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无上真魔仙魔真【第四更】
    看到这一幕,尤其是秦浩轩身上出现那层特殊气墙时,刑惊讶得目瞪口呆,一双眼珠子都差点凸出来,嘴唇都在哆嗦,心中掀起轩然大波,暗暗想道:“【龙魔金身】,竟然是【龙魔金身】!秦浩轩使用的竟然是【道心种魔大法】里至高无上的护体神功之一【龙魔金身】!”

    虽然秦浩轩在施展【龙魔金身】时身上连半点金色都没有,这种程度连入门都称不上,但是眼力毒辣的刑还是捕捉到秦浩轩施展【龙魔金身】时透出的淡淡气息,迅速判断出来。

    在水府里,刑知道秦浩轩得到了【道心种魔大法】,但以前以为他只得到了很少的一部分,但没想到他连【龙魔金身】这种至高无上的护体神功都得到了,看来秦浩轩得到的【道心种魔大法】不是一点半点,可能是整部。

    想到这里,刑感觉自己嘴巴发干。

    这【龙魔金身】在幽泉冥界,可是十大护体神功之一,据说练到极点一身金体,犹如金铸神明,百毒不侵万法不伤,极其厉害。

    刑甚至在想,若是自己能学到这套【龙魔金身】,就算回到强敌环伺的幽泉冥界,也不必像以前那样如丧家之犬一般逃跑,甚至可以在诸多冥物的包围下从容脱身。

    刑在心底暗暗可惜,修炼【龙魔金身】的是秦浩轩而不是他,秦浩轩只是人的身躯,若是以自己魔的身躯来修炼【龙魔金身】,到极致处一定比秦浩轩更厉害!

    在一旁同样观看秦浩轩试符的叶一鸣则看不出什么【龙魔金身】,只是惊诧于万里符的速度竟然可以如此之快,而秦浩轩在这么快的速度下还能收缩自如,想停就停,对这个师弟更加佩服,对他入红尘的信心也越足。

    秦浩轩停下来后,尝试修炼【道心种魔大法】的那两句口诀,秦浩轩只知道这两句口诀应当是护体的功法,却不知道他们是所谓的【龙魔金身】,更不知道修炼到极致有多厉害。

    他修炼这两句口诀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修炼,他还是无法这两句口诀的意义,更别说用这两句口诀的方法驱动灵力,在身上形成刚才那样的护体气墙了。

    秦浩轩暗暗想道:“这个护体神功给我的感觉浩瀚如海,在那么强的气阻中竟然能保护我的身体,还可以让我将万里符催动到极致的状态下不受伤,一定精深异常,肯定不是随便练几下就行的。刚才那状态肯定连入门都称不上,若是我能修炼到极致该有多厉害啊!”

    尝试了几次之后,秦浩轩不得不放弃,这时他再尝试着催动万里符,万里符一奔跑起来,到达一定速度,这护体功法又自动蹦了出来。

    秦浩轩暗暗想道:“这护体神功难道只有在不停奔跑的状况下修炼?”

    这时刑凑上去,开始套秦浩轩的话:“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修炼这套护体功法?”

    秦浩轩看着兴致盎然的刑,心里猜这家伙肯定是知道这套功法的,于是问道:“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呀!”刑说着,一脸馋相。

    秦浩轩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不过这套护体功法出自幽泉冥界,若是我修炼了肯定会更加厉害,不如你将这套功法教给我吧?”刑终于忍不住,馋着脸提出来了。

    秦浩轩给了他一个白眼,心中暗暗想道,刑这家伙神神秘秘的,身上尽是好东西,这套护体功法能被他瞧上眼,肯定非同一般,刑眼下虽然没表现出什么坏心思,那是因为我还能压制他,如果他学会了这套护体功法,身体变得更加强悍,那我肯定就控制不住他了。

    想到这里,秦浩轩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能教你。”

    ……

    测试完万里符,秦浩轩大喜,这万里符果然如【大符箓术】中所说那般轻盈快速,虽然自己的操纵还不算娴熟,但速度之快也足以令人膛目结舌了。

    即便是刑也看得目瞪口呆,他自忖就算恢复了魔的本体,以魔强悍的本体速度全力追赶秦浩轩,也只有跟在他屁股后面吃灰的份。

    刑和叶一鸣走到秦浩轩身前,刑煞有其事的说:“不错,不错,虽然比不上本魔的速度,但甩掉一两个仙苗境初期的修仙者还是不成问题的。”

