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的蛮横一面【四更】
    这修仙者眉眼间饱含煞气,而且拥有飞剑,应当是仙树境的实力,看他的模样应当是一个散修。

    赤炼子满面诧异,秦浩轩这小子怪不得敢出现,原来他找了一个帮手啊!看样子,这散修的修为还相当不错,竟然还有一柄真正的飞剑!翔龙国成千上万的散修,但凭借自己实力修炼到仙树境的少之又少,而且还拥有一柄飞……

    赤炼子脑子飞快转动起来,猜测这个修仙者的身份,推断他的实力。

    等等!不对!赤炼子神色一紧,这秦浩轩一路狂奔,速度快得连他身后踩踏着飞剑的修仙者都追不上,如果那修仙者是秦浩轩的帮手,他们两没必要一个舍命逃一个舍命追。

    云鹤山人望向秦浩轩时,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气,显然是想杀秦浩轩而后快。

    秦浩轩远远看到赤炼子,连忙大喊道:“赤炼师叔,我身后有人要杀我,快救我!”

    赤炼子眉头一皱,就算他是白痴也看明白了,秦浩轩这是故意将自己引来救命的!

    虽然被秦浩轩当枪使了,但赤炼子想了一下后,不得不给他接下,不只是因为要抓秦浩轩。

    最重要的!这同时还关系到太初教的脸面!

    太初人!关起门来可以打架!

    但,若外人胆敢冒犯任何一名太初人!哪怕他是自然堂的那些在太初算被淘汰的人,也不行!

    对这种人,便是拔剑!

    当年古云子为自然堂弟子出头,也是这个理!

    ‘我!可以欺负我们自己家太初的人!但外面敢有人这么做?那就砍到你死!灭你满门!’

    赤炼子狠狠瞪了秦浩轩一眼,然后挡在云鹤山人之前,道:“这位道友,我乃太初教赤炼子,请问我教这位弟子哪里得罪了你,让你不惜身份来追杀他!”

    云鹤山人见秦浩轩逃着逃着,竟然跑到一个仙树境的师门长辈面前,面色一寒,太初教……那对于任何散修来说,都是庞然大物一样的存在,如果不是自己的弟子被杀,真的不想跟这太初教闹出矛盾,只是……

    “这位道友。”云鹤山人对赤炼子抱拳拱手说道:“我不过是一介散修,若非四名徒儿都被你们这位太初教的小辈杀死,也不会这般的追杀他。还请您抬抬手,让我杀掉他。事后,我定然会给贵教一个交代……”

    交代?赤炼子神色冷寒,顿时明白了对方所谓的交代,就是给太初教一些赔偿。毕竟斩杀了一名太初教弟子,作为翔龙国的护国神教,太初教势必不会善罢甘休,而给了交代后,太初教面子上过得去,也不会跟他一个仙树境强者纠缠。

    杀我太初教弟子,给些赔偿就想了事?赤炼子神色冷峻,看来我教太长时间没有发威,不过是一个散修,竟然也敢说杀了我太初教的弟子,随便给点赔偿就当交代了!

    云鹤闪人看着赤炼子那不善的面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位道友,只要让我击杀这小畜生,我不只是会给太初教一个交代,也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您看……”

    赤炼子眉头紧锁,对方拥有飞剑,又是仙树境强者,如果放在平日里自己还真不想招惹他,可如今……这已经不再是自己跟秦浩轩那小畜生逼问钟乳灵液的问题,这是太初教的脸面问题!身为太初教长老,若是任由散修斩杀太初教其他小辈,自己还如何面对历代太初教先贤的牌位?一头撞死在这里算了!

    “这位道友,我并非怕你,若你定要阻止我斩杀这小畜生……”云鹤山人一声冰寒的冷笑从鼻孔喷出:“那贫道便真的不客气了。”

    云鹤山人的语气也渐渐硬了起来,毕竟当年也是从古云子剑下逃出生天的人物,赤炼子的修为虽然不错,比起古云子那种巨头来,可真的就差了太多太多!这里一来没有太初教其他人!便是杀了也不见得能传出去!二来,便是传出去又如何?这些年自己修为精进,便是古云子亲临!谁胜谁负,也难说了!

    赤炼子鼻孔喷出带有寒意的冷笑,脸上很自然的流露出高高在上的傲慢味道:“云鹤,本座同你讲。莫说我太初弟子杀你弟子有充足理由,便是没来由的杀了他们又怎样?敢杀我太初弟子?灭你满门!别以为我太初真的找不到通天观的位置!只是觉得你们可怜,给你们个喘气的地方罢了!”

    云鹤也是一愣,这才刚刚见面!自己还没有报上家门,对方便认出了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给你太初教面子,但你别以为我怕你们太初教!”云鹤山人脸色阴寒更甚,怒道:“连徒弟的仇都报不了,我云鹤山人还有什么脸面立足?太初?算个什么东西!”

    赤炼子脸色冷沉了下去,额头上的青筋渐渐暴起,敢如此说太初!那便是找死了!太初子弟,便是明知不敌,在这时间也绝对不会让对方舒服了!

