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屁股才决定脑袋【四更】
    吃了行气散的新弟子们,身上都出现了好几个拳头大小的黑色气流漩涡,就像秦浩轩吃了行气散一样,疯狂汲取着天地灵气。

    灵田谷的天地灵气虽然比不上黄帝峰,却也是十分充足的地方。但被一百多个同时吃了行气散的弟子一吸收,顿时感觉到附近的天地灵气都形成真空,其他区域的天地灵气则不断疯狂地补充过来,又被抽干、补充、抽干!

    “嘶!”其他四大堂弟子见秦浩轩拿出来的,果然是比普通行气丹效果都要强的行气散,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他们都被秦浩轩的大手笔惊呆了,心里也无比无奈。

    即便是他们这些人,都无法抵挡秦浩轩这些行气散的诱惑,更别提这些连普通行气散都没见过的新弟子们。他们现在尝到秦浩轩行气散的好处,又看到秦浩轩的出手阔绰,日后还不抢着进自然堂?

    秦浩轩没有注意到四大堂弟子在想什么,他对蓝烟使了个眼色,蓝烟开始驱动黄粱阵法。

    蓝烟抬手施展一道灵法,黄粱随之启动,原本淡淡的灵力波动瞬间变强很多,形成一个七彩气罩,将所有新弟子都笼罩在其中。

    黄粱阵法启动之后,所有弟子脸上激动的神色都沉寂下去,彷彿睡着了一般,但实际上他们还在修练。

    楚长老注意到,在这座阵法中的弟子,有的人眉头微微皱起,有的人露出笑容,有的人紧紧咬牙,有的人则一脸迷茫。相同的是,在这些稚嫩的弟子身上,有不少人身上很快就透出一股沧桑的味道。

    “这是什么阵法啊?”王君卢朝朱钦发问。

    朱钦苦笑着摇头,道:“我也不认识。”

    这时,一连打了几道灵法启动黄粱之后,蓝烟问秦浩轩,道:“为什么要布黄粱呢?很明显,最早开口请你收下他的罗茂勳资质最好,他介于饱满仙种和灰色仙种之间。”

    秦浩轩微微一笑,道:“我要选的不但是资质最好,综合素质也要不错,黄粱最适合用来挑选我要的人才了。谁能坚持到最后,就证明他道心很强,我就收他作我的入道师弟。”

    王君卢听到蓝烟竟然直接瞧出罗茂勳的资质,心头一惊:“她怎么瞧出来的?”

    而其他听到蓝烟这话的弟子,也惊讶地看着罗茂勳,没想到他竟然是介于饱满仙种和灰种之间,这种仙种虽然比不上灰种,却比一般饱满仙种要强多了。

    黄粱启动了大约八息时间,一名弱种弟子脸色转成惊恐之色,身上的沧桑气息一散,浑身冒出涔涔冷汗,脸色苍白,睁开眼睛时,眼神里全是恐惧。

    这名弟子从沉寂中甦醒,睁开眼睛的一霎,黄粱阵法自动将他排除于阵外。

    这弟子从阵法中出来后,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浑身冷汗一直不断冒出,好半晌才将惊诧恐惧的神情压下去。他抬头四顾,看到地上青青绿草,远处高山树木,还有楚长老等人,眼中又露出惊喜,他在心里狂呼:“我没死,原来我没死,刚才只是在阵法里作了一个梦。”

    他用又惧又敬的眼神看了秦浩轩一眼。和他相处了三个月,对他也有一些印象的楚长老注意到,这个弟子以前的眼神很干淨纯粹,没有一点人情世故的杂质,可现在他的眼神中却多了饱经沧桑才有的複杂。

    秦浩轩看着那名弟子,摇头叹息道:“这个,失败。”

    第一个弟子从阵法中被排挤出来后,接二连三的又有弟子从阵法中被排挤出来,他们脸上的惊恐和第一个比起来毫不逊色,同样眼神中也多了一些深邃和複杂,也同样用敬畏的目光看向秦浩轩,神情动作与第一个出来的弟子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阵法!”楚长老心头震惊无比,猜测道:“他们闭目沉睡的那几息时间里,到底看到什么惊人的东西?”

