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仙凡之别云若泥【三更】
    秦浩轩嘴上表示感谢:“谢谢李师兄。”心里却很不爽,李靖表面上和自己亲近,但从他言语中偶然透出的蔑视可以看出,他嘴上说得漂亮,但骨子里却高高在上,压根瞧不起自己。

    至于张扬处心积虑想对付自己也不过那么回事,自己倒不必怕张扬,现在问题是该如何应付赤炼子。

    “秦师弟若有什么事,及时叫我一声,我去和西门堂主打个招呼。”李靖向秦浩轩拱了拱手。

    “李师兄请便。”秦浩轩也礼貌的回礼。

    在李靖走后,刑凑了过来,压低声音,大义凛然的对秦浩轩道:“这个张扬对你图谋不轨,处心积虑的想绑架你勒索徐羽,作为你的至交好友生死兄弟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决定找个机会将他吃掉,为你解决这个隐忧,你不能拦我。”

    秦浩轩微微一笑,刑的小心思他还不知道么?只是真的吃了张扬,太初定然会严查!到那时,自己该如何应对?上次张狂的事情,若不是张狂活着回来了,不见得他们查不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秦浩轩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对刑道:“我们不能跟着大部队走,我估摸着赤炼子晚上会动手,待会离开太初教地界后,我们就要悄悄离开大部队,这样更方便隐匿躲藏。”

    刑没有答话,此时他满脑子都在想该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吃掉张扬,毕竟张扬可是一个特殊仙种弟子,又是这一大队的队长,而带队长老是实力比赤炼子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西门胜。

    不多时,他们看到一道巨大的光幕从地面延续到天空,将半个大屿山都笼罩其中,这个光幕就是太初教的护山大阵。

    来到这里,刑心头激动不已,总算要离开这个该死的修仙宗门了,这些日子来他在太初教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西门胜走到这里,张开双臂,十指舞动,一个个金色铭文从他十指逸出,落在护山大阵的光幕上,很快便在护山大阵的光幕上开出一个容一人一马通过的小口。

    张扬有序的指挥着这些新弟子们经过,在他们走出护山大阵后,光幕一闪,再度恢复原状。

    骑马走了约两个时辰,在一块宽阔的草地上停下来开始休息,入红尘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行程,不知道要走多久,所以这一行人在西门胜的带领下不急不慢,走的速度却不快,而和西门胜并排走的王爷李斯,却一脸焦急,又不敢催促。

    这一行人骑着马,不急不缓的行走了两天,此时虽然已经远离了大屿山,但是还在门派的势力范围之内,这两天中秦浩轩虽然提心吊胆,但并没有发生危险,赤炼子还是不敢在太初教的势力范围之内肆意妄为。

    在太初教影响辐射范围内的两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但秦浩轩知道危险愈来愈近了,第三天清晨,他们迎着朝阳启程,踏入一个叫清丰县的地界,这个清丰县距离太初教黄帝峰已经有八百里之遥,虽然还是翔龙国的地界,但是已经不是太初级的直接势力范围了。

    刚踏入清丰县,可以明显感觉到清丰县的治安远不如沿途的郡县。

    虽然太初教不理俗事,但在太初教的眼皮底下,再如何凶悍的歹徒也不敢为非作歹,生怕惹恼了上仙,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所以这一路上平静至极,就连村妇吵架骂街都很少见,可谓太平盛世。

    但他们刚刚踏足清丰县,便看到一群山匪强盗绑了一群百姓,又打又骂的在官道上行走,在这些百姓后面,山匪强盗们推着十来个大车,这些都是他们抢掠来的粮食和财物。

    这伙山匪强盗看到这群骑着高头大马的少年,脸上都露出贪婪的神色。

    这些马可都是上好的马驹,随便一匹都价值不菲啊!作为劫道发财的山匪强盗,一下子看到一群弱冠少年骑着这么好的马匹,哪还忍得住!

    一名强盗激动得嗷嗷叫,对自己前方的匪首道:“大当家的,这群娃儿的马匹不错,若是抢了过来,咱们黑风山实力大涨啊!”

    “废话,这还要问么?肯定上啊!”另外一个山匪毫不犹豫的插话,拿出斜跨的弯刀,一个漂亮的翻身从马上跃下。

    其他山匪强盗在他的带动下,动作整齐的从马上跃下,准备动手。

    从这一伙强盗翻身跃马的动作,可以看出他们功夫很不错的样子。

    匪首是一个方头大脸满面虬须的黑脸汉子,他一脸横肉,骑在一匹栗色马匹上,背上背着一柄鬼头砍刀,身穿一身黑色的劲装,这身衣衫将他浑身肌肉完美的勾勒出来。

    他高举鬼头刀,大喊一声:“前面的人听着,赶快交出你们的财物,爷爷我心慈手软饶你们一命,否则让你们死无全尸!”

    匪首一挥手,这二十多名山匪呈半扇形包围上去。

    在最前方的碧竹堂副堂主西门胜看着这群山匪强盗,一脸的轻蔑,冷笑一声,嘴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凡人!”

