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三十章 潜龙归海燕归巢【二更】
    刑苦笑一声:“下次碰到他,他肯定养好伤了恢复实力了,再看到他我们就该直接就跑路了,还杀他呢!”

    在蓝烟和刑聊天的当儿,秦浩轩也驱使神识探索乾坤符的禁制。

    就在刚才和蓝烟说话时,秦浩轩用神识探索了好几次了,将这禁制里的几个简单铭文研究清楚了,这个禁制是仙树境的云鹤山人布置,相比起【大符箓术】的两个禁制,实在是简单得不像话。

    秦浩轩弄明白后,特意向刑学过一段时间禁制铭文的他也不需要再请教刑,用神识凝聚成一个个识纹法阵,布置了一个极为简单的神识阵法,直接破开了乾坤符的禁制。

    乾坤符禁制被解开,微弱的灵力荡漾开来,将正在聊天的刑和蓝烟的注意力也吸引过来了。

    “快,快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刑激动了,这种杀人夺宝收缴战利品的事是他的最爱。

    秦浩轩依言拿出一百两下三品灵石,将灵石里的灵力灌入乾坤符后,秦浩轩看到一个五尺立方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摆放着不少东西,其中有一堆下三品灵石,粗略估计应该有三万两,还有一个模样古怪的物事,看起来像一个钥匙,这个钥匙上还有一个禁制,秦浩轩将神识探入后发现,这禁制比乾坤符的禁制复杂无数倍。

    可以肯定这个钥匙肯定不是云鹤山人的,以他仙树境的修为,那微弱得可怜的神识肯定打不开这个禁制。

    除了这个钥匙,还有一个巨大的龟壳,这龟壳上有几条古朴的花纹,纹路稀少,看起来应该有些年代了,在龟壳旁边还有三枚古铜钱,并不是现在翔龙国流通的货币,看起来这个龟壳和铜钱都是卜卦的工具。

    而看这龟壳这么大,背上纹路稀少又特殊,还透出一股古朴深沉的气息,应该是某种非常特殊的先天演算的工具。

    除此之外,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其余的这些东西对云鹤山人这种仙树境修仙者应该不算什么,但对秦浩轩来说却是好东西啊,比如说快速恢复灵力的丹药,可以快速疗伤的丹药。

    看到这个空间里面的东西,刑的眼睛都直了,大喊:“宝贝啊宝贝!”

    也不知道他是在说乾坤符是宝贝,还是乾坤符里的东西是宝贝。

    不过秦浩轩也明白了,这乾坤符就是一个小型的空间符箓,在这里可以存放东西,只是开启乾坤符需要一百两下三品灵石。

    他还想将乾坤符里的东西看个明白,忽然乾坤符光芒一闪,这个空间就消失了。

    “怎么自己关了?”秦浩轩诧异的望向刑。

    刑掩嘴笑道:“这乾坤符开启一次需要一百两下三品灵石,而一百两灵石的灵力,只能支撑它十到二十个呼吸的时间。”

    蓝烟也笑了起来,显然也觉得秦浩轩很土鳖。

    秦浩轩愣了愣,破口怒骂:“我靠,这东西简直就是烧钱的玩意啊!这么贵谁用得起!”

    “得了便宜还卖乖,乾坤符里的好东西这么多,你捡大便宜了呢!”刑笑道:“那个云鹤山人要是知道自己乾坤符掉了,肯定火急火燎到处找你拼命,哇哈哈!”

    刑这家伙的眼光很高,从他嘴里冒出来的好东西肯定不差。

    秦浩轩满意的笑了起来:“那是,三万两下三品灵石啊!我也变成一个富翁了,短时间内不要再愁灵石了!”

    谁知秦浩轩的话还没落音,蓝烟就笑了起来:“三万两下三品灵石也高兴成这样,制作一匹符马都要十万两下一品灵石呢!折算下来你的三万两下三品灵石才能换三两下一品灵石!”

    秦浩轩心情大好,也不跟姑娘家生气,笑眯眯的反问道:“你拿一两下三品灵石给我呗,有么?”

    蓝烟摇头:“没有!”

    “那不就是了,相比起你来说,我有三万两下三品灵石,我就是富翁嘛!”秦浩轩忍不住笑了起来,前几天累死累活杀了华阳等人,才赚了一万两下二品灵石,今天却在云鹤山人这里获得三万两下三品灵石。

    刨除毕方符兽灌灵和今天逃命用的灵石,还纯收入两万两下三品灵石,相当一段时间内可以不用愁灵石了,秦浩轩能不开心么?

    “咦,对了,刚才你那个乾坤符里有一个龟壳和三枚铜钱,是很特殊的卜卦道具,你拿出来,我给你卜一卦!”蓝烟不愿在灵石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转移话题。

    “唔,反正我们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你给我们算算也好!”

    秦浩轩也想起那个透出古朴气息的龟壳和铜钱,有三万两灵石做底气的他毫不犹豫再拿出一百两下三品灵石,打开乾坤符的空间。

    秦浩轩探手进去,摸着那古朴龟壳,一股古怪的气息通过手传到他的脑海里,很有点沧海桑田的感觉,不管秦浩轩怎么用力,这个龟壳就是纹丝不动,还有那三枚铜钱,也像落地生根般,根本就挪不动它。

    看着这个大龟壳时,秦浩轩甚至短暂失神,一种莫名敬畏的情绪涌上心头。

    秦浩轩挪不动龟壳和铜钱,蓝烟不信邪,走过去道:“让我来试试!”

