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五十章 血妖背后有血妖【四更】
    虽然血妖早上就被秦浩轩斩杀,但是灵田谷的弟子还是在房中困了一上午,直到下午,门派才传来消息说血妖被斩杀,灵田谷禁令解除。

    被放出来的弟子都松了一口气,各回各的居所,终于可以认真修炼了,秦浩轩虽然想不通为什么门派延迟了一上午才解除戒严,但是他也不想再纠缠在这个问题上了。

    血妖被杀死,戒严解除,自己终于能够在晚上去绝仙毒谷寻宝了。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两天前被接走的五名特殊仙种,一直到现在都没被四大堂送回来,对此门派的解释是,四大堂正在倾力培养他们,需要延迟才能回来。

    回到自己房间,叶一鸣没过多久就来了,他看到秦浩轩安然无恙,也松了一口气,脸上却闪过一丝歉疚的神色:“秦师弟,对不起,师兄没能带走你,害你身陷危险之中。”

    秦浩轩笑了笑,道:“师兄说的哪里话,只是孙长老不让人走罢了,否则你不也将我接去自然堂了?”

    秦浩轩看到刑仍旧是一脸凝重,忍不住问道:“喂,你怎么阴沉个脸?一脸不满的样子,是不是觉得我亏待你了?”

    刑翻着白眼,对秦浩轩道:“我堂堂幽泉高贵冥族,天才中的天才,胸襟博大如冥海,岂是心胸狭窄之辈……尽管你确实是太小气了一点。”

    “少吹嘘,血妖之事解决了,你身份没被泄露,怎么还一脸阴霾,仿佛谁欠你几万两灵石似的。”

    刑看了看秦浩轩,又看了看叶一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血妖并没有死,这事还没完。”

    秦浩轩和叶一鸣听到刑这句话,果然身躯一震,尤其是秦浩轩,那颗心瞬间凉了一大半,血妖没死,那自己岂不是去不成绝仙毒谷了?

    “瞎说,门派都解除戒严了,这血妖怎么可能没死?”

    刑没好气的说道:“昨晚被我杀的那两只血妖,其实并不是前几天吸血的那只。”

    他说完故意卖了个关子。

    秦浩轩冷哼一声,催促道:“快说,少神神秘秘卖关子。”

    “昨天晚上杀的那两只血妖虽然也是血妖,但我检查他们尸体和血珠发现,他们是昨天才变成血妖的,他们也根本没有吸过修仙者的精血,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昨晚说扎根期弟子的血不好喝时,眼里闪过一丝谎言的味道,甚至还有一点紧张,由此可以判断他们根本就没吸过血,他们这么说是故意的,为了吓唬我们,同时也给自己壮胆。”

    刑说了一大通,却没说到正题,秦浩轩疑惑的问道:“那今天门派怎么还宣布解除戒严了?”

    “我今天下午出去看了,这两具血妖的尸体名义上是被烧了,但是我在外面并没有看到烧的痕迹,应该是和血珠一起,带回给你们掌教、长老之类的高层去看了,这两具血妖并不是真正的行凶者,就连我都看得出来,你们门派的高层十有八九也看得出来,不然血妖在昨晚就被杀死了,而且今天早上又没有新的血妖杀人事件,可为什么一直拖延到下午才解除戒严?”

    秦浩轩和叶一鸣越想越有道理,按理说最迟今天早上就会宣布解除戒严的,可一直等到下午才来宣布,黄帝峰距离灵田谷虽然有上百里距离,但乘坐仙云车也不过片刻就到,难道掌教派来宣布解除戒严消息的人,是走路来的么?

    秦浩轩有些疑惑的盯着刑,这家伙竟然能瞧出那两只血妖不是真正的元凶,啧啧赞叹道:“看不出来,你眼力很不错嘛!”

