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元阳索命求一线【一更】
    新鲜的天地灵气入体,就像一盆冷水般,倒是很快就将一片火海的丹田浇熄了,秦浩轩一边浇熄仙苗,一边去捡白展跃的财物。

    白展跃身上的东西已经被火柱直接烧成灰烬了,连渣子都找不到一片,他最大的财富就是地上散落的天食甲虫符兽,足足五千九百只,有一百只当时被白展跃引爆炸伤秦浩轩,已经用掉了。

    秦浩轩习惯性的收好战利品天食甲虫符兽,这时丹田中的火焰也被扑灭,体内的灵力不再燃烧,秦浩轩终于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疼痛感觉涌上心头,浑身上下要被撕裂一般的巨疼,不但经脉丹田中找不到一丝灵力,就连原本强大的神识也黯淡下去。

    “嘶,我要死了么……”秦浩轩心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眼睛一黑,身子摇摇晃晃几下便一头栽倒在地。

    【天魔解体】的术后反噬,开始出现了。

    秦浩轩倒地的瞬间,恢复了一些魔力的刑也终于变回了花劳的模样,躺在秦浩轩身边,但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看到秦浩轩倒地,蓝烟嘴唇动了动,但她也十分虚弱,最终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只有两行清泪从她眼角流出。

    经过短时间的燃烧,秦浩轩的仙苗和仙叶虽然没有完全燃烧,但已经从绿油油的变成黑乎乎的,仿佛一根焦炭般。

    天色微微鱼白,太阳终于从东边升起,朝霞满天,生机勃勃。

    然而原本该在朝霞山看日出的秦浩轩、刑和蓝烟,此刻都躺在地上。

    秦浩轩接连两次使用【烈阳赤焰】的火柱,轰杀白展跃,火柱高达百丈,宛如火山喷发。

    他们战斗的地方距离王都不过数十里,犹如火山喷发一样的火柱自然引起了徐羽及白展跃小弟的注意,匆匆解决了残余的散修,便赶了过来。

    徐羽远远的看到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的秦浩轩,气息微弱到极点。

    “怎么会这样?”徐羽脸色焦虑,扑在秦浩轩身上,发现他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白展跃的那些小弟看地上只有秦浩轩、花劳和蓝烟三人,不禁愣了愣,纷纷找起来:“白师兄呢?白师兄哪里去了?”

    “白师兄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怎么可能,白师兄乃是仙苗境四十叶的强者,在王都之中谁能伤他?”

    这些小弟正准备散开寻找白展跃,他们哪里知道,白展跃已经在和秦浩轩的战斗中,轰杀得连渣子都不剩,唯一跟白展跃有关系的【天食甲虫】符兽,都被晕厥前的秦浩轩收进乾坤符了。

    现在别说他们寻找找白展跃,就算太初教的长辈出动,也休想找到半点关于白展跃的东西,因为白展跃的一切都成为空气了。

    徐羽怒目圆瞪,见白展跃那些小弟就知道寻找他们老大,却根本不管秦浩轩,顿时怒斥:“先别管白师兄,没看到地上有三个人受伤么?先救回皇宫再说!”

    毕竟是无上紫种,尽管现在的徐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威慑力却是一等一的厉害,徐羽粉面含煞,怒喝出声,这里的太初教弟子没一个人敢违逆,忙抬着受伤的秦浩轩、刑和蓝烟回皇宫。

    翔龙国历来的规矩,除非拿着皇帝的圣旨,否则皇宫大门在晚上是绝对不开的,如果没有圣旨,就算当朝皇后要出入也得吃闭门羹不可。

    然而守城的将军和士兵们一看到来了一大批仙人,其中更是有帝师徐羽上仙,忙张罗着打开皇宫大门,让他们进去。

    回到皇宫,徐羽发现刑只是受伤,但还是清醒的,能自行打坐恢复,至于蓝烟则虚弱得很,整个人都处于半昏迷状态,但也没有生命之忧。

    唯有秦浩轩,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苏醒,脸上的黑气愈发浓郁,眼眶深深凹了进去,依旧气若游丝,情况更糟了。

    早就喂了一些丹药给秦浩轩,但半点作用都没有的徐羽不知该如何是好,六神无主的她只好匆忙跑去请师叔,百花堂的副堂主凌万星。

    修炼到仙树境级别的凌万星,每天只需要小憩片刻便能恢复精神,其余时间都在打坐。

    她特意挑选了这一个皇城冷宫,就是不希望别人打扰她。

    可现在,她的宫门啪的一声被徐羽撞开,心中惦记秦浩轩的徐羽也顾不上繁文缛节,直接跑到凌万星的榻前。

    “师叔,求你救救浩轩哥哥!”徐羽啪的一声跪在地上,那一双眼睛早就在将秦浩轩救回皇宫的路上哭肿了。

    如果换成别人,半夜这般没规矩的冲进来,早被凌万星一脚踹飞了,更别提什么求凌万星出手救人。

    见到徐羽这般慌乱的模样,凌万星也一惊,她当然知道现在秦浩轩在徐羽心里很重要,却没想到重要到让一贯礼貌的徐羽,这般乱了分寸。

    凌万星对徐羽的冒犯不以为意,问道:“他怎么了?”