    蓝烟将手伸进乾坤符的空间,触摸到这个大龟壳时,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随后,她运气灵力于手臂,然后尝试着移动龟壳。

    可即便蓝烟的脸庞都憋得通红了,这龟壳还是一动不动,接着她又去挪动那铜钱,那大小和普通铜钱差不多的三枚铜钱仿佛也挪不动。

    “好奇怪的感觉!”蓝烟收回手,仔细回忆起刚才触摸到龟壳和铜钱时,在心底闪过的那丝悸动。

    敬畏!绝对是敬畏,就像看到师门长辈虔诚卜卦时,对天道,对生命的敬畏。

    刑也不甘示弱:“让我来试试!”

    结果蓝烟和刑分别试过了,他们三人面面相觑,不管他们怎么用力怎么使劲,这龟壳和三枚铜钱就是不动,好像和这空间融为一体了,完全移不动。

    蓝烟翻了翻白眼,道:“算了算了,不用它我也能算!”

    “你真会卜卦?”秦浩轩惊讶的看着蓝烟,道:“如果你卜卦准确的话,就不会被人抓住了!”

    蓝烟小鼻子一皱,道:“谁说我算得不准了?虽然中途有点小劫难小坎坷,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刑劝秦浩轩道:“让她算吧,反正我们也不会卜卦,她的卦象合我们心意就听,不合我们心意就不听呗!”

    秦浩轩想想也是,反正自己现在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就听听她的卦象呗。

    “卜不卜?”蓝烟不悦的看着刑,这家伙对卜卦这种神圣的事情竟然没有一点敬畏之心:“没一点诚意,多少人想求本小姐卜卦,本小姐都不答应呢!”

    “卜吧!”秦浩轩点点头。

    蓝烟自己拿出一个仅有那大龟壳十分之一大小的小龟壳,以及三枚铜钱开始算起来。

    这小龟壳背上花纹很多,看上去虽然也有点古朴的感觉,但这感觉远远不如乾坤符里那大龟壳。

    蓝烟将三枚铜钱放入龟壳中,然后用洁白纤细的双手堵住龟壳的两端,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同时也开始摇晃起来。

    秦浩轩注意到,在她摇晃脸上的刁蛮狡黠一扫而尽,取而代之的是虔诚和圣洁,一个可爱刁蛮的蓝烟不见了,取而代之是虔诚圣洁的蓝烟。

    在蓝烟摇动时,龟壳与空气产生一种古怪的共鸣,在蓝烟释放出的灵力引导下,龟壳震荡得更加厉害,里面三枚铜钱叮当作响,而一股很奇妙很古怪的感觉从秦浩轩心头升起。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秦浩轩却清晰的感觉到与那龟壳有关,应当是蓝烟卜卦带来的。

    秦浩轩惊诧的看着蓝烟,他答应让蓝烟给自己卜卦,本来就没相信一个小女孩真会卜卦这种活计,要知道卜卦可不简单是拿个龟壳再拿几枚铜钱摇摇就行,其中牵扯着天玄地经,八卦六艺,个人气运以及天道纲常等诸多复杂元素,即便是夏云堂学习研究了六爻卦上百年的夏云子,也不敢说自己精通卜卦。

    卜卦,是一种神奇而神秘的手段。

    刑和秦浩轩对视一眼,显然也对蓝烟的手段感到惊奇,他看出秦浩轩眼中的惊疑,道:“等她算出来呗,反正我们都不会,听听她算的也没坏处。”

    尽管刑出身幽泉冥界,平时玩世不恭,嘴上说得很无所谓,但内心深处对卜卦这种东西还是很敬畏的。

    卜卦是集天地造化的玄奥,对于凡人和一般的修仙者,卜卦是卜生死,卜福祸,卜气运,卜过去未来,做到趋吉避凶,而对于那些有大神通的修仙者,能用卜卦之术换掉别人的气运,将祸换成福,将死换成生,而精通此道却心术不正的卜卦者,则将卜卦变成杀人的神通!

    终于,蓝烟不再摇晃手里的龟壳了,但龟壳里三枚铜钱犹自跳动不已,彼此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蓝烟松掉一只手,三枚铜钱坠地。

    蓝烟看了看卦象,又沉思片刻,说道:“卦象上说潜龙归深海,孤雁当回巢!”

    “回去?”秦浩轩愣了愣,想起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赤炼子,摇摇头道:“再算再算,坚决不能回去!”

    蓝烟不干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瞪,怒道:“哪有这样的,非要丢出你想要的卦象,那还卜卦干嘛?”

    秦浩轩皱起眉头道:“我现在回去就死定了,难道你希望看我死啊?我死了你就孤苦无依咯!”

    刑也想起回去后一旦碰到赤炼子,赤炼子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擒拿秦浩轩,以赤炼子的怨恨,到时候想自杀都难。于是他也附和道:“就是,就是!你再算一次!”

    “你们没一点敬畏之心!”蓝烟怒斥他们两,然后满脸无奈的又算了一次,道:“这一次卦象说,你该找个地方躲起来提升实力,然后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