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福至心灵顿悟开【六更】
    刑知道如何遮掩【大罗追踪术】追踪,作为施术者的赤炼子肯定也知道【大罗追踪术】在哪些情况下会失效,以他仙树境的实力一个个排查下来,找到自己确实不会多难。

    秦浩轩皱着眉道:“可是现在我也没办法,一旦跑出军营,以赤炼子的实力肯定会立刻感觉到我的气息,不管我逃多远他都会追上来!”

    刑也有些头疼,在仙树境的赤炼子面前,不论秦浩轩有多么逆天,不论他在幽泉冥界是多么耀眼的天才魔,眼下都只有落荒逃跑的份,因为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秦浩轩头疼的揉着脑袋,自从知道赤炼子可能会一个个地方排查寻找自己后,他将万里符放在最顺手的位置,以便随时可以逃跑。

    他盯着万里符看了看,忽然想起【大符箓术】,这段时间的有意锻炼下,他感觉自己的神识又有些进步了,因为【神识入门】下半篇神识运用的缘故,他在神识运用上也颇熟练了。

    这个【大符箓术】以前只解开第一层禁制,不知道现在能不能解开第二层禁制。

    第一层的四个符就如此厉害,只是除了万里符外其他三道符连材料都很难凑齐,不知道解开第二层禁制后,会不会有适合自己,且容易炼制的符箓。

    秦浩轩心念一动,立刻取出【大符箓术】玉简,将神识探入一丝。

    透过第一层,他的神识很快就接触到第二层禁制的垒壁。

    第二层禁制远比第一层禁制复杂,秦浩轩将神识投入一丝后,赫然发现神识刚刚接触到禁制垒壁,立刻有无数金色铭文浮起,将他的神识挡在外面,根本不得其门而入。

    被拒之门外很正常,秦浩轩也没有泄气,他对刑道:“我想解开【大符箓术】第二层禁制,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符箓。”

    本想抓紧时间苦练【龙魔金身】的刑点点头:“第一层里的符箓就如此变态了,如果能解开第二层禁制,或许有更变态的符箓,只是解开第二层禁制,我估计对神识的要求很高了!”

    秦浩轩懒得和他废话,将神识探入,记住铭文的模样以及排列,然后将其模样临摹出来。

    上一次临摹了十分之一,刑便将其他十分之九补全,并且告诉秦浩轩将神识凝成一枚枚细小的识纹法阵,合力破除禁制,但这一次秦浩轩一直临摹出三分之一,刑才表示他知道这个禁制,然后主动将禁制补全。

    看到刑知道这个禁制,还能按照记忆将禁制画出来,秦浩轩再次对刑强悍的记忆力以及广博的见识表示惊诧。

    刑将这个禁制补全后,蹲在地上沉思良久,然后才提起笔,花了足足三个时辰,才在一个军用地图背面,画出一个个识纹法阵,又将这些小小的识纹法阵按照顺序排成一个古怪的形状,道:“你就按照这个样子,先用神识布阵,看看能否布好!”

    秦浩轩在刑画出来的识纹法阵上仔细看了许久,然后闭上眼睛,在意识海中开始临摹起来。

    有了第一次凝聚识纹法阵的经验,这些小小的识纹法阵很快便凝聚成了,但是这些小小的识纹法阵要按照刑画出的这个图案布置,却是相当困难,其难度丝毫不亚于临摹禁制的铭文。

    不管秦浩轩盯着识纹法阵看多久,他只要在意识海开始临摹,脑海中原本清晰的识纹法阵图案就会渐渐模糊,一开始连百分之一都临摹不出来就忘了,从上午努力到深夜,看一次临摹一次,如此不知几千次,秦浩轩才熟记了十分之一。

    刑看到秦浩轩额头上密布豆大一滴的汗珠,趁着他休息的时候问道:“临摹了多少了?”

    “十分之一!”秦浩轩苦笑着摇头,原本以为像第一层一样,凝聚成一枚小小的匕首便能破掉禁制,却没想到如此麻烦,即便他全神贯注的投入,到现在也不过记了十分之一,而且越到后面越难记。

    休息了一会儿,秦浩轩马上又开始忙活起来。

    这一次刑罕见的没有打击秦浩轩,看着全神投入而汗水湿透衣衫,连发丝都在滴水的秦浩轩,心中无比震惊。

    修仙难,难修仙。

    在修仙路上有大成就的莫过于两种人,第一种是集上天宠爱于一身的天资绝佳者,用人类修仙者来说就是紫种弟子,而另外一种就是道心坚如磐石的大毅力者。

    紫种弟子极为稀少,他们只要稍稍付出努力,便能远超同龄人,而大毅力者什么时候都有,他们的成功除了本身坚如磐石的道心和毅力外,还需要莫大的际遇和运气。

    以刑对秦浩轩的了解,他初步具备一名大毅力者的潜质,至少他的道心是很坚固的,而且以刑对他冰山一角的了解,他的运气很不错,别的都不说,就说【道心种魔大法】随便什么人都能学会的么?

