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寿元无多难再见【三更】
    没多久,秦浩轩伤势恢复回到自然堂的消息,传遍每一个自然堂弟子的耳里,激动的自然堂弟子们将秦浩轩重重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关心他的现状。

    叶一鸣更是激动得老泪盈眶,两年不见,叶师兄模样虽然没有变化,但神情却沧桑了很多,似乎自然堂的事务有更多压在了他的身上。

    秦浩轩一见到他,心中禁不住一暖,就像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拉着叶一鸣的手,声音哽咽的说道:“叶师兄,两年不见,你还好吗?”

    叶一鸣点点头,看着激动的秦浩轩,他又何尝不激动呢?

    “师弟,看到你没事就太好了,你的伤势全都恢复了吗?”尽管叶一鸣从其他师兄弟嘴里得知秦浩轩伤势恢复,但还是情不自禁的询问了一句。

    秦浩轩用力的点头:“师兄,我的伤完全恢复了。”说着,他释放出仙苗境十叶的气势。

    从秦浩轩身上释放出的仙苗境十叶的气势,将所有师兄弟心中最后一点疑虑都冲得烟消云散。

    自然堂叶一鸣这一辈,以前只有叶一鸣和蒲汉忠两个超过仙苗境十叶的弟子,现在蒲汉忠去世,只有叶一鸣一个了。

    其他自然堂弟子感受到秦浩轩身上散发出来,比自己强盛许多的气势,非但没有嫉妒,反而真心的为这个小师弟开心。

    “好,好,很好!”叶一鸣忍不住热泪盈眶,不住点头,抓着秦浩轩的手也更紧了:“你在黄帝峰闭关养伤的这两年,我们很多师兄弟都想去看你,可是师父不让,说不能打扰你的清修,你闭关养伤很重要,谁也不能去见,所以我们等待着,期盼着,就是想浩轩你有朝一日能健健康康的回来。”

    叶一鸣说起师父,秦浩轩立刻扫视四周,并没有看到璇玑子,按理说师父得知自己恢复的消息,一定会激动得不顾身份的跑出来看自己,可现在还这么沉着冷静呢?

    “谢谢各位师兄弟的关心。”秦浩轩环顾四周道了一声谢谢后,忍不住问叶一鸣道:“叶师兄,这两年师父怎么样,他老人家还好吧?”

    秦浩轩这句话说出来后,包括叶一鸣在内的所有人的面色都微微沉下去了,尽管在尽力掩饰,不愿和秦浩轩对视。

    这些师兄弟不愿回答,可叶一鸣就跑不掉了,他面对秦浩轩焦灼的目光,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怕是时日无多,你回来的正好,去见见师父吧,他朝思暮想的盼着你回来,能看到你他肯定会很高兴。”

    “什么?”秦浩轩大惊,原本满腔的热情,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身子一激灵,膝盖差点一软,眼睛登时就变红了。

    跟在秦浩轩身后的刑和蓝烟也露出诧异的神色,两年前在黄帝峰,璇玑子求掌教救秦浩轩时,虽然神色憔悴,但那是忧心秦浩轩所致,当时的刑能感觉出璇玑子的寿元至少还有四年,这才过了两年,怎么就会时日无多?

    秦浩轩给璇玑子吃过钟乳灵液的事,他们两也听说过,所以更不应该啊。

    “我要见师父!”秦浩轩再也不顾其他师兄弟,朝师父的卧室跑去,其他师兄弟也默默的让开一条道,并且跟了上去。

    轻轻推开璇玑子的卧室门,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弥漫鼻端,通过这股药香味能闻出来,并不是什么天材地宝或者稀罕的灵药,只是普通灵药煎熬的,看来这两年自然堂不但没有变强盛,随着璇玑子的大限将至,自然堂也更显衰落。

    走进房门的秦浩轩第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璇玑子,此时璇玑子面容枯槁,神色苍老,浑身透出淡淡的死气,原本那头雪白但一直很柔亮的白发,此时又干又涩,像是一个凡人好几个月没洗过头发一般,身上弥漫出凡人将死时才有的浊气。

    他的眼眶也深深凹了进去,原本慈祥的面容此刻枯槁至极,面皮彻底的干瘪下去,不见半点光泽,满脸的老人斑,若不是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秦浩轩都会忍不住猜测师父是否已经坐化了。

    此时虚弱不堪的璇玑子正闭着眼睛休息,当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勉力睁开眼睛,秦浩轩健壮的身影落在他的眼中,璇玑子不禁精神一振,浑浊的眼睛中爆出缕缕精光。

    秦浩轩看到师父目光涣散无神,唯有在看到自己时,才猛然一亮,心中更是愧疚,想要开口说话,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声音一度哽咽。

    “浩轩,你,你回来了?”璇玑子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伸出皮包骨头,布满老人斑的右手,轻轻招了招。

    秦浩轩就势走过去,强忍着眼泪,坐在璇玑子的床头,轻轻唤了一声:“师父。”

    璇玑子上上下下打量了秦浩轩一遍,虚弱的声音轻声说道:“浩轩,你恢复了?”

