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前辈不好意思了【三更】
    禹峰长老怒了,他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现在却被一个散修弄得如此狼狈,手中雷鸣剑再度扬起,乌云之中一道巨大闪电再度抽向雷鸣剑,而重伤的赤炼子眼中冒着仇恨的火焰,也不顾牵动自身伤势的痛楚,疯狂引动灵力再度凝结灵法。

    其实此刻的云鹤山人也受伤更重,之前被禹峰长老残余剑气及赤炼子灵法击中,他丹田经脉都受了伤,体内灵力所剩不多,自知再也无法接禹峰长老和赤炼子联手一击。

    于是他想也不想驾驭飞剑逃跑,这禹峰长老就算和自己单挑,自己也不是他对手,更何况还有一个被自己所伤,恨不得杀自己泄愤的赤炼子在。

    但禹峰长老哪能容他伤了赤炼子后逃跑,再度挥出引动雷电之威的一剑,刚刚飞到半空中,朝秦浩轩这个方向逃逸的云鹤山人护身符被击碎,护体灵力被击溃,同时后背也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剑伤。

    这还是云鹤山人及时捏碎几个护身符,挡住了禹峰长老这一道剑气绝大部分威力,若是他硬接这一剑,就算不被劈成两半,也会被电流抽成黑灰。

    被重创后,云鹤山人驾驭飞剑的身形都踉跄起来,站立在飞剑上的他摇摇欲坠,但是他逃逸的速度也更快了,他知道如果自己速度慢一点,势必会被禹峰长老长老抓住杀掉不可。

    一个散修重伤太初教长老,这种事传出去无异于当众打太初教的脸,太初教不会善罢甘休的。

    见云鹤山人逃逸,受了重伤的赤炼子恳求道:“禹长老,云鹤山人重伤了我,求您出手将他杀了,为我报仇,也借此震慑那些敢动我太初教弟子的宵小!”

    “追杀他,是必须的事情。”禹峰面色阴冷的说道:“在这片土地上,我太初教便是天!敢动我们太初教的成员,必杀!走!随我击杀他!”

    赤炼子祭起一张符箓紧跟禹峰长老,暗暗心疼,可谓底牌尽出,炼了多年的巨蟒符兽,视若珍宝的保命符箓全部没了,而这一切都是秦浩轩害的,下次捉到秦浩轩定然让他好看!

    ……

    赤炼子随禹峰长老离去后,秦浩轩站在巨大的岩石上,遥望赤炼子和云鹤山人的战场,方圆数十里内被夷为平地,原本这是一片密林和小山丘,现在比平地还平整。

    “仙树境修仙者,强悍如斯!”秦浩轩感叹一声。

    刑却火急火燎的说道:“还感叹个屁啊,咱们快追那个云鹤山人去!”

    “追他?”秦浩轩一愣,道:“我们追他干嘛,他这么强!”

    刑语气肯定的说道:“刚才禹长老那一剑肯定重伤了云鹤山人!我看他御剑飞行都踉跄了,赶紧追上去,或许还能捡便宜呢!”

    见秦浩轩略显犹豫,刑又道:“赶紧的呀!这个云鹤山人肯定不会放过你,如果他受伤很重,我们就想办法把他杀了,他的东西不都是我们的了吗?”

    想到云鹤山人的可怕,秦浩轩也没再犹豫,被这样一个仙树境强者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秦浩轩对刑的眼光还是很信任的,既然他觉得云鹤山人受了重伤,那肯定是受了重伤的,只要自己小心一点,或许真能偷袭暗杀了他,捡一个大便宜呢。

    “可,刚刚赤炼子他们也去追击了啊……”

    “那也追上去看看……”刑信心十足的说道:“捡便宜这种事情,总要赌一把看看,我看着云鹤山人也不是蠢人,定然会想办法摆脱追杀他的那两人。万一他摆脱了他们,我们不就可以捡便宜了吗?”

    “也好!试一试!”秦浩轩启动万里符,飞快朝云鹤山人逃逸的方向追去。

    云鹤山人驾驭飞剑拼命逃跑,一边往嘴里塞着恢复的丹药,同时连连故布疑阵,留下各种扰乱追击者的逃窜痕迹。

    大约御剑飞行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以仙树境级别强者的速度,已经不知逃逸多远了,云鹤山人这才停下来,小心谨慎的朝身后一看,发现九长老并没有追来,这才放心的降落到一个石山上。

    “看来……他们应该被我甩开了。”云鹤山人长出了一口气。

    他做梦也想不到,在他眼里弱小如蝼蚁的秦浩轩竟然借着凡人符的掩护追了上来。

    秦浩轩停止使用万里符,以免被云鹤山人发现,同时悄悄爬上这座不算高的石山,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屏气凝神观察着。

    只见站在山顶的云鹤山人走到一块巨石旁,他手势一翻,灵力转动,这块巨石顿时裂开,在这巨石中竟然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面目清秀,嘴巴被一块布堵着,身上更是用捆仙绳捆绑起来。

    这女孩看到云鹤山人,眼中流露出惊惧恐怖,但被捆仙绳捆着的她根本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

    云鹤山人捂着仍旧汩汩流血的伤口,狰狞的眼神看了女孩一眼,自言自语道:“本来想留着你的,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提前用掉你了!”