    其他四大堂弟子也无比惊讶,朱钦对其他三大堂弟子投来的目光,只能苦笑摇头,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种阵法。

    朱钦想上前去问,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的时候,黄粱阵法里不断有人退出来,甚至还有几个弟子口里吐出鲜血,这一幕更让楚长老和四大堂弟子惊讶。

    “如果这是一座幻象阵,最多让人着迷失神罢了,怎么还会吐血呢?”看到这里,楚长老甚至都想衝上去问问究竟了。

    秦浩轩摇头,无奈地宣布这些人失败。

    大约四十息时间,那个名叫闵敏达的饱满仙种也惊惧地从黄粱中退出来,大口大口喘气。平定了神色之后,他远远朝秦浩轩恭敬地行了一礼,道:“谢谢师兄赠的机缘,弟子受教!”

    说罢,他和其他从黄粱中失败退出的弟子一样,开始盘膝打坐练气,毕竟他们吃了行气散,现在药效才刚刚开始呢,不能浪费了!

    闵敏达对秦浩轩的感谢,也让楚长老等人更加惊讶了。他们原本以为秦浩轩布的是一座凶险的幻象阵,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呀!若是凶险的幻象阵,在梦境里面出现恐怖的东西,这些弟子看向秦浩轩的眼神肯定会有一些怨恨,但现在他们非但没有怨恨,反而一个个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崇拜。

    坚持了约一百息的时间后,这座偌大的黄粱阵法中,只剩两个人了,一个是介乎饱满仙种和灰色仙种之间的罗茂勳,一个是名叫曹清华的弱种弟子。

    这两个人都端坐在黄粱中,尤其是那个弱种曹清华,虽然他是弱种,却能够坚持到现在还不出来,看来道心确实很坚固!

    秦浩轩看着他,愈看愈觉得他很像以前的自己,这个曹清华到现在都还没有扎根,但他的道心却坚固到如此境地!

    黄粱阵法,是秦浩轩构思出来,然后由在阵法上造诣颇深的蓝烟研究布置的。黄粱便是取黄粱一梦之意,在阵中能够让修仙者在短暂的时间内,根据他自己的道心和欲望,在梦境中走完自己的一生。

    有很多修仙者,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得道成仙。应该说,所有修仙者的希望都是得道成仙,但一些道心不坚固的人,很容易被其他东西所吸引,比如掌教之位,比如名声,比如天材地宝。他们因为道心不够坚固,而过度在乎这些东西,最终落得一事无成。

    真正的道心坚固者,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得道飞升。

    在黄粱里,那些道心不坚固的人,可以很快实现自己的梦想,比如说成为一堂的堂主,那么等他梦到自己成为堂主之后,时间将会飞快流逝,然后寿元耗尽死亡,从黄粱一梦中清醒。

    有的人道心能够达到仙婴道果境的要求,那么等他到达仙婴道果境之后,他同样会死,只是他道心坚固一些,在黄粱中坚持的时间稍微久一些罢了。

    秦浩轩做出这么一座阵法,就是希望磨砺自己的道心,道心在外界诱惑的磨砺和生与死的感悟中,总能变得更强大。

    可以说,秦浩轩这一次送给新弟子们的礼物,最珍贵的并不是行气散,而是看到自己一生的机缘。经过黄粱的新弟子们,多多少少对修仙有了一些感悟,这样对他们未来是很有帮助的。

    黄粱中仅剩的两个人,罗茂勳和曹清华,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终于都坚持不下去了,同时从梦境中甦醒,被黄粱弹了出来。

