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切莫很傻很天真【一更】
    仙与凡的区别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民不与官斗,凡不与仙斗!

    看到这一幕,秦浩轩隐约明白了西门胜不急不缓行进的原因,因为这一次进红尘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地,他故意放慢脚步,就是让他们这群已经开始修仙,但潜意识还没上升到“上仙”境界的新弟子们,知道仙凡之间的区别,让自己等人更加明白,什么是仙,什么是凡!

    西门胜冷眼瞥着地上磕头的县令,语气冷漠的问道:“你挡在这里作甚?有何事?”

    看到上仙搭理自己,县令一脸激动,但仍旧不敢抬头,他说道:“还请上仙怜悯,我们清丰县闹鬼,已经害死了不少人,我们也请过道士做法,却半点用处都没有,今天偶然得知诸位上仙在本县经过,鄙人壮着胆子,恳求上仙怜悯施救,清丰县上下感激不尽,日夜高香供奉……”

    西门胜没兴趣听他这么多废话,略微沉吟片刻,道:“闹鬼?不过是些怨气形成的东西,哪里有什么鬼?只是既然顺路的话,那我们便去看看!”

    “顺路,顺路!”县令见上仙语气松动,似乎有施以援手的意思,连连说道:“就在前方不远的官道一个榆树林里,请上仙怜悯。”

    “去看看。”西门胜自言自语说了一声,夹了下马腹,马匹继续前行。

    这一群太初教弟子身上,隐约透出一股不同凡俗的气息,这股气息让这位清丰县的父母官大气都不敢喘,也不敢起身,跪在地上爬到官道的一边,直到他们都行走到前头了,才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爬起来,连轿子都不敢坐了,一路小跑的跟上去,但又不敢靠得太紧,这群上仙身上不经意透出的气势,让他很是压抑。

    这一幕落在太初教弟子眼里,再次感慨仙凡的不同,以前还是凡夫俗子时,看到官老爷,这些官老爷无不骑着高头大马,或者坐在轿子中,前面鸣锣开道好不威风,想要见上一面都千难万难,现在他就跪在自己脚下,连头都不敢抬,大气都不敢喘,现在自己骑着马,他却只敢在身后远远的跟着,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有新弟子问他的入道师兄:“师兄,堂主口中的怨气跟鬼有何区别?我们修仙者,修炼到寿元耗尽时便烟消云散什么都没了,可为什么还会有鬼的存在呢?”

    这名入道师兄沉吟片刻后,解释道:“鬼这东西,怎么说呢?只是人死前的怨气,形成的一种东西,一种想要留在世间的执念吧。民间管它们叫做鬼,我们更多称呼它们为怨魂。但其实,那并非是什么魂魄。”

    这名新弟子呐呐点头,自言自语道:“那变成所谓的鬼,听起来比人还要厉害。成为鬼,是否便能成为永恒的存在?”

    “想什么呢?只有成仙得道才能天地同寿!”这名师兄十分有耐心,他解释道:“变成鬼后,鬼气也会渐渐消散于空中,一般的鬼存在的时间很短,等鬼气消散之后就彻底的化作虚无了。”

    这名弟子道:“人可以修仙向天争命,那鬼有没有延长寿元的说法呢?”

    “如果在死前积聚了极大的怨气,死后变成厉鬼,厉鬼的存在时间比普通鬼魂的时间要长很多,但是也会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鬼气也会渐渐消失,鬼气消失完后,还是会死,终究无法做到长存。”

    这时,另外一个与这位入道师兄交好的四大堂弟子悠悠说道:“若想长存,倒不是没有办法,一来杀活人,吸新鬼的怨气,这样可以减缓鬼气的消散速度,二来……有极其极其少数的情况,便是这些冤魂不停的彼此吞噬,意外生出了灵智,便成为民间传说中的阴仙。只是,这阴仙终归还是会消散……”

    一旁仔细聆听的新弟子们恍然大悟,长见识了,原来鬼也是真实存在的,只是鬼并不像想象中的能长存,即便变成鬼也只能短暂的苟活一段时间,最终会因为鬼气消散而彻底消失。

    不知不觉间,他们就来到了县令所说闹鬼的榆树林。

    走进清丰县后,秦浩轩也敏锐的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阴气,随着越接近这个榆树林,这种感觉就愈发的浓厚起来。

    远远的看到前方一片榆树林,这片榆树林的上空不论阴天还是晴天,都是阴云密布,这阴云不像要下雨的阴云,就如一团淡淡的愁雾笼罩着整个榆林市,令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一名入道师兄远远看到这一幕,沉吟道:“看这片榆树林整个的被阴气笼罩其中,这么重的阴气显然不是普通的怨魂了,从这里怨气冲天的情势可以看出,这堪称是老百姓口中的厉鬼了,而且死前是有很大的冤情的,我看得先问问这县令,到底是怎么样的冤情。”

    他的话传到最前方的西门胜耳里,西门胜回过头来,目光淡淡的落在这名弟子身上,道:“我们是仙,休管凡间的事情!”