    西门胜这两个字说出来后,这群山匪强盗面面相觑,很是意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一般的人看到自己这群凶神恶煞的绿林好汉,大多顺从的交出随身携带的财物换取性命,但凡反抗之徒,无不死于他们刀下。

    匪首被西门胜脸上轻蔑的神情激怒了,他挥了挥手上鬼头刀,指着一个左右太阳穴贴着两片膏药,浑身肌肉鼓鼓,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季节也只穿了一件薄薄衣衫的五大三粗汉子,道:“膏药,砍了他!”

    那叫膏药的汉子朗声应道:“好咧!”

    他驱马上前,挥舞着手中大刀,嘴里发出锐利的尖啸。

    西门胜对身旁一个仙苗境一叶的新弟子,语气冷淡的道:“你去,把这些人都杀了,让他们知道仙凡的区别是什么。”

    这名叫梁希的新弟子稍稍涩起脸,他前几天才刚出了一片仙叶,而且又是弱种,在太初教中不受重视,修仙不过七个月,心中暗暗忖道:“我才修仙七个月,现在才出了一片仙叶,哪里是这些凶神恶煞的山匪强盗对手?那个叫膏药的汉子太阳穴鼓鼓的,显然一身很强的外家横练功夫。”

    梁希心头嘀咕着,但西门胜堂主的命令他哪里敢违背,再说就算自己不敌,至少还有西门堂主不是?

    他硬着头皮从马上翻身下来,胆战心惊的走上前去。

    那伙子山匪强盗一脸诧异,没想到应战的竟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而且那领头的中年人还口出狂言,让他将自己等人全部杀了?

    顿时,这群山匪强盗怒了,其中一个大声喊道:“膏药哥,一刀劈了这娃儿!”

    另外一个直视西门胜,恶狠狠的喝道:“对,一刀劈了这小子,再将那个黑黑瘦瘦的老小子千刀万剐,让这老小子口出狂言!”

    被兄弟们的喊话声一激,膏药爆喝一声,挥舞大刀驱马冲了上来。

    梁希被他的来势汹汹给吓到了,立刻准备灵法,掐出一个手势,调动体内灵力,几息准备时间之后,这膏药也冲到梁希身前。

    “开天风法……”

    梁希十指绽开,灵力在他身前迅速凝聚,化作无数锋锐的风刃,这些半透明的风刃带起嗤嗤的破空声,激射而出,打在膏药和他的马身上。

    只是片刻功夫,刚才一身横练外家功夫的粗壮大汉,被他们所瞧不起的柔弱少年,连人带马的打成一堆碎肉。

    “我的天啊!他们怎么这么弱,这个叫膏药的强盗一身肌肉看起来十分吓人,怎么一下子就被自己打成碎肉了呢?”看到满地的血肉,梁希自己一脸惊讶,这个风刃术是最初级的灵法,若是打在其他修仙者身上,可能只能让他们灰头土脸,最多受点伤罢了,却没想到用在凡人身上威力这么大,一下就将这个浑身肌肉,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汉子直接打碎了。

    刚才还在为梁希担忧的新人弟子们脸上也露出惊诧的神色,原来这个不甚起眼的风刃术,威力竟然这么大!

    那伙看傻了的山匪强盗一个个目瞪口呆,脸上露出莫名的惊恐,嘴里都在惊恐的喊道:“妖术,这是什么妖术,一下子便将膏药哥打死了,膏药哥一身横练功夫,寻常十几个大汉都近不了身的……”

    “这小子看上去也就十七岁出头,按理说怎么也不可能是膏药哥的对手,他肯定用的是妖术……”

    “老大,怎么办?要不要跑?”

    山匪强盗面面相觑,彼此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惊惧,最后目光聚焦在匪首的身上。

    匪首面色凝重,见多识广的他知道捅了马蜂窝了,对方随便一个小孩都这么强,他们马匹又比自己好,自己跑是肯定跑不掉的,不如一起冲杀上去,或许能将他们杀掉!

    于是匪首冷喝道:“弟兄们,这群人会妖术邪法,单打独斗我们不是对手,一起冲上去将他们宰了!”

    匪首下令之后,双腿一夹马腹,身先士卒的冲了上来,手里那柄重逾百斤的鬼头大刀挥舞得呼呼作响,在他的激励下,其他悍匪也哇哇怪叫着冲了上来。

    这群山匪强盗过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活,这么杂乱无章的冲杀起来,非但不显杂乱,反而还有几分腾腾杀气。

    他们冲杀过来时,梁希手都是发抖的,但是西门胜堂主还是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他只能咬牙硬扛了,再一个个施展灵法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枚灵符,开始注入灵力。

    这枚灵符只是最低级的灵符,最多相当于仙苗境三叶修仙者的威力。

    梁希驱动之后,在他身前顿时出现了一大片透明风刃,哗啦一声倾巢射出,全部落在正冲向自己的悍匪身上。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这群刚才还嗷嗷叫的悍匪,瞬间被无数风刃一个不剩的打成残肢碎肉,一地血浆,没有一个完整的尸体,场面血腥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