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发财多来债也多【六更】
    小金的实力虽然不错,但身上还没散发出妖气,而且也一直强忍着没有吃人,太初教的长老和弟子们只当小金是有灵智的灵兽,却没瞧出他其实是一头修妖的妖怪。

    两年不见,这一人一兽自然是格外亲热的。

    远处灵田谷的新弟子们看到这一幕,不禁惊讶得目瞪口呆。

    “天呐,你看到没,猴王小金扑在那个人身上,难道那个人就是秦浩轩么?”

    “秦浩轩,我听师兄们说,他不是受了无法恢复的重伤么?”

    “秦浩轩,他在灵田谷可是传奇人物啊!”

    许多灵田谷的老弟子们看着这一幕,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秦浩轩回来了!秦浩轩竟然伤势痊愈的回来了!”

    和秦浩轩亲热了一会儿的小金,从他怀里跳下来,然后很兴奋的拉着秦浩轩回屋。

    秦浩轩看了看叶师兄,又看了看小金,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

    走进两年没有回来的屋子,有小金每天打理,所以屋子里也没有什么灰尘和霉气,一切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和之前的摆设一模一样,一套简陋的桌凳,一张床,还有一个小衣柜。

    将秦浩轩拉进屋子后,叶一鸣也跟了进来,小金一吹口哨,登时,一千五百头大力猿猴将秦浩轩的屋子重重围了起来,其他太初教弟子想要靠近都不可能。

    秦浩轩更奇怪了,小金神秘兮兮的是干嘛呢?

    小金也没有解释,它拉着秦浩轩走到床头,将秦浩轩的床往旁边一挪,地上出现几块木板。

    小金将木板一掀开,露出一个地洞,一股浓郁的灵气冲出。

    然后小金在前面带路,秦浩轩和叶一鸣也跟了上去。

    他们走过一段不算长的通道时,来到小金挖掘的地窖中。

    秦浩轩和叶一鸣四顾张望一眼,登时被这个巨大的地窖给惊呆了。这个地窖是秦浩轩下山入红尘后才挖掘的,叶一鸣虽然知道,但也没亲自进来过。

    地窖至少有百丈长宽,更有三丈高,足以容纳一千人而不挤了,可这么一个巨大的地窖,此刻却堆满了各种灵谷、灵玉米,这些灵谷类谷物按照类型分开,堆积成一座座小山了。

    除了小山般的灵谷,还有各种灵药分门别类的摆放整齐。

    秦浩轩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堆积成山的灵谷,在他入门时几乎都不敢想象了,不禁赞道:“小金,你真厉害!”

    被秦浩轩夸的小金吱吱一叫,趾高气昂的带着秦浩轩走到一个角落。

    秦浩轩和叶一鸣一看,几乎都愣了——好大一堆下三品灵石,至少也有十多万颗吧。

    他们只是粗粗一估算,这里的灵石、灵谷、灵药总价值加起来,怕有数十万颗下三品灵石了。

    看到这一幕,一向沉稳的叶一鸣也大惊失色:“好大一批修仙资源,好多灵石,好多灵药……”

    叶一鸣虽然是仙苗境十五叶的修仙者,又是自然堂的大弟子,可他在一贯修仙资源奇缺的自然堂,哪里见过如此之多的修仙资源。

    “灵谷、灵药可以入药,炼丹,食用……灵石的用处就更大了,小金啊,没想到我入道四年闭关两年来,你竟然给我攒下这么大的身家……”秦浩轩眼睛几乎都直了,狠狠吞了一口唾沫,看向小金的眼神不再那么随意。

    虽然秦浩轩也知道,小金帮人打理灵田,事后收取一成的报酬,四年下来也猜测它肯定积攒下很多的修仙资源,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多。

    小金露出自豪的眼神,但随即又不满的吱吱几句,比手画脚的用身体语言诉说着。

    看着小金连手带脚的比划,秦浩轩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怎么回事?”

    虽然他能看懂小金大多数的肢体语言,但小金毕竟不会说话,很多东西没法表达清楚,只是隐隐约约知道,小金还有不少报酬没拿回来。

    一旁的叶一鸣从这一大批修仙资源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对秦浩轩说道:“哎,小金这四年来的收获惊人啊!可惜还有不少报酬没有拿到,不然我们现在看到的肯定会更多。”

    “没拿到?”秦浩轩愣了愣,问道:“叶师兄,你是说还有人赖账?”

