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再度出山立规矩【一更】
    叶一鸣以为秦浩轩不懂仙苗境四十九叶的厉害,不禁又多嘴一句:“咱们太初教仙树境强者不多,每一个仙树境强者都是撑起宗门的中流砥柱,仙苗境四十九叶强者是最有希望突破仙树境的,所以宗门对仙树境四十九叶强者都很看重,他们在宗门内的地位,仅次于仙树境强者。”

    “那又如何?”秦浩轩嘴角牵起一丝冷笑,就算太初教的仙苗境二十七叶修仙者,真实战斗力比仙苗境二十七叶的散修强,但再强又能强到哪去呢?就算闹成决斗,闹到斗法小会上,也非得拿这个匡御杀鸡儆猴,狠狠敲打敲打其他癞子不可,否则日后谁还肯乖乖的付报酬?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既然匡御出头当这个坏榜样,那自己就拿他做次榜样!

    “今晚天色已晚,明天一早去找匡御的麻烦吧。”秦浩轩抱着不满意,恨不得马上去收租的小金离开地窖。

    ……

    第二天,天色将亮,刚在绝仙毒谷中回来,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一下的秦浩轩被小金从床上拉起来。

    小金吱吱呀呀的叫着,那一脸迫不及待的愤懑表情,看得秦浩轩忍俊不禁。

    他想起昨天晚上去绝仙毒谷,虽然没有收获什么东西,但因为神识变强的缘故,他可以活动的范围也更大了,范围扩大这么多,好好搜寻的话,肯定能获得很多好东西,说不定还能得到龙鳞仙剑的其他部分。

    “只是不知道那株鸡冠草还要多久才能彻底成熟,两年前看它仿佛马上要成熟了,两年后看它,只是颜色更深了一丝,还是没有成熟。”

    秦浩轩刚被小金拉出房间,叶一鸣带着刑和蓝烟也来了,刑和蓝烟听说秦浩轩要去收租,他们两个在自然堂哪里还呆得住,尤其是在黄帝峰的闭关静地里熬了两年的刑,更是按捺不住喜欢凑热闹的跳脱性子,非要跟来看看不可,蓝烟在自然堂没有其他熟人,自然也就跟来了。

    “老大,老大,听说你今天要找顽主讨债啊!啧啧,这种事你怎么能不说呢?你不知道我最喜欢看热闹么?”刑远远看到秦浩轩便喊起来。

    附近也有不少早起的自然堂弟子在活动了,他们听到刑这句话,不禁脸色一变。

    小金帮人照看灵田药园,被拖欠拒付佣金的事,灵田谷的弟子们也是有耳闻的,而且他们也知道那几个顽主到底有多顽,所以听说秦浩轩要去讨债,不禁一惊。

    “秦浩轩重伤两年,刚刚恢复回来就要立威吗?”

    “这几个顽主里,匡威算是最癞皮之一,他可是有名的笑面虎,除非秦浩轩想跟他撕破脸皮,否则休想在他手里讨到半颗灵石的报酬啊!”

    “是啊,有一个拜在古云堂的弟子,当年给匡御做了一年的苦力,结果半颗灵石也没拿到,后来找古云堂的师兄帮忙上门讨要,结果都被匡御师兄打跑了,这个匡御师兄可是很厉害的。”

    “我看秦浩轩要吃亏啊,他毕竟只是自然堂弟子,自然堂人马单薄,实力弱小,根本没法给秦浩轩撑腰,就算秦浩轩本人恢复到受伤前的境界,在匡御面前也不算什么啊!”

    “这个匡御师兄,性子奸猾,人称笑面虎,又爱贪小便宜,想在他手里讨灵石,这难度太大了。”

    以秦浩轩的耳力,自然也听到这些人私下议论,刑更是凑在他耳边,笑道:“老大啊,看来他们都不看好你啊!”

    秦浩轩笑了笑,道:“不看好难道就不去讨了?出发!”

    匡御是碧竹堂的弟子,碧竹堂最擅长的就是炼制丹药,每个碧竹堂弟子都种了一片药园子,要想在碧竹堂弟子的药园子里拿一颗灵药,不吝于割他肉喝他血,匡御既然打定主意赖账,秦浩轩想去讨租可不容易。

    昨晚叶一鸣已经打探清楚匡御的消息,这个匡御正在碧竹堂的丹房潜心炼丹。

    秦浩轩带着叶一鸣、小金、刑和蓝烟,一行四人一兽乘坐仙云车,浩浩荡荡来到碧竹堂。

    碧竹堂在黄帝峰山阳之处,在四大堂的堂址中,每天受照射的阳光最多,而且也有好些适合灵药种植的沃土,种出来的灵药比灵田谷出产的灵药要好不少,不过这样的沃土面积太少,匡御他师父都只分得三亩而已,匡御自然没份了。

    不过匡御在他师父的帮衬下,在灵田谷倒是弄了几亩极品灵地。

    秦浩轩一行四人一兽来到碧竹堂,还没跨进碧竹堂那气派的大门,马上就被碧竹堂几个巡逻弟子拦住了:“站住,站住,你们几个不是碧竹堂的人吧,来碧竹堂干嘛?”

