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一百五十六章 但求终生不入幽【三更】
    秦浩轩听完刑的这番话,心中大石才算落地,难怪这家伙高枕无忧,原来还有这番隐情。

    “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找你帮忙的。”秦浩轩很是直白的说道。

    刑笑得很开心,望着秦浩轩的眼神仿佛在说,小样,你总算来求我了。却不问秦浩轩想找他帮什么忙,高手架子摆得很足。

    看着刑一脸欠揍的笑容,秦浩轩恨不得一鞋砸他脸上:“我得到一个玉简,这个玉简里有个禁制,我解不开,你帮我解开。”

    “哇,玉简啊,一般能刻在玉简里的功法秘籍,可都是好东西,更何况还是有禁制的玉简,这么听起来,你的玉简里的功法秘籍应该非同凡响啊,你运气不错。”刑仿佛为秦浩轩而高兴,但实则顾左右而言他,根本不接解禁制这个话头。

    秦浩轩立时知道这哥们要做什么,将【大符箓术】的玉简从怀中取出,摆在桌子上,道:“解开禁制,少不了你的好处。”

    “不干。”刑也回答得十分利落。

    “好处的事情,咱们可以商量。”秦浩轩通过血妖事件跟刑在不知不觉间走近了很多,拿胳膊撞着刑说道:“过些日子我便是要下山入红尘了,到时……赤炼子难保不对我动手……我想看看这里面有没有活命的机会。”

    刑给了秦浩轩一个幽怨的白眼:“你死了关我什么事?你死了,老子必须召唤天雷庆祝一番才好。再也没有谁管着老子吃人这件破事了。”

    “我不死,你才有恢复以前修为的机会不是?”秦浩轩将【大符箓术】的玉简推到了刑的身前说道:“你这么一身厉害的本事,若是不用出来解开着禁制,那真是可惜了你这一身的本领。”

    刑打了一个寒颤,这些日子习惯了跟秦浩轩针尖对麦芒,对方突然态度这么好,徒惹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秦浩轩也不理这家伙的寒颤,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刑,将他看得心里发毛。

    刑委屈的说道:“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啊,虽然我会解开禁制,但是进入玉简和解开玉简里的禁制,是需要操控神识完成的,我们幽泉冥族的魔识本来就不强,我修为也没恢复,完全无法探入这块玉简中,都无法看到禁制的模样,更别提帮你解开禁制了。”

    秦浩轩点点头,这倒是个难题,他也尝试过输入灵力,但是毫无反应,刑倒没有撒谎。

    “那怎么办呢?”秦浩轩为难了,他想了一会,灵机一动:“你将解禁制的手法教给我,如何?”

    刑看着秦浩轩眼中精芒闪烁,一脸激动的样子,立刻连连摇头,他道:“看在我们同生共死的份上,将这个教给你自然是没问题的。”

    秦浩轩脸色一喜,这家伙难得这么大方啊。

    “但是……”随着刑的但是,秦浩轩脸色阴转多云,立刻垮了下来,但刑似乎很享受秦浩轩吃瘪的样子,一脸满足的微笑道:“但是你以为你想学就能学会的么?禁制是阵法中一门重要的学科,像我这种天资非凡的绝代天才魔,都学了很多年,有许多资质一般的家伙,穷极一生都不得其门,岂是你说学立刻就能学会的?”

    刑虽然说得很直白,很不留面子,但是秦浩轩也没有生气,因为刑这家伙说得是事实啊,禁制是【修仙六艺】里【阵】的重要组成部分,说它博大精深丝毫不为过,自己要想在二十天内学会,然后解开玉简中那个禁制,简直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按照楚长老的说法,若是天资一般,在【阵】上没有天赋的,刻苦钻营二十年,或许能有小成,至于二十天就想能解开比较复杂的禁制,白日做梦还差不多。

    于是秦浩轩再一次陷入困顿中,好不容易看到点希望,却又变成失望了,秦浩轩仿佛又看到赤炼子阴冷的眼神,正散发出凛冽的杀机!

    刑虽然不敢大声笑,但从他眼神里看得出他很开心啊,在他和秦浩轩的交锋中一直处于弱势,眼下终于难倒秦浩轩了。

    秦浩轩面无表情的凝望着刑,足足呆坐了一炷香时间,忽然眼中精芒闪烁,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道:“我将玉简里的禁制临摹出来,然后你告诉我该如何解法。”

    刑脸上的开心写意瞬间凝固,他没想到秦浩轩连这种笨办法都能想得出来,但是这好像又是唯一的办法。

    “可以是可以,但是干活费……”刑笑得很露骨。

    和这家伙打了这么久交道,秦浩轩哪能不明白他爱钱如命的秉性,如果不伸手要灵石,反而不是他的作风。

    秦浩轩肃了肃神色,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架势对刑说道:“有一点我想你必须弄清楚,现在你我是绑在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我蹦跶不了了,你肯定也没活路了。眼下我强敌如林,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跑来要我的命,你不是自认是我同生共死的兄弟么?那你就该竭尽全力的帮我,先帮我解开玉简的禁制,等我学会了炼制几张保命的符箓,你也就不用这么费心的保护我了。以你我的关系,谈钱多伤感情啊。”

