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往昔今夕仙凡别【四更】
    身上被溅了不少鲜血的梁希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张仙苗境三叶的灵符就将他们全部杀了,这些凡人到底是多么弱啊!”

    虽然以梁希仙苗境一叶的实力,碎肉挡不住仙苗境三叶灵符的威能,但是至少不会像这样被打成一堆碎肉,跟修仙者比起来,这些悍匪的身体就像豆腐做的一般脆弱。

    骑在马上的新人弟子们一脸呆滞,这就是仙凡的区别么?

    在人群中看到这一幕的王爷李斯更是膛目结舌,这便是太初教上仙的实力么?以前只听说护国神教中的上仙实力多么多么强,在自己脑海里完全没有概念。眼下看到他们强到如此程度,一个仙术便将二十多个悍匪打成碎肉,这还只是一个修为不算强的新人弟子,若是西门胜堂主这种修仙者,又该厉害到如何地步?难道真如传言中有翻江倒海的能耐?想到这里,李斯更是心惊肉跳。

    以前他听人说起太初教多么多么强盛厉害,没有见过真正的仙术灵法的他并没放在心上,这一次在太初宝殿感觉到太初教掌教真人的仙威,又看到仙术灵法在一个普通弟子手中使出来的威力,他心头卑微的感觉愈来愈盛,愈发感觉到和这些修仙者的差距有多大。

    看着一地碎肉,西门胜坐在马上,冷笑一声,对身边的李靖和张扬道:“看到没,这便是仙凡的区别,这就是修仙者的威能!仙永远驾凌于凡之上,修仙者乃是天地之间最强大的存在,只要你们这段时间中认真体悟仙凡的区别,未来修仙证道不在话下。”

    李靖和张扬同时躬身应是。

    这时,被捆绑的那些村民纷纷跪在地上,称这一干太初教弟子为上仙,头如捣蒜般在地上磕着:“谢谢上仙救命之恩,回去之后定当设立牌坊,日夜香火供奉。”

    看到这一幕,秦浩轩心头暗暗感叹,如果自己不是进入了太初教,现在还是和他们一样,仰望这些修仙者的存在。

    这七个月修仙以来,他一直将自己和太初教的前辈高人相比较,感觉自己只是一个修炼尚浅的修仙者,还没有真正的将自己看成所谓“上仙”,认为自己只是比凡人稍强的凡人而已,但眼下和这些真正的凡人比起来,才知道自己已经是“上仙”,不再是卑微的凡人。

    仙凡之别,巨大如斯!

    这些村民用敬仰敬畏的目光悄悄打量着这些上仙,按照村民淳朴的习俗,别人救了他们全村人的性命,应当请入村里好生招待一番,但是他们只是卑微的村民,面对江湖豪客,强盗悍匪尚且没有反抗的余地,眼下看到举手投足便将悍匪击杀的上仙,他们除了磕头,哪敢有别的想法。

    张扬兴奋的看着满地血腥,以及在地上磕头不已的凡人,心头无比激动,一个仙苗境一叶的弱种都如此厉害,自己若是出手,这些悍匪岂不是连肉末都留不下来?可惜这些悍匪一个不剩的全被干掉了,他想出手也没有机会,他在心头暗暗想道:“下次若有这样的事情,自己一定要试试手。”

    张扬兴奋激动的同时,李靖神情淡定自若的看着这一切,眼神古井无波,对眼前这一切漠不关心,仿佛磕头跪拜的不是人,只是一群蝼蚁。

    看着李靖淡定的神态,西门胜十分满意,他这次受命带队,除了保护李靖之外,还含着和李靖打好关系,将他拉进碧竹堂的目的,如果不出意外,李靖拜入碧竹堂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李靖表现得越好,西门胜当然越开心。

    李斯目光转到李靖身上。

    他之前还不怎么在乎李靖,因为李靖来太初教修仙,从另外一种层面来说,李靖是皇权争夺中的失败者,所以才来太初教修仙碰碰运气。

    从这些天和太初教弟子的交往看来,李靖在太初教的地位很高,在新人弟子中完全属于众星捧月,而且带队的西门胜堂主也十分看重他,时不时跟他说一些修仙知识,这是其他弟子都没有的待遇。

    以前没有见识过修仙者的强悍,所以李斯一直没将李靖这个侄子放在眼里,在他看来李靖再有出息也比不上太子,但是见识过修仙者的强大后,李斯的观念完全扭转过来了,太子就算接掌了翔龙国的皇权,但跟已经修仙,且在太初教中颇受重视的李靖比起来也算不得什么。

    这一刻,李斯对李靖的认知完全转变过来,他认为在未来,李靖将更有出息,当即便矮下姿态,换上一脸笑容,驱马到李靖身边,笑道:“皇侄,这几日车马劳顿,我这里有些参片,你可需要一些?”

    李靖神情淡漠,冷冷瞥了李斯一眼,李斯虽然是他皇叔,但他自从修仙之后,可没将这个皇叔当回事。尤其是李斯偏向太子一脉,平日里对自己不冷不热的,眼下忽然讨好自己,肯定是看到自己未来前途可能比太子更好。

    “李斯,这些东西我用不上,你留着自己吃吧。”李靖瞥了他一眼后,冷冷的说道:“我那皇兄太子,近来可还好?”

