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三十章 命悬一线难难难【二更】
    凌万星想了想,心里有了打算,对徐羽道:“咱们太初教中,碧竹堂最擅长炼丹制药,咱们百花堂远远不如他们,不过在王都中只有几个普通的碧竹堂弟子,不如我们去七丈渊战场,那里有一个丹道医术仅次于碧竹堂主的农长老,或许他有可能救下秦浩轩。”

    徐羽听到有希望这三个字,那黯淡的眼眸都不禁明亮起来:“师叔,我们马上去求农长老!”

    凌万星心头苦笑,摇摇头:“不忙,我先布一个小型的【阳元锁命阵】护住秦浩轩的生机,否则恐怕他熬不到七丈渊就会……”

    “嗯……”从凌万星嘴里得知秦浩轩的情况有多糟糕,徐羽用力咬着嘴唇,那一张美丽的脸全是煞白之色,然后退开几步。

    凌万星没有迟疑,她知道秦浩轩现在的情况越来越恶化,再有拖延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必须先吊住他一口气,所以她迅速从怀里拿出一个乳白色丹瓶,从里面倒出两颗龙眼大的红色丹丸,喂入秦浩轩嘴里。

    如果碧竹堂的人在,肯定会惊讶得目瞪口呆了,凌万星倒入秦浩轩嘴里的红色丹丸,是碧竹堂堂主亲自炼制的‘还魂丹’,这种‘还魂丹’虽然不能真正起死回生,白骨生肉,但也有着非同寻常的药力,一般仙树境级别强者受伤,只要不是伤及丹田仙树,一般的身体经脉受了重伤,只要吃一颗‘还魂丹’就能恢复大半。

    ‘还魂丹’的价值极高,太初教只有副堂主级别以上高手每人配备五颗,其余长老弟子想要获得,就只有做出莫大的贡献才能获得赏赐。

    现在凌万星为了救秦浩轩的命,竟然拿出两颗‘还魂丹’……

    “疯了,简直是疯了!”凌万星将两颗‘还魂丹’塞入秦浩轩嘴里,心里都在暗暗惋惜,如果没有徐羽,她哪会浪费两颗如此珍贵的‘还魂丹’,现在她的这两颗‘还魂丹’就等于一种投资,只有救秦浩轩的命,才能让徐羽不对门派产生怨恨。

    至于秦浩轩的修为,凌万星认为就算仙婴道果境的掌教真人出手,恐怕都没有希望保住。

    徐羽感受着凌万星那两颗‘还魂丹’散发出来的清新药香,以她的见识自然马上感觉出它肯定不是一般的丹药,凌万星竟然舍得拿出来救秦浩轩,一来证明凌万星有多照顾自己,二则证明秦浩轩的伤势有多严重。

    徐羽感激的看了凌万星一眼,下唇甚至咬出血来。

    凌万星将两颗‘还魂丹’塞入秦浩轩嘴里后,又拿出一种灵液,这种灵液徐羽也认识,名叫‘龙涎水’,据说取自一种极其珍贵的龙涎草中,对丹田经脉的伤势有神奇的治愈作用。

    ‘龙涎水’和‘还魂丹’两种珍贵的药进入秦浩轩嘴里,秦浩轩那张浓郁黑气弥漫的脸才稍稍好看一些,原本愈发微弱的呼吸,此时也微微粗壮一些了。

    徐羽神色惊喜,她看到了希望!

    凌万星可不像徐羽那般乐观,像‘还魂丹’和‘龙涎水’两种珍贵的药入口,就算身体和丹田经脉内外两重重伤的仙树境修仙者,也会恢复很多,可秦浩轩仅仅是脸上的黑气淡去一些,体内的丹田经脉依旧破破烂烂,仙苗仙叶还是焦炭一般的模样,没有丝毫变化。

    “看来真的要请碧竹堂的农长老出手了!这样看来,就算我施展【阳元锁命阵】保他性命的几率也不到三成!”凌万星没想到秦浩轩的伤势竟然这么严重,连忙从怀里掏出二十块下二品灵石,然后摆在秦浩轩身旁。

    手诀捏动,默念法诀。

    二十颗下二品灵石中透出浓郁的灵气,在秦浩轩的身体上方形成一个长命锁的虚影。

    这个长命锁的虚影刚一出现,原本富丽堂皇但气氛压抑沉闷的宫殿中,顿时显得生机勃勃,透出淡淡的火红光芒。

    随着凌万星继续念动法诀,手势连连变幻,这个原本只是虚影的长命锁渐渐凝成实质,随着她的一声轻喝:“锁!”

    长命锁落入秦浩轩体内,将他的五脏六腑、丹田经脉牢牢护住。

    布完阵,即便凌万星也轻轻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显然这个简化版的【阳元锁命阵】消耗了她不少灵力。

    “好了,我用了丹药和小【阳元锁命阵】,暂时保住秦浩轩的性命,在五天之内他当性命无忧。”凌万星没有犹疑,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符船,往空中一抛,皇宫上空,顿时出现一艘长约十丈的巨大符船,符船通体流动淡淡金色的符文,显然并非凡物。

    凌万星道:“走吧,去七丈渊!”

