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百年交情心贴心【一更】
    黄龙真人看了看苏百花,眼角微微抽搐,轻声说道:“你们给我一炷香的时间。”

    掌教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哀伤,拥有莫大权柄一言九鼎的他,语气哀伤得像无助的小孩。

    说罢,黄龙真人转身离开会客厅,走到隔壁的静室,从乾坤符中将这株芝仙草拿出来。

    芝仙草模样和灵芝一样,只是颜色呈暗红色,仿佛人的血肉一般,一股淡淡清香飘出。

    黄龙真人深深嗅了一口,目光无神的看着远方,仿佛要看透那虚空,他的思绪再次飘荡。

    “我叫罗薇,你呢?”

    “乔阳?好土的名字哦!嘻嘻,以后咱们是同门了,你要多多关照我哦!”

    “你去照看自己的灵田吧,我能行的,不麻烦你了。”

    “啊!乔阳,你说你喜欢我?你……其实……其实我也喜欢你。”

    “乔阳,我们会一起成仙飞升吗?你会不会到了仙界,看到漂亮的仙女就不喜欢我了?”

    ……

    黄龙真人眼角湿润,两行浊泪顺着脸颊滑落,他小心的捧着这株芝仙草,就像牵着爱侣罗薇的小手一样柔情。

    静室死一般寂静,黄龙真人的声音有些嘶哑:“罗薇,对不起,我要拿出这株芝仙草救人了,我舍不得拿出来,可我是掌教,我要为太初教着想!对了,你还记得璇玑子吗?就是那个俗名叫徐鹏的鼻涕虫,当年他经常给我们幽会站岗放哨,现在他成了自然堂的堂主,他也老了,寿元就要耗尽了,可是他收了一个好徒弟,现在我就要拿这株芝仙草去救他的徒弟……薇薇,你肯定没意见吧?那时候要没有他的撮合,我们就到不了一起,成不了双修道侣,说起来我们还欠他一个大人情呢。”

    他喃喃自语的说完这段话,再度深深凝望芝仙草一眼,眼神中的柔情尽去,再抹去脸上的泪痕,再度恢复太初教掌教的威严气概!

    当他回到隔壁会客厅时,对璇玑子道:“师弟,既然你提出拿秦浩轩后续奖励换取这一株芝仙草,我答应了。至于那柄龙鳞仙剑是之前赐给他的东西,我就不收回了。”

    “璇玑谢谢师兄!”璇玑子无比欣喜,深深一躬拜谢掌教,随后站直身子,抹了抹并无鼻涕的鼻子,笑容依稀年少,鼻涕似乎还在:“乔阳,梦见罗薇时,代我说一声谢谢。”

    黄龙真人眼神微微黯淡,道:“你我百年交情,和我们同年入门的几十个同年师兄弟,如今只剩下你我二人,你也不必这么谢我!你知道这株芝仙草对我很珍贵,但是你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再不给你就显得我矫情小气。罗薇也不会答应的……天道无情,修仙百年,徐鹏,我还望你多陪我几年。”

    说罢,黄龙真人将芝仙草交给璇玑子,捧着芝仙草,璇玑子老泪盈眶惊喜莫名,马上转交给农长老,再看向黄龙真人时,目光深邃飘远,仿佛看到的不是威严的太初教掌教,而是年少顽劣的乔阳。

    当听到黄龙真人那句‘天道无情,修仙百年,徐鹏,我还望你多陪我几年’的话时,苏百花等人莫不动容。

    农长老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将这一株芝仙草研磨成药粉,然后又取出一些‘龙涎水’,捏碎三颗‘还魂丹’,再辅之一些珍奇的药液,摇匀之后,再将芝仙草的药粉倒了进去。

    药液和好,浓郁的药香传出,光是这药香味就让会客厅里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农长老将药液交给徐羽,道:“小心的喂给他吃,吃了之后,这条命有十成十的把握保住了,不过他的修为能不能保住,就看他自己了!”

    徐羽郑重而激动的点头,看向农长老、掌教、苏百花、凌万星的眼神里,全是感激。

    看到徐羽的眼神,掌教和苏百花等人长长松了一口气,自己所能做的已经完全做到了,秦浩轩能不能恢复修为,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吃了药的秦浩轩并没有马上苏醒过来,依旧浑浑噩噩的昏睡,只是脸上的黑气淡了许多,呼吸虽然还是十分微弱,但比起气若游丝那会已经加粗不少了。

    施展【天魔解体】后,肉体和丹田仙苗都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所幸他施展的时间不算长,及时将仙苗的火焰浇灭了,而且又得到凌万星的及时救治,喂了两颗还魂丹加上龙涎水,再加一个【阳元锁命阵】保住生机,这才撑到回太初教吃芝仙草。