    “恢复了。”秦浩轩点点头,轻轻拉着璇玑子枯瘦如柴的手,心中愧疚横生,又吃惊又无法理解。

    修仙者在临死前,除非受了重伤损失了大量元气,否则就像蒲汉忠师兄一样,在临死前的上午,还能正常的打坐练气,从他红润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半点将死的迹象,师父璇玑子是仙苗境二十九叶的修仙者,按理来说哪怕下一刻濒死,这一刻都会精神奕奕,除了刑这种眼光毒辣的家伙,其他人根本看不出异常。

    可现在的璇玑子,一头乱糟糟好几个月没洗过,满是头油的干涩白发,瘦得皮包骨似的身体,涣散无神没有半点精神的目光,暮气沉沉的神色,这简直就是一个濒死的凡人老者,哪里像修仙者?

    正常的修仙者哪怕几年不洗头发,头发也不会有半点头油的,璇玑子的模样明明是元气大伤,浊气附体的表现啊。

    即便现在才仙苗境十叶的修为,秦浩轩都能感觉到师父的确是时日不多了。

    跟在秦浩轩身后,多日没有见到师父的自然堂弟子们,甚至发出轻轻的缀泣声,叶一鸣轻声吼道:“都来干嘛,都来干嘛,快出去,浩轩师弟和师父两年没见,让浩轩师弟和师父两人说说话,别打扰师父清静。”

    被叶一鸣一吼,每个自然堂弟子眼眶发红看了璇玑子一眼,不舍的走出了这个房间。

    人都走干净走,璇玑子满足的看着他最喜欢的衣钵弟子,欣慰的拍着秦浩轩的手背:“浩轩,你伤势恢复回来,没有辜负为师的期望,为师真的很高兴。”

    “师父,怎么回事?你是受了重伤么?”秦浩轩一脸的不敢置信,因为濒死的修仙者都不可能这样啊。

    璇玑子在秦浩轩的搀扶下倚靠着床坐起来,那双浑浊涣散的目光落在秦浩轩脸上,道:“浩轩,你也看到为师现在这个样子了,我确实是不行了,一直吊着这口气就是为了等你回来,我相信你一定能恢复伤势,健健康康的走回来,替师父扛起自然堂这个摊子,你也没有辜负师父的期望,为师有你这个弟子,真的很欣慰,很自豪!”

    “怎么会这样!你这样掌教知道么?”秦浩轩的声音微颤,看着师父枯槁的容颜,眼泪终于忍不住滴落下来。

    他不禁想起在禁闭山,仙风道骨的璇玑子来探望蒲汉忠师兄,当时便收了自己这个弟子,那时的璇玑子多么的仙风道骨,对比起现在这模样……秦浩轩忍不住心酸。

    “浩轩,我已经亏欠掌教太多了,他没有明着照顾我和自然堂,其实看在我们的交情上,他暗地里照顾我,照顾自然堂很多了。如果没有他,自然堂比现在还要糟糕,掌教日理万机,要牵挂整个太初教的发展大计,也要兼顾自身的修为,再因为我让掌教操心,那就太不该了,这件事没必要跟掌教说了。”璇玑子说话很吃力,所以他每说一句就会停顿上片刻,不过秦浩轩很耐心的听着师父的话。

    半响,似乎说得有点多的璇玑子休息一会,这才轻叹一声:“总不能让我一个将死之人,再拽上掌教为我操心吧?”

    璇玑子轻轻拍了拍眼眶发红,欲言又止的秦浩轩,道:“浩轩啊,师父寿元不多,恐怕也教不了你太多了,又怕断了自然堂的传承。”

    说着,璇玑子在床头的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拿出三块玉简,神情郑重的交到秦浩轩手里,道:“这都是自然堂的全部先祖道统,里面有自然堂老祖宗传自开山老祖的全部功法,你拿着,日后好好修炼,将咱们自然堂一脉发扬光大。”

    秦浩轩身子一颤,无比惊诧的看着师父璇玑子:“弟子听师兄们说,自然堂的先祖道统早就断了……”

    “浩轩,你早晚要继承堂主之位,有些事现在不告诉你,往后就没有机会告诉你了。咱们自然堂的先祖道统虽然早就失传了,但在自然堂的密室里,自然堂先祖法蜕身前有这三个记载了他老人家全部道统的玉简,只是有三层禁制,没有仙苗境三十叶以及独特的解禁手法,是根本打不开禁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