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七十章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四更】
    这段时间秦浩轩表现得十分突出,登记处的长老当然认识他了,像秦浩轩这种表现杰出的弟子,确实有资格请假外出,不过请假外出需要给予门派一定数量的灵石作约束金,约束金缴纳得越多,请假外出的时间就越长。

    这也是优秀弟子的一种变相特权,可以用钱换取自由,请假外出的约束金可不低,以秦浩轩现在的实力境界,缴纳一万颗下三品灵石当约束金,可以请假外出一年。

    实力境界越高的弟子,请假外出需要缴纳的约束金也越昂贵。

    若是修炼无成,手里没几个灵石的普通弟子,几个交得起昂贵的约束金?

    长老点点头,道:“按规矩,是要缴纳约束金的!”

    秦浩轩毫不犹豫的拿出一万颗下三品灵石,道:“长老,够不够?”

    即便是这名登记处的长老,也为秦浩轩的出手大方而震惊,一万颗下三品灵石对他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字了,他道:“这些灵石足够你请假一年了。”

    秦浩轩微微一笑,道:“没关系,麻烦您登记一下,我若不足一年,再找您来拿。”

    走出登记处,秦浩轩便回营帐收拾点衣物。

    刑讶异的问秦浩轩,道:“你请假准备去哪里?”

    “拜入太初教快两年了,我都没有回过家,我想趁机回去一趟,我想见见我爹娘,真的很想。”秦浩轩收拾好衣服,打了个包,然后对刑和蓝烟道:“你们跟我走吗?”

    刑自然是跟秦浩轩走的,蓝烟现在回家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秦浩轩身上呢,所以也毫不犹豫的说:“走。”

    看秦浩轩收拾好东西,一旁笑着的叶一鸣嘱咐道:“修仙是寂寞的,趁父母还在,去陪陪他们也好。路上注意安全。”

    秦浩轩从叶一鸣神情和语气中看出一份黯然,心中暗暗揣测,叶师兄的家人怕都不在了吧。

    “师兄放心,你也保重!”秦浩轩感激的看了叶一鸣一眼,在太初教的这一年多,蒲汉忠师兄、叶一鸣师兄以及师尊璇玑子给了自己太多温暖,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肯定以为修仙是一条冰冷无情的旅途。

    刑依旧变成一件软甲穿在秦浩轩身上,秦浩轩带着蓝烟走出大营,叶一鸣一直送到法阵出口。

    “师兄留步。”秦浩轩与叶一鸣告辞:“我探亲之后就会回来。”

    叶一鸣点点头,一脸关切笑容。

    按照之前说好的,蓝烟趴在秦浩轩背上,由秦浩轩启动万里符,这样行程会快很多。

    一般女孩子的扭扭捏捏并没有在蓝烟身上展现出来,她脸蛋微微一红,然后趴在秦浩轩身上,秦浩轩直接启动万里符。

    启动万里符后,巨大的风压让秦浩轩的【龙魔金身】自动施展,秦浩轩目前的实力境界无法主动修炼【龙魔金身】,不过这段时间他的【龙魔金身】似乎也随着实力而主动长进了,原本还准备让刑在蓝烟扛不住时也启动【龙魔金身】,保护她不被巨大的风压所伤,但现在看来不必了,因为秦浩轩的【龙魔金身】将蓝烟也保护起来了。

    半天时间,秦浩轩远远看到小屿山。

    游子返乡,近乡情怯,这种感觉在秦浩轩心头升起。

    不管秦浩轩现在有多强,他毕竟只是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少年,阔别两年的家乡,阔别两年的父母让他从心底生出敬畏。

    他害怕家乡变化太大,大得找不到幼年的回忆,他害怕看到父母脸上的皱纹,沟沟壑壑不敢直视。

    走进大田镇,秦浩轩并没有直接回到家,也没有直接出现在父老乡亲面前。

    他躲在暗处,努力让自己平静,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心头渐渐喜悦。

    “梦回魂绕的家乡,熟悉的空气,还有马上可以见到的可亲可敬的双亲,我终于回来了!”秦浩轩低声喃喃,刑和蓝烟似乎被他感染,两人都表情凝重,没有打扰秦浩轩的喜悦。

    踏着熟悉的石板路,秦浩轩很快找到自己家。

    离家这一年多时间,家里的变化还是不少的,原本并不算大的房子现在彻底翻修一新,用青色瓷砖砌了一个大院子,在大田镇也称得上气派。

    看来自己不在的这一年时间,父母的日子过得不错,母亲不用再给别人洗衣服补贴家用,甚至还请了一个佣人忙活家务。

    不过想来也是,自己争气,早早达到仙苗境,宗门给家里的安家费每年都有四百两银子,四百两银子在大田镇的住户,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只是秦浩轩知道,对爹娘来说,给他们的钱再多,也不如自己在二老膝下尽孝,别人家儿孙满堂,自己家却只有孤零零的二老。