    秦浩轩轻笑一声,懒得理会这个吹牛的家伙。

    这时,叶一鸣欣慰的问道:“秦师弟,万里符炼制出来了,还有八天时间就要入红尘,入红尘的事情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秦浩轩缓缓点头,将万里符揣进怀里,道:“这张万里符炼制完毕,我的入红尘准备基本就完成了,没有什么再需要准备的地方了。”

    “入红尘的规则和入仙道相似,凡是已经出叶的弟子,都有师门长辈或者堂内师兄一对一的带领,师父他老人家寿元不多,急于突破境界,我看这入红尘,还是我带你去吧?”叶一鸣十分诚恳的望着秦浩轩,道:“你看呢?”

    秦浩轩微微摇头,否决了叶一鸣的提议,他道:“叶师兄,这次入红尘,我既不准备让师父他老人家陪我去,也不想让你跟我去,更不想找其他自然堂的师兄!”

    叶一鸣愣了愣,道:“这可不行,入红尘和入仙道又有不同,在外历练的那段时间,可不像在太初教里这么安全,你随时可能遇到修魔者,甚至幽泉冥物。”

    “师兄的意思我清楚,但是你们陪我入红尘的话,恐怕更不妥。”秦浩轩说道:“你也知道,现在赤炼子对我虎视眈眈,在太初教的势力范围之内,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我一旦离开了太初教的势力范围,届时他就会对我动手,现在我炼制了一张万里符,他若对我不轨我还有机会逃跑,但若你或者师父随我一起入红尘,我这一张万里符可没法给两个人用,届时师兄你若是被赤炼子抓住威胁我,我们两就死定了!”

    秦浩轩娓娓道来,叶一鸣也赞同的点头,待秦浩轩说罢,叶一鸣轻叹一声,他知道自己执意和秦浩轩入红尘,不但什么忙都帮不上,还只能拖秦浩轩的后腿,于是他道:“师弟所言有理,只怨我实力低微,无法与赤炼子抗衡,反倒要师弟处处为我着想,真是惭愧啊!”

    叶一鸣的语气充满自责,刚才看了秦浩轩使用万里符,他知道在这张符的帮助下,秦浩轩在赤炼子的追杀下,说不定还真能死里逃生,不过想到师弟面临仙树境强敌的威胁,而自己却什么忙都帮不上,他心中无比的难受。

    秦浩轩安慰叶一鸣道:“叶师兄,自然堂的师兄弟们,还有师父他老人家也需要你,现在师父基本处于闭关状态,自然堂的事务就全压在你身上了。师父他老人家全拜托你照顾了,所以于公于私,你都该留在自然堂才是。”

    叶一鸣想着秦浩轩要面临赤炼子的威胁,自己又无法帮忙,回想起蒲汉忠的临终嘱咐,顿时心如刀绞,声音略显哽咽道:“秦师弟,有一点你要切记,只有你变得更强,咱们自然堂才有希望,我和师父,以及自然堂的师兄弟们都在盼望你平安的回来。”

    “嗯,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秦浩轩说罢,忽然想起蒲汉忠师兄的临终托付,于是问道:“叶师兄,你可知道蒲师兄的家乡在哪里?蒲师兄临终遗言,让我替他去他的老家,看看他的后人现状如何。”

    叶一鸣没想到秦浩轩在自己前途未卜福祸难测的情况下,竟然还惦记着蒲汉忠的临终遗言,他这辈子薄情寡义的修仙者见多了,像秦浩轩这般有情有义,恪守信诺的修仙者,在修仙界中着实不多见。

    “知道,在翔龙国北部,南寿县小花村,一座孤单的石头山下有三间茅草屋,屋前如果有一个大水池,那就是汉忠的家了。”回想起往事,叶一鸣不禁走神,道:“汉忠每次喝醉了,都要说起他的家乡,他家的老父母,他的兄弟姐妹,还有他离家时,一直咬着他行李不肯松口的大黄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没能回去瞧上一眼,他父母想必早已作古,你若是找到他家,就代他去他父母的坟前敬一炷香吧!”

    秦浩轩黯然点头,道:“我会的。”

    “自然堂还有些事务要处理,我们先回去吧。”叶一鸣仰头看了看天色,出来时是早晨,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他将秦浩轩和刑送回灵田谷后,自己又匆匆赶回了无名峰。

    回到自己的房间,秦浩轩坐在床沿,把玩着万里符,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刑的身上。

    “你说这万里符,要不要再给你炼一枚?”

