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生死才能肝胆照【七更】
    太初教的护山大阵也的确有几百年没灌灵修复了,眼下水府出现诡异的情况,给太初教所有高层提了个醒,所以掌教便决定做这一场亦真亦假的戏。

    九长老沉吟一声,道:“你们立了大功,日后掌教会赏你,你们现在立刻回到自己房间,否则被大阵紊乱的气息绞杀,可不能怪门派!”说罢,九长老又重新跳上飞剑,将血妖捉拿在手上,急忙朝黄帝峰飞去。

    九长老一离开,他身上的那股气势也散去,秦浩轩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后背全都湿透了,比同时大战十个冥物还辛苦。

    而刑则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作为修仙者的死对头,他对这种高级修仙者的恐怖体验得比秦浩轩更加清晰,上一次混在人群中还没觉得,这一次九长老单独出现在他们三人身边,随便没有刻意催动气势,但隐约透出的这股气势,也让他有呼吸不过来的感觉,尤其是九长老有意无意瞥过来的一眼,刑感觉自己的底细全被他看穿了,好在九长老并不是下午说话的那名长老,而且赶着回去修复护山大阵,也没时间和他们三个纠缠,不然刑可真是在劫难逃。

    回忆起华丰被抓走时那死灰绝望的眼神,刑就不自觉的将他代入自己,越想越是心惊,九长老走了许久,他还在涔涔冒着冷汗。

    “华丰应该不会向宗门举报我们吧?”在那道剑光消失在天边时,秦浩轩问叶一鸣。

    叶一鸣沉默的摇了摇头,快速思考着若是华丰真的出卖了他们这几人,该如何的应对?太初对于刑这种东西,从来只有杀!敢跟刑这种东西交朋友的,也全杀!虽然目前大家是被迫做朋友的。

    这时,刑才从刚才的慌乱中回过神来,发现叶一鸣正在用这种眼神望着自己,立刻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碎草屑,道:“怕什么,老子可是幽泉百年难见的绝代天才,区区一个人类修仙者,就算暂时修为在我之上又如何?”刑吹着牛,越吹越心虚,说到后面只有他自己听得到了,显然以吹牛著称的他想到拿九长老来吹牛很不厚道,尤其是又想起他身上透出的滔天气势,于是十分罕见的脸红了。

    “我们快回去吧,若是碰到别的长老,那可又说不清道不明了。”叶一鸣修为毕竟最高,因为年纪的缘故,心性也比秦浩轩和刑恬淡不少,所以恢复得最快。

    秦浩轩点点头,快步走到刚才那个草丛中,将从华丰怀里掉落的这块水府令牌捡起来,得到如此重宝,却也高兴不起来。

    刑一脸羡慕……

    因为时间的关系,而且太初教并未解除戒严,护山大阵还在修复,四处都有长老巡视,将这块珍贵的水府令牌拿在手里未免太招摇过市了,秦浩轩将它踹入怀中,对叶一鸣以及刑道:“走吧!”

    叶一鸣迈开脚步,他们两走了数步,发现刑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回去的意思。

    看到秦浩轩回头,刑也十分直白的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我人魔有别,我不喜欢你们修仙者的世界,相处这么久,虽然本魔的雍容气度、广博学识肯定让你舍不得离开我,但是是时候分别了,从此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牵扯。”

    秦浩轩沉默了,若是刚刚刑真的联合血妖,死的恐怕就是自己跟师兄了,而且他跟血妖也真的有机会逃走吧?

    可,关键时刻!刑的反应却并非联手血妖,这些日子下来,虽然跟刑吵吵闹闹,但无形间也渐渐的建立起了友谊,那是数次生死相依才建立起来的,超脱了双方的种族之上的友谊。

    虽然,这份友谊完全触犯了太初的教规。

    换做其他时间,秦浩轩还会劝刑留下来,只是……刚刚华丰的事情,已经让刑彻底暴露,若是刑此时不走……一旦华丰将其招供……它真的没活下来的可能了。

    “我出去后,只吃兽血,不吃人。”刑略作沉思的说道,听到秦浩轩耳中确实一股暖意。

    “浩轩,他不能走!”叶一鸣横身挡住了刑说道:“你跑了确实轻松,但浩轩怎么办?今夜浩轩是为了你,才出现在了此地!太初今夜行动,你真以为你能跑的了吗?刚刚九长老依然知道我们三人,虽只是粗粗一眼,想必将你我的长相都记下来了,你若是忽然在门派消失了,我去哪里再找一个花劳去?”

    刑歪头看着叶一鸣,眼神变得有些冰冷:“所以?为了你,老子要留下?在这里等死?你的命是命?老子的命不是命?而且,我若是被抓,你们逃得了干系?还是你要想办法算计我?把我先给卖了?”

    秦浩轩无力的说道:“师兄,放他走吧。这刑虽然狡诈,却也是守信。若刚刚他联手血妖,你我已经死了。既然他答应外出不吃人,我……想相信他一次。”

    叶一鸣回头诧异的望着秦浩轩急道:“浩轩,你说什么呢?他是魔!他怎么可以相信?”