    “云鹤,本座看你是找死!”赤炼子手腕翻转间,祭炼了多年的符剑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死不死,你试试看!”说着,云鹤山人抖了抖手中飞剑,无数道细小剑意将他包围。

    看到云鹤山人手中飞剑,赤炼子脸上露出惊容,眼神也闪烁起来。

    远处一直观察着赤炼子表情的秦浩轩看他脸上露出惊容,猜测赤炼子很可能不是拥有飞剑的云鹤山人对手,想也不想马上启动万里符逃逸。

    赤炼子和自己非亲非故,反而也想抓住自己,万一他不愿意招惹这个云鹤山人,反而和云鹤山人联手对付自己,那自己更是死定了。

    云鹤山人见远处秦浩轩又启动万里符逃跑,登时大怒,手中飞剑一扬,无数道萦绕在他身旁的剑气融作一道茫茫白光,斩向赤炼子。

    一剑之势,光影明灭,四周空气震颤,细微凌厉的剑气一波波涟漪荡漾开来。

    云鹤山人动手的刹那,赤炼子知道自己想息事宁人也不可能了,他面色一凝,也一翻手,将自己的符剑拿灌输灵力,千丈剑芒闪烁着去接云鹤闪人这一剑!

    云鹤山人这一剑原本只是一道白光,当剑气到达赤炼子身前,这道剑气忽然光芒大作,剑气凝聚成为一柄长达十来丈的巨大剑体,斩天劈地的剑压撞在赤炼子的符剑剑压之上,赤炼子的剑压在这一刻宛如狂风中的小草……

    “嗤嗤……”

    虽然勉力接了云鹤山人一剑,但赤炼子这柄符剑也龟裂成碎片了。

    一剑!

    同为仙树!

    一方有飞剑,一方不过是符剑,双方的差距之大,让赤炼子心中暗暗叫苦,他也知道云鹤山人以及飞剑的厉害,却没想到这般凶猛,自己的符剑竟然连一道剑气都接不下。

    “噗!”

    赤炼子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倒飞的同时,掌中浮现出一枚玉符,上百个梵奥的符文金字在玉符之上流动旋转,形成一座难以言明的阵法,它们迅速扩大……化为一个鎏金大阵将其守护在其中,同时一道巨大的通天灵柱冲天而起!

    云鹤山人那斩山之剑,撞在玉符的法阵之上,宛如泥牛入海……连碰撞的声音都未发出,力量生生被阵法给消化掉了。

    这是?云鹤山人一眼看出,这是当日古云子同自己交手时动用过的气吞八荒阵!任何攻击轰在阵上,只要不能将其压碎,便会被这阵法威力彻底吸收!

    冲天的灵力更是令云鹤山人内心乱跳,这召唤的味道太明显了!附近若是有太初的子弟,见到这符箓的召唤定然会第一时间赶来!

    速战……速决?云鹤山人暗暗盘算。

    “云鹤,本座已经通知其他师兄弟,在附近的还有我太初教长老院的禹峰长老,你绝非禹峰长老的对手!我看你修行不易,劝你不要为了一时冲动而丢了性命!”放出传讯符后,赤炼子不愿再和云鹤山人正面对决,于是说些废话,想拖住他。

    这禹峰长老就是太初教长老院的九长老,在翔龙国修仙界中,禹峰长老的名头十分响亮,云鹤山人不可能不知道。

    云鹤山人如果连赤炼子的这点小算盘都看不透,也活不到现在了,他怒极而笑:“在你同门来之前,我先杀了你!”

    云鹤山人虽然已经是仙树境的强者,但毕竟只是一个散修,想要获得修仙资源比赤炼子这种宗门长老要难太多,此时见赤炼子竟然连他一剑都接不住,顿时起了歹念,赤炼子实力再弱,也是太初教一个仙树境的长老,以云鹤山人的经验,出身宗门的仙树境强者身上,往往有不少好东西。

    “如果我能将他擒住,把他身上的好东西据为己有,再逼问出太初教的修炼功法!”云鹤山人脑筋急转:“只要能得到他的财物和太初教的修仙正法,我就逃得远远的,不在太初教势力范围,也就不惧了!”

    想到此处,云鹤山人眼神闪过贪婪,一道剑光从他手中挥出,剑气啸傲,撕裂长空。

    赤炼子早就做好动手的打算,见云鹤山人一剑劈下,脸色一变,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若是我有一柄飞剑,以太初教精妙的剑术和修仙正法,区区一介散修,早在我手里死百次了!”

    想归想,赤炼子知道自己赤手空拳绝对接不下这一剑,而且云鹤山人与自己修为境界在伯仲之间,自己想要逃跑也是不可能的,既然跑不掉,就只有使用禁术【逆元术】,或许还有一拼之力。

    这【逆元术】就是燃烧仙树真元,消耗寿元短暂提升实力,如果仙树燃烧完了,赤炼子又会跌回仙苗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