    若是没有凌万星,秦浩轩或许都撑不到七丈渊,可以说救命之恩也有凌万星一份。

    默默守在秦浩轩床头的徐羽,将这些都记在心里,但她什么都没说,报恩不是用嘴,而是用行动的。

    秦浩轩吃了芝仙草足足两天两夜了,可他还没有醒来。

    徐羽执意在秦浩轩的床头守着,刑和醒过来,但身体虚弱不堪的蓝烟也执意守着。

    “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苏百花和凌万星在徐羽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师父,师叔。”徐羽起身,微微躬身,虽然还没有行正式的拜师大礼,但徐羽对苏百花早已是师徒相称了。

    往常徐羽见到苏百花,会很恭敬的行礼,然后礼貌地看着师父的眼睛,等她说话,但现在徐羽行完礼后,一双眼睛仍然落在秦浩轩身上。

    苏百花也不介意,看着两天两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徐羽,心中焦虑,语气却十分和蔼的说道:“小羽,你该继续去王都当帝师,继续感悟红尘。”

    徐羽微微摇头,落在秦浩轩的身上,道:“浩轩哥哥还没醒来,我想等他醒来。”

    “可是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苏百花语气微滞,对这个百花堂有史以来唯一的紫种弟子,表现出极端的耐心和宠爱,一点也没摆出师父的架子,当然,这也与徐羽待人真诚热情,讨人喜欢分不开。

    徐羽依旧摇头,认真的看着苏百花,声音坚定但温和:“浩轩哥哥一醒来就能看见我,他肯定会很开心的,如果浩轩哥哥没有醒就走,我的心也不会安,会一直牵挂他,那样的入红尘又有什么意义呢?”

    凌万星轻叹一声,道:“徐羽,你已经尽力了,就不要再执着……”

    徐羽看着凌万星,坚定的摇头。

    “好了,师妹,我们都出去吧!”苏百花对凌万星使了个眼色,然后对徐羽道:“秦浩轩醒来了记得通知我。”

    徐羽点点头,目送师父和师叔离开,那一双眼睛又落在秦浩轩身上。

    在徐羽身后的一个角落里,蓝烟依靠在椅子上,看着徐羽和她师父的对话,眼中连连闪过异色,最终由落在秦浩轩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刑这家伙看到秦浩轩还是昏迷不醒,心中比谁都要更加焦急,很是后悔当日秦浩轩不在战场之时,自己为什么不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多吃一批散修!或许自己恢复的修为,足够应付这次的事件,老秦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

    屋子里的气氛压抑沉重。

    这两天璇玑子也来了好几趟,自从知道得意弟子秦浩轩受伤之后,他的神情也不像以往那么自如,尤其在看到秦浩轩吃了芝仙草却还处于昏迷中,神情中的忧色更加沉重,也愈发显得苍老。

    在第三天的黄昏,秦浩轩终于悠悠睁开眼睛。

    目光一直落在秦浩轩脸上的徐羽惊喜的站起来,声音也显得激动:“浩轩哥哥,你醒来了!”

    “嗯!”秦浩轩神色间还有些迷惘,自己杀了白展跃后,不是倒在荒山野岭么?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我还没死么?不过这些念头在他心里一闪即逝,他看到守在自己床头,眼睛里隐有血丝的徐羽,努力扯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蓝烟和刑也惊喜的走了过来,秦浩轩看到蓝烟和刑安然无恙,那颗悬起的心也落下了。

    “既然你醒了,就不打扰你们两了!”刑脸上的那一点忧色全部消退了,换上一副没心没肺的笑容,然后对蓝烟道:“走吧,他们小两口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蓝烟瞪了刑一眼,对秦浩轩说了一句:“好好休养。”之后随刑一起走出房间。

    转眼间,偌大的房间只有秦浩轩和徐羽二人。

    “浩轩哥哥,你醒来就好。”徐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秦浩轩昏迷的时候,她心里有成千上万的话想和他说,可现在秦浩轩醒来了,她倒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秦浩轩想动动手,他的手指刚抬起,指尖的神经便针扎一样疼痛,而且这种疼痛还传遍全身,直将他痛得呲牙咧嘴冷汗直流。

    “浩轩哥哥,你别乱动,农长老说你身体很虚弱,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全身经脉都受伤了,现在需要好好静养,醒来后的一个月之内千万不能动,免得影响恢复。”徐羽说着,认真的看着秦浩轩的双眼道:“浩轩哥哥,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吗?”

    高楼大厦说

    我记得刚开始写太初时,很多人都说黄龙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如今的黄龙才是真正的黄龙。我其实一直不喜欢某种写法,便是一上来直白的告诉大家,这个是坏人,那个是好人。直接打上烙印标签,然后在其面前完成装逼打脸。我一直觉得人是一个综合体,好人也好坏人也好,都该立体。而不是几个侧面,就给一个烙印。

    我记得还有很多人说,就这样的掌教,这个门派怎么还没有被灭掉。我想说,有这样的黄龙,太初凭什么被灭掉!我很早之前说过盲人摸象,很多人表示我在扯淡。

    现在我挺得意的,我没扯淡,那些一上来喷黄龙的人,都是瞎子摸象罢了。不着急不着急,太初……会有着太初自己的精彩。以后会越来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