    “嗯。有些弟子在请小金帮忙照看灵田时,都知道拿出一成收成作为小金的佣金,小金也和他们谈得好好的,可到收成的时候,就有人开始赖账了。”叶一鸣叹气,苦笑道:“你下山红尘历练的那一年,尤其是你斩杀了很多散修的消息传来时,请小金干活的同门都还规规矩矩,按照之前谈好的报酬送来了,可是自从你受伤,在黄帝峰闭关静养后,就有不少人开始赖账了。”

    “你伤重濒死的消息一传出,大家都当你无法活着出来,就算活着出来也是一个废人,所以有人就宣称要等你回来后,让你亲自找他收租,说什么账目分明,这样不会出错。”

    秦浩轩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没关系,这些人到时候我逐一拜访,既然他们都那么说了,想来我亲自找他们收租,他们也不好意思不给。”

    叶一鸣苦笑一声,道:“那些人还算好了,你亲自找上门去收租,他们大多会给的,可有的一开始就打算赖账,理由就五花八门了,甚至有的都说自己看园子的符兽坏了,不听指挥了,根本没法进园子收取灵谷灵药,导致他们的灵药都烂在地里,其实他们早就把灵谷灵药都悄悄收割了。”

    因为掌教救了秦浩轩一命,又是送功法又是送丹药的,秦浩轩对太初教的归属感也比以前强得多,也更加知道修仙资源的稀缺难得,所以当叶一鸣说到这个时,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歪了歪脖子想了想,设身处地的说道:“这些人是不是有难处?很需要那些药,所以找借口拖延?”

    叶一鸣摇头,否决了秦浩轩的猜测,道:“那倒不是,这几个人是出了名的难缠,也是出了名的癞子,他们就算不请小金帮忙照看灵田,也会请一些新入门的师弟师妹帮忙看灵田,不过他们请人干活从来就没有给过报酬,不少刚入门的新弟子追讨多次,也没能在他们那讨到该得的报酬,有的还被威胁了,甚至再也不敢找他们讨要。”

    “这些人,可真不是东西。”秦浩轩眉头皱起,眼神里透出几分嫌恶,道:“我给他们干了活,哪能不给钱?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别人找他们讨要不到报酬,我就偏要去讨讨,看他们给不给。”

    叶一鸣听说秦浩轩想要去索要报酬,连连摇头道:“算啦,算啦,你斗不过他们,他们敢赖账,也都是有些依仗的,比如这里面有一个叫匡御的,他极得师父看重,他师父是仙苗境四十九叶的修仙者,而且出了名的护短,这个匡御自己本身也是仙苗境二十七叶的修为,他谎称看园子符兽坏了不听指挥,他那头符兽实力就堪比仙苗境二十叶修仙者,我们虽然知道他园子里的灵药都被收走了,可又进不了园子,有什么办法呢?”

    “当初这些人赖账,小金来找我帮忙,我也曾带自然堂的一些师兄弟找他们索帐,匡御这家伙就直接在自己药园子里放一只符兽,任何人靠近药园子符兽就会攻击,我们进不去药园子,他又装得态度诚恳,连连诉苦说是符兽的问题,灵药全部烂在土里,他也无可奈何。”叶一鸣苦笑着继续说道:“一开始他还很好说话,好说歹说各种理由各种借口,到最后连见都不见我们,我实力比不上他那头符兽,无法进他药园子里看个究竟,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秦浩轩眉头一扬,缓缓摇头,摸着也一脸愤懑的小金的脑袋,说道:“小金可是付出了劳动的,如果他地里的灵药有一丝损坏,那是要找小金真金白银赔钱的,可小金将他田里的灵药看护得好好的,让他赚了个盆满钵满,现在连应该给的报酬都不给,哪有这种道理?”

    “这种人,就不该纵容。”秦浩轩声音一扬,慷慨激昂:“匡御这种人有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如果都跟他这样,日后小金不都白干了?”

    听了秦浩轩这番话,小金也咬牙切齿的吱吱叫了几句,表示支持秦浩轩的观点。

    虽然小金不用辛苦下地干活,但灵田谷中大部分灵田,现在都是雇佣小金照看,它每天顶着日晒雨淋的在各个灵田、药园子间穿梭,监督手下的大力猿猴干活,也是很辛苦的,付出了辛苦却得不到回报,小金自然不服。

    叶一鸣还想劝几句,秦浩轩直接打断道:“叶师兄,这里面最难缠,最赖皮的是不是这个匡御?麻烦师兄将几个赖皮的资料跟我说说。”

    见劝说无用,叶一鸣也不再多费口舌,他知道师弟的性子,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对不会做,所以他不赞同归不赞同,秦浩轩向他打听起赖皮的资料,他也不隐瞒。

    当初他帮小金讨账时,也都一一登门过,对这些人的资料也有了解。

    “这些赖皮里面,最难缠的几个人中就有这个匡御,匡御是碧竹堂弟子,自身是仙苗境二十七叶的修仙者,因为炼丹天赋极得他师父器重。他师父不但是仙苗境四十九叶的强者,被宗门寄予了突破仙树境的希望,还是碧竹堂的一名炼丹高手,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偏生极其护短宠溺匡御,所以这个匡御不管是其他新入门的师弟还是小金,凡是帮他打理过灵田的人,到最后半点报酬都没捞到,说起来其他几个癞子也是学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