    刑愣了愣,他完全没想到秦浩轩会拿自己的这套说辞来对付自己,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刑暗暗佩服的同时还是不干:“你平时说话不多,整天装得那么严肃,没想到一张口竟然比幽泉冥族的煽动魔说得还条理清楚,如果不是老子天资聪颖,还真被你说服了!不过不管今天你怎么说,这个酬劳我要定了。”

    刑十分激动,一屁股坐在床上,道:“你知道么,知识是无价的财富!本魔学识渊博,学富亿万玉简,可以亲自教你不要酬劳,但是为了表示对知识的尊重,我决定一定要收取灵石做报酬,不然显示不出我胸中所学的重要性。”

    秦浩轩很是佩服刑对于要灵石这分锲而不舍的精神,干脆把头点动着说道:“没问题!五两下三品灵石。”

    刑一缩脖子后,旋即跳了起来:“抠,死抠啊!区区五两下三品灵石你就想收买我,这也太看不起老子胸中所学了,什么是知识你懂么?让你付钱不是我贪财,就是想让你知识是可贵的!”

    秦浩轩不为所动,一边认可对方发言的连连点头,一边搬出自己的那一套理论:“你说的都对!我也很想对知识多给点钱。但是……谁让我现在还是个穷人?修为也低,赚这点灵石不容易,如果你全部剥削走了,等我被人玩死了,你也要跟我一块完蛋,我能从资源里匀出五两下三品灵石给你,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刑翻着白眼,挑着大拇指:“你这张嘴简直比幽泉里的煽动魔还要可怕……好吧好吧,看在你我同生共死共患难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次,你要知道,如果换成别人,就算是你们太初教的掌教亲来,跪地磕头求我,再把他的全部家当给我,我都不会教他,这些知识太可贵了!”本想拒绝的刑看到秦浩轩那一脸决绝,知道自己再谈价也没希望了,只好无奈答应。

    刑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我帮你解开禁制可以,但是我还有一个附加要求。”

    “你说。”

    “你准备在下个月把我送进水府,然后塞回幽泉,是吧?”

    秦浩轩点点头:“当然。”

    刑道:“那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你不能把我送去。”

    秦浩轩诧异了下,问道:“为什么?你在幽泉不比在这里安全多了,这里全是修仙者的世界,一个不小心露出马脚,不但是你,就连我都要完蛋了!”

    刑白了秦浩轩一眼说道:“难道你没看到那些冥物追杀我么?像老子这种天资绝顶,惊才绝艳,不世出的绝世天才魔,很容易惹起别的魔觊觎,他们嫉妒我,想方设法的追杀我,那天你看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回到幽泉了可不比在这里安全,在太初教只要小心谨慎一点,别人会把我当成修仙者,至少没有人追杀我。”

    秦浩轩当然不会将刑的鬼话当真,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到底在幽泉是造了多大的孽?闹得连冥物都在疯狂追杀你?”

    刑很深沉,很忧郁的说:“天才……总是容易被人嫉妒啊。”

    “去!”秦浩轩忍不住啐了一口:“行,那你就留在太初教,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你不能吃人,一切行动都必须听我指挥。”

    “不吃人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要是叫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肯定是不干的!我这种正直正义的魔,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刑顿了顿,眼睛里透着精光,道:“如果实在要做伤天害理的事也可以,记得要给报酬。”

    秦浩轩懒得理这个家伙,丢出五两下三品灵石,刑接了一口吞下去,很快精神奕奕的说道:“开始吧,你将禁制里的东西临摹下来,我教你解开,哎,如此值钱的知识却只换了五两下三品灵石,修仙界真是个道德缺失,不重学问的地方啊,难怪你们修仙者一代不如一代。”

    对于这个嘴碎的家伙,秦浩轩也懒得理会,直接起身回去,准备临摹玉简。

    他的神识进入玉简中,看着玉简里的禁制,尤其是那些笔画奇特的铭文,有些还盘根错节的交叠在一起,他粗粗看了下,这个禁制的铭文就有至少一万个,而且翻来覆去还没有重复的。

    除了这些铭文,还有一根根细线将这些铭文连起来,因为太多的缘故,表面看起来十分整齐,但实际上如一团乱麻,繁杂得很,光是临摹那些铭文就很不容易了,还要将这些金色细线也无甚错漏的临摹下来,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啊!

    秦浩轩揉了揉额头,很快开始干活了!

    很快他发现一个问题,以前以为自己的记性很不错,但是现在发现完全错了,不管他多认真的将几个铭文以及连接这几个铭文的金色细线记录下来,到他出了玉简,开始临摹时,最多能画出一两个铭文就算不错了,那些极度弯曲诡异的字符,让他无比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