    刚才秦浩轩看到好几个儿时的玩伴此刻都牵儿抱女,如果自己没有修仙,此刻也会在父母的安排下成婚,成家立业传宗接代吧。

    想到此处,秦浩轩愈发觉得对不起爹娘,在老人的思想里传宗接代多么重要。

    远远的,秦浩轩看到坐在暖和阳光下的娘亲。

    此时母亲正失神的望着远方。

    快两年时间,虽然母亲身上的衣衫比以前好多了,人也显得富态了,但岁月还是在她脸上无情留下痕迹,看起来母亲也更老了。

    秦浩轩远远的看着母亲,他知道母亲肯定在思念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可他不敢和母亲相见……

    刑终于忍不住了:“你怎么不去见见你母亲呢?这么远赶来却不进门。”

    秦浩轩长叹一口气,神情苍郁:“才两年时间,母亲老了很多,仙道无情,我可以获得长生,可母亲却会老去……我现在去见了她,我还是要走,除非我不走了……否则我无法承受再次离别时母亲哀伤的眼神。”

    回忆起一年多前,父母不舍的将自己送到大田镇镇口的一幕,当时的秦浩轩刚被太初教选中,年少的他满心的欢喜,根本无法理解分别代表着什么。

    那次分别,从此仙凡殊途。

    从此秦浩轩修仙证道,或可获长生,而父母却日渐苍老……

    仙凡之别,仙凡之别,秦浩轩心头就像压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

    “你想不想走?”

    “我不想走!”秦浩轩回答得十分坚定,随即又长叹一声:“仙道无情,仙凡殊途,我想不想走是一回事,可即便我不走了,他们以后还是会老……”

    刑道:“去见见他们吧,见过好过不见,他们也想你呢。”

    刑的话,击中了秦浩轩心底最柔软处,他心房一颤,双腿再也不由自主,战战兢兢的走出去。

    战战兢兢的,脚步犹如灌铅,每一步都重若千斤,一年多前镇口一别,到如今返乡,这一路走了太久太久了……

    多日的分别,多日的思念,挤压在心底多日的愧疚,一时间都融入沉重的步伐中。

    “娘!”

    秦浩轩跨入大门,看着母亲,心头思绪百转千回,无比复杂的喊了一句。

    秦母脸上露出诧异,偏过头看着秦浩轩,她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直到秦浩轩又叫了一声娘。

    “啪!”

    母亲手中的茶杯掉落,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颤巍巍的站起来,那双无神的眼睛忽然充满色彩,又瞬间被迷雾笼罩,眼泪瞬间盈满眼眶,哗哗滴落,在阳光下摔成无数瓣。

    “轩儿,轩儿……”秦母张开双臂,颤颤巍巍的走向秦浩轩,走向自小从未离开自己,如今已阔别两年的孩儿。

    “真的是你吗?轩儿,轩儿……”秦母抱着秦浩轩的肩膀,紧紧的,生怕一松手他就跑掉了,当她仔细看清楚的确是儿子,忽然想到镇里那个老仙婆说:“凡人一旦修仙,就再也回不来了,如果回来那就是修仙失败,只能继续做凡人了。”

    为此,秦父和秦母虽然想念秦浩轩,但是他们并不希望再看到儿子,因为一旦再看到儿子,就代表着儿子修仙失败,没有了长生不老的希望。

    秦母脸色煞白:“轩儿,你是不是修仙失败了?”

    秦浩轩也抱着母亲,激动的他也没有注意母亲在说什么。

    秦母的脸色更白,拍着长高不少成熟许多的儿子的后背,就像小时候儿子呛奶时一样:“没事,轩儿,修仙失败了就回来过日子,不修仙就不修仙。”

    秦浩轩这才听清楚母亲说的话,笑道:“娘,我还在修仙啊!我在门派里表现得很好,只是我很想你和爹爹,特意回来看望你们二老。”

    “真的呀!那好,那好!”秦母眼睛一亮,得知儿子修仙之路还在继续,以后还可以长生,她便又莫名高兴起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就是父母的一切,哪怕一个咳嗽,一声喷嚏,如果秦浩轩不能修仙了,他们一家虽然可以不用再分离,但秦母可不希望这样。

    她宁可忍受着思念独子的煎熬,只要秦浩轩能修仙,能长生!

    秦母松开秦浩轩,但还拉着儿子的手,问道:“你们修仙都很忙吗?你是现在走,还是住段时间再走?”

    秦浩轩道:“我想住些日子,陪陪您和爹爹。”

    “那好,那好!”秦母一脸欣喜笑容:“你想吃些什么?”

    “只要是娘做的就好!”秦浩轩看到母亲笑得开心,他也开心的笑了:“对了,娘,这是我的两个朋友,蓝烟,刑,他们两也是修仙的。”

    秦浩轩指着刑和蓝烟,向自己母亲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