    刑愣了愣,道:“给我炼干嘛?”

    “入红尘难道你不跟我在一起?”秦浩轩望着刑,目光犹如审视:“我不在太初教,留你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再说了,入红尘是每个新弟子都要参加的,你现在的身份也是太初教的新弟子。但是如果让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也不放心,你肯定会吃人!但是如果你跟我在一起,赤炼子抓不到我,肯定会抓你来威胁我,到时候你可就危险了。”

    “离开了太初教的地界,你还不让我吃人么?”刑急了,跟秦浩轩争论道:“你以前可没说我在太初教外不能吃人!”

    “以前没说吗?那好,现在补上,在哪里都不能吃人。”

    “你一个修仙者,怎么连凡人的命也管?”

    “我是修仙,但我也是凡人。再说,都是人!”

    “老子看你的脑子是坏了!你是修仙者,怎么是凡人?怎么是人?”

    “修仙者也是人!你脑子才坏了吧?”

    刑懒得再跟秦浩轩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把话题转换的说道:“你会这么好心,花一万两下三品灵石给我炼一枚万里符?”

    秦浩轩把嘴一撇的说道:“你怎么看我呢?我是那种有好处才会做事情的人吗?”

    “对别人可能不是,对老子……呵呵……”刑很是干脆的给了秦浩轩一个白眼。

    秦浩轩懒得搭理他的絮絮叨叨,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沉思【道心种魔大法】的事情,这段时间【聚海诀】练得很顺,已经到了第二层的巅峰,即将突破第三层,但是【道心种魔大法】却一直没有进展,这里面晦涩难懂的口诀他一直都参不透。

    秦浩轩心头暗暗惋惜,若是那会儿楚长老上课时,多听一些或许可能多参悟几句,但他也知道,【道心种魔大法】中高深莫测的口诀,就算他再怎么认真听课,也不可能全部参透。

    喋喋不休说了一通的刑发现秦浩轩没有搭理自己,也就觉得索然无味没有再说下去,他看着秦浩轩愁眉紧皱,不经意的问道:“你这是有什么想不通的?要不说出来让我点拨点拨你?”

    秦浩轩抬眼望了一眼刑,他心中暗暗忖道,这家伙神秘得很,好像什么都懂得一点,要不说上两句心法秘诀,看他能不能解释?

    秦浩轩沉吟片刻,决定在【道心种魔大法】中拿出两句,说给刑听听,看他能否解释好。

    于是他悠悠说道:“起诸善法本是幻,造诸恶业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风,幻出无根无实性。”

    听着秦浩轩说的这两句口诀,刑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之色,这……这……这是……无上真魔,万魔之魔的道心种魔大法吧?

    他闭上眼睛想了片刻,脸上的喜色愈来愈盛,仿佛遇到了什么难题,忽然茅塞顿开一般。

    “妙极!妙极!这两句话精妙异常,你若不是请教我这种幽泉的天才魔,你肯定无法领悟!”刑说罢,道:“现在我开始解释,你听好了。”

    接着,刑开始将秦浩轩刚才说的那句晦涩难懂的口诀解释出来,他解释得深入浅出详细异常:“起诸善法本是幻,造诸恶业亦是幻,说的一切灵法皆是虚幻所化,借助天地灵气生成!这两句并没有太多的含义,而真正的重点在后面这两句,身如聚沫心如风,幻出无根无实性!意思是我们不应当将自己的身体当成一个整体,而是由无数灵力组成,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应该积蓄和存储灵气,只有当身体积蓄和存储的灵气达到一个境界和程度,才能如风一般随心所欲,这……这完全超乎我的概念了……”

    刑狠狠吞了一口唾液,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望着秦浩轩道:“这应该是一套极为高深的功法的开头,起诸善法本是幻,造诸恶业亦是幻是总纲,身如聚沫心如风是重点,最后这句幻出无根无实性则是具体的修炼细则,它的意思是修仙者身体如实如幻,仙根当做无根,无根又是仙根,这后面应该还有口诀,说的是如何吸取灵力。”

    两句简单的口诀在他的口里解释出来,变成了长篇大论,但也让秦浩轩一听就懂,很快彻底明白了这两句口诀的意思,修炼中遇到的一些困顿,也迎刃而解了。

    解释完毕,兴奋而又激动的刑开始缠着秦浩轩道:“还有没有,还有没有?你若还有这种无法理解的东西,你尽管告诉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为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