    “受了重伤,很危险。”徐羽焦急说道:“师叔,请快随我去看看吧!”

    作为太初教百花堂副堂主,凌万星的身份不可谓不尊贵,一个寻常弟子受了伤她就得去看,那不累死也得忙死,换成别的弟子,他肯定不会搭理,但徐羽却不同。

    徐羽是无上紫种弟子,是她们百花堂未来的希望,凌万星知道,如果现在自己不去救秦浩轩,秦浩轩一旦身死,徐羽肯定会恨上自己乃至百花堂,甚至对太初教离心离德。

    一个无上紫种是宗门未来的希望,任何一个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若是被一个无上紫种弟子恨上,对门派离心离德,就算掌教都不愿意看到。

    所以凌万星也面色凝重道:“带我去!”

    来到秦浩轩的床前,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凌万星神色更加凝重,她是太初教在王都之中最厉害的高手,至少拥有仙树境的实力,修仙百年眼力见非比寻常。

    她一眼看到秦浩轩,便知道秦浩轩已经没得救了,在徐羽热切期盼的眼神下,她不得不注入一道灵力,探知他的身体状况。

    毕竟能不能救是一回事,摆不摆救的姿态又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连救人的姿态都不做出来,就说秦浩轩没救了,徐羽肯定还以为自己敷衍她呢!以她现在这副关心则乱的模样,恐怕不会跟自己讲太多道理。

    凌万星朝秦浩轩体内探入一道灵力查勘,这不探还好,一探直接把她吓一跳。

    她赫然发现,此时的秦浩轩体内不论是经脉还是丹田,都有严重被灼烧的痕迹,尤其是他丹田气海中的那株仙苗,十片仙叶和整棵仙苗都黑乎乎的跟焦炭一般。

    这么严重的伤势,就连仙苗都被烧黑了,这个秦浩轩还能活到现在,凌万星不得不赞叹他生命力之强盛。

    以她的判断,秦浩轩一身修为是绝对保不住了,经脉、丹田和仙苗损毁得这么严重,简直是骇人听闻。

    至于小命的话,如果她出手相救,施以【阳元锁命阵】,还是有六成的把握让他活下来,不过也要损耗大量的灵石、灵药和本命精元来布阵。

    “师叔,浩轩哥哥他怎么样?没有事吧?你一定能救他吧?”焦急之中的徐羽语无伦次,在凌万星检查完秦浩轩身体后发出一连串问题。

    凌万星苦笑不已,如果是其他人想救秦浩轩,她一定会直接摇头说,秦浩轩已经没得救了,因为谁都不会愿意救一个就算活着也是废人的弱种弟子,不但浪费灵石、灵药和自身修为,还没有一点价值。

    别说弱种弟子,就算是一颗饱满仙种弟子又如何?在仙苗境十叶的情况下重伤濒死,门派中恐怕没一个长老愿意耗费大量的灵石灵药去救他的命,因为那是一种浪费,凌万星也不例外,若不是徐羽求她,她恐怕都不会过来看一眼。

    可现在如此关心秦浩轩的人是徐羽,在徐羽殷切期盼的眼神中,凌万星不得不实话实说:“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如果我出手的话,只有六成的几率保住他一条命,至于他的修为是绝对保不住了,他的仙苗仙叶已经被烧焦了,仙叶随时都可能掉落凋零。”

    徐羽面色一凝,作为一个修仙者,她自然知道修仙者若是失去一身修为,从超脱凡俗的修仙者再度被打回凡人,尤其是秦浩轩这种心气高的人,那是多么的生不如死。

    “师叔,救他,保他修为,求你了!”徐羽一咬下唇,泪水如涌泉般滴落,就要对凌万星跪下。

    凌万星见徐羽如此慎重,都被她吓了一跳,忙伸手虚扶住要下跪的徐羽。

    以她的能耐就算全力出手,都只有六成几率保住秦浩轩的命,只是修为保不住,可徐羽还是不满足,竟然希望保住秦浩轩的仙苗仙叶。

    她在心中迅速想道:“秦浩轩的修为我肯定是保不住的,可万一我连他的命都没保下来,徐羽说不定就会恨上我乃至太初教了!不行,不能冒这个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