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险恶秘境捆仙绳【四更】
    随军前行了五六天,这天秦浩轩正在马车中打坐运气,忽然行军队伍停了下来,他正奇怪时,一个兵士跑来报告:“报告上仙,我军先锋追击溃散敌军时闯进前方的峡谷,但是一直到现在都没见出来,派出许多斥候,结果也没见斥候回来,一个个都是有来无回,也不知他们是生是死。将军觉得前方有蹊跷,派我来请示上仙。”

    秦浩轩心中生出一股古怪的感觉,问道:“哦,什么蹊跷?”

    “将军说行军地图上以前并没有这个峡谷,原来这里应该是一片山陵地区,不知为何忽然出现了一个这么大的峡谷!挡住了我们前去的路。”

    听完士兵的禀告后,秦浩轩和刑对望一眼,也感觉到不对了。

    他将这名士兵打发走后,将千里镜取出来,注入一丝灵力后,用千里镜去查这个古怪的峡谷。

    千里镜的镜面刚刚转到这峡谷上,秦浩轩赫然发现这峡谷上有一团很浓的迷雾,他尝试着加大灵力的注入,这时弥漫在千里镜上的迷雾才稍稍淡去一些,峡谷中的景象也逐渐出现在秦浩轩眼前。

    这峡谷的正中间有一个大阵,这个大阵复杂而古怪,通过千里镜从上方俯瞰,可以看出这个大阵呈阴阳八卦的模样,但又不像是纯正的阴阳八卦,因为这个八卦似乎有些邪气。

    阵中似乎有些光影在浮动,但又看不太清楚,感觉不甚清晰的秦浩轩再加入一些灵力的注入,这时千里镜又变得清晰一些,通过千里镜可以看到,在这阵中,一个个颜色古怪的符文从地下飘起,然后弥漫在空中,渐渐分裂成数个较小的符文,又融入这大阵中,显得无比诡异。

    而且这个阵明显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通过千里镜显示的画面可以发现,在大阵的八个方向各有一根青玉柱,在大阵中央也有一根这样的青玉柱,这九根青玉柱深深插在地下,仅露出来的部分就高达百丈,并且有十来个人合抱粗,柱子上雕刻着稀奇古怪的古篆符文,以及异兽图案。

    这九根青玉杖正散发出浓郁的灵气,彼此遥相呼应,它们是这个阵的主心骨!

    整个大阵给秦浩轩的感觉阴森沉郁,暗地里凶煞之气如暗流涌动,阵中煞气犹如洪水猛兽择人而噬,让秦浩轩感觉十分不舒服。

    一旁同样看这个大阵的刑也张大了嘴巴!对于阵法他可比秦浩轩识货多了,秦浩轩只是看出这个阵法非比寻常,他却看出这个阵的凶险之处,只是还拿捏不准而已。

    刑一脸正色的对秦浩轩道:“这个阵很不简单,十分凶险!”

    “凶险在何处?”秦浩轩看清楚这个大阵后,感觉这个大阵非比寻常,他的眼力自然比不上刑,在阵法一学上,只是懂点皮毛而已,又哪里瞧得出玄奥之处。

    刑沉吟道:“这阵布有九根青玉杖,它们的位置正是影响阵法的关键位置,于是生出九九八十一种变化,这八十一种变化每一种都十分凶险,至于此阵具体有些什么凶险我也不敢妄言,非得亲身进去体验一番才知道。”

    “那算了……咱们想办法绕道走吧……”

    连刑都无法拿捏准此阵的凶险之处,秦浩轩更是觉得不一般了,就在他猜测这个阵有什么厉害之处时,苏武军队派出的又一个斥候闯进峡谷中,只见他刚刚走进峡谷入口,还没接近这个大阵,忽然一阵巨大的吸力将他猛然吸了进去,直接吸到了阵中心。

    这人被吸到大阵中心后,立刻被大阵中透出的一股血煞之气生生炼成血水,这摊血水很快会被大地吸收,消失得无影无踪。

    被这大阵炼化,就连魂魄都没能留下一缕,也直接被大阵炼化了。

    刑脸色一扬,叹息道:“此阵逆阴阳,倒五行,反八卦,乱乾坤,精湛神奇之至,可以生出九九八十一种杀着,我刚才还在猜测它是哪种杀着,从刚才它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是九九八十一种变化中的炼煞血魂阵!”

    秦浩轩虽然不知什么叫炼煞血魂阵,但光听这名字便让人毛骨悚然,显然很不一般,他和刑对视一眼,然后算计起来。

    这个大阵虽然大,但在峡谷中央,并没有将峡谷全部占了,所以秦浩轩原本还在想,若是进入峡谷之后,还能绕开这大阵,从峡谷其他地方走过去,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可能啊!

    任何活物只要闯进这峡谷,立刻会被这大阵巨大的吸力吸过去生生炼成血水的,连魂魄都留不下一缕,霸道凶煞之至。

    刑看着这千里镜的景象,轻声说道:“大阵里血煞之气十足,最适合一些强大妖魔修行,不知道里面是不是还藏着妖魔……如果还藏着妖魔,那妖魔也不简单!”