    说罢,她手一卷,一股温和平稳的灵力将秦浩轩小心托起,徐羽也带着刑和刚刚从昏迷中醒来,但还是脸色苍白浑身虚弱无力的蓝烟上了符船。

    符船,是一般修仙者梦寐以求的东西。

    拥有飞剑的修仙者少之又少,符船就成为修仙者梦寐以求的交通工具了,不过符船的造价昂贵,即便在太初教中,拥有的人也不算太多。

    驱动符船,要到千里之外的七丈渊,至少需要一万颗下三品灵石作为动力,刚才摆【阳元锁命阵】已经耗费了两千颗下三品灵石的凌万星没有一句废话,又拿出一枚大拇指大小菱形的下一品灵石,直接塞入符船的灵石槽中,随后她驱动符船开始前行。

    符船的速度远远比不上飞剑,也比不上秦浩轩万里符的速度,却有寻常千里马两倍的速度,而且飞行极其平稳,坐在符船上飞行,几乎感觉不到符船的行进。

    经过三个多时辰的前行,符船来到七丈渊的上空。

    不论是太初教阵营还是散修阵营,都感觉到这是一艘太初教的符船,散修们心中大惊:“太初教是派来新的增援弟子,还是直接来了几个厉害长老,想将我们一网打尽?”

    虞长老走后,负责太初教阵营的西门胜副堂主走出营帐,抬头看到天上的符船,认出这是百花堂副堂主凌万星,心中惊讶:“不是门派派来结束战斗的,而是在王都带领新弟子入红尘的凌师妹?她来七丈渊干什么?难道王都发生了大变故不成?”

    随即,西门胜又升起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念头:“秦浩轩不是请了十天假去王都见徐羽么?凌万星来七丈渊,不会是跟秦浩轩有关吧?”

    西门胜在心里猜测不休,但并未妨碍他打开法阵迎客。

    凌万星来得着急,也就没有停下来寒暄,直接驱动符船飞去太初教的防御法阵中。

    “凌师妹,你忽然前来,有什么事么?”看到凌万星从符船上下来,西门胜走上一步询问。

    凌万星四顾张望一眼,没有看到碧竹堂的农长老,神情中有几分焦虑,询问道:“农长老不在么?”

    “在!”来迟一步的农长老远远应道,这个身长七尺,长得不算英俊,却面色红润皮肤如玉的男子走过来,身上还带着几分丹药清香,远远对凌万星道:“凌师姐一来便找我,可有什么事?”

    凌万星道:“去年入门的弟子秦浩轩,在王都和散修战斗时受了重伤,现在有生命危险,所以我特意赶来,请农长老帮忙救他一命!”

    凌万星说话间,徐羽用灵力小心翼翼的托着秦浩轩,也走下符船。

    西门胜眼尖,一眼就看到前天才去王都,那个一天斩杀三十个散修,意气风发的少年,此刻竟然面带黑气,呼吸微弱,昏迷不醒。

    “怎么回事?秦浩轩怎么了?”西门胜一惊,心中无比痛惜,虽然秦浩轩已经是自然堂内定的弟子,但他对这小子的感觉还不错,而且大家都是太初教的人,他作为长辈,看到一个可能有着璀璨前途的弟子变成这样,不禁惋惜起来:“我们进营帐说话。”

    徐羽将秦浩轩交给凌万星,随后又搀扶着蓝烟和变作花劳模样的刑走下符船。

    看到这一幕,西门胜眼皮狂跳,蓝烟和刑的厉害他也知道,他们三人联手可以说仙苗境三十叶以下无敌手,可是他们三人才去王都一天,怎么就如此凄惨的回来了?难道王都有什么变故不成?

    在西门胜的引导下,他们一行数人匆匆进了营帐。

    外面看到这一幕的太初教弟子无不是一脸震惊。

    “在七丈渊战场无比风光,一天斩杀三十个散修的秦浩轩,竟然会受这么重的伤回来了,难道王都这么危险么?”

    “说不定是散修觉得秦浩轩的威胁太大,所以在秦浩轩去王都的路上偷袭!”

    “哎,真是可惜啊,秦浩轩一个弱种弟子,能有今天的成就着实不易,如果他能继续活下去,未来的太初教绝对有他一席之地。”

    “你刚才没看到秦浩轩的样子?我看可能撑不住咯!”

    一时间,太初教的这些弟子们议论纷纷,痛惜有之,震惊有之,猜疑有之,幸灾乐祸也有之,人心百像,可见一斑。

    今天李靖刚刚出去斩杀了两个散修,忽然看到王都方向飞来一艘符船,急急驶入太初教法阵中,他在心里猜测:“难道掌教将在王都入红尘的弟子们,都打发到七丈渊来帮忙了?”

    他没有继续斩杀下去,带着两名散修的徽章和战利品匆匆回到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