    刑被秦浩轩盯得心里发毛,也不敢直视秦浩轩的目光,一昂头,双目斜视天花板,骄傲的说道:“那是自然,本魔乃是幽泉冥族最杰出的天才,学富五车,博闻广识,什么猫腻一过我眼,便知真伪,无处可藏。”

    “给你几分颜色,还开染房了。”秦浩轩投去一个白眼,但心里却不得不佩服刑的眼力确实是自己百倍千倍,但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门派要隐藏真正血妖并没有伏诛的消息:“那为什么门派下午要宣布血妖伏诛,戒严解除,难道不怕再发生血妖杀人事件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们门派的高层想活捉血妖。”

    “活捉血妖?”秦浩轩微微诧异,他想不明白活捉血妖有什么价值,难道门派为了抓活的血妖,不惜再死人么?

    刑感受到秦浩轩眼神的质疑,他冷笑一声:“你们修仙者薄情寡义,为了自己的利益,死几个区区弱种弟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能活捉血妖,将他的血珠取出来,就能多一种延寿的方法。”

    刑顿了顿,老气秋横的说道:“别看你们门派的老祖宗活了几百岁,也修炼到了仙婴道果境,但是如果他们不能继续突破境界,获得新的寿元,还是死路一条,对于你们门派来说,死掉一个仙婴道果境的老祖宗,就等于断了一根顶梁柱,对你们宗门未来发展可不好,但是修仙长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到了一定境界,再想前进一步难上加难,我猜他们停顿在仙婴道果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想突破这个瓶颈可不容易,如果他们寿元用完了,那就必死无疑了,但是如果获得血珠,成为血妖,只要吸取修仙者的精血,就能多个一两百年的寿命,在这一两百年里很可能突破境界呢?”

    秦浩轩听得轻轻摇头,太初内部虽然有时候下手狠辣,但底线还是摆在那里的!特别是高层,都有着自己的底线,活捉可能只是想要研究,从而推导出延长寿元的方法,至于化身血妖?这断断是不可能的!

    “可是变成血妖了还是人么?还能成仙?”秦浩轩想起那两个血妖面色煞白,一嘴尖锐的獠牙,耳朵微尖,下巴瘦长的模样,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人类的审美观里,长成这样子绝对是典型的妖怪。

    刑装得十分博识的说道:“血妖是修仙者所化,虽然没人知道血妖能不能成仙,但是谁又知道血妖不能成仙?能延长一两百年寿元的机会,你们那些老家伙岂会放过?至于宣布解除戒严,就是他们布的一个局中局。”

    刑说着,赞叹一声,接着又说道:“那只血妖极为聪明,竟然知道找两个替死鬼,这样可以转移你们宗门高层的注意力,血妖虽然是靠吸食修仙者精血延寿和生存的,但是这只血妖明显修为不高,肯定不愿意呆在你们太初教这种高手如云的地方,所以他也是想方设法想逃跑,但肯定跟我一样被护山大阵阻拦出不去,于是布了一个局迷惑你们宗门的高层,而你们宗门的高层在那两只血妖尸体和血珠上看出猫腻,所以他们也将计就计,伪装没有瞧出其中猫腻,故意解除戒严,宣布血妖之事已了,就是为了麻痹那只血妖,并且用你们这些普通弟子的生命去吸引血妖出来,毕竟他们在乎的几个特殊仙种都被四大堂接走了,留下你们这些人,是死是活无关紧要。”

    被刑说破后,秦浩轩瞬间也觉得很对,更是心寒起来,相比起自然堂的温暖,宗门高层将普通弟子的生命视若草芥,完全当成鱼饵使用,丝毫不在乎底层弟子的死活。

    这一刻,秦浩轩心中萌生出离开太初教的念头,但是很快又否定了这个念头。

    以他现在所学,走出太初教绝对两眼抹黑,【道心种魔大法】需要道门正法辅助才能练成,他现在所学的【天河诀】,只是最为初级的道门正法,等自己实力稍微变强些许后,【天河诀】对修炼【道心种魔大法】就没有用了,如果不能学到更高级的道门正法,他的【道心种魔大法】就无法进步。