    “还是那话,绕道走!”秦浩轩立刻表态:“咱们这点修为,进去只能给人送脑袋,只是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凶阵?也不知道哪里还有着河阳的凶煞之阵。”

    刑笑了笑,道:“天地之大无奇不有,对于我们修仙修魔者来说,像这种绝地数不胜数,所以外出一定得处处小心,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

    “你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

    刑十分肯定的点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敢肯定这里面很危险!如果是我全盛时期还敢闯进去看看情况,但是现在我这模样,进去绝对会被这大阵杀了化作一滩血水的!”

    “嘶!”秦浩轩倒吸一口凉气,刑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实力有所恢复,身上又有诸多异宝,就连他都说不敢进这大阵去瞧瞧,换成寻常人或自己进去,岂不是必死无疑,他想了想,问道:“凡间竟然有如此地方,我问你,像这种地方在修仙界多么?”

    “多,多了去了!”刑轻笑一声,解释道:“修仙界广褒无边,危险无数,什么样的古怪没有?你在太初教中,有守山大阵保护,又有教中长老们庇护,自然觉得修仙很是舒服,若不是有太初保护,散修在外……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活着。”

    秦浩轩抬手挠头,曾经以为在太初教之中便已经很是凶险了,现在按照刑的说法来看,太初教那真的是庇护自己的温暖之地了。

    “我记得宗门长辈曾说过,修仙界里危险和机遇是并存的。”秦浩轩继续说道:“这大阵里会不会有什么仙缘奇遇?”

    刑轻笑一声,颇为不屑:“你们那些宗门前辈的话就是放屁!危险是和机遇并存的,这句话是没错,但是在没有足够实力之前去闯这炼煞血魂阵,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仙缘奇遇可不是这么好获得的!”

    刑的话让秦浩轩沉思片刻,招呼了一名士兵道:“你去告诉你家将军,就说前面那个峡谷凶险无比,不要再派人去探查了,这里面进去多少死多少!我也没有办法破解!”

    士兵骇然,连上仙都没办法破解的地方该有多危险啊,当即快跑去汇报。

    在苏武军队暂时扎营峡谷外面的这段时间,他们营帐旁不断有翔龙国另外一路军队的士兵逃窜,看这些抱头鼠窜的游兵散勇,可想而知他们那一路军队被彻底打散了。

    苏武派出一队军士抓了几个败兵游勇,询问道:“你们为何如此仓皇逃窜?”

    一个看上去像是兵长的败兵游勇被带到苏武帐中,面对苏武提出的问题,他面露惊恐,回答道:“回将军的话,有一支叛军从西北方打过来了,他们军队里有上仙坐镇,我们这一路的先锋和大将全部被敌军阵营里的上仙抓走了!他们阵营的上仙所向无敌,厉害得要命,我们军队里的强弓箭弩根本伤不到他们的上仙,我们军队一触即溃,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说说具体情况!”苏武面色一凝,昨晚他见识到这些上仙的厉害后,对敌军上仙的情报更是上心。

    “是,将军!”这名兵长稍微收敛了脸上的惊惧,回答道:“本来我军在战场上获得了绝对的优势,敌军节节败退,就在前天,敌军先锋将军拿出一根捆仙绳,这捆仙绳是敌军阵营里上仙赐予的宝贝,它可以在战场上将我军将官绑架卷走,根本无法防备,不管逃多远都会被这根捆仙绳绑住!他将我军的将军们都绑走了,我军群龙无首,兵败如山倒,尤其是他们冲杀时,敌军阵营的上仙亲自出马,以一当百,所向无敌!”

    想起上仙的神勇,这名兵长仍旧脸色苍白,心有余悸,脸上刚刚平静一些的恐惧又冒出来,他道:“我们弟兄将全部攻击都招呼在那上仙身上,不管是强弓硬弩,还是刀枪棍棒,根本伤不到他!他简直就是刀枪不入,我们凡人的兵器无法伤他分毫。尤其又在没有主帅的情况下,我军不攻自溃,被敌军趁机冲上来屠戮一番,死伤大半,侥幸活下来的人也都散了,被敌军追到这边来了,据说他们休整之后也追了上来,最晚明天早上便可来到这里。”

    苏武倒吸一口凉气,若是以前,苏武或许会觉得这些败兵游勇夸大其词,但经历了昨晚上仙闯营刺杀后,他深有感触,就连他亲手锤炼出来,战无不胜的长枪队也一触即溃,强弓利弩根本无法伤到人家分毫,更别提这些普通兵勇了!

    苏武对身边一名将领道:“传我命令,将溃散逃亡的士兵都收拢起来,编入我军阵营!另外通告全军,告诉我军将士以及那些溃逃的士兵,我军阵营里也有上仙,昨天才杀了敌军阵营的两名上仙,让他们安心!务必要稳定士气,迎接明天的恶战!”

    那名兵长听说苏武军中也有上仙,脸上顿现喜色:“请苏将军务必为我家将军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