    “虽然不错,但哪比得上贤侄在上仙的门派里风生水起呢?”李斯一脸笑容。

    被自己的侄子直呼其名,李斯心中很是不爽,但他想起其他太初教弟子在李靖面前卑躬屈膝的模样,知道这几个月来李靖在太初教里混得着实不错,不少修仙者以他马首是瞻。

    在修仙界里前途无可限量,这未来发展得有多吓人?出身皇家精于算计的李斯很快想明白这点,更是坚定了和李靖交好的决心。

    看着李斯的低姿态,李靖表面十分淡定自然,心中则暗暗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修仙的这条路果然没错,如果不是这样,自己只是一个在皇权争夺中失败的皇子,父皇在时还能衣食无忧,一旦新帝即位,自己恐怕连口吃食都落不到,甚至还有性命之虞。

    李靖冰冷的目光在李斯身上扫过,忽然想起他那作为太子的大皇兄,嘴角扯起一丝轻蔑的冷笑,心中暗暗想道:“等我回到帝都翔龙城,我就会让你好看!皇权争夺中我是失败了,但我要让你知道,修仙绝对比当皇帝还要好!自己若能当上太初教的无上掌教,即便你当上皇帝又如何?见到自己还不是要跪地叩头,口诵上仙顶礼膜拜?还有那些曾经欺负过我的人,你们等着瞧!”

    他们各怀心思时,西门胜一挥手,眼睛都不屑瞥一眼那些歌功颂德连连叩头的百姓,毫无表情的下令:“继续前行!”

    太初教弟子驱马跟在西门胜之后,继续不急不缓的前行。

    在太初教弟子离去后,这些在地上如捣蒜般磕头的百姓才站起来,望着太初教弟子的背影怔怔出神,尽管这些上仙都没正眼瞧自己一眼,但是他们身上隐约透出的那股仙人做派,却是丝毫假不了的,惹得这些凡俗百姓艳羡不已,若是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成为“上仙”该有多好?

    就在众多百姓心头感叹震撼时,几个脑子活络的百姓想道:咱们清丰县这段时间在闹鬼,县令急求能人异士驱邪避灾,这里有上仙的消息若是告诉他,解了清丰县的灾难,岂不是大功一件!

    顿时百姓们一哄而散,有的跑向村庄,有的则朝县城的方向跑去。

    太初教弟子行进速度很慢,不多时便被这些激动而仓皇的百姓赶超了。

    几个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村民跑到县衙门口,像他们这种身份卑微的村民,想要见到县太爷唯一的方式就是击鼓鸣冤,于是毫不犹豫的举起鼓槌,开始击鼓。

    一名衙役面色不善的从内衙走出来,狠狠瞪着这几个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村民,斥道:“吃饱了撑着滚回家搂媳妇去,来这里瞎捣什么乱?”

    一名村民忙回话道:“官爷官爷,草民可不是捣乱,草民一村的人被悍匪劫持,在官道上碰到一群上仙,上仙们慈悲为怀,救了我们一村人,一个法术就将二十几个悍匪打成一地肉酱!咱们清丰县不是在闹鬼么,草民这就赶紧来通知大人了。”

    这名衙役虽然感觉十分荒谬,但看这几个老实巴交的村民也不像说谎,而且此事若是真的,帮助县太爷解决了令人头疼的厉鬼,那可是大功一件,县太爷高兴,肯定会重赏自己这些人。

    “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官爷,俺愿意用自己项上人头保证!”

    这名衙役心里最后一点疑虑都解除了,这年头没有百姓敢戏弄官府,就算敢戏弄官府,也决计不敢用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们来说谎。

    他匆忙走进内衙,向正愁眉不展的县令报告。

    得知消息的县令精神一震,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名衙役面色一肃,道:“卑职用项上人头担保!”

    县令表情略微愣了愣,随后脸上露出几分喜色,对这名还呆滞的站在原地的衙役道:“还愣着干嘛,备轿去啊!”

    ……

    这一队太初教弟子又朝前走了半个时辰,这时远处一顶轿子迎面赶来,轿夫脚步极快,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轿子上不时探出一张满脸焦急的脸。

    当轿子上的人看到远处驱马行来的“上仙”队伍时,顿时面色一凝,急忙让轿夫停下来。

    轿夫刚刚停下,轿子里的那人便从中钻出来,这人中等身材,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官服,应当是清丰县的县令。

    只见他站在马路中间,端端正正扶正衣冠,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额头虔诚的贴着满是尘土的官道,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太初教众人走近,他头如捣蒜般磕头。

    “清丰县县令许畅,给各位上仙磕头请安。”

    许畅的声音略微颤抖,不住的在地上磕头,根本不敢抬头看马上的太初教众人一眼。

    看到这卑躬屈膝的县令,秦浩轩等人心头再是一番感慨,以前还是平民百姓时,碰到这些官僚只有跪在地上磕头的份,稍微招惹这些官,就要被抓进大牢遭受殴打囚禁,就像一只蝼蚁般可怜。

    现在堂堂的一县父母官,看到自己却要跪在地上磕头,卑躬屈膝,若是敢惹自己不高兴,随便一个灵法将他杀了,也没人敢来太初教找自己的麻烦,凡人中的官在自己眼里,也只是蝼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