    秦浩轩平时露面就少,再加上闭关两年,碧竹堂弟子自然没认出他,刑和蓝烟就更不用说了。

    叶一鸣是自然堂的大师兄,穿着绣着自然堂三个字的宗袍,可自然堂在太初教都是被轻视鄙夷的对象,又只有仙苗境十五叶的实力,也没人将他这个自然堂大师兄当回事。

    所以负责看护巡逻的碧竹堂弟子,将他们拦住,同时目光落在小金的身上。

    小金在太初教中绝对是最特殊的存在,手下统御一千五百头大力猿猴,承包了大多数弟子的灵田日常照看事务,所以他们在看到小金后,再看到叶一鸣,马上明白他们的来意。

    这几名碧竹堂弟子互相对望一眼,悄声说道:“半年前自然堂的人帮这猴子出头,三番五次的来找匡御师兄索要报酬,匡御师兄后来不耐烦了,吩咐再来找就直接轰人,嗯,几个自然堂弟子罢了,轰就轰吧。”

    “你们几个,又是来找匡御师兄的?”一名碧竹堂弟子撇撇嘴,直接说道:“匡御师兄不在,你们下次再来吧。”

    看他回绝得轻车熟路的模样,显然这个匡御早有过吩咐了。

    秦浩轩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说道:“请问匡御师兄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一个碧竹堂弟子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找他自个联系去,别问我。”

    知道秦浩轩几人是自然堂弟子,还是跑来找有名的铁公鸡匡御要账的,所以碧竹堂的这几个弟子压根就没给他们好脸色,回答的话十分不耐烦,一只手胡乱挥着,仿佛驱赶苍蝇。

    秦浩轩的面色渐渐阴沉下去,虽然知道来碧竹堂要账不会顺利,却没想到还没进门就被拦住了,而且对方态度还如此恶劣。

    “碧竹堂和自然堂同属太初教,一个宗门的师兄弟,你们这样,不是有伤宗门和气么?”秦浩轩的面色阴沉下去,声音也阴寒了几分。

    经过两年的闭关,秦浩轩的心态比以前又要沉稳许多,按理说这几个小角色也无法让他生气,只是因为掌教黄龙真人的缘故,他已经将自己当成太初教的一员,渐渐将太初教当成自己的家。

    自己的家里出现了这种不和谐因素,就像亲兄弟反目成仇,秦浩轩能不怒么?

    “师兄弟?去去去,哪儿凉快哪儿玩去,谁有空跟你们自然堂当师兄弟?”一名碧竹堂弟子冷笑着凝视秦浩轩,道:“看你身上宗袍都没一件,也跑来碧竹堂耀武扬威,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你凭什么帮这只猴子出头?你有什么资格?”

    这名碧竹堂弟子说完,其他几名碧竹堂弟子脸上都浮现出冷笑,一副看待白痴的目光看着秦浩轩,在他们眼里,要实力没实力,要地位没地位的自然堂弟子,有什么资格?

    如果是这只猴子的主人秦浩轩,倒还算名正言顺,而且秦浩轩两年前在七丈渊战场大发神威,一天斩杀三十名散修的英勇战绩,也让他们心颤,不过两年前秦浩轩就重伤濒死,现在恐怕还不死不活的在闭关静地呆着呢。

    他们碧竹堂的人,也从农长老当年的描述中得知秦浩轩的伤势,就连农长老的丹道医术,再加上掌教真人的芝仙草,都说秦浩轩恢复实力的希望渺茫。

    秦浩轩面色严肃,一字一顿道:“我叫秦浩轩,我是它的主人,我找匡御讨回本该属于我的佣金,请问,我有没有资格?”

    “秦浩轩?”刚还认为秦浩轩重伤,不可能痊愈的这几名碧竹堂弟子仿佛见鬼一般,看着站在他们面前一脸怒气的青年男子:“你就是秦浩轩?”

    “是!”秦浩轩冷笑一声,招了招手,小金扑到他怀里,秦浩轩对他们道:“如果你们不愿我自己进去找匡御,就麻烦你们将他请出来,否则我就去找农长老问问,这就是你们碧竹堂对待同门的礼数不成?”

    小金也十分配合的呲牙咧嘴,表达它的愤怒。

    两年前,秦浩轩在七丈渊战场,和这农长老也算有数面之缘,因为他凶悍的战斗力以及打了几个月都没受过伤的身体,让农长老无比惊讶,对他很是赏识,而且农长老后来更是救过他的命,这种渊源累积起来,农长老和他也算关系匪浅了。

    显然,碧竹堂的巡逻弟子也听过秦浩轩的大名,其中一个悄声对另外几个道:“农长老在咱们碧竹堂那是仅次于堂主的丹道高手,秦浩轩竟然说要找农长老,这不是吹牛么?”

    另外一个巡逻弟子却是面色一肃,轻声说道:“他好像不是吹牛,你还记得两年前秦浩轩重伤濒死,农长老不但为秦浩轩配药,在回到碧竹堂后,更是跟还十分惋惜秦浩轩的伤势,大叹秦浩轩恢复无望,可惜了一个修仙的好苗子!”

    “嗯,我也听说过,甚至无上紫种徐羽,为了请农长老救秦浩轩,更是欠下了农长老一个‘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大人情,如果真是秦浩轩,可不是我们惹得起的。”

    “就算是秦浩轩又怎么样?我可不信秦浩轩还能恢复过来,我曾听说秦浩轩的伤势,是根本不可能恢复的,别看他现在站在我们面前,但他的仙苗仙种肯定全毁了,修仙的路子被断绝了,现在肯定废人一个。”

    “就算是废人,他身后也站着一个无上紫种,不是我们开罪得起的,要不去通报匡御师兄一声,至于匡御师兄见不见,那就和我们无关了。”

    几名巡逻弟子商量好后,一个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匡御师兄在不在,如果不在就不能怪我了。”

    秦浩轩看的轻轻摇头,修养了这两年时间,怎么太初的这些弟子,越来越没规矩了?做事情越来越是过线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该给他们修理的毛病好好陪修理一下,上上规矩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