    秦浩轩这一次努力,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中午,此时的他脸色惨白,就连嘴唇都苍白苍白没有血色,连眼眶都深深的凹了进去,白眼球布满血丝,比一个大病初愈的重症病人还难看。

    刑却知道,这是神识消耗过度,精疲力尽的缘故。

    “多少了?”刑询问道。

    秦浩轩嘴唇动了动,吐出几个字:“十分之二。”

    刑点点头,没有再说话,秦浩轩的这种进度也在他的预料之中,虽然他的道心和毅力值得敬佩,但这种事还需要悟性的。

    一点顿悟胜过十年苦读,而这点顿悟除了自己外,谁也帮不了秦浩轩。

    休息了一会儿,秦浩轩的脸色稍微好些,又要继续努力时,刑说话了:“悟,悟,多悟!”

    秦浩轩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一眼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刑一眼,瞬间就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朝他点头示意后,目光重新落到那张由无数个识纹法阵组成的庞大图案上。

    有了刑的提醒,这一次秦浩轩并没有傻傻的一头扎进去,他的目光再次在看了不知多少万次的图案上细细扫过,这一次他看得比以前更慢。

    看完,重新闭上眼睛,秦浩轩在意识海中用神识开始演示起来。

    一个个细小的识纹法阵从秦浩轩的意识海中飞出来,然后开始按照那张图案开始排序列队。

    刚开始异常顺利,因为经过近十万次演练,整张图的十分之二已经深深刻入秦浩轩的脑海,已经成为他的本能,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排列出来,将熟悉的部分摆完后,接下来速度就慢了很多。

    脑海中隐约有一丝灵光闪过,但秦浩轩没有抓住,一分神,刚刚在意识海中排列的图案崩塌了。

    秦浩轩没有泄气,继续望向刑画好的那个图案。

    刑的画工很一般,整个图案画得很抽象,像这种由一个个细小的识纹法阵组成的神识阵法,应该得非常精准才对,像刑这样画出来能精准么?是不是因为他画得不精准,所以自己举步维艰?

    秦浩轩想开口询问,但刑在他演练的档口,继续修炼【龙魔金身】了,他的身上不时有气流恺化,显然是【龙魔金身】修炼到紧要处,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刑这家伙虽然不靠谱,但在这种大事上没不靠谱过,而且他也不必如此糊弄自己。”秦浩轩在心里自言自语,又想起了刑之前提醒自己的“悟,悟,多悟!”

    悟……悟什么呢?秦浩轩目光落在这张熟悉无比,只要闭上眼睛又会忘掉大半的神识阵法图上。

    如果像之前那样死记下去也不行,随着进度推移,越到后面越难,自己花了两天时间记了十分之二,可是到后面,花二十天时间都未必能记住十分之一。

    赤炼子不会给自己这么久时间,赤炼子这种仙树境强者竟然亲自来对付自己,可想而知他有多想抓住自己,现在半个多月没自己消息,他肯定急得发狂,肯定在想尽一切办法将自己挖出来。

    若是落到他手上……秦浩轩不敢想象。

    既然没有思绪,他索性起身,走到书架上随意翻阅起来。

    以前这个军帐是苏武的营帐,这里面摆着几个书架也没移走,书架上除了兵法外还有不少杂谈。

    秦浩轩随意拿了一本看起来,封面上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大明湖居士杂记】。

    这种书籍,大多是俗世闲得无聊的酸儒写的,以前秦浩轩只是大田镇的猎户之子,根本接触不到这类书,现在看到也就随意翻开看起来。

    看了几篇,通篇的书面话,晦涩堪比修炼功法的口诀,这大明湖居士还挺酸的,秦浩轩本想将这书放回去,又随意翻了一页后,目光忽然落在一句话上:“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看到这句话,秦浩轩细细咀嚼后触类旁通恍然惊醒,自己太注重形了,而忽略了其中的意。

    所谓福至心灵,秦浩轩朦朦胧胧若有所悟后,立刻盘腿打坐,再不看那识纹法阵一眼。

    当他闭上眼睛,意识海中仿佛一道电光闪过,原本一大半记不起来的识纹法阵全图赫然出现在秦浩轩的脑海中,秦浩轩不再犹豫,将【大符箓术】玉简拿在手中,开始注入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