚的,啧啧,把他的血吸了,我明天就舒服多了。”

    秦浩轩和刑面面相觑,闹了半天,两只血妖都成了自己的邻居。

    刑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对那两只血妖道:“毛哥,曹哥,你们要吃就吃他呀,我只是扎根境,喝我的血对你们没好处,看在我们今天下午聊得这么开心的份上……”

    刑的话还没说完,被曹东喝断:“嘿嘿,等我们两喝了秦浩轩的血,很快就轮到你了。”

    秦浩轩对刑在这一刻依然在表演有些无语,摇头叹气的说道:“行了!少装可怜了,大家都挺忙的,别在这里墨迹了。上吧,我允许你把他们两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