    被西门胜语气淡漠的说了一句,这名四大堂的弟子顿时不敢说话了,噤若寒蝉。

    但是,还是有一个满怀不解的新弟子提出:“西门堂主,我们修仙者不应该维持正义,惩奸除恶么?眼下这厉鬼怨气冲天,明显是有冤情的,如果任由他继续留在榆树林,对这些百姓不利,但是若不分青红皂白的消灭了他,又对他不公呀!”

    西门胜轻蔑的哼了一声,显然这个新弟子竟然敢质疑他,让他很是不爽,但他仍旧面沉如水的说道:“我们是仙,不管凡间的事!只需要维持天地之间的秩序即可,至于俗世……他们不是有自己的皇帝官员吗?我辈修仙,哪有时间天天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西门胜的语气和声音有些不近人情,他道:“至于其他,我们无需再议。仙即是仙,凡即是凡,我们不需要管凡间的对与错,这个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只需要维持秩序。”

    “西门堂主。”秦浩轩见西门胜似乎很好说话,有为他们解疑答惑的意思,于是马上诚恳的提问道:“您能告诉我,我们维持什么秩序,什么是秩序呢?”

    西门胜道:“清丰县的县令来找我们,求我们收了这厉鬼,那么我们收这厉鬼就是,这便是维持秩序,至于调查清楚,查明是否有冤情,那是他们凡人的事情,我们若是插手,就是乱了仙凡的规矩,这个也不应该是我们仙做的事情,我们仙高高在上,凡夫俗子如蝼蚁,能在我们庇佑之下存在已经是莫大的荣幸,岂能让我们修仙者为他们这些凡人干活?这不是辱没了仙这个字眼?”

    弟子们听罢,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从西门胜嘴里说出来,他们彻底明白了仙凡的区别,就是人跟蝼蚁的区别,无可逾越。人可以允许蝼蚁的存在,但绝对不会帮蝼蚁做事。

    西门胜看其他弟子脸上还有几分疑虑,他继续悠悠说道:“就像三只蝼蚁在打架,有一种蝼蚁被打死了,你们会去问另外两只蝼蚁是怎么回事么?不会吧?他们只不过是蝼蚁,而我们是仙!”

    西门胜说这话时,神态间露出几分高高在上,看着榆树林里那阴郁的鬼气,神情中露出几分不屑一顾。

    不少人听的连连点头,只是秦浩轩却拧起了眉头,蝼蚁互相打架死了,自己当然是不会去问他,因为人并不是由蝼蚁变成的,但我们这些修仙者却都是由凡人变成的,我们本身还是人,还在修仙的路途上,并没有变成真正的仙,和凡人相比,只是我们更加强大,寿元也能长一些罢了。而蝼蚁变到最强大它也不会变成人,这就是蝼蚁和凡人的区别,将凡人比作蝼蚁,这样做真的对吗?

    “或许有人会觉得,我们蝼蚁是蝼蚁,蝼蚁不会便成人,而仙都是人修出来的,所以本座的比喻不恰当。”西门胜一双锐眼环顾四周,除了秦浩轩之外还有数人,也如秦浩轩一般送去了疑惑的眼神。

    “那便慢慢体会!入完红尘,你们便会理解本座的话!休要以为你们有几分小聪明,便能质疑我太初数千年来的修仙之路。”西门胜语带几分强势:“你们也没有见过鬼,入红尘本身就是让你们体会红尘中的各种危险,让你们知道修仙的不易和艰难,所以本座决定,今晚就在榆树林附近扎营,到了晚上,让你们看看真正的鬼是什么样子。”

    西门胜一锤定音,张扬迅速指挥新弟子们着手扎营的事宜,场面顿时忙碌起来。

    秦浩轩虽然赞同屑西门胜的这套论调,但也不好真正争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在西门胜这种修仙高手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弱种而已,地位比一只蝼蚁并没有强多少。

    这时,刑走到秦浩轩身边,悄悄对他说道:“到了此地,已经是太初平日里不怎么管辖的凡间地段,那赤炼子今夜恐怕便会要动手了吧?”

    刑的话刚刚说完,还沉浸在西门胜仙凡论里的秦浩轩猛然惊醒,清丰县距离太初教太远,太初教鞭长莫及,否则这榆树林也不可能闹鬼了,他开始担心起今天晚上该如何度过了。

    “赤炼子能拿到离山的令牌?”秦浩轩带着最后的侥幸心理提出发问。

    刑拍了拍秦浩轩肩膀,示意他别这样很傻很天真,赤炼子那可是仙树境长老,如今寿元不多,同太初说上一句要外出找续命仙缘,太初会不同意吗?

    秦浩轩惨然一笑,觉得刑的拍肩膀是对的,自己确实存了太多侥幸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