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魔解体再难免【二更】
    白展跃气得牙痒痒,恨不得吃秦浩轩的肉,喝秦浩轩的血,但又不得不快速后退,免得被秦浩轩打。

    可他毕竟是修仙者,身体速度比不上秦浩轩快,他刚刚朝后退去时,秦浩轩也紧追上来,左手扬起的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右手扬起的一拳却打了个空,并没有打到白展跃。

    饶是如此,被打了一拳的白展跃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就连鼻孔、眼角、耳朵也流出鲜血来。

    显然,被秦浩轩打了一拳的白展跃伤得不轻,竟然七孔流血了。

    原本占尽上风,掌控着秦浩轩生死的白展跃,转眼间就变成丧家之犬一般,在秦浩轩的追杀之下,不得不撤退逃跑。

    看到白展跃想跑,秦浩轩毫不犹豫的追上去。

    白展跃可是一个仙苗境四十叶的强者,如果让他活下来,未来给自己平白树一大敌,如果他破罐子破摔,甚至还可能对徐羽不利。

    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徐羽,都必须杀了他。

    追杀一个不知还有什么底牌的仙苗境四十叶强者,明显是很不理智的,但秦浩轩没有选择。

    感觉到秦浩轩在后面跟上来,白展跃流出鲜血的嘴角牵起一丝冷笑,他在心底疯狂大喊:“来吧,快点来送死吧!我准备了最好的礼炮送你去阴曹地府!”

    白展跃逃了百丈左右,秦浩轩也追了百丈,秦浩轩刚好走到之前白展跃藏身之地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秦浩轩脚下忽然炸开。

    不止是一个炸开,而是接二连三的炸开!

    刚要追杀白展跃的秦浩轩,顿时被炸懵了,这爆炸的威力,甚至相当于几个仙苗境四十多叶强者的同时攻击。

    “噗!”

    秦浩轩再次吐了一口鲜血,若不是在这生死千钧一发的关头,感觉到危险的刑再度凝聚残存的魔力,拼命催动【龙魔金身】护体,若非如此,就算再多几个秦浩轩也被炸死了。

    被炸飞的秦浩轩软软的趴在地上,那一身盔甲破烂得不成模样,正汩汩流血,也不知道是刑的还是秦浩轩的。

    “哈哈!”面色惨白的白展跃看秦浩轩果然被炸飞,而且看来伤得还挺重,顿时笑了起来,他站在蓝烟和秦浩轩两人之间,防止蓝烟再接近秦浩轩,喂精血给他恢复伤势,同时一招手,埋藏在地下的【天食甲虫】纷纷爬出来。

    刚才炸伤秦浩轩的就是这些【天食甲虫】,天食甲虫在关键时刻是有自爆能力的,而且自爆的威力还很惊人,既然这些只是符兽,但还是继承了真正天食甲虫的厉害之处。

    白展跃捏动手诀,指挥数千只黑压压丑陋无比的天食甲虫符兽,组成了一只巨大的天食甲虫。

    这只巨大的天食甲虫身子足有虎豹大小,通体黑光,相貌直接是小天食甲虫的扩大版,难看丑陋得令人不忍直视,这只巨大的天食甲虫,隐约透出强横气势。

    秦浩轩这才知道白展跃阴险狡诈到什么地步,自己之前做了一出戏麻痹白展跃,就算自己都相信自己是真的受了重伤,但白展跃还是如此警惕,早在埋伏的时候就将这些可以自爆杀人的天食甲虫埋在地下,如果自己被他杀了还好,如果自己没死,他就可以引爆这些天食甲虫来对付自己。

    遇到白展跃,秦浩轩虽然手段频出,但还是栽了。

    不管在七丈渊战场,还是蓝烟模拟出来的【识海幻境】,他打过的人太多了,经历过的生死战也有许多次,但从来没见过像白展跃这么警惕的人。

    被炸飞后,秦浩轩感觉蓝烟滴在自己嘴里的精血的力量正在快速消散,而刚才又被炸伤的他完全动弹不得,仿佛全身骨头都要碎了一般,稍微动一动便全身刺痛。

    要不是刚才那滴精血没消化完,在被炸伤后精血的药力护住秦浩轩的内脏心机要害,此时秦浩轩肯定已经被炸死了!

    白展跃冷笑一声,道:“斩杀了这么多散修,又将我打成重伤,还被我的天食甲虫炸了这么多下能不死,不知是你命大还是异种的精血好使!不过不管怎么样,你今天死定了!能让我施展天食甲虫自爆这一绝招底牌来伤你,你也算是死得光荣了!你放心,我会亲自斩下你的头的,连全尸都不会给你留,这一次不会有任何奇迹发生了!”

    变作铠甲在秦浩轩身上的刑,感觉到白展跃身上散发出的灵力杀机,也从刚才被炸的昏迷中苏醒过来。

    刑语气焦急,悄声道:“现在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修炼的【道心种魔大法】里的【天魔解体】,【天魔解体】可以快速提升你的实力,甚至堪比仙苗境四十九叶的强者,如果使用【天魔解体】是一定能打败他的,但是【天魔解体】是有强烈的后遗症的,它会在短时间内燃烧你的潜力,一旦使用【天魔解体】后,你体内的仙叶可能会全部掉光,而且你以后的实力很难再有进步了,你自己决定。”

    以前秦浩轩也跟刑说过几句【道心种魔大法】的口诀,这几句口诀中就包含了【天魔解体】,这【天魔解体】是【道心种魔大法】里一种极其特殊的功法,施展后虽然能短暂提升实力境界,但后遗症却是让人必死无疑,刑以前以为秦浩轩用不上这种拼命的功法,所以也一直没提过,现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天魔解体】,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在面对白展跃的强势攻击,秦浩轩生命垂危,刑倒是想自己施展【天魔解体】,但是他接触的【道心种魔大法】太少了,【天魔解体】是很大程度依托于【道心种魔大法】存在的功法,他想施展也没可能。

    虽然施展【天魔解体】秦浩轩可能会死,但至少也拉了白展跃当垫背!