    他们两人从黄粱一梦中醒来,毕竟是道心坚固的弟子,很快便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知道自己得了秦浩轩莫大的好处,两人一起朝秦浩轩行礼致谢。

    “终于出来了!”楚长老从这些弟子身上也瞧出些门道,看出来秦浩轩这座阵法应该是挑选道心坚固的弟子。因为一些出苗的弱种弟子没坚持多久便被弹出来了,一些刚刚扎根、还没出苗的弟子却坚持了很久,尤其是和罗茂勳一起坚持到最后的曹清华,更是连仙种都没破开,更别提扎根了。

    他的境界,可谓这批新弟子里垫底的几个人之一。

    别人对他能坚持到现在都满心惊讶,看不出来一个连仙种都破不开的弟子,道心竟然这么强!

    这两个人同时出来后,楚长老和四大堂弟子的目光都落到秦浩轩身上,不知道秦浩轩会选谁。

    秦浩轩看着这两个人,脸上也露出为难的神色。

    楚长老看着罗茂勳和曹清华两人,也为秦浩轩纠结起来。论道心这两个弟子一样坚固;但说起仙种,罗茂勳显然比曹清华强很多,罗茂勳是介乎饱满仙种和灰色仙种之间,曹清华却连扎根都没扎,可以说是这一百多名弟子中最差的一个。

    但楚长老知道,这个曹清华很像秦浩轩,他的忍耐、他的坚持、他的执着都和秦浩轩一模一样。

    的确,秦浩轩在他的身上,就像看到了自己。同样是弱种,同样道心坚固,而且他的道心比秦浩轩当年的道心都还更坚固,秦浩轩经历了这么多,道心才坚固到现在的程度,可曹清华的道心自一开始就十分坚固。

    秦浩轩很想选曹清华,但仔细思索之后,走到曹清华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很像我,从你身上我彷彿看到当年的自己。如果只是我个人要选择入道师弟,我一定会选择你。但是你入门三个月,想必也听说过自然堂的一些情况,自然堂太弱了,我要为自然堂着想,所以我没法选你。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难处。”

    秦浩轩走到曹清华面前时,罗茂勳的心都提到喉头了,就连楚长老也一脸遗憾,以为秦浩轩要凭着自己本心的喜好选择曹清华。不过当他们听到秦浩轩的话后,又轻叹了一口气。

    说出这些话,其实秦浩轩的心里也很不好受,他真的从曹清华身上看到当年的自己,如果任由他选择,他肯定会选择曹清华。但他不能,他是未来要当自然堂堂主的人,站在希望自然堂变得更强大的角度上,他更需要罗茂勳这个资质接近灰种的弟子,这样对自然堂才有好处。

    虽然秦浩轩也是从一个道心坚固的弱种修练到现在,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作为一名弱种弟子,修练到现在这一步是付出了多少努力,吃了多少苦,浪费了多少天材地宝才达到的。如果将他的勤奋努力和他吃的天材地宝都给一名紫种,甚至都可以堆成仙苗境四十九叶的强者了!

    自然堂在太初教五个堂中是最弱的,拥有的修仙资源也最少,为了自然堂,他必须选择罗茂勳。

    直到这一刻,秦浩轩又想起了掌教问自己的话,如果你是掌教,你会怎么办?如今自己还不是掌教,只是来替自然堂选人,做法还不是跟掌教的做法一样?屁股坐的位置,往往决定了脑袋怎么想。以前自己会不会看不起现在自己呢?

    曹清华抬头,望着秦浩轩的眼神深邃而忧伤,却没有一丝半点责怪的神色,他咬着下唇,说道:“秦师兄,我理解你的难处。”

    曹清华微微躬身,朝秦浩轩揖礼,他一脸失落,但仍然表现得得体大方,并没有因此怨恨秦浩轩。

    即便楚长老,也看得暗暗点头:“真是一个好苗子,初训的三个月里,他是最努力的一个。哎,可惜他是弱种啊!”