    说话的时候,云鹤山人又牵动伤口,顿时又咳嗽起来,伤口流出更多鲜血,他又往嘴里塞了几粒丹药,这流血才渐渐止下来。

    “该死的禹峰长老,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这么厉害!”云鹤山人眼神阴冷,想起刚才禹峰长老引动雷电挥出的一剑,他仍然惊魂未定。原本他以为自己也拥有飞剑,至少能和禹峰长老过过招,却没想到人家一剑之威竟然如此之大,自己经脉丹田都受伤了,若不能及时修复,以后实力境界不但无法进步,还可能退步。

    将巨石里的女孩揪出来后,云鹤山人将她丢到一块空地上,又拿出一些灵石,以及符旗开始在地上布着符阵,时不时还望嘴里丢几颗丹药,看来他的伤势确实很严重。

    躲在一旁的秦浩轩完全屏气凝神,伺机偷袭云鹤山人,伤重的云鹤山人也没想到此时还有外人在这里。

    可秦浩轩这段时间喝水都塞牙缝,这几天他做的事没一件顺心的,比如这一次,只要等待最佳时机就能暗算云鹤山人了,可偏偏在秦浩轩身上,又出现了一个仙苗境的修仙者。

    这仙苗境的修仙者是云鹤山人的小弟子,他本来是奉命守在山顶,看住被捆绑的女孩的,但是他恰好出去办事,所以离开了一会,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看到重伤的师父,以及躲在一旁,明显不坏好意的秦浩轩。

    “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他大声叫喊起来。

    秦浩轩一惊,回过头一看,就发现云鹤山人这个仙苗境十叶的小弟子。

    此时的秦浩轩心里郁闷不已,这段时间真是倒霉透顶,没一次顺顺利利的。

    发现自己行踪的这个仙苗境实力不强,被叫破行踪的秦浩轩暴怒之下,身子就像猛虎一般扑过去,以他的身体强度就算仙苗境十二叶的太初教弟子都不是对手,更何况这个仙苗境十叶的散修弟子。

    秦浩轩凝起【开天斩】,四级【开天斩】带起五丈长的青色刀气,狠狠一刀斩在这人头上,他惨叫一声都来不及,便被秦浩轩一刀削掉半边脑袋,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着地上的尸体,以及发现秦浩轩后震怒的云鹤山人,秦浩轩心头暗呼:“难道我真没偷袭暗杀的命么?每次都要正面迎敌!”

    秦浩轩知道,就算云鹤山人受了重伤,实力剩下不足一成,可仍旧不是他一个仙苗境修仙者能对付的。

    毫不犹豫的,秦浩轩启动万里符,身子像离弦的箭一般飚出去。

    云鹤山人怒啊!心里那个火啊!自己堂堂一个仙树境的存在,平日里随便抬手便能碾压的仙苗境小东西,居然敢来反杀自己!而且,还真的被对方跟踪到了老巢!今天便是拼着重伤,也要弄死他!

    秦浩轩跑出去后,云鹤山人也驾驭飞剑追了上来。

    此时的云鹤山人眼珠子都是红的,必须弄死这小子!不只是为了给弟子报仇!更重要的是!对方是太初人!太初人都他妈该死!

    秦浩轩回头一看,发现云鹤山人和他的距离不过五丈,而这速度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根本不可能拉大距离,这么近的距离,只要云鹤山人随便打一道灵法,自己就要粉身碎骨了。

    “没辙了!”秦浩轩一咬牙,拿出半成品毕方符兽,这个毕方符兽本来是准备用来对付赤炼子的,但现在再不拿出来救命,肯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本来是给赤炼子准备的见面大礼,这一刻……只能送给才见过两次面的云鹤山人了!

    毕方符兽被秦浩轩丢出,在秦浩轩的操控下立刻变成一人多高,看到透出强大灵力波动的毕方符兽,云鹤山人马上顿住脚步,警惕的看着这个符兽。

    咦?好像是一个半成品?不是真正的毕方符兽!云鹤山人长眼细眯,这秦浩轩已经被我逼到绝境,连没炼制成功的符兽都拿出来救命了,这个符兽秦浩轩炼不成,但我云鹤山人却能练成啊!一旦练成,威力可是相当大的!便是面对那个该死的禹峰,都能伤到他!

    贪念在云鹤山人心中肆虐。

    就算他是仙树境的散修,可毕竟是散修,散修获得修仙资源是极为困难的,眼前竟然有一个被灌了许多灵力的半成品毕方符兽,云鹤山人怎还忍得住。

    他大手一番,登时灵力凝成一只房子大小的巨大手掌,将这只一人多高的毕方符兽抓到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