    秦浩轩知道,就算师父将自己所学倾囊相授,恐怕也不行,因为自然堂没落之后,许多道门正法遗失残缺,最多到仙树境就会没有后续修炼的功法,所以他必须继续留在太初教,哪怕再恶心,但是为了修仙长生,为了不服输的那口气,他也必须留下来。

    再有,便是太初高层绝对不会像刑这样的推断,若太初真是如此,这样的宗门早该灭门了,怎么可能延续到今日?

    刑看秦浩轩和叶一鸣表面上有些难以接受,但是心里都已经认同了自己的观点,于是卖弄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宗门很快就会有下一步动作了,网已经布好了,就等鱼儿自己落网了。”

    刑的话刚刚落音,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一个雄浑的男性声音响起,仿佛就在耳边说话,但又仿佛相差千里万里,声音隐若滚滚天雷,响彻大屿山的每个角落。

    “太初教所有弟子听好了,本门护山大阵运行了数百年,目前阵法多处已经出现了瑕疵,为了宗门的安全与长久治安,掌教与长老院一致决定,今晚修复护山大阵,请所有弟子今夜都留在自己房间,严禁出门,若是私自出门,被护山大阵阵法所伤,一切乃是咎由自取,休怪宗门未曾提醒!修复护山大阵一事极为重要,若有人敢在外游荡,一旦被在外巡逻的长老发现,就算侥幸躲过护山大阵阵法,将视背叛宗门罪处罚。”

    这个声音响过之后,秦浩轩三人的耳边如炸开了阵阵春雷,震得七晕八素。

    好半晌他们才反应过来。

    刑用评判的口吻说道:“这就是你们太初教的强者么,虽然比不上我们幽泉的魔,但也很不错了。”

    秦浩轩看着刑脸上还挂着心有余悸的神色,说了一句:“死鸭子嘴硬。”

    刑嘿嘿笑了一声,他的确是死鸭子嘴硬,在刚才那修仙者的声音传到他耳边时,他心里无比虚了起来,他一直对自己的固形丹十分自信,不但瞒过了早上那名仙树境的长老,还在水府出来那天瞒过了太初教长老院的九长老,但是如果是这种级别的修仙者,只要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完全没有蒙混过关的可能。

    “逃出去!逃出去!”这个声音在刑的心里越来越大,他无法想象万一哪天碰到这位强者,对方只怕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魂飞魄散吧!

    秦浩轩轻叹一声:“修复阵法只怕是托词,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引出那血妖吧?区区一枚血珠,却要如此大动干戈,寿元对修仙者的诱惑力,比绝世美女对色鬼的诱惑力还要大许多啊!”

    刑点点头,老气秋横的赞扬秦浩轩道:“聪明,聪明。”

    秦浩轩笑了笑,不再说话,再次陷入沉思。

    那头血妖故意弄出两个血妖,并且只吸取扎根境的弟子,小心翼翼的就是为了在不激怒门派大佬的同时,警告门派,我只是想离开这里,你们放我离开,只可惜他低估了血珠,也就是寿元对大佬们的诱惑力,于是才布下这个一个天罗地网。

    以血妖的聪明,肯定也猜出一二,但是他别无选择,只要大阵一旦修复,他就有机会逃出去,就算明知有危险他也必须逃,留在太初教只有死路一条。

    刑忽然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对秦浩轩和叶一鸣道:“昨晚没睡好,今天有点累了,我先回去睡觉。”

    叶一鸣礼貌的点点头,毕竟这是一个相当于仙苗境二十叶实力的魔,秦浩轩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神露出几分狐疑。

    “叶师兄,你有没有发现刑很奇怪,在得知今晚要修复护山大阵时,眼神里闪烁着精光,仿佛做了一个什么打算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