    “有什么好决定了!连待会的太阳都看不到,还谈什么未来?”秦浩轩几乎毫不犹豫的将【道心种魔大法】里的【天魔解体】找出来,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如果不能在白展跃手里活下来,别说什么未来实力很难进步,就算未来进步再快又怎么样?自己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

    刑说的【天魔解体】虽然是没办法的办法,但它确实是能让自己看到一线生机的办法。

    “就用天魔解体,不过用天魔解体是需要时间的,我必须想办法拖着他!”秦浩轩直接运转了【天魔解体】之后,正想该怎么拖着时间,让自己获得足够的时间。

    忽然他灵机一动,大声问道:“白展跃,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杀我!”秦浩轩一双阴冷的眸子,冷冷盯着白展跃:“你可以告诉我实话么?”

    白展跃哈哈一笑,一直温和儒雅的脸色变了,眼神一下子阴沉下来,原本那张一直温和儒雅的脸庞,瞬间变得无比狰狞可怖:“可以,当然可以,反正你马上就是死人了!虽然你有些手段,而且还杀了两个仙苗境三十叶的散修,但是你别忘了,我是仙苗境四十叶的太初教弟子,你无论如何也不是我的对手!”

    他这句话似乎在为自己壮胆,又似乎在为自己打气,接着便开始说起他想杀秦浩轩的理由。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在太初教没有三名无上紫种之前,我是最有希望成为下任掌教的候选人之一,我是入门二十年便修炼到仙苗境四十叶的天才,可惜我时运不济,竟然碰到宗门一次收了三个紫种,两个灰种,我知道掌教的位置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我了!可是天不绝人,让我遇到了徐羽,只要我成为徐羽的双修道侣,以徐羽的无上紫种潜力,再加上我在宗门的人脉和人气,稍微帮她一把她便能坐上掌教的宝座,虽然我不是掌教又如何?我是掌教的男人,我同样可以获得各种修仙资源,我的修仙希望同样没有断绝!”

    白展跃说着,声音里透出几分疯狂,他恶狠狠的看着秦浩轩:“原本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可是你小子就是一个眼中刺,肉中钉,有你的存在徐羽根本不可能喜欢我,根本不可能成为我的双修道侣,我必须除掉你!而且后来我还知道,原来你身边的这个蓝烟是异种,是任何修仙者都无比垂涎,可以帮助突破境界,死里回生的异种啊!还有,你还拥有一百万颗下三品灵石,这一切,你不觉得给我会更好吗?”

    “你只是一个弱种弟子,入门才两年的弱种弟子,你不配得到这一切!只有我才配拥有,我是天才,比你强无数倍的天才,我的未来注定要得道飞升!”

    说到这一句时,白展跃眼睛里白眼球都看不到了,只剩下一层血丝,配着狰狞的面孔,仿佛嗜血恶魔。

    “如果你这种人都能够得道飞升,那可真是老天无眼了!”秦浩轩听罢,轻叹一声:“在朝霞山来伏击我们的散修,也是你叫来的吧?”

    “没错!”白展跃毫不犹豫的承认了,反正已经撕破脸皮,反正秦浩轩马上就是死人了,他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装了二十多年好人,积了满腹的怨气,谁都想不到白展跃温和儒雅的笑容底下是一颗多么心狠恶毒的心,现在将这些阴狠恶毒都发泄出来也是一件好事,反正杀了秦浩轩,抓了蓝烟,出现在徐羽身前时,他又是温温和和,儒儒雅雅的白师兄。

    秦浩轩看了白展跃一眼,此刻在他狰狞可怖几欲疯狂的脸上,哪里还看得出原来的温和儒雅,只剩下被欲望疯狂折磨而人格扭曲的皮囊。

    没错,在秦浩轩眼里,白展跃现在只是一副活着的皮囊。

    没有感情,没有友情,没有人情,他只是为了修仙长生而修仙,只是为了自私自利自己的欲望而修仙,他不是活着的皮囊是什么?

    尽管自己现在身处险境,但秦浩轩无比的同情可怜白展跃。

    “人心之险恶,从你身上可以管中窥豹,你这么做的原因,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秦浩轩冷笑一声,给予白展跃极高的评价:“如果你做戏子,绝对可以名扬天下,怎么就选了修仙这么一条不归路呢?”

    “戏子?你说我做戏子?”被秦浩轩骂作戏子,白展跃眼睛都凸出来了,暴怒不已,在修仙者眼里,凡人已是蝼蚁般存在,更何况在凡人三百六十行中都属于贱业,地位和妓女乞丐差不多的戏子。

    “你去死!”白展跃爆喝。

    远处处于半昏迷中,连动弹都觉得吃力的蓝烟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要死了吗?如果能和他死在一起,好像也不讨厌,可是白展跃会让我和他死在一起吗?不会……”

    蓝烟心中满是苦涩,一行清泪流下。

    这个流落异乡的异种女孩,在遇到秦浩轩之后,这个秦浩轩尽管知道异种的种种妙处,却像亲人一般对待自己,就连在他的感化下,刑这个来自幽泉冥界的魔也没对自己动手,而且还很和善。

    相对于险恶的修仙界,诸多道貌岸然却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修仙者,这个不解风情的榆木疙瘩真的很可爱。

    如果他能活下去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