    “让我任性一次吧师兄……”秦浩轩声音变得很是温柔:“我想相信他一次。不论它是什么,我想相信他一次。”

    刑的身躯微微一颤,冰冷的眼神也变得柔和,秦浩轩的这种话,他活这么大,却从没有听谁说过,哪怕是其他的魔……

    “走吧。”秦浩轩劝道:“快点,不然长老们若再有赶来的。”

    “那老子走了……哎哟!”刑突然跪在地上双手抱着腿说道:“怎么抽筋了?刚刚消耗的太多吗?疼死老子了,疼死老子了……快来扶老子一把……”

    短暂的时间,太初守山大阵依然恢复了平静,最弱的一环也在刑的这耽搁下,消失了。

    叶一鸣诧异的望着刑,而秦浩轩却带着几分苦涩的看着它说道:“何必呢?”

    “何必什么?老子只是腿抽筋了。”刑翻着白眼说道:“你不会以为老子是故意不走的吧?这里他妈的那么危险,老子为什么不走?刚刚骗你说出去不吃人,没想到刚骗了你,就遭报应的腿抽筋了!还不来扶老子一把?”

    秦浩轩笑中含着泪,过去将刑搀扶起来说道:“你这是在找死了。”

    “反正走不掉了。”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道:“如今只能看运气了,希望水府开府的那一天,他还没把咱们给卖了。”

    叶一鸣在愕然中,跟着一人一魔朝着灵田谷走去。

    虽然这一路上有不少巡逻的长老,但是秦浩轩有千里镜在手,远远的躲开巡逻的长老,所以这一路回去也算是有惊无险了!

    他们刚回到自己房间,秦浩轩便听到黄帝峰上空传来一阵龙啸,惊天动地,威势滔天,弥散在大屿山每个角落,让人忍不住阵阵心悸。

    秦浩轩通过千里镜可以看到,黄帝峰太初宝殿的上空,此时正凝聚着浓浓的灵气,这些灵气正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涌向天空金色的护山大阵中,得到这些灵气补充的护山大阵颜色愈发的璀璨,金光将整个大屿山照得如同白昼,此时大屿山的一切在这片金光中仿佛都镀上了一层金,金色的参天巨木,金色的小草,金色的流水,金色的山峦,一切都显得浪漫。

    但这些浪漫看在秦浩轩眼里,却是杀机四伏!

    因为在黄帝峰上空,那头金色巨龙的体型在这段时间,又变大了数倍,灯笼大小的眼神龙威十足,通过千里镜看到它眼神的秦浩轩心中一凉,若不是叶一鸣及时用灵力护住秦浩轩的心神,恐怕这一眼便将他弄崩溃了。

    “护山大阵端的神妙无比,你可千万别小觑。这条金龙全是由剑芒组成,是咱们护山大阵最奥秘的变幻!”叶一鸣说着时,眼神露出几分悠然神往,同时也叹息着看着这面千里镜,道:“若不是这面千里镜,我们也看不到这条金龙,法宝真是好东西啊!”

    “嗯,法宝确实是好东西!”打坐恢复了一阵,秦浩轩才调息过来,回想起金龙那充满威势一眼,犹自心有余悸,此时,阵阵钟鼓声铺天盖地的传来,从千里镜可以看到,将太初教笼罩其中的护山大阵金光渐渐褪去,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护山大阵彻底修复完成了,秦浩轩松了一口气。

    秦浩轩将千里镜调到刑的房间,这只魔正一脸惆怅的坐在床上,长吁短叹:“哎,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要离开这里又要等几天了,真是煎熬啊!”

    看着刑这幅沮丧的模样,秦浩轩很不厚道的笑了。

    正如叶一鸣所说,如一个饿鬼掉进美食堆里,却不敢下嘴去吃,这种感觉,光想想就觉得残忍,更何况每天都处在这种感觉中的刑了。

    护山大阵修复完毕后,一宿未眠,沉浸在护山大阵修复时的弟子们纷纷走了出来,满脸的不可思议。

    “咱们太初教真强啊,这个护山大阵谁敢进来,非得被绞成碎肉不可!”

    “哎,我若是能修炼到掌教那个程度,也不枉此生了。”

    “光说没用,赶紧回去修炼吧,这几天被血妖一闹,今晚修复护山大阵,我都耽误了好几天了,再有几天就要进红尘了。”

    还在感慨的新弟子们一听,顿时做鸟兽散。

    秦浩轩满足的躺在床上,现在只是半夜,还有时间再去一趟绝仙毒谷。

    血妖的事终于解决了,秦浩轩长长吁了一口气,太初守山大阵的监视层级降低到了平时的状态,总算能去绝仙毒谷了。

    他将千里镜拿出来,注入一道灵力,默默搜索起绝仙毒谷。

    千里镜里出现了绝仙毒谷谷口的模样,秦浩轩心情激动,这证明用千里镜探测绝仙毒谷是可行的,他仿佛看到无数天材地宝在向自己招手了。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秦浩轩傻眼了。

    当他驱使千里镜,将画面转移到谷内时,发现千里镜上似乎蒙了一层厚厚的白雾,无论怎么样也擦不干净。

    千里镜虽然能进绝仙毒谷,但是